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诸天仙武半侠传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败犬的哀号

第六百三十九章 败犬的哀号

        小和尚,今日的事情你不该多管闲事的。”

        闻采婷娇笑一声,给了其她三人一个眼色,咻咻咻三道风声响起,白清儿和云霞二长老各自出现在了姜少峰的左右后三个方位,呈现东南西北四方将姜少峰围在中间。

        “我们阴癸四魅同时出手,就算是四大圣僧之一都要小心应对,就你这区区佛门小儿!”

        闻采婷说话之间,这四人同时动手,频率相同,气息仿佛连成一线威力更甚。

        白清儿子自然不是阴癸四魅之一,但是现在闻采婷知道了一些消息,要帮助她遮掩身份,自然是让她顶了四魅的名头,再说了,旦梅还不会是现在白清儿的对手呢!

        “雕虫小技,就敢班门弄斧,世尊地藏,大罗法咒,佛光普照!!!”

        伴随着姜少峰一声怒吼,双手各自捏印,同时向中合十,真气涌荡之间,天上的那一日仿佛更加明亮,无数的日光汇聚而来,光芒刺目炫眼。

        转瞬之间,一个明亮无比的‘大灯泡’现身原地。白光耀目,白茫茫一片吞没了周围三丈之地,所过之处一片混沌般的白茫茫,十丈之内亮的甚至睁不开眼睛。

        啊~~~

        阴癸四魅的几人都是惊叫一声,距离最近的她们瞬间感觉失去了方向感,四周炽热似火,灼痛袭遍全身,真气犹如白雪曝于烈阳般瞬间消融,忙的压抑难受之感朝后速撤。

        旦梅的功夫不过堪堪先天,在一众阴癸派长老之中实力最弱,要不是她身为祝玉妍心腹,一手照顾婠婠长大,怕是长老之位都不一定坐的稳。

        “走~~~”

        白清儿迅速来到闻采婷身边,帮助她摆脱了难受感觉,带着她遁入家香楼之后,迅速安排起了周围的魔门众人撤退,家香楼当中的高手各自躲避刺目的光芒,纵然是跋锋寒也没在这个时候节外生枝。

        “妖女想走!”

        姜少峰身子一晃已经立身到了家香楼窗口,自然是不愿意放过,就准备下手无情再次出手。

        咻咻咻咻…………

        正待古辰准备再次出手的时候,白清儿忽然有了动作,无数点黑芒从她的手中爆出向着四面八方喷涌而出,数十点点黑芒朝四周洒罩而去。

        “你敢~~~”

        这黑芒的威力刚才可是不少人亲见,现在眼见再次来袭自然是乱作一团,古辰一声大喝间越步一踏,身影瞬间挡在众人前方直面黑针。

        就见他反手就是一掌轰出,掌劲发动,真气渗入空气之中在后头为他和婠婠撑起一道‘铜墙铁壁’。

        嗤嗤嗤~~~

        黑芒毒针好似扎在了水中一般迅速变缓,急剧的与空气摩擦产生黑烟毒气,还没能临近姜少峰身前三尺就全部停下,接着被反射回去,一枚枚的倒钉在了地板之上。

        出家人慈悲为怀,姜少峰当然是维持人设,一直不曾痛下杀手,纵然是边不负等人最多就是废了,不然他一开始辣手无情,边不负等人焉有命在。

        “走~~~”

        白清儿对着闻采婷等人喊了一声,两道白绸丝带滑出衣袖,见风则长一般迅速扩散淹向了姜少峰,同时暗藏无数黑针风袭。

        “哼,雕虫小技!”

        姜少峰冷哼一声,双手如同金身一般映衬金芒,横行直入轰开了眼前的一切,裂帛之声不断响起,一块块的白布在半空弥散,但是等到视线恢复正常的时候,白清儿等人已经失去了踪迹。

        “妖女!!!”

        姜少峰一双虎目爆闪精光,所过之处无有一人敢与之对视,任谁都看的出来,这位圣僧的心情不是那么好。

        “法海禅师!”

        郑石如连忙上前,送上干净的衣衫外袍,虽然说法海大师的身材不错,但是这么露在外面也不是个事情啊!

        “多谢郑施主!”

        姜少峰单手一举低头颌首,谦谦有礼的模样与刚刚的雷霆之怒形成了强烈的反差。

        周围不少江湖侠女送上了不一样的目光,武功高强又待人谦和,这样子的俊俏和尚有几个女子不动心的。

        商秀珣和徐子陵对视一眼,双眸之中的诧异到现在都没有散去,刚刚的交流当中商秀珣知道了法海就是姜少峰所假扮,这下子整个人都不怎么好了。

        这个张口我佛,闭口慈悲,完全是一副佛门做派的家伙,真的是自己记忆当中那个,对女孩子口花花没个正形,冷酷果决的寇仲,完全不像好么,气质上就有着关键的不同。

        易容术这种东西,江湖上确实存在,不过大多数的易容手段,面对真正高手基本没用,破绽十足。

        鲁妙子的人皮面具算得上是易容的巅峰之作了,覆在面上不虞皮肤憋闷,天知道鲁妙子是怎么想到能够完全贴合毛孔,能够皮肤呼吸的面具的。

        不过这样子的面具易容,碰到熟人也需要小心,因为认识那张脸的人,眼力足够,还是能够从身形等方面找到破绽。

        这些情况都能避免,但是易容门派,尤其是佛道二门当中的高手,才是最为困难。

        真正的佛道二门高人,不仅高深在精纯内功修为,更加重要的是他们的涵养与思想,也就是道学与佛学修为上面,真正的佛道高手,也是佛学道学方面的大师。

        这种高手,不说对于天地自然都有着自己的理解。最起码的,学说方面绝对精熟,各种典籍也肯定精通。这些,都是佛道,乃至大门派真传的基本素养,就算是魔门这些高手,一个个文士风流的模样,也是有着相应的底蕴的。

        这方面来说,草莽出身的普通高手,像是原本的寇仲徐子陵这类,这些地方有着天然的劣势。

        他们虽然学会了道门最为古老且正统的法门长生诀,但本身对于长生真气的了解相当不足,道藏方面更是一窍不通,跌跌撞撞一路前行,也就是在飞马牧场鲁妙子这儿增长了一些知识。

        但是鲁妙子是那种天才大师类人物,给两人学的都是上乘的学识,反而最为基础琐碎的一些东西,因为当时时间不足而没能教授。

        姜少峰几个世界的底蕴,又是最喜欢看书的人,自然是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徐子陵就有些不够了。

        姜少峰离开飞马牧场之前,特别交代了鲁妙子和徐子陵,鲁妙子化身补课大师,这一阵时日的调教,徐子陵倒是有了几分有道全真的气质,但是真的碰上道门中人,底子还是会漏。

        自己这般高强度学习了还是这样子,口中好以前是个什么样子徐子陵比谁都清楚,更加搞不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能够装扮成高僧大德,这样子的像模像样。

        “大师且慢!”

        这个时候,得到了商秀珣指示的骆方开口了。

        郑石如和虚行之交换了一个眼色,同时松了一口气。

        飞马牧场这一行人准备前往竟陵,肯定是需要援手,但是不清不楚的人他们更加不会要的。

        法海是一个很合适去破坏阴癸派筹划的人选,但是怎么把他送入飞马牧场队伍还不被怀疑,这才是他们需要头疼的问题。

        不过看样子,一切都很顺利,这一番援手举动,算是让他们主动开口了,只要开口了,一切就都好说。

        “大师想要寻找魔门妖人!”

        徐子陵咳嗦了一声之后开口,接着又道:“在下这儿就有一个线索,襄阳不远的这竟陵城内,一个魔门妖女正在为祸一方……”

        徐子陵讲这些话的时候,说不出的别扭和尴尬,说白了小徐就是脸皮还太薄,演戏什么的还有待于提高一下演技,这个样子怎么行呢!

        “竟陵!”

        郑石如适时开口道:“据说,这段日子竟陵城内多了一位绝色的婠婠夫人,竟陵独霸山庄庄主方泽涛已经多日没有……现在竟陵为江淮大兵压境,岌岌可危……”

        “没错!”

        虚行之也开口道:“在下就是竟陵人士,原为竟陵独霸山庄麾下,右先锋方道将军帐下文书,在下曾经苦劝方将军做出决定,却未曾想到连方将军都~唉……”

        虚行之的开口让商秀珣等人脸上闪过惊异之色,这未免太巧合了,竟陵的右先锋文书居然会在今日和他们相遇。当然,商秀珣更是知道一些东西,也明白这不是什么巧合。

        “这件事情,贫僧既然听说了,就不能不管。”

        姜少峰考虑的时间不长,或者说压根没有怎么考虑,转头对着商秀珣等人道:“商场主,不知贫僧可有幸与你们一起上路。”

        “大师愿意,自无不可!”

        商秀珣知道底细,自然是爽快答应了,牧场其他人倒是有些意见,不过想到姜少峰刚才展现的武力,一个个都闭嘴了。

        魔隐边不负可是阴癸派的长老,江湖成名宗师,这等强者都被轻易打败好差点被干掉,可谓是一大强援。

        至于担心对方不轨,说句难听的话,人家真心不轨,压根不是他们这点人能够防的住的。

        “好~”

        姜少峰双手一合,“既然如此,明日晨时,几位可在城门处慢待片刻,贫僧一定尽早赶到。”

        ……

        襄阳城守府之后,一处僻静的庄园,无数的侍卫把守各方,襄阳城内的实权人物钱独关正在院子里站立不安,一个个大夫来来去去,一盆盆血水被倒在水沟当中。

        更深处的宅院房间当中,一声声的惨叫哀嚎不断响起,将近二十个伤病号个个皮肤赤红,兼且干燥龟裂,鲜红的血水不断外渗,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血红一片了。

        一个个丫鬟侍女,忙里忙外的照顾着伤员,其中阴癸派长老边不负的周围围着的人最多,他的呻吟也格外卖力。

        风声微响,倏忽间一道虚实难分的白裙人影鬼魅般飘进露营地来,臻首微探,美目四顾着打量着众人。

        “清儿!”

        闻采婷正在指挥着丫鬟和大夫帮助伤员裹伤,她自己的伤势不重,稍稍上药之后便是无碍了,些许内伤,调息一番基本就好的差不多了,眼见白清儿过来,她立时迎了上去。

        云霞二长老则是瞥了眼之后依旧调息,她们功力不如闻采婷,又没有白清儿阻挡帮助,内伤稍重一些。

        闻采婷看着换装之后更显靓丽,似乎有些不同气质的白清儿,柔声道:“清儿,你没事吧!事情怎么样了,你打听清楚那个和尚的情况了吗!这襄阳,什么时候跑出来了这么一个厉害角色。”

        闻采婷言语之间不无关心,这襄阳可是白清儿控制的地盘,多了这么一个厉害角色,白清儿还不得焦头烂额。

        “没事!”

        白清儿摇摇头,闻采婷先是关心她,这让她心中一暖,对于闻采婷的问题,到来之前她就想过了对策,“这和尚的事情,清儿很清楚,之前遮掩面目就是为了不让他认出来。

        这和尚法号法海,原是扬州一山中小庙避世修行之人,杨广下江南之后,不少山庙为官军清赶,他也由此出来游历天下。

        前些日子,这和尚来到襄阳甘泉寺之后挂靠了下来。清儿当时就发现了他武功极高,这人心善……清儿刻意笼络之下,如今他算是在襄阳长居,如今更是城守府的客卿。”

        “这样么!”

        闻采婷的脸色一变再变,多了几分喜色,看样子对于白清儿的这种成果很是满意,云霞二长老也是脸色稍缓,看白清儿的目光更是缓和不少。

        “什么,那个小秃驴是你的人。”

        边不负就在一边哀号着,听着这话顿时怒了,“白清儿,你这是搞什么把戏,你的人居然都不看好,他还敢伤我,你快去给我宰了他。”

        “边不负,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了。”

        白清儿冷哼一声,也不管闻采婷三人的诧异,冷笑道:“你算个什么东西,今天要不是我出手相救,你现在已经没命了。

        法海的确心善,对于一些恶人也会出手相救,但是你,肯定不在他手下留情的范围之内,你应该庆幸,自己捡回了一条小命。”

        边不负顿时炸了,“白清儿,你这个小贱人,你敢这样和我说话。”

  https://www.abcxs.com/book/80638/510417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