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十二章 荷叶上的暖酒

第二十二章 荷叶上的暖酒

        “不必,我在火旁烤着就可以了!”少女说完十分优雅的坐在火堆旁,两腿交叠,如同美人鱼,身体稍稍侧着向着武松。

        武松是洋鬼子性格,两下就把上衣脱个精光,用力的扭着水,大咧咧的说道:“姑娘,你这样衣服贴在身上会很难受,也容易病,我看你还是大病初愈的样子!”

        “坏蛋!你可以把衣服穿上吗?那样甚是不雅!”少女俏脸扭转,不敢看武松,可刚才稍稍一睥,也看到他那如同小山似的身形,不禁心潮起伏,加之贴身的衣物的确是紧紧沾在身体上,十分的难受。

        武松心中一怔,哎呀,我差点忘了,这是在北宋,女孩没那么的开放,就算露一截手臂给你看都是十分为难,怎么可能在你面前果体呢,现在虽然是晚上,可四周空荡荡的,没有遮挡。

        他稍一沉吟,看到地上的幡布,立刻喜道:“姑娘,我有办法了!”

        女孩听到他无厘头的说了这一句话,十分的讶异,不过也十分好奇,想看看他到底是为了何事有办法。

        武松把地上的幡布拿起来,挂在两棵柳树之上,立刻形成一道屏障,他笑道:“你看,我把柴火移到那边,你在那把衣服脱下来烤干,我就在这边用碳炉烤自己的衣服,你看不到我,我也看不到你。”

        少女一看,这的确是个好办,可转念又想,这也不妥,我跟一个男子相隔不到一丈,竟然多赤身露体的,传出去一定十分不堪,万一他竟然走了过来,我该怎么办。

        武松看到她迟疑,大概也猜到几分,立刻说道:“姑娘,你既然知道我武松的名字,自然知道我是何等人,那些龌龊的事不是大丈夫所为,你尽管放心!”

        少女给他说中了心事,脸上更加的红了,可看到他器宇轩昂,以前自己跟他也是认识的,这人的性情自己是了解,自然不会做那事情,好吧,我大病初愈,要是再病一场,估计这辈子哥哥也不会让我出门了。

        少女想到这里,立刻走了过去,武松也不含糊,马上把柴火拿了过去,又搬了一堆干柴过去,说道:“姑娘,你看着火势减少,就加干柴,要是有什么不妥,就立刻大叫,我跟你相隔不到一丈!”

        就是武松最后那句话,又令这少女心情起伏了好久,转头看去,武松早已走了到对面,她仔细的检查了绑在杨柳树上的绳结,十分牢固,透过帷帐果然看不到武松,才慢慢的把身上衣服脱去。

        在另一边的武松心中不断的笑这姑娘的扭捏,摇着头在碳炉上烤自己的衣服,稍一抬头,惊得心脏乱跳,几乎要跑出喉咙。

        这帷帐原是黄色的,加上晚上,两边是看不到的,可现在是少女那边燃起了轰轰烈红,而武松这边是暗淡无光,那就如同是武松在黑暗的电影院里看着那大银幕,对面的风光一览无遗。

        少女正背对着他,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她十分优雅脱一件,就把一件小心翼翼的挂在树枝上,然后再去脱另一件,武松是轻轻楚楚的看到她身上从里到外,从上到下,一共有多少的衣物,就算看个背部,也是婀娜多姿,她稍稍侧身,就可以看到她上身那如同春笋一般的酥xiong,眼光下移,那娇小而紧致的臀部微微颤动,帷帐的下摆是没有到地的,从那可以看到她如白玉般的小脚丫。

        武松并非是恋脚的变态,可那双如凝脂般的小脚,是配得上他英雄的一吻。

        嘭!

        武松感到手上一烫,“哎呀”连忙松手,原来他的里面的一件短衫竟然被炉火点燃了,烧到手上才发觉。

        “坏蛋,发生什么事了?”

        “没事,那碳炉有生木,炸开溅起火花,烫到手而已!”武松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这次也说了一个美丽的谎言。

        少女没有再说话,她把武松的半截衣裳裹在身上,十分的温暖,那衣服上荡漾着浓浓的男子气息,令她心中既甜蜜又恼恨,这两年,武松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把我忘记了,害我身体刚好转,就瞒了哥哥出来找他,结果,哎.......

        “坏蛋,你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少女还是忍不住问道。

        武松心中一怔,她这语气,好像跟我很熟悉一样,她也能叫出我的名字,难道她真的认识我。

        “姑娘,恕小人眼拙,我们是否以前见过面?”

        “哼!我们何止见过面,可你已经把我忘记了!”武松听着这话充满了幽怨,心中更是奇怪,可真的想不起来,他清晰的看到少女在地上拍了一下,身体有些颤抖,显然是生气,当然也是寒冷了,她的声音再次响起:“你不爱讲就算,我也不听!”

        “好,我好好讲给你听,你就算让我从三岁说到二十五岁,我都说给你听,只不过你一定是有点冷,我拿点热酒给你暖身,再慢慢说,好吧?”

        “噗!谁爱听你三岁的故事,你只要讲这两年的事情就可以了。”少女在那边果然是气得流出了眼泪,可现在又破涕为笑,她身体确实很冷,心中也想喝点热酒,可是如果武松把酒拿来,自己总不免要伸手去接,让他看到自己的手臂,也是不好,于是说道:“我等衣服干了再喝吧。”

        武松心中咒骂着这古代的礼节,这少女要是不喝点热酒,真会冻坏的,他左顾右盼,看到几十步外有个小水塘,里面是半干旱的,没有结冰,这两天回暖,竟然在里面长出了一支翠绿色的荷叶,他心中大喜,立刻过去把荷叶连同杆子一齐折断,竟然有一米半左右的长度。

        “姑娘,你走到帷帐前,不用抬手,只要张开嘴,就能喝到美酒!”

        武松在荷叶中间钻了一个洞,那杆子是打通的,只要把酒倒在荷叶上,就能够从杆子另一端流出来。

        他走到帷帐前,一手提着酒壶,一手把莲杆伸了过去,酒壶一倒,那美酒就源源不断的从莲杆流出,少女看到那暖暖的酒从莲杆上流出来,十分的惊喜,也觉得十分有趣。

        她马上过去,双手抓着莲杆,扬起樱桃小嘴,喝着那热乎乎的酒,酒中还带着荷叶的清香,十分的惬意。

        武松站在这边看到少女衣襟敞开,那娇翠欲滴的苏胸十分清晰的浮现在眼前,她的俏脸也是看的一清二楚,少女虽则身体纤弱,可现在看来如同天仙出浴一般,要是病好了身体再丰盈一点,就是绝代佳人了。

        武松的眼光从上到下,又从下到上,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不,这少女的铜体本来就是世间难得的艺术品。

        “坏蛋,你干嘛!”

        少女的一声娇嗔,吓得武松全身酸软,嘭,酒壶落地,碎片飞溅!

        “惨了,我这等龌龊行为,该如何解释!”武松心中惊恐!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2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