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十七章 你爹喊你吃饭

第二十七章 你爹喊你吃饭

        “使不得!”王二牛一手抓着武松的衣袖,猛的向着他摇头,马强也是连连摆手,只是不敢说话。

        原来在北宋,要是有人写一纸休书给自己老婆,然后他老婆嫁给自己的兄弟,是可以的,也没有人说任何闲话,可是没有休书或者是兄弟的遗孀,那就不能打任何的主意,不然会落下一个“陈平盗嫂”的骂名,为世人所唾骂。

        武松是顶天立地的男子,在江湖上赫赫有名,要是惹上这等事情,定会身败名裂,知县也会敬而远之,王二牛和马强自然不想他那样,两人的富贵还要指望武松呢。

        “哈哈哈!我只是跟干娘开个玩笑,看看干娘的本领如何!”武松随手把手绢一抓,交还给王婆,正式道:“请干娘把我嫂子的名字去掉。”

        王婆似笑非笑道:“天要下雨,娘要嫁人,就算老娘将之去掉,可要是有人心动的话,谁也拦不住。”

        武松听了,心中又是一阵悸动,王婆明明是在揶揄潘金莲,可武松听来好像在骂自己春心动一样,他连忙干咳两声说道:“干娘,劳烦你去替我做一碗姜茶,我现在就拿去给朋友!”

        王婆答应着去了,王二牛和马强屁颠屁颠的也跟着去喝牛鞭做的十全大补茶了。

        “二郎,你的姜茶!”王婆把姜茶用暖壶装上,递给武松,似笑非笑压低声音,在他手上轻轻一按说道:“你若是有心,老娘收你一条金条,教你十个手段,你只要施展,保证你嫂子亲自烹煮了二十年的粉**鱼让你美美的尝上!”

        武松心中又是一怔,竟然方寸大乱,胡乱说道:“干娘见笑,这茶钱先记着,明日跟俩金条,呸,是一金条,一起送来,灰灰!”

        王婆看着武松急着脚离去,在后面调笑道:“二郎,一条金条只是看着别人快活,两条金条,你自当知晓那人间极乐之事!”

        武松心中十分慌乱,快步的向悦来客栈走去,走了约莫半里路,才静下心,不禁感慨,这王婆果然厉害,也不知道她用哪十个手段,可看她的业绩,要是有人出了金条,估计她是能够成功的。

        我现在必须避免西门庆经过紫石街,要是给潘金莲打了棍,那就惨了,到时候他也不知用裆下那短棍在潘金莲身上打回多少棍,大哥的帽子颜色越发翠绿。

        在不经意间,已经到了悦来客栈,他走到柜台,掌柜子认得武松,立刻走出来行礼道:“不知都头来小店何事?”

        “掌柜子,我是来找一位朋友。”武松还礼道:“她住在你的客栈,是位十六七岁的姑娘,姓木。”

        “原来武都头就是大坏蛋!”掌柜子立刻捂着嘴,武松一脸尴尬,知道是木婉霏跟掌柜子说了自己是大坏蛋,就不知道有没有说自己那龌龊的事情,掌柜子走到柜台,从下面拿出一件崭新的衣服,说道:

        “武都头,这是木姑娘让我交给你的,今天一大早,就有人将她接走了,哎,那姑娘大病初愈就跑了出来,昨晚又一夜未眠,怪可怜的。”

        “谁把她接走了?为何一夜未眠?”武松十分失落。

        “是两名家人打扮的男人,叫了轿子,把她抬走,昨晚我老婆子多事,看到木姑娘房间的灯光整夜未熄灭,在四更天的时候敲门进去,原来她就是为了替你做这件衣裳,这是女儿心事,都头好福气啊。”

        武松接过衣服,上面透着淡淡的幽香,这香气十分熟悉,是昨晚木婉霏的体香,也是他很久以前曾经闻过的香味,只是怎么也记不起来了,看来自己跟这女孩是发生过故事。

        啪!

        从衣服上掉下一个竹蜻蜓,武松弯腰捡起来,不禁心中一甜,看来这女孩对自己是有意思,不然怎么会彻夜未眠为自己做衣服,而且昨晚自己还那么的无礼,希望早点记起跟她的故事吧。

        武松轻轻的把玩着竹蜻蜓,感到手上一点的粗糙,原来在上面刻有字,这是昨天没有发现的,一看上面刻了一个“霏”字,那字迹显然不是女孩手笔,字迹不算好看,可是苍劲有力,而且十分熟悉,这不是自己的字迹么,原来这个竹蜻蜓是自己送给她的,怪不得昨天认不出来的时候,她那么生气,搞不好,还是定情信物呢。

        “请问你是武都头吗?”

        一把声音从门外响起,武松一看,是一位不认识的汉子,约莫四十来岁,穿了类似管家的衣服,十分恭敬的向着自己行礼。

        “我就是武松,请问大哥如何认得我?”武松还礼道。

        “小人是早已听过打虎武松的威名,只是未曾有福气见面。”那人嘴巴像含了香油一般的顺滑:“本来到县衙找你,里面的差大哥说你今天告假,便指点小人来紫石街寻找,刚走到这里,看到一位神威凛凛的好汉,心中赞叹,阳谷县怎么会有这种人物,就站在门口观看,听到掌柜称呼武都头,就知道是你了。”

        所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武松不知道他说真话还是假话,可是听起来十分顺耳,连忙笑道:“那找我何事?”

        “是我家老爷有请,都头到了府上,自然知道,请随小人去吧!”

        武松心中疑惑,可看到他十分的有礼,也不好拒绝,便跟着去了,心想该不会是有什么富户有事相求,想走后门,也罢,去看看再说。

        没走得几步,迎面便碰到陈二狗,只见他鼻肿脸青的,后面还跟着那群流氓,武松心中好笑,知道一定是跟西门庆起了冲突,西门庆今天失去了三分二收入来源,肯定找那货出气。

        陈二狗也看到武松,所谓冤家路窄,可是自己也没本事跟他斗,只好掩着脸低头就跑。

        “陈二狗!你爸喊你回去吃饭!”

        没跑几步,突然听到后面一把清脆的声音,扭头一看,原来是自己邻居的小孩,陈二狗虽然是流氓,可是对父亲却是十分孝顺,小孩子仗他父亲的撑腰,竟然当街喊他名字,他也是无可奈何,既然是父亲喊自己回家吃饭,也只好回去了。

        武松也没有理会他,却看到带路的男人看着陈二狗摇头叹息,他也有点感慨,这人十分孝顺,只要好好管教,是可以做好人的。

        武松随着那人,转弯抹角,走了约莫二三里路,来到一座庄园,那人再次行礼:“都头,这里便是我家老爷的住处,请进。”

        武松大步进去,那人关上院子大门,然后又匆匆跑到武松前面带路,刚走进大堂,只见里面坐了二三十人,手里都拿着棍棒,陈二狗赫然在列。

        武松冷笑道:“好哇,我以为是哪位老爷请劳资来吃酒,原来是陈二狗,就算你们再多二三十人,我武松又有何惧!”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29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