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未来天王 > 第426章 大半夜弹什么琴!

第426章 大半夜弹什么琴!

        方召当天直到晚饭时间点,才从房间里出来。

        纳缇伍兹因为不知道方召什么时候会出门,所以并未等他一起晚餐,这时候见到方召,趁机介绍那个朋友的乐队,也说了他们的意思,询问方召是否愿意今晚上台弹一段。

        方召想了想,点头道:“行。”

        纳缇伍兹那个朋友的乐队几人见方召答应,表示愿意将零点场让出来,让方召先登台。

        space店里周六的节目,方召并不了解,纳缇伍兹耐心跟他解释。

        毕竟方召在延洲的人气摆在那里,纳缇伍兹表示,如果方召愿意露面,安保方面不用方召担心,他会再增派人手过来,也绝不会让娱记骚扰方召。

        “现在离零点场还早,你要不要练练?想好弹哪首了吗?”纳缇伍兹问道。方召大部分作品并不适合吉他表演,他以为方召会选择别人的作品。

        “不用担心。”方召说道,“今天新作了一首,用吉他弹奏正好。”

        纳缇伍兹闻言一喜,“来来来!我陪你练练!这首新作的跟以前风格不同吗?哦,你吉他没带,我带你再去挑一把,我这里别的不多,就吉他多!喜欢哪种跟我说!”

        被邀请过来演出的乐队几人,看着纳缇伍兹那兴奋的样子,低声说道:“纳兹今天话很多啊。”

        “他今天心情好。”

        “我今天心情也好,没想到今天不仅见到方召,还能听到方召的新作!”

        “可方召是创作型人才,现场表演如何,没见过也不好说。”

        他们乐队在全球的名气远比不上方召,但是在space,在延洲的流行音乐圈子里,他们还是有底气的。比创作,比作品深度,他们比不了,但在space的舞台表现力,他们无惧,将零点的整点出场让出来给方召,一是因为方召现在的高人气,他们示个好;第二,也是想先摸一摸方召的实力,他们才好应对,如果方召表现不好,他们圆个场,给这位新星一点颜面。如果方召表现出彩,他们也相应地调整原本的计划,不至于被压下去丢了面子。

        ……

        每周六晚上十点至零点,是space里放飞的时段,强劲的鼓点和嗨到飞起的节奏之下,来到这里的人们也渐渐展现出疯狂和肆意的一面。

        暗夜里的人类,情绪总容易被动。白日里那些委屈难过,疲惫矫情,又或是那些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无力感,全都从伪装完美的皮囊下钻了出来。

        当然,也有人来这里纯粹是喝酒听歌、聊天吹牛。

        某vip包厢。

        一名网络主播开始了今天的直播。他每个周六都来space直播,为的自然是零点场的节目。

        “这里有点吵……大家听得清我说话吗?”

        主播控制着摄像头,拍了一圈包厢外的情形。

        “果然,一到周六这里人就特别多,不知道今天零点场请来的是哪位。”

        这里未成年人不准进,就算是已经成年的大学生,这里的消费对于他们来说也偏高,一次两次还好,每周都来的话还是有经济压力的。再说了,就算进来也买不起好位置,这种包厢更别提,一小时可能是他们一个月的生活费,这么一比,还是看直播划算。

        主播就不同了,有点财力,每次都预订好位置,有自己的包厢,方便直播也方便与观众互动,舍不得看现场的人就看他每周六的直播。

        作为一名直播界已经混出点名气的音乐类主播,他用的是专业的直播装备,就算周围环境很吵闹,也不至于影响直播中与粉丝互动。

        某SVIP包厢。

        七八个人聚在这里。

        “不是我吹,我在这儿,二十多年的老客户了,这些年被邀请来演出的人数都数不清,没名气的就算了,但那些有名的,就算闭着眼睛,不说全部,十次有八次我都能猜中台上演出的是谁!戴面具也挡不住我的火眼金睛!”

        “就你?还在我面前嘚瑟?你也就只是在这里听了二十多年,我不止在这儿听了二十年,我还看了四十年音乐类综艺节目!新老歌手演奏家等等那些,有点名气的我都熟得很!”

        “吹牛!”

        “不信咱就比一比!”

        “比就比!看谁能最先猜出来!输了你就把你新买的那艘飞行器借我玩三个月。”

        “呵,怕你?你输了我也不要你的飞行器,你把茶沙海的私人游轮借我玩三个月。”

        “行!”

        “嘿,罗恩,要不要加入?”

        包厢里的人看向坐在沙发上抽烟的那位。

        罗恩·扎克,年纪与纳缇伍兹一样,是space这里的老客户,也是纳缇伍兹的老同学,家境不错,幼年时就开始接触各种乐器,曾多次组建乐队,后来出了点意外手受伤,不怎么弹吉他了,但喜欢来纳缇伍兹的店里听歌。在其他方面,罗恩可能天赋平平,但论听声辨音,他还真不怕谁。他这耳朵可是被延洲音乐艺术家协会盖章“金耳朵”的!

        谁假唱谁修音,他一听就能听出来。除此之外,他对于各个音乐艺术家们的风格也做过深入研究,多数时候,他都能将作品对应到正确的人,曾经有一位歌手请人代写却说是自己创作炒他的才子人设,最后被罗恩·扎克在社交平台毫不留情说出来,这事当年闹了好长时间。

        听到朋友叫他,罗恩·扎克不感兴趣地摆摆手,“你们自己玩吧,我不欺负人。”

        “嘿,也是,这对你来说真没挑战度。”一人说道。

        “罗恩那可是经过延音会认证的金耳朵!对他来说确实没难度。”

        “说起耳朵,我想起了方召被吹捧的‘神之耳’,不知道跟罗恩比怎么样。”

        另一人也笑道:“人家那是神之耳呢,级别可不低,罗恩,你这‘金耳朵’什么时候也升个级?”

        一个只是“金”,另一个却被捧为“神”级,他们不知道这个“神”级有没有水分,但毕竟是被各大权威提过名的,他们也不好说什么。当然,这并不影响他们在私下里议论。

        罗恩抬了抬眼,抽了口烟,从鼻腔“哼”了声。

        说不在意那是不可能的,但罗恩对方召态度平淡,更多的是因为方召的很多作品并不是他喜欢的类型。他不否认方召优秀,但喜不喜欢的另说,罗恩没去现场听过方召的音乐会,对一切都持保留态度,

        “方召那小孩,是有点才华。”

        听着不咸不淡的语气就知道,罗恩对于方召谈不上喜欢,其他人也不再提方召。

        时间靠近零点,场内光线变化,之前劲爆的节奏和鼓点也淡了下去。场内安静下来,大家都知道这里的规矩。

        已经嗨了一波的人们,虽然停下来,但眼中的热度并未冷却,反而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眼中的期待越来越盛。

        “马上就零点了!”

        “不知道今天请来的是谁。”

        “清台了清台了,看看会搬上来些什么……咦?就一个凳子?”

        重新清理过的前方舞台,工作人员搬上来一个有些设计感的凳子,但再好的设计感,它依旧只是个凳子!大家都等着看还有什么要搬上来,是否有打击乐器之类,可等了会儿,台上依旧只有一个凳子。

        “今儿道具略单调啊。”

        数着时间,大家都期待地望着舞台。

        时间显示零点的时候,一个人拿着吉他走上前方舞台。

        再看,还是一人。

        场内议论纷纷。

        “只有一个人?”

        “那谁谁不是说有内部消息,今晚请来的是乐队吗?我还想着是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乐队,今晚多买了两个小时,就为了等这个。”

        space内按时间计费,很多人早就来了,等几个小时就是为了看今晚受邀过来的是谁。

        “这架势看着也不像是乐队。坑人!消息出错了!”

        甭管是不是被坑,到了这时候,大家也都是好奇地看着台上。

        台上的人穿着一身没什么特色的休闲装,戴着兜帽和面具,面具将脸遮得严严实实,连眼睛都看不到。对方能透过面具看他们,他们却没法透过面具看对方。

        台下一双双眼睛从台上那人的身材走姿肤色头发到鞋码饰物,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还是没看出啥有用信息来。

        “没有纹身没项链没戒指没戴耳钉,鞋也不是限量版,这谁?”

        “虽然我的时尚眼光不够,但也能看出来,这位真没啥时尚感,而且我瞧着,他要么头发太短,要么没做造型。”

        “我看出来了,穿着打扮无特色,一举一动无气势,多半是个过气的。”

        在很多人看来,现在出现在台上的这位就不够个性了。

        很多有足够名气和网络关注度的公众人物,尤其是混文艺娱乐圈子的人,出现在公众面前的时候,头发都很有型,这也是很多圈外人的认知。但现在,他们用扫描仪一样的视线来回扫了好几眼,没看出任何特点,如果不是对方出现在台上,扔人堆里也不会投去半点注意。

        SVIP包厢里,等着猜猜猜的人,此时也没有头绪。

        “看不出。待会儿我分析分析他的技法和乐风再说。”

        “第一眼没啥特点,好在还算镇定,看不出紧张。”

        被延洲音乐艺术家协会盖章认可的“金耳朵”罗恩·扎克,此时眼中也闪过兴味。

        有意思。纳缇伍兹这次给大家出了个难题。

        以纳缇伍兹行事作风,不至于邀请没名气没真才实学的人过来,莫非……是某个退圈已久的大佬?

        到底是谁呢?

        见台上的人准备开始,罗恩认真了些。

        指弹?不是弹唱?

        台上,戴着面具的零点场表演者,在坐下来的那刻,周身的气场就好像突然改变,从一个平凡的人,变成一座坚实的雕像,安静,却极有力,不发一言,只是将情感表达出去。

        静下来的场内,带着一丝神秘的前奏曲,通过顶级的音响设备,清晰传至每个角落。

        旋律带着浅浅的暖色调起步,其中又藏着些许轻微又沉重的叹息,心都跟着漂漂浮浮,大脑都出现了片刻的空白,不经意便从独立的旁观者,融入其中。

        朦胧间仿佛看到了一棵生长在湖边的树。

        站在树下,垂头,从湖面的倒影里,看见自己疑惑的模样。

        好像忘了什么。

        是梦?还是理想?

        太过遥远又无迹可寻。

        时间在流逝。

        树木无声,一片片叶子飘落在地,又被风拾起,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跟着那些叶子,一路过去。

        兜兜转转,踽踽而行。周而复始,失而复得。

        煦日和风,行云苍穹。于繁华里谈笑,在孤独中停留。

        时空,距离。

        岁月,怀恋。

        一片树叶飘向遥远的星系,五光十色的粒子倏忽变化。

        待站定回望,仿佛又看见,很久以前,湖边那棵大树,枝繁叶茂的样子,树下的人,笑意盈盈。

        罗恩闭着眼,细细聆听音律带来的奇特感觉。明明以前没听过,却总有种亲切感,似乎下一秒就能跟着哼出来,仿佛早已刻在灵魂里一般。世界都安静了。

        夹在手指上的烟明明还冒着烟气,此刻却像是被人遗忘,身周的空气都突然变得澄净,只余耳边旋律。

        没有夹烟的手指,有节奏地无声拍打着桌面。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

        眼中微湿。

        简单而韵,一听动情。

        托于乐音,归于思念,静于身心,安于灵魂。

        琴弦仿佛拥有了生命一般,每一个音符出现的时机都刚刚好,令人思绪万千,却终归明朗,就像漫长的时间经过沉淀,留下一些通透和感悟。

        言已出心,却止于口。

        明了,安然。

        罗恩已经想不起来自己为什么在这里了,只是庆幸自己能听到这样的演出。如此动人,简单而纯粹,就像天朗气清时听到的一个仿佛遗忘很久的简单故事。

        这一曲并不长,不到四分钟,却给人一种跨越了遥远时空的感觉,甚至来不及研究对方的弹奏技法,顾不上分析对方的乐曲风格,思维便被带着走了。

        曲毕,被场内猛然爆发的掌声和呼哨带回神的罗恩长长叹息,意犹未尽。

        “外观世音,内观自在,真正的艺术品!”

        在space听这么多年,能被罗恩·扎克当场夸为“艺术品”的,寥寥无几!

        包厢内的其他几人也被罗恩的评价惊了,但同时,也满脸苦恼。他们听完还没猜出是谁呢!

        相视一眼。哦豁,大家都一样!

        “罗恩,听出来是谁了吗?”有人问。

        罗恩不语,盯着舞台上的人,目光灼灼。

        他听不出!!

        但能演绎到如此程度,肯定是对方的自己的作品,而演奏能有这样的表现力,带来这样的灵魂震撼与共鸣,这样强的实力,绝不会是无名之辈!

        莫非真是某个退圈多年的大佬?

        众目睽睽下,台上的人起身,朝大家鞠躬致谢,利索地朝身后拨了拨兜帽,摘下面具。

        面具揭开的那一刻,全场疯了。

        蹦跳尖叫着朝舞台挥手的人差点闪着腰。

        “方召?”

        “卧槽!是方召啊!!”

        “快抽我一下,我是不是喝多了出现幻觉!我竟然在这里看到方召啊啊啊!!”

        醉倒在包厢沙发上的人模糊地睁开眼睛,咂咂嘴:“我竟然梦到有人在喊方召。”

        又是一阵像是要掀开天花板的叫喊。

        最近新闻闹得大,再加上方召以前积累的人气,延洲地区大部分人都是认识方召的,除非脸盲,不然不会认错那张脸。

        罗恩惊得烟都掉了,瞪大的双眼像是崩了世界观。

        咽了咽唾沫,不相信般又将方召的照片搜出来看了看,再看向舞台上抱着吉他的人,没法骗自己了。

        竟然是方召!

        为什么会是方召!!

        他也研究过方召的作品,根本没有这种简单的抒情!而且,这样的表现力,没个大几十年功底压根做不到!

        但是!他以自己的金耳朵发誓,刚才的演出绝对没有作假!

        可……为什么是方召!

        罗恩心中无数个“为什么”狂乱飞舞,真相令他头秃。

        与此同时,方召的动向通过各个信息渠道快速传出去,全城的娱记闻到腥似的往space这边赶过来。

        网上,粉丝、黑子,跟风吹跟风黑凑热闹的围观群众,撕逼举报战成一团。还有炒新闻蹭热度的,半夜狂欢,热闹非凡。

        社交平台上,举报投诉等等事件在极短时间内达到高峰,智能客服卡住,转人工,没一会儿又弄出来什么故障,延洲区客服团队和运维工程师们,半夜被挖起来加班。

        又是你方召!

        大半夜弹什么琴!!

        啊?!

        弹什么琴!!!

        陈词懒调说

        Emmmmm,我回来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1208/303171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