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世有弦月 > 第一百九二章 镜花兄弟,不过云烟(五)

第一百九二章 镜花兄弟,不过云烟(五)

        孙髌左等右等,陈情折子上了几日不见回复,欲出门径直适往魏王宫寻魏王何,当面陈情。

        只是方穿戴完毕,等待他的便是门外的大批铁甲,以及为首的庞蠲。

        不知何故的孙髌问道:“师兄,此乃何意?”

        庞蠲上前道:“师弟,先跟为兄走一趟罢,届时再跟你解释。”

        出于对庞蠲的信任,孙髌并未再多相询,便跟着走了。

        止是等来的并非是信任有加的庞蠲的解释,而是终身不能治愈的酷刑。

        如同鬼谷先生所预言的那般,跟着庞蠲离去的孙髌遭受到了刖刑。

        刖刑:指的是挖出饶膝盖骨。止此时的他尚且不知,遭受此刑法,乃是他的师兄庞蠲进言也。

        当日与魏王何商讨捉住孙髌后续一应事宜,庞蠲便谏言道:“王,既然是防止我师弟孙髌出逃,不若便教他不能行走,施之刖刑,你看如何?”

        魏王何略一思忖,便同意了,声称此计甚好。

        而庞蠲如此忌惮,为何又不直接取了孙髌的性命呢?

        ……

        却无辜被刑的孙髌,却是不能再做这魏国客卿了,因此又一朝恢复了下山之时的光景,甚至不如,至少初时下山乃是自由之身,且身子骨健全。

        如今连个住处都没落着,复又入住了庞蠲的上将军府。是入住,不如是对其仍旧不放心,虽孙髋双腿不复行走,可脑子犹在。

        庞蠲将其安置在府邸中,是囚禁也不为过,只后者以为只是为他安全着想,将其藏匿而已,且仍日日与其探讨。

        一日,庞蠲试探的出一些兵书上的阵法,状似无意随口出,探问道:“师弟,此法是否是《兵法》一书之上的?”

        孙髌不疑有他,遂点零头,道:“师兄,此法确系《兵法》内的。”

        庞蠲似乎有几分为难的问道:“师弟,为兄是否可借来一观也?”

        此法虽是孙髌祖上所传,但是早已遗失,又经鬼谷先生所传。孙髌早觉得师兄与自已早已是一家人,庞蠲借阅,遂不觉有不妥,回道:“师兄,《兵法》一书,师弟只是记下了,并未带走,若是师兄想要借阅,恐要费些时日,由髌弟一边回想一边写下来,需月余左右,你看如何?”

        多余的时间都过去了,也不在乎这月余时日,庞蠲几乎是立时便点零头,道:“那便如此罢,为兄便谢过髌弟了,到时定阅过便焚,不让旁人侮辱了髌弟先祖心血。”

        孙髌一时感动非常,涕泣而下。庞蠲从旁安慰:“髌弟,莫要伤心,暂且在为兄的府邸住下,待魏王火气消了,为兄便为你劝上一劝。”

        到此事,孙髌仍不知为何魏王对他突然发难,此时正好问道:“师兄,魏王为何如此对髌?”

        庞蠲佯作叹上一气,道:“髌弟,此事算是为兄之过。可还记得当日,为兄力劝你上陈情折子,问题便出在此折子之上,魏王乍一见此折子,当时便有几分疑惑。”

        魏王何问道左右:“这孙髋怎的突然便思乡了,本王记得之前上将军曾过这孙髌无亲无故的。这亲人是哪来冒出来的?”

        左右闻言,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上前道:“许是客卿大人想回齐国效力的辞呀,否则如何会有如此辞。”

        魏王何深深的望了左边的宫人一眼,道:“邓子得不错,应当是如此。”

        “后头魏王越想越不对劲,便遣了为兄来捉拿于你,本是要判你斩首之刑,为兄舍了一身......无事,后来的事,你便都知晓了。”

        庞蠲的言语未尽,孙髋只觉得师兄为他失去的太多,感动泪水仍止不住的流,最后问道:“师兄,为何那魏王的宫人子会陷害于我?”

        思忖良久的庞蠲回道:“此人甚爱钱物,每每进宫,趁人不注意之时,便会无意索要财物,否则便要进谗言,莫不是师弟未曾送财物予邓子耶?”

        孙髌闻言只觉得悲从心来,望向头顶的帐子,悲愤的捶着床榻,道:“人误我,人误我呀。”

        庞蠲虽然知晓孙髌的人并非是他,心里也非常不舒服。止因邓子进谗言,因由亦是他利诱其人也。不愿再听孙髌漫骂,便托言有事离开。

        而发泄够聊孙髋昏昏沉沉的睡去,翌日光大亮,方才悠悠醒转。

        庞蠲只遣了一人来看守如今的孙髌,那苍头名唤白,每日只负责其三餐,主要监督其完成《兵法》一书。

        是日,庞蠲有几分坐不住,遣人来问。白只答:“客人身子过于差,恐不能按时完成也。”

        来人正是徐甲,低声问道:“恐怕你要催上一催,否则上将军治罪也,不计其身子骨如何,书能写完便好。”

        白不能理解的问道:“客人不是上将军的师弟吗,且日日一起谈笑,怎的便不顾其身子了,徐甲大人,你莫要假传上将军的令呀。”

        徐甲讥笑道:“白,你恐怕还不知吧,里头那位如今的惨状,便是上将军一力促成,如今便只等其书写就,便将其绝食在此间也。”

        白闻言,心惊不已,捂着心口低下了慌张的神色,回道:“徐甲大人,但请复命,白定日日及时催促其完成也。”

        徐甲恐屋中的孙髌发生于他,遂不再多留离去,亦未转身发现白那张明暗不定的脸色。

        良心未泯,且痛心孙髌的遭遇。白待徐甲离去,不复存见。立时转身,关上房门,将方才徐甲所言,一五一十的告知于孙髌。

        孙髌大恸,声音死死的抵在喉头,良久方才咬牙切齿,一字一顿,仿佛淬毒一般的轻声念道:“庞蠲欺人太甚。”

        良久方才想起一旁的白,问道:“白公子,今次多谢你告知于我,不知可有法子教我脱逃也?”

        白闻言,摇了摇头,道:“大人,你所住的院落,虽只我一人伺候,外院却有许多人把守,白是带你不出去的。”

        孙髌知晓定然是庞髌担忧他脱逃也,便苦思冥想起来如何脱逃一事。突然之间想起一事,遂在腰间摸出一个锦囊来。

  https://www.abcxs.com/book/94644/5104173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