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七十七章 阴阳体质

第七十七章 阴阳体质

        “大哥,今日是大喜之日,何故说这等污秽的言语,真是......”

        潘金莲脸上一红,转身上了二楼,“哎呀!”武大郎在自己嘴巴上狠狠的打了一下,凡是做买卖的最讲究彩头,自己竟然把招财的传单说来用到那方面去,实在不该。

        “二哥,我们父母早死,不懂一些祭天拜神的事情,你说今日开张该如何应对?”武大郎想到彩头,立刻想到开张拜神的事情。

        “这个简单,大哥,你到城南杂货铺,找一个叫黄鳝的人,说是我兄长,让他送来大红灯笼,挂满榕树,然后要一条红色彩带中间绑一绣球,两把镀金剪刀,一尊关公持刀像,巳时便把关公像放柜台上,你跟大嫂,一人一把金剪刀,将绣球剪下,用朱盘接着,点上鞭炮,自然财源滚滚。”

        “二哥,为何要关公持刀像?”

        “关菩萨手中青龙偃月刀,专斩人间邪恶,可以镇宅,另外那关刀还有一个用途,就是用来斩客人的腰包,自然财源滚滚!”

        “哈哈,妙!原来关二爷还有这本领!”武大郎笑道,他的心又有点不舍,问道:“那绣球,灯笼的就免了吧.......”

        “大郎,不能免!”珲哥插口道:“所谓抛砖引玉,红色代表喜庆,你抛出梧桐枝自然会招来落宝的凤凰,这是好彩头。”

        “对!有道理!”武大郎喜上眉梢,十分满意,他又道:“二哥,没有你就没有大哥今日的威风,待会剪绣球,应当我们两兄弟来。”

        “不,大哥,并非做弟弟的不愿捧哥哥的场,只是我现在肩负攻打豹头山的重任,身上已经有了杀气,喜庆的地方不适宜出现。”

        “这喜气和杀气的确相冲,二哥等攻下豹头山,洗去戾气,再来也不迟!”武大郎最担心有什么事情把他的买卖给影响了。

        武松正要告辞,眼前却是一亮,一颗心竟然不住的猛跳,只见潘金莲长裙上罩了一身白色长袍,仿似穿了一身男装,英姿飒爽,别有一番美态,就如同现代美女披了一头清爽的短发一般。

        “大嫂,这身衣裳真是好看!”武松禁不住赞叹道。

        “叔叔见笑了!”潘金莲羞涩中带了几分喜悦:“奴家因要到店铺帮忙,女装甚是不便,便效仿男子做了一套衣裳。”

        武松不禁微微一笑,心道:“你昨晚是做了一个晚上的布偶,衣裳估计是两三天之前已经做好,哈哈,在你的心中本来就是想好了出去帮忙,果然是要强得很。”

        潘金莲看到武松微笑,以为他为了自己的新装而欣喜,心中窃喜不已。

        武松看自己要做的事情都办妥了,便告辞回到陈家庄,也不休息,径直走向后山,看陈清做的投石车如何。

        这边再说武大郎,他目送了武松离去,便和潘金莲一起走去城南,找到黄鳝,说明来意,黄鳝自然认得武大郎,在阳谷县还真没多少人不认识他,看来腿短也算是一种优势。

        黄鳝也不说价钱,连忙把武大郎需要的事物送到商铺,笑道:“兄长今日开张大吉,小弟没有什么贺礼,这些灯笼彩带便算是贺礼,只是收关菩萨像和鞭炮的银子可以了。”

        并非说黄鳝做人不够大方,而是习俗使然,凡是拜神用的事物,都不能让人送,必须自己掏钱,方能显出诚意,赊账也是不行的,武大郎也明白这个道理,连忙掏了银子,还打赏了一点碎银给黄鳝作为彩头,也算是他平生最大方的一次了。

        陈二狗等几人,把灯笼挂满了榕树,的确喜气洋洋,安放好关公像,巳时已到,珲哥也派完传单,带了几名小孩回来,潘金莲没每都给了赏银。

        潘金莲站在后面死活也不肯出去剪彩球,只能是陈二狗代劳了,他和武大郎站在中间,珲哥和一名小孩一人拉着彩带一头,珲哥为人机警,大声嚷道:“武大官人,彩球滚滚,金银满宅!”

        咔擦!

        彩球落在朱盘上,“武大郎烧饼”正式开张,鞭炮放完,一名书童匆匆而至,对着武大郎行礼道:“恭喜武大官人新张大吉,知县相公令小人送来亲笔所书的墨宝作为贺礼,恭祝贵宝号招徕各方客,财源滚滚来。”

        “哎呀!哎呀!”武大郎的声音提高了八度,左右斜睨,看到已经吸引了不少围观百姓的眼光,才说道:“知县相公已经为小铺题了牌匾,现在又送来贺礼,真是对小人眷顾有加!”

        潘金莲十分懂得人情世故,立刻打赏了书童,武大郎虽然心痛潘金莲打赏得有点重手,不过喜悦还是占了上风。

        “大郎,快点打开,看看知县相公写了什么给你!”珲哥十分识趣,把“知县相公”两个字说得十分用力,还补充一句:“看来这阳谷县能得到相公青睐的,只有大郎了!”

        武大郎喜滋滋的打开一看,上面写了“大展宏图”四个大字,下款盖了知县的图章,他立刻令陈二狗挂在最当眼的地方。

        “大郎,看来都头给你的招财建议十分灵验。”珲哥低声说道。

        “那个自然,二哥说的话,从来不会错的!”

        武大郎正得意之际,门外又传来一声吆喝:“这里便是‘武大郎烧饼’,知县相公亲笔题的牌匾,我家老爷也是百般称道,大伙可以来见识一下。”

        原来是高联的管家洪福,带了十几名看上去也衣冠楚楚的客人,武大郎连忙过来招呼,洪福笑道:“恭喜武大官人了。”

        “托福,托你的洪福!”

        “大郎这张嘴便是天生做买卖的!”洪福笑道:“大郎也不必说价钱了,把贵宝号最拿手的都端出来吧。”

        武大郎连忙吩咐珲哥到厨房下单,厨房是潘金莲把守,她负责里面的煎炸事物和烧饼,另外一个蒸笼,蒸着诺大的馒头。

        这一天武大郎忙得不亦乐乎,陈二狗等人本来是凑热闹的,也要帮忙了,有想巴结武松的,有感激武松的,有慕名而来的,有收到传单来尝新的,一下子把小小的店铺挤满了,珲哥十分机灵,立刻到旁边商铺,买了桌子和长凳,摆放在外面,把榕树下都摆满了。

        武大郎喜滋滋的走出商铺,抬头看着知县写的牌匾,意气风发,“武大官人!”身后传来一把抑扬顿挫的声音,转头一看,只见一名老者带着一名小童,弯着腰,恭敬的看着自己。

        “老丈想吃什么,我令人替你安排座位。”

        “武大官人,老朽不是来吃东西的,我是在这榕树下说书的,每天午后便来,今日看到你的宝号开张,故来恭喜。”

        武大郎平日受尽冷嘲热讽,今日耳朵里听了几百句“武大官人”,此刻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跟高联平起平坐的人,眼睛一翻,冷笑道:“你这是说我妨碍了你说书么?”

        “小人不敢!”老人是江湖中的卖艺人,岂会得罪人,立刻降低身份,把“老朽”变成了“小人”,陪笑道:“只是想跟你商量一个事情,你看,我每天说书,也是能引来几十听众,你的宝号也是客似云来,何不大家互惠互利,你在榕树下给一张桌椅小人,每日小人便在那说书,你只需要为小人爷孙提供饮食,在这里一日讲三场,客人听得高兴,自然在贵宝号光顾,茶水食物,一定少不了,你说这成么?”

        武大郎很少拿主意,也不懂得拒绝,神情由刚才的趾高气扬,变成了尴尬,老人一看就知道他的脾性,笑道:“如果官人不能拿主意的,可等都头回来,跟他商量......”

        “我怎么不能拿主意,这事成了!”武大郎今日意气风发,岂可把气势给灭了,立刻大声嚷道。

        “哎呀!我道是谁如此威风,原来是你!”突然一把声音响起,武大郎给人从后抱着,整个人都抱了起来。

        这一下把他吓得几乎魂魄都飘走了,回头一看,只见一位二十来岁的翩翩公子,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他的脸好眼熟,可是自己怎么可能跟这种贵公子认识呢。

        “公子,请恕小人眼拙,敢问高姓大名?”

        “表哥,你怎么不认识我了,我是你东平府姑姑的儿子,张六谷!”

        这张六谷便是严方,所谓“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天下只有五谷,他自称为六谷,就是假的,至于武大郎能不能分辨,就不关他事。

        武大郎却是另有一番心思:“上次在狮子楼,二哥说我们有一个姑姑在东平府,那卖唱的张惜惜便是我们表妹,张惜惜上面还有八个哥哥,这张六谷,一定是她哥哥,就是我表弟了,怪不得脸熟,想来还有一个姑姑的事情,爹娘只跟二哥说了,没有跟我说。”

        其实武大郎是憨厚老实,对武松极是信任,他父母去世的时候,武松才三岁,他已经是十几岁,父母又怎么可能把这个事情告诉一个三岁小孩而不告诉他呢,就算真告诉了武松,他又怎可能记得。

        “哎呀,原来是表弟!”武大郎不疑有他,看这张六谷眼熟,还以为是血肉至亲,自然是倍感亲切。

        严方紧紧的抓着武大郎的两个手腕,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不断的天南地北的跟武大郎扯着家常,其实是在观察他的气息和把脉。

        咯噔!突然他心中一怔:“怪了,怎么大郎的脉象显示是阴阳体质,他既有男性的刚阳之气,也有女性的阴柔,按此脉象,只有宫廷中的太监才有,难道他身体残缺,竟然跟太监一般!”

        严方医术高明,自己说学得华佗六七成的医术,实际已经学得八九成,就算是一个男性那话儿给截断,他也有办法令其重新长出两三寸嫩芽!

        可要是高丸被割掉,就算华佗再世联合扁鹊,也是无能为力,严方心情一下子到了冰点,不知道该如何跟武松交待。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3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