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十四章 完璧归赵

第四十四章 完璧归赵

        月色下,那人身材肥胖,头上扎起发髻,是个女人,待渐渐走近,看清脸容,是徐妈妈。

        武松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回原地,可不到半秒又挂了起来,他现在埋怨乌鸦怎么还没来!

        徐妈妈径直来到狮子桥头,并没有跟黄鳝打招呼,而是倚在栏杆,欣赏着桥下风光,只是她的身形侮辱和也跟风雅搭不上边。

        “黄鳝,快上去跟她搭讪啊,你有金子,她有白玉马,不就成了吗,那死乌鸦也不知是否想念女人,郁郁寡欢,喝醉酒以至来不了。”

        时间只过了几分钟,武松已经有点按捺不住了,心中不住的咒骂着乌鸦,其实心里急躁的岂止他一人。

        车厢里面的高联,在路上已经听了知县简单的跟他说了这次来的目的,他心中大不以为然。

        “潘云是我最宠爱的姬妾,讨回来不足半年,一个月起码有二十天在她房间过夜,没有半点的冷落,至于说到银子,无论她要多少,我基本都是有求必应,否则怎么会将皇上御赐的白玉马也放在她房间,她根本就没有要偷白玉马的必要,难道是武松为了救潘金莲,来个贼喊捉贼。”

        他心里虽然是那样想,可是白玉马事关重大,也碍于知县的面子,怯于武松的威武,只好来到狮子桥头,坐在车子里,透过帘子的缝隙向外观望。

        他是不相信潘云会来这里,现在看到徐妈妈,证明知县的话没有错,他心中愤怒,伸手便要推开车门,老鼠一把抱着他,低声说道:“捉贼拿赃!”

        知县也是懂得怜香惜玉的人,自然知道高联被心爱女人出卖的那种恼火,就等于自己被玉玲珑戴了帽子那时一样,老鼠的一句“捉贼拿赃”不足以令他镇静,连忙压低声音说道:

        “员外,杀一个徐妈妈并非大事,官家的白玉马才是要紧!”

        他把“官家”两个字说得很重,咯噔,高联自然知道“官家”指的就是皇上,愤怒的情绪立刻化为冷汗,在知县的手背上轻轻拍打,表示感激。

        “好险,要是我现在冲出去,徐妈妈定然来个死口不认,就算把她杀了,自己也是要陪葬的,还是等她将白玉马拿出来再作打算。”

        老鼠看到他的神情动态,自然知道他的心思,低声说道:“两位官人放心,这买家还是待会主持买卖的中间人,都是自己人,保证把白玉马到手后,再惊动那婆娘,到时自会有武都头动手,二位在此静候佳音可以了。”

        咄-咄-咄!

        北街上,乌鸦的身影终于出现了,武松的心情如同过山车,方才还是咒骂着他的十八代祖宗,现在又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给他一个吻。

        “我到底是怎样了,就算没有穿越成武松,也不是那墨迹的小人,怎么会......吗呀,难道是为了潘金莲,这是什么节奏!”

        武松不敢想下去,努力的告诫自己不能心乱,乌鸦慢条斯理的走到狮子桥头,对着黄鳝拱拱手,叫一声:“小二哥你好!”

        转头又对着徐妈妈喊道:“小乙妹子你好!”

        这是他们的行规,交易双方都不想让人知道真名,可交易总不免要交谈,所以都用了假名,这个假名只有中间人知道,和对方知道,乌鸦喊了黄鳝的假名,徐妈妈知道他是买家,喊了徐妈妈的假名,黄鳝知道她是卖家,原理简单,可是十分保险。

        黄鳝和徐妈妈互相见过礼,黄鳝把包袱递给乌鸦,然后后退三步,乌鸦当着徐妈妈的面,打开包袱,里面都是黄灿灿的金子,足有二千两。

        武松心中一惊:“这黄鳝还是鼠窃狗偷之辈,怎么会有二千两黄金,要是有那个家财,根本不用做这一行了,难道是为了兴趣么?”

        徐妈妈看着乌鸦点算完黄金,伸手在头上发髻上一解,头发迎风散开,在她头发里面竟然藏了一个檀木盒子。

        高联看了,认得那是自己装白玉马的檀木盒子,不禁心中高兴,也暗自庆幸:“幸亏刚才没有冲出去,抓了那婆娘,就算将她剥光衣服搜查,也不会搜查到那个地方。”

        徐妈妈把檀木盒子递给乌鸦之后,也是倒退三步,乌鸦从盒子里拿出白玉马,张龙和赵虎立刻行动,却被武松紧紧拉着,给了两人一个眼色,示意时机未到。

        武松比他们更心急,可是那徐妈妈为人奸狡,怎么知道白玉马是真还是假,乌鸦是从事高级贼赃买卖的中间人,鉴赏能力自然比现代的古董鉴赏专家要强了,未得他一声肯定,还是要按捺!

        乌鸦将白玉马迎着月光高高举起,在月光下,晶莹剔透,隐隐透出润泽的光彩,就算不懂得鉴赏,武松也有七八分肯定,这便是皇上御赐的白玉马。

        “嗯,这白玉马何止二千两黄金,小二,你主人赚到了!”乌鸦冷冷的说道。

        武松一听这话,低吼一声:“上!”

        自己飞身出来,那徐妈妈也是应变极快的人,听到乌鸦语气不对,突然从杂草丛中窜出一条黑影,黄金叶不要了,转身就逃。

        武松三大步就追上,他心急,看到徐妈妈那散乱的头发就在眼前,伸手一抓,手上却是一轻,前面一个光头肥婆飞似的跑着,自己手上抓的是一个假发。

        “马蛋!劳资以为现代的女人才喜欢套路,原来这假装的套路北宋已经有了!”

        他发力追上,直接抓向徐妈妈的光头,却再次落空,徐妈妈竟然凭空消失,下意识低头一看,不禁笑骂道:“婆娘,劳资的第一次跪舔哪里轮到你!”

        原来徐妈妈狡猾异常,武松的大手一伸,她立刻跪下,转身双手抓着武松的大腿,张嘴就往武松裆部咬去,武松一个膝撞,把她撞得仰面朝天,两颗门牙也掉了,满嘴鲜血。

        他伸手便要抓她胸前衣服,将之抓起来,转念一想:“这婆娘头发是假的,胸也不知道是不是假的,懒得去碰那不干不净的东西!”

        转而一脚踩在她身上,明晃晃的匕首顶着她的脖子,张龙赵虎也跑了过来,将她绑住。

        “你这个挨千刀的婆娘,高府哪里对你不起了!”高联骂骂咧咧的跑来,却是立刻把白玉马抱在怀里,如同抱着九代单传的儿子一般。

        “老爷饶命,那都是小姐的主意,与老身无关!”徐妈妈立刻跪下求饶。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3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