ABC小说网 > 民国草根 > 第六十章 狠人

第六十章 狠人

        在一些重要的码头城镇,亦或是初家商行的驻扎地处,都有一个这样的联络点。

        而邵满囤要去的地方则是距离他们初合盛更方便一些的东阿镇外的联络处。

        他之所以往这个方向赶过来寻求帮助,还是因为他的一点私心。

        因为留守在东阿镇的护卫队们,带队的正是曾经在初家大院之中给予过他帮助的柳二哥。

        是的,因为初家三少爷的心血来潮,非要组建民团的缘故,初老爷就将家中刚刚招揽的这些外院的护卫们,统统的划归到了初邵民的手中。

        美其名曰为他的民团事业添砖加瓦,实际上却是用另外一种方式来保护自己的幼子。

        于是乎,这些本身就比农人们身强力壮,又更加中心的护卫们,在进入到了民团之后,那职位又跟着往上升了一升。

        这不,原本只是一个外院的巡街护卫,摇身一变,就变成了管辖十人民团的小队长。

        又因着最近风声鹤唳的缘故,初老爷亲自发的话,给柳二这样的人手底下又派了几个民兵。

        一来二去的,在一个驻扎点儿内,一个小队就被默认成了二十个人。

        就是因为这队伍的数量足够,才让邵满囤直接奔着柳二哥这里而来的。

        因为在毛驴背上的时候,邵满囤就在一直分析着二蛋给他带来的情报。

        依着二蛋口中的描述,他所在的那个小村子后的山并不是什么险峻之地。

        山涧之中孤零零的一间小木屋之中,至多也只能住上三四个匪人。

        若是杀他一个措手不及的话,二十个人对上三四个人,甚至都不会造成任何的伤亡。

        想到这里,邵满囤就往毛发黝黑的小毛驴的屁股上,轻轻的甩了一下鞭子,抽着这小毛驴再家一点速度。

        这麸糠料草喂出来的牲口,劲头就是大。

        小驴子觉察到了主人的意愿,那是撩着蹄子撒开欢儿的跑。

        不过小片刻,邵满囤就敲响了东阿郊外的三间土房。

        将已经脱了衣服准备上炕的几十个汉子们,全都惊醒了。

        “什么?抱犊崮的土匪就在初合盛身后边的山里?”

        听了消息的护卫们哪里还顾得睡觉啊。

        一个个的穿衣服,找武器,摩拳擦掌的就要往后山的所在杀去。

        大家的热情很高,恨不得这就与匪徒们大战三百回合。

        可是作为众人的队长,柳二总要多问上一些信息。

        他将邵满囤拉到一边,一上来就问的对方的人数。

        在听完了邵满囤的分析后,才长出了一口气:“行嘞,谢谢满囤兄弟了,这种好事儿还想着你哥哥。”

        “这样,我先派一个人往初家的别院处走上一遭,给那边报个信儿。”

        “等大家伙的家伙事都带齐了,咱们这就往后山那边过去。”

        安排的挺谨慎,邵满囤自无不可。

        他出得院子,给毛驴顺了顺背,不过片刻,三间屋子的汉子们就都集合完毕了。

        一个腿脚机灵的提前出了院子,开始往东边跑去。

        而柳二子在清点完了院内的人数之后,就由邵满囤领着,众人往二蛋村的所在奔去。

        他们这些人跑的不慢。

        为了不打草惊蛇,在路过村子的时候,并不曾村落之中穿过。

        索性匪类在山中,一队人贴着山边儿就绕了过去。

        等到跑到进山的路口时,一个半大的小子就从路边的草丛中钻了出来。

        在漆黑的夜晚之中露出了大白牙,手还指着进山的方向:“跟俺来,就在那山涧里边。”

        “俺回来的时候去磨坊那边瞧了一眼,那村里的任大禾,还没从山里回来呢。”

        听了这句话,带队的柳二子心下大定。

        他朝着身后的兄弟们招招手,原本一人手中一把的火把就被灭了个大半,只剩下队伍前方与队伍的尾巴处,还燃着两支小火把,让大家不至于在这山林之中,迷失了方向。

        这前方带路的二蛋果真不含糊。

        只是应着不多的月光,就在林子里的坡地上走的飞快。

        十几个人兜兜转转,走了半刻的功夫,终于拐到了二蛋发现的那个山涧小屋之处。

        可是这个时候,在屋内的四个人加上二蛋村的磨坊主,早已经将对付邵满囤的计划给商量完了。

        “哥,这么做是不是有些狠啊,干啥要撕票呢?”

        “你把人教训一顿,或是绑到山里来要上一笔赎金不就得了。为啥非要将他置之死地呢?”

        那个被磨坊主叫做哥的人,是一个黑脸的大汉。

        光头。

        头顶上没头发的原因,是这个大汉用刀刮出来的而不是本身他自己掉没的。

        大概是为了显露出他头顶的几道纵横在一起的刀疤,彰显自己是一位狠角,才这么做的。

        而他说出来的话就跟他这个人一样,凶狠而残忍。

        “大弟,不是我说你,你这自小心软的毛病就该改改了!”

        “初合盛的兴盛,就连我这个许久不曾回初家镇的人都听说了,你现在去绑那初合盛的大店长还有什么用?”

        “这初家老爷的产业都已经干起来了,多他一个店主不多,若是少了,再找一个,原按照他那一套去经营,这生意也差不到哪里去。”

        “所以说,你那小磨坊店该怎么赔钱还是怎么赔钱。”

        “不若我这个办法,将那小子直接给宰了,趁着风黑夜高的当口,就给挂在他大车店的正门旗杆上!”

        “到时候再留下我抱犊崮的名头,怎么查也查不到你的头上。”

        “那个时候,哪个行脚的商人敢去死了店长的大车店落脚?”

        “又有哪个村的人敢去响马曾经光顾过的磨坊里磨粮食?”

        “他们就不怕前脚进了店子,后脚就出不来吗?”

        “只有这样,初合盛的生意才会彻底的败落下来,就算是大罗金仙过来,也想不出办法了。”

        真是狠啊,可是却着实有效。

        听得那磨坊主打了一个哆嗦,心生不忍,企图再为自己犯的错挽救一下。

        “可是大哥,你若是这么做了,就等同于在挑衅初家啊!”

        “初家老爷可是这附近最有名的慈善人,口碑可是顶呱呱的。”

        “况且他在济城政府之中还任着职,还是咱们齐鲁商会的副会长。”

        “你若是对他的产业下了手,那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

        “到时候,初家人若是发起狠来,会不会对大哥以及你身后的抱犊崮不利啊!”

  http://www.abcxs.com/book/73011/28732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