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武挥鞭 > 第七百三十八章 汉已八旬

第七百三十八章 汉已八旬

        古今中外,但凡对数字能有基本概念的民族,对整十,整百之类的数字貌似都颇为看重,华夏大地上的汉人亦不例外。

        九为数之极,十则归于圆满。

        二十及冠,三十而立,四十不惑,五十知天命,六十花甲,七十古稀,八十耄耋,九十鲐背,百岁则期颐。

        汉之元年,实非大汉真正立朝之年,而乃高祖刘邦得封汉王之年,汉五年才灭掉的楚项,然汉人仍视之为大汉的立朝元年,汉史纪年也是这么算的。

        到得年节,大汉立朝便迈入第八十个年头。

        国之大者,不同于人寿,大汉未如大秦般二世而亡,却是在内忧外患中砥砺前行,愈挫愈勇,一步步走向强大壮盛。

        汉之八十,可不是甚么耄耋之年,却是强绝于世的青壮,仗剑执盾,血尽国耻,横压四夷!

        八十载生育教养,八十载浴血奋战,铁与血的尚武精神,早已镌刻入汉人的骨血。

        时近八十年大庆,大汉臣民虽是沉浸在皇帝陛下再度大赦天下和轻徭薄赋的喜悦中,期盼着来年会更加富足美好,亦不忘大汉西南尚未完结的战事。

        在这没有电视电话,更没有网络的年月,官府张贴的公告和近年愈发兴盛的报业,乃是寻常百姓获取消息的最佳途径。

        刘彻昔年让阿娇办报的本意,除却让她借此找些感兴趣的事做,顺带赚些体己钱,更也是为了开民智,使大汉百姓不至如往昔般耳目闭塞。

        当然,开民智这话是不好明着说的,但他的诸多所作所为,却都存着这般盘算。

        他可不是寻常的封建帝皇,开民智没甚么不好,根据唯物主义发展观,大汉也不可能亘古永存,汉民族却未必不能世世代代传承下去,子子孙孙永无止境。

        汉人,汉魂,能传承多久,就看民族基石牢不牢牢,后人争不争气。

        后人的事,刘彻没办法管,然现今能参与奠定汉民族的基石,他自然要夯实夯牢,至少做到无愧于心。

        愚民?

        或是刘氏皇族能传承更久,但对汉民族,却绝非最有利的。

        譬如此番征伐夜郎,若换在十余年前,除却有家人随军出征的军眷或朝中君臣,各地的寻常百姓可不会太过在意。

        当然,与匈奴开战是例外,大汉与匈奴堪称不死不休的血仇,汉初数十载,各地征调去戍边的男丁,可没少死在匈奴手中,这已非止是简单的国耻,简直是民族仇恨。

        至于夜郎,说句实话,在数月前,八千多万汉人中,十有六七是听都没听说过的,听过也没在意,就是西南深山老林里的蛮夷土著,提起来没啥意思,还不如说说,对门的二妮到底瞧上了谁家的小兔崽子,隔壁的老王昨夜貌似又偷摸逛了窑子,被自家婆娘挠得满脸血印子。

        偏生,就是这么个蛮夷小国,不识时务,在大汉万邦来朝,大家伙日子愈发有盼头,正自喜迎新春,祈盼来年的好时节,非要跳出来给咱找不痛快,还惹得咱素来“仁善圣德”的皇帝陛下动怒,召谕天下,出兵讨伐。

        各郡县可都张榜公告了,大汉百姓才晓得,原来夜郎早不安分,千百年来数度出兵,侵占了咱老祖宗传下的“固有疆土”。

        这可还了得么?

        老辈汉人尚未忘却匈奴的血仇,年轻的汉人则是听着汉军战无不胜的武勇成长起来的,无论老少,对外夷的强弱或许有认知上的偏差,但对外夷的态度,却无疑出奇的一致。

        不服就干!

        若是留下了不死不休的血仇,干翻了就诛绝其族,心慈手软搞绥靖只会养虎遗患。

        各地官学除却教授寻常课业,还不乏忠君爱国的思想,对于外族,开讲第一讲更是毫不掩饰的“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世上间蛮夷无好坏之分,只有跪着的蛮夷和躺着的蛮夷,遇着不肯跪的,必得仗剑执戟,绝其苗裔”!

        就是如此理所当然的,就是如此冷血残忍。

        实则打从蒙学教育开始,对外族心存善念的孩童,多半都会在无形中,被整个社会氛围潜移默化,听起来挺可怕,实则很正常。

        后世欧美多有自以为是的圣母表,也无非是自幼被西方媒体洗脑,甚么普世价值,搞得欧美白皮自认为很高大上,莫名有种优越感,特么也不想想自家祖宗怎么发家的。

        世间诸事,无非成王败寇罢了,实力不如人,你特么呼吸都是错的。

        美帝搞中兴搞华为,连掳人勒索都手段都使出来了,过往叫嚣皿猪法制的公知精英死哪去了,可否再跳出给爷唱一段,为你美爹洗地?

        总之种族平等,天下大同,爱与和平这类场面话,刘彻是不信的,掌控全世界的各国统治阶层想来大半也不信,只不过装着相信玩命忽悠我等屁民罢了,至于有没有人真的傻到去信,那就不晓得了。

        当然了,追溯更久远的历史,咱们汉民族的老祖宗屁股也不干净,现今但凡能在联合国吼一句“屹立在世界民族之林”的,往祖上翻个千八百年,没有手里不沾满血的。

        人类,本就是不断重复着杀与被杀的残忍物种,不想他日被当肥羊宰,还是及早认清这点为好。

        言归正传,话说从头。

        正是在大汉举国瞩目,民意沸腾的当口,夜郎败了,遣使乞降了。

        之所以来得及遣使乞降,实乃汉军主帅刘塍虽摆出进逼夜郎王城的态势,实则谨记皇帝陛下的训示,没有贪功冒进,硬让大汉骑兵往深山密林里冲。

        没必要!

        夜郎拢共就六十余万属民,十余万精兵已是能征募的极限,几乎都被汉军杀光了,剩下些乌合之众,拿甚么抵挡?

        隆冬腊月,让汉军将士翻山越岭,在蛇虫鼠蚁众多的深山老林里行军,只会徒增伤亡罢了。

        冬眠的毒蛇最可怕,被打扰到冬眠的熊瞎子和饿得发慌的野猪更不好惹,指不定行军中的伤亡,会比真正的作战伤亡还要大,要大得多。

        滇地,有好酒好肉供将士们越冬,待得来年春暖花开,再做计较不迟。

        战后幸存的近两万楚族,开春就要迁入汉境,被屠戮的四十万滇人,祖祖辈辈攒下的皮毛等财物,还有滇国王城囤着的诸多物资,非但任凭汉军“取用”,不少楚族百姓也在汉军默许下,顶着严寒四处外出捡漏。

        得知滇族各部都被“哀劳流寇”屠戮殆尽了,不少机灵的楚族百姓就晓得,迁入汉境后能否迅速发家致富,就看这波收获了。

        那些“哀劳流寇”不是本地人,又是来去匆匆,未必能真能寻到滇人藏着的好山货。

        事实也是如此,不少抱着侥幸心理的楚族百姓,还真是满载而归了,尤是那些汉人用来制作金疮药的上好滇地草药,饶是在大汉边市价格往往压得很低,却也仍是很值钱的。

        况且,待他们迁入汉境,卖出去的价格可就比边市要高出好几倍,若是拉回一车来,可真不是发笔小财那么简单。

        要晓得,这些滇地特产的草药,饶是汉人多有移植,但品相药性肯定有差,滇国每岁向汉廷缴纳的贡品,药草和山货必定是大头,说明宫里贵人都用的滇地原产。

        君不见,刚闻得滇国内附和夜郎大败的消息,诸多大汉商团已纷纷派掌事前往岭南边市,就等着朝廷解除边禁,就要蜂拥入滇,就如昔年岭南般,早早探路布局了。

        昔年皇家实业和田氏商团抢先进入岭南,现今的苍梧金桂,合浦南珠,挣大头的就特么是这两家啊,连带岭南各城的日用百货,不也被清河百货抢了先机,得着最好的地段和铺面了么?

        甚么是战争财?

        绝不仅止是军中将士一波过的扫荡抢掠,更大头的反是战后跟着吃肉喝汤的世家大族和豪商巨贾,若非如此,为甚么近年叫嚣着继续对外征伐,甚至不断捐输劳军的,正是这群无利不起早的家伙?

        这不,闻得岭南太守想征募些商队,帮着府兵往滇地送些酒肉劳军,各家商团的掌事们发了疯似的要“报效国家”,无偿出人出钱出力出酒出肉。

        梅皋又不傻,否则岂能外放来岭南做太守?

        岭南是地处边陲,治下军民不过区区四十万,却也是对外通商之地,非但有陆路商道,更是海路商道的重要中转地。

        前两任的太守,现今分别官居大行令和大农令,皆是位列九卿,有先例在前,这岭南太守不是肥差,却胜是肥差,若是干得好,皇帝必是看在眼里的。

        梅皋是大名鼎鼎的商山四皓中,夏黄公崔广的重外孙,父族也是官宦世家,自幼因家学渊源,精通黄老之学,是根子正得不能再正的汉室世家子,若非如此,岂会争得外放岭南太守?

        黄老之学,尚阳重刚,既有道家无为而治的理念,却又存着“无为即大有可为”的强烈现实感和目的性,用后世的话来说,就是道家中重视实务操作的现实主义学派,与儒家中的公羊学派从实务层面上讲是相差不大的,核心哲学理念不同罢了。

        见得各家商团争先恐后的要劳军,梅皋虽约莫能猜到他们的心思,却也乐得如此,岭南本就缺人,边军又不归他调遣,府兵少得可怜,且不提要为数万将士准备酒肉军需都费心劳神,光征调运送的人手都愁得他茶饭不思。

        如今有人甘愿代劳,那他何乐不为,也不偏颇,各家商团依照“捐输”的财货钱粮分配相应人手,可随府兵执太守府批下的符令出关入滇。

        至于商贾想私下登门拜见,顺带送些节庆贺礼,他肯定是严词拒绝甚至当众痛斥的,这若让神出鬼没的巡察御史们闻得,往朝廷参了本,饶是侥幸不足治罪,但名声必是臭了,今后的官途也就彻底毁了。

        能做到封疆大吏,且还想着更进一步的大臣,没人会贪这点蝇头小利,至少在极为注重官声的汉初数朝是如此的。

        于是乎,在年节将近时,数万汉军将士在滇国王城喝酒吃肉,夜郎君臣却是如丧考妣,年事已高的夜郎王卧病不起。

        夜郎太子只得代父理政,听从群臣谏言,向汉廷遣使乞降。

  https://www.abcxs.com/book/84733/476320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