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诡香销魂 > 第88章 牙疼鬼

第88章 牙疼鬼

        瑶姑娘教我的第二招见效了。

        我在神像前拜了拜:“见谅见谅,不得已而为之,改日再给您办一场丰盛的祭品。”

        神像被迷了眼,我拿了装了女鬼的袋子,匆匆往外跑。这会儿又听到外面有嘻嘻的女子笑声,然后有个石子丢进来,把木头神像给砸翻了,出咔嚓一声大响。

        我看着木头神像断为两截儿,身分家,脸上变出了怒目金刚的态势,狠狠瞪着我。

        “不是我干地。”

        我愣了下,只听到银铃般的笑声远去。

        “你是谁?怎么跑进来地,哎呦,神像,快把捉鬼袋子留下!”有个道人被惊动了,跑出一看我手里的袋子,惊讶地大叫起来。

        我把袋子往脸上一蒙,就往外冲。

        这个道人就是枯叶,他跑来拦我。枯叶道人在阴阳会比试上名次很差,第二场就被淘汰了。没等他一个咒语没念完,就被我猛地撞开。

        后面有人叫了一声疾,脚下像是有什么东西绊了下,摔了我一个跟头。

        老道人还有那个邪魅青年出来了,他手里拿着个拂尘,拂尘的一端变得很长,勾住了我的脚。邪魅青年抱着胳膊,似笑非笑地看着我。

        “枯叶,把捉鬼袋子拿回来,赶紧给何先生。”

        “小子,你有种啊,我何不冲看中的东西,你也敢抢?”

        我奋力挣扎两下,脚踝上的拂尘越收越紧,道人冷笑道:“小贼,我这拂尘比麻绳还要坚韧,不要想着能够挣脱。敢来我这儿偷东西,看我不扒你一层皮下来。”

        我闭着眼睛不理他,嘴里快念咒,猛地睁开眼,喝到:“金光,金罡之炁,急急如律令。”

        一道金光闪烁下,如同冷冽刀光落下,咔嚓,就把拂尘给砍断了。

        道人大话还没说话,嘴巴吃惊地张得大大地。那个姓赵的邪魅青年也是一声惊咦,目中露出慎重,生出一根食指来指着我,喝道:“鬼妖得胆,精怪赋形,中。”

        我脑袋晕,像是有什么倒霉东西落在头上,让人神魂蒙昧。

        胸口的阳珠猛地一跳,出一道红光,把一团黑气给弹了出去。

        那个邪魅青年面色大变,猛地转起旁边的美女往身子前面一挡,弹回来的黑气直中美女胸口。那个美女出一声尖叫,我就看到热裤下的两条美白长腿打起了摆子,体迅变得枯萎下去,娇媚红颜一瞬间就成了白骨。

        我吓得叫了一声好险,这货好毒辣的手段。刚才还和美女**,这就下了狠手,也太不知道怜香惜玉了吧。

        美女嘴里咿呀着,眼睛还没闭起来,似乎在向他求救。

        青年把她一推,无情说道:“都玩了好几天了,也玩儿腻了。”

        我撒腿往外跑,枯叶爬起来,还要来拦我。我伸手一指他,叫道:“金光,金罡之炁,急急如律令。”

        这是四瘟祸斗术,阴鬼派的压箱底绝学,我学的最快地就是金瘟,能招来庚金气,锋利如利刃。

        枯叶吓得一个驴打滚翻出去,我急忙往外跑,他这才知道被骗了,脸通红叫道:“你是谁,居然敢骗我?”

        真是笨,难怪名次那么差。我要是能连续使用金瘟法术,还用得着怕你们?

        青年叫一声,说道:“把捉鬼袋子留下来,你跑不掉。”他嘴里开始念咒,不知道用了个什么法子,美女哽咽着断了气,一道魂儿被勾了出来。

        他拿着一张符纸,往女鬼额头一贴,就让她变得凶恶狰狞起来。

        “给我杀了他。”

        女鬼得令,朝我扑来,我拿着道法尺,把她打到一边去。

        奇怪,一般新死的鬼也就黑眼的级别,道法尺一下子就能打散,怎么她像是一点痛苦都察觉不到,还能爬起来,蓬头垢面地就来追我。

        我跑出道观,一头钻进后山的树林里就跑,女鬼吊在后头,出凄厉的惨叫。太阳光照在她身上,蒸出一缕缕的黑雾。

        我打出两个镇鬼符,落在她身上,就被鬼气给烧掉了。这女鬼好厉害啊,连我的法术都不怕。

        树木后头转出一道倩影,红衣翩跹,冲我招招手。

        我急忙跑过去,女鬼晕头胀脑地追过来,瑶姑娘拿出一个铜铃,往她额头上一扣,念了个咒语,就把这女鬼给收了。

        我爬起来,向她道谢。

        “遇事不要慌乱,这女鬼叫做女怨鬼,是杀人夺魄的阴邪法术炼制成地,不惧疼痛和法术,很是凶悍,但是只能存在一炷香的功夫,时候到了,就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原来如此,难怪封鬼的法术会比更厉害的打鬼法术能够奏效。

        我们找了个阴暗山洞,瑶姑娘将女鬼从捉鬼袋子里放出来,女鬼神色激动,跟瑶姑娘说了几句话,就虚弱下去,眼看就要烟消云散。

        我把巡查官的阴曹大印拿出来,拿出一张黄裱,按了大印后烧掉,召出两个阴兵来。

        “你们两个,立即带着这女鬼到阴曹报道,她是受到修道人争斗波及惨死地,魂魄很虚弱,尽快让她去投胎。”

        两个阴兵立刻领命。

        按照瑶姑娘的说法,阴兵抓走的鬼魂,少了到城隍庙去报到的繁琐步骤,能直达阎罗殿。如果是被法术波及而死,也能得到阴曹几分的怜悯。

        瑶姑娘把铜铃拿给我,我递过去,说道:“这里头有个女怨鬼,是新死不久地,劳烦你们跑一趟,这就给你们回去交差吧。”

        送了两个阴兵,瑶姑娘翩然而去,这女子来去如风,只有余香袅袅。

        这会儿天色都黑了,我也不认得路,只能估摸着四处走。天一黑,前头冒出个女人,朝我招手,喊道:“那个人,你从我家门口走,不进来喝口水?”

        我低着头一瞧,这女人连影子都没有,也不搭理她,就往前走。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没有礼貌。”

        她伸手来抓我肩膀,被我一撞,她哎呦叫疼,叫道:“当家地,有人欺负你婆娘呢,你还管不管啦。”

        有个穿着破烂的男人跑出来,拎着个生锈的锄头朝我脑袋打来。我不耐烦和他纠缠,眼睛一瞪,摄魂术动。

        两个人出尖叫,嗖地钻进个坟头,一下子没了影子。

        我这才看清楚,这里灰色雾气蒙蒙地,地上到处都是破败的坟头。这时候有个穿西装的年轻男人朝我走来,捂着嘴巴问我,“你是医生吗?”

        这像是个讲理地,我就问他怎么回事。

        这个人倒是清楚自己死掉了,问我有没有法子给他治牙疼。这里死人多,但是没有医生,所以希望我能帮帮他。

        我给他看了下,这哥们儿居然是智齿炎,碰到个无良医生,没等消炎消肿就拔掉了智齿,结果引起败血症一命呜呼了。

        他的腮帮子鼓得高高地,哎呦地喊疼。

        人都死了,怎么会牙疼?这是鬼魂的怨念在作祟。

        我拿出一张符纸,吓得他急忙后退,“你,你是修道人?不要杀我,我没有害人。”

        我急忙安抚他,拿出符纸不是为了吓唬,只是为了证明我的身份,让他能够信我。

        “你听我地,我有法子治好你,去给我找个趁手的家伙来。”

        他果然变得乖乖滴,按照我的吩咐去找治牙齿的工具了。他跑到刚才那对鬼夫妻的坟头里,不一会儿,就拿着个生锈的老虎钳子来。

        我拿符纸一贴,糊弄道:“我这符纸能止痛,能消炎,比医院有效多了。”我在里面掺杂了镇魂香的香灰,男鬼嗅了嗅,露出无比陶醉的神色。

        我让他扒开嘴,把老虎钳子探进去,钳住了那颗智齿。

        “准备好,我拔出来,你就不疼了,你信不信我?”

        “信。”

        我手臂力,老虎钳子猛地拔出一颗带着黑血的智齿。男鬼捂着嘴,哎呦哎呦地叫唤,然后蹦跶起来,满脸兴奋道:“没事,哎,不疼了。”

        他高兴地连蹦几圈,然后领着我走出了这个乱葬岗。他一路跟着,我奇怪道:“你不回去吗?”

        他摇摇头,“那里都是一个小村的人,好像得了瘟疫,全都死光了,所以胡乱给埋了。我不是这儿的人,我是死了以后,被人给扔到这儿。”

        那个地方死人多,阴气重,所以他的魂魄能够长存,如果离开太远,他就要消散了。我问他要不要去投胎,如果有这个想法,我可以送他去城隍庙。

        男鬼摇摇头:“我才二十几岁就死了,我心里不服气,那个庸医害死不少人,我要给他个教训。”

        他的怨气不重,也没有杀心,我就由得他去。

        到了山脚才拦到一个回程的出租车,那司机看我招手,居然不停,一脚油门踩下去就往前跑。男鬼跑过去,抓着个车轮子,出租车嘎吱顿了下,熄火了。

        “饶命,饶命啊,我回去给您老烧香烧纸,你别害我啊。”

        那个司机怂得很,捏着胸口一个护身符瑟缩抖。我拍着窗户叫道:“我是人,我要是鬼,就直接飘上车了。”而且你也看不见,我心里说道,看着男鬼飘到后座上安稳坐着。

        他探出头,还摸了我一把,才松口气。

        “兄弟,你半夜跑这儿来吓人啊?”

  https://www.abcxs.com/book/13401/45594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