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巫医觉醒 > 第137章 骨宝

第137章 骨宝

        “喂喂喂,你兄弟可是在我手上,你真不管他死活了?”江寒再次开口威胁。

        “哼。”刘轲冷哼一声,动作没有任何改变,依旧大步走向江寒。

        一个强大的存在向着自己一步步逼近,面对这样的情况,会给人很大的压力,江寒亲眼目睹了青年男子的惨状。

        而他自认为不会比青年男子强在哪,要是被这种状态的刘轲盯上,他多半也要重蹈青年男子的覆辙,没有半点侥幸可言,绝对的实力面前,就只有被绝对的碾压。

        见刘轲没有停下脚步,江寒知道要是再什么都不做,他真会走到自己身边,一旦被这种敌人近身,他连挟持的刘三的机会都会失去。

        江寒拉起了刘三一条扭曲的手臂,用力一扯,弯曲的手臂瞬间打直,这个时候刘三也因为疼痛醒了过来,出了一声凄惨的叫声。

        刘三毕竟是刘轲的亲兄弟,看到自己兄弟这幅惨状,他怒火中烧,不过他也暂时停下了脚步,知道自己兄弟还活着,江寒又敢真的动手,他还是有一定的顾忌。

        场面暂时僵住,青年男子从地上爬了起来,他受到的伤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只能说明他身体强度也非常不错,要是个普通人呢,不死也基本残废了。

        看着刘轲仇恨都放在了江寒身上,他也乐得轻松一些,所谓站着说话不腰疼,刚才江寒就是这么干的,现在马上翻转了过来,也轮到那小子倒霉了。

        青年男子擦干了嘴角的血迹,之后他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小子,后会无期了。”说完青年男子转身向远处走去。

        江寒见状心一沉,他知道今天说什么也不能让这家伙走了,他一个人面对这种状态的刘轲,没有半点胜算。

        “喂,这次要是能活下来,我跟你走一趟。”江寒突然开口大声说道。

        “哦?”青年男子停下了脚步,对江寒所说的话提起了兴趣。

        他缓缓转过身看着江寒,“你凭什么觉得,我会要你跟我走一趟?”

        “废话少说,我就是知道,要不是的话你赶紧滚,别浪费时间。”江寒是真的懒得解释,现在情况是火烧眉毛了。

        “好,我答应了,希望你不要食言。”青年男子稍微一愣马上恢复如常,他知道江寒的意思,邀请他两人一起对付刘轲。

        听到了青年男子答应江寒把目光转向了刘轲,手中刘三对他还有威胁的作用,他们两联手的话,也并不是全然没有机会。

        做好准备就要上的时候,刘轲突然身形摇晃,接着单膝跪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鲜血。

        “不行,时间不多了。”刘轲心中暗暗着急。

        宝骨力量强化身体是有时间限制的,在行动之前他们两兄弟都没有料到会生这种事,本来以刘三的实力来说,就算不敌,也不至于这么凄惨。

        况且他的任务本来也就不是更江寒正面作战,只是负责拖延时间而已,刘轲不知道为什么等他赶到的时候,自己兄弟已经是那幅模样了。

        要不是刘三那边出了问题,刘轲出现不用几分钟就能够完全解决了江寒,哪会需要拖到这个时候,而现在,这宝骨提供的力量竟然快要到时间了。

        刘轲现在着急了,刘三还在对方手中,他怎么上都是投鼠忌器,可要是不上,这宝骨提供的力量消散,他本身也会元气大伤,到时候一样是案板上的鱼肉,只能任人宰割。

        不能再拖延了,刘轲本就是心思缜密之辈,他瞬间就想到了所有可能生的后果,权衡之后他决定不能再等,只有动手。

        至于自己兄弟的性命,现在管不了这么多了,一个人可能死,总好过两个人一定死,事到如今,只有放手一搏。

        江寒和青年男子只见刘轲膝盖离开地面,重新站了起来,不再缓步前进,脚下力冲向了江寒,也不管刘三还在江寒手中。

        看到这种刘轲这种状态,江寒知道手上刘轲是没什么太大的作用了,直接把他提起来砸向了冲过来的刘轲,他本人则是运劲紧随其后准备攻击。

        江寒行动的同时青年男子也动了,他们两人一前一后分别夹击刘轲。

        想法是很不错的,江寒扔出了刘三之后,刘轲必然不会坐视不管,他肯定是要去接的,而他们两趁着这个机会夹击刘轲。

        事情的展也和他预料的相差不远,刘轲果然做不到对自己兄弟坐视不管,他优先选择接住刘三,但这么一来也就给了江寒和青年男子可趁之机。

        江寒用尽了全力,一拳打响刘轲身前心口位置,他不知道这白骨铠甲有多坚硬,不过照着心脏部位攻击到底是没错的,就算攻不破防御,产生的震动也足够他喝一壶的。

        另一侧跑向刘轲的青年男子,之间他接近之后脚上竟然亮起了红色的光晕,不是很明显,要不是晚上的话,根本看不到。

        这样的一脚重重踢在了刘轲后脑,两人夹击果然击中了对手。

        与此同时,刘轲硬是扛着江寒和青年男子的攻击把刘三放在了地上,回过神来双臂一前一后猛然打出。

        青年男子亲身体会过那种力量,不得不退,而江寒也见到了青年男子被揍的惨状,同样没有正面抵抗。

        两人有预谋的一击完美命中了敌人,但刘轲看起来竟然一点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这白骨铠甲,到底是什么东西?

        如果这样的攻击都没有办法的话,那只能说明,江寒和青年男子没有办法打破刘轲的防御了,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战况非常激烈,收回了自己兄弟,刘轲又着急杀敌,动作飞快,江寒和青年男子只能迎敌,他们并不知道刘轲铠甲有时间限制。

        况且,就算想跑,他们也跑不了,刘轲度太快了。

        战斗又持续了几分钟,江寒和青年男子都被打中了几次,受伤不轻。

        而反观刘轲,虽然被打中了几次,但看上去一点事情都没有,越战越勇,简直无法战胜。

        “吼。”刘轲一次猛烈的进攻,直接弹飞了青年男子,江寒也应接不暇,就要遭受到致命的一击。

        砂锅大的一个拳头就要正面击中江寒,这一下要是打实了,江寒不死也得基本上。

        眼看这硕大一个拳头就要打在了脸上,江寒心都凉完了大半,这一拳,避无可避,就算他吃了橡胶果实,也扭不过身子了。

        刘轲拳头的威力在刚才的对战中江寒已经领教过了,每次他和青年男子都不敢正面硬碰,都是用手段化解。

        现在别说硬碰了,来硬碰的机会都没有,只有用脸来硬吃,这跟拿着鲜豆腐去碰板砖有什么区别,反正江寒是基本死心了,这一下之后,死不死就看命硬不硬了。

        生了这种情况,不远处的青年男子也只能寄希望于不知道存不存在的上帝能保佑一下江寒,他旧力用老,想要营救也是心有余。

        带着呼呼风声,拳头终究是来到了江寒眼前,不过这一拳,就这么停在了江寒眼前,没有再寸进分毫。

        江寒差点都闭上了眼睛,还好没有,不然他现在就看不到面前刘轲闪着凶光的眼睛瞪得像铜铃一般了。

        “这……”刘轲刚一开口,话没说明白,一大口血倒是先涌了出来。

        身上白骨被鲜血染红,之后江寒看到了覆盖在刘轲身上的那层白骨铠甲开始龟裂,起初只是最靠近自己的拳头部分出现了裂纹。

        之后裂纹如同蜘蛛网一般向着他的全身蔓延开去,下一刻,裂纹扩大,这些白骨铠甲慢慢碎裂成屑从他身上掉下。

        “这……怎么……可能……”刘轲每开一次口,都会导致大量的鲜血从口中流出。

        白骨全部脱落之后,鲜血把他胸前的全部衣服都浸透了,而此刻的刘轲,连站都已经站不稳,没过了几秒跌坐在了江寒面前。

        他到现在都不敢相信,为什么无往不利的宝骨会在这个时候掉链子,为什么算好的时间会提前了这么多。

        为什么会这样,刘轲想不通,他不甘心,但眼中已经只有绝望,宝骨是能够赐给他短时间内级强大的力量,但之后同样会让他五劳七伤,很久才能恢复。

        这宝骨是他们三兄弟的宝物,是跟修炼功法一并捡到的,他们一直呆在身上,研究了很久之后,也只有老大刘轲能够使用。

        这东西一开始他们并不知道该怎么使用,是后来经过好几年的钻研,老大偶然间才现了这东西的用途。

        这似乎一片晶莹剔透的白骨,他们不知道这法宝叫什么名字就一直都是叫它宝骨,这东西使用起来非常简单。

        简单说就是交换,就像自动售货机那样的简单,你给他三块钱,就能从里面拿出一瓶民工饮料,这宝骨使用方法就是这样。

        祭献给它某样东西,它就会显示出同等价值的别的几样东西任你挑选一个,里面却不仅限于可以交换东西,别的也行。

        比如,力量。

        有一次三兄弟面对强敌,那时候情况相当危急,几乎是十死无生的必死局面了,热这个时候宝骨起到了作用。

        它竟然主动找了刘轲交流,说如果他能够祭献上十分之一的灵魂,就能够给他摆平危机的力量。

        这种情况刘轲当然没得选,别说十分之一,就是三分之一,二分之一也只能马上答应下来。

        然后白骨铠甲出现在了刘轲身上,那时候他变得无比强大,轻松就碾压得他们兄弟几乎绝望的那个存在,在他手下没有走过三招。

        被灭杀得彻彻底底,力量未消散,他又借助那力量治疗两个兄弟,带他们到了安全的地方,白骨铠甲这才脱落,当时他也伤得很重,花了很久才恢复过来。

        以后的日子动用宝贵献祭灵魂作用的时候还有过了两次,每次都是十分之一的灵魂,但每次都是不得不用的。

        那种强大毋庸置疑,每次都让他们兄弟化险为夷,也因此他记下了很多信息,包括身负宝骨力量所化白骨铠甲的时候,又多强的战斗力,能够持续多久,铠甲消失后需要修养多久。

        这次他们兄弟两人计划一举击杀江寒,直接选择了动用宝物,可见刘轲刘三兄弟对江寒的恨意有多深。

        一切计划的好好的,但进行的时候却事事不如意,先是刘轲赶到的时候刘三已经半死不活,之后他又感觉到这白骨铠甲力量减弱了很多,并且还在持续减弱。

        直到刚才碎裂消散,他更是觉得不可思议,距离铠甲持续的时限还有起码一半时间,而这次铠甲却提前脱落了。

        这是刘轲从来么有遇到过的事情,这宝骨力量神奇,出了他的想象,所以现在生了变故,他也没法探究原因。

        “这就是……命吗?……前辈……”刘轲看上去是出的气多进的气少了,到现在他终于想起了前辈离开时候说的最后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就是,命吗……”刘轲眼神神光涣散,口中喃喃重复那句话。

        江寒看着眼前的情景,内心有点懵,这反转得有点快了,他一时间没法接受,原本他百分之百的要倒霉,没想到最后关头,敌人自己掉链子了。

        这下不用考虑命硬不硬的问题了,反正命好,比什么都好。

        只是江寒看着刘轲心中还是有点感触,他们兄弟两的结果说得上是凄惨了,可这又能够怪得了谁?

        因为心中贪念,他们答应了前辈的提议,之后丧尽天良,妄图行灭绝之事,后来已经失败了,还不肯接受现实,硬是凭着心中不甘执意要杀江寒。

        到头来两人一个都没有落得个好下场,这一切难道不是咎由自取?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江寒不杀他们,是怕背负上他们的因果,但好好留着他们,又担心他们继续为祸人间,是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那就只有跟处理刘三那样,一样处理了刘轲。

        江寒动手之后,从刘轲身上掉下了一块白色的东西,他低身捡了起来,现这是一块晶莹剔透的白骨碎片。

        想到之前刘轲的样子,江寒马上联想到,难道这东西,跟那些种强大的能力有关系?

        那这就真是一件宝贝了,一旁青年男子自然也看到了这东西,不过这个时候江寒已经率先收了起来,看都不给他多看一眼。

  https://www.abcxs.com/book/10927/52844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