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七十八章 三战豹头山

第七十八章 三战豹头山

        陈家庄,后山前。

        陈清正给武松演示着第一辆做好的投石车,车上可投放重约三十斤的石头,投出的石头可达八丈高,武松十分满意。

        “陈大哥果然心灵手巧,用这投石车攻击山贼的箭阵定然取胜,只是不知今日能否做好十辆?”

        “都头请放心,这第一辆做好之后需要多番改进,故用了三个时辰,余下的都按照这个模式,估计戌时前可以做好!”

        “好!”武松点头道:“所谓速战速决,戌时做好,我们亥时便出发,将豹头山拿下,出了压在各位兄弟肚子里的那口鸟气!”

        “都头请放心!”

        陈清十分自信,戌时未到,那十台投石车和二十面挡箭牌已经做好。

        武松带领众人,仍旧按昨日的方法行军,到了豹头山,每辆投石车由两人推着,另外两人举着挡箭牌在旁守护,直接到了山坡下。

        武松令陈清和张平带领众人在投石车后面候命,自己拿了齐眉棍,冲到山坡下大骂道:“兀那张恒!直娘贼!看到你祖宗来了,还不下来投降!”

        话音刚下,一声锣响,立刻箭如雨下,武松把一条齐眉棍舞得如同风车一般,没有一支箭能到他身前三尺的。

        “投石!”

        身后的陈清一声令下,投石车立刻投出石头,山上如同落下一场石头雨,砸得那射箭的山贼哭爹喊娘,武松也不敢怠慢,一声长啸,冲上山坡。

        他到了上面,就如虎入羊群,齐眉棍所到之处,像是打在西瓜上一般,噗噗直响,原来是山贼的脑袋直接被打爆。

        “停!”陈清看到武松上了山坡,立刻命令投石车停下,大喊一声:“兄弟们,今日便是扬名立万的时候了!”

        一百余人齐声呐喊,跟着他冲上山坡,武松听到自己的人也冲上来了,打得更加卖力,他一路冲杀,直入山寨大堂,慌的李恒跟山贼们乱作一团。

        李恒正要去取长枪,感到脚上一痛,已经给武松一棍打倒,武松一脚踩在他的胸口上,骂道:“狗贼,老爷不屑杀你,将你押回县衙由相公发落!”

        既然李恒被擒,余下的山贼无心恋战,稍有抵抗的都给杀了,余下的都跪下投降,武松令庄客将所有投降的山贼都绑起来。

        武松坐在当中的虎皮椅上,大声喝道:“李恒,我问你,山上可有一女子,名叫白玉?”

        “小人不知,小人只是打劫过路客人的钱财,从来不伤人,也不抢女人!”李恒抖颤着声音说道,江湖上的勾当,你可以杀人放火,可以抢掠钱财,反正就是强者为胜,没有什么对错的,可凡是采花窃香之徒,都为人所鄙视,为黑白两道所不能容纳的。

        李恒深知此道,听到有关女人的,立刻否认,连杀人也否认,武松正要令人在山上搜查,一名小喽啰已经大声嚷道:

        “都头,那李恒抢了十余名良家妇女,都秘密的关起来,每天晚上供他淫宿,除了小人,没有知道藏在哪里的!”

        “都头,小人也知道,小人带你去!”

        一时间,满堂的小喽啰都纷纷表示自己可以将功赎罪,武松是听得心里发笑,也暗骂自己:“想不到这样一帮乌合之众,也要我三次攻打才能拿下!真是惭愧!”

        “张大哥,劳烦你带着捕快兄弟进去把那些可怜的女人救出来。”武松对张平说着,他渐渐懂得了县衙的规矩,这安全的解救人质任务自然是交给他们,回到县衙,也可以借此领功。

        张平听了十分高兴,带着十九名捕快,抓了两名小喽啰带路,不到一炷香时间,武松听到一把娇柔到令人感觉喝了十大碗蜜糖一般的声音响起:

        “哎,各位姐妹,哭什么要死要活的,就当晚上做梦,给恶鬼压了身子,官老爷救了我们,我们就要珍惜性命,下山后,离开阳谷县,远走他乡,找个老实人嫁了,还不是一样活得好好的。”

        “尼玛!”武松禁不住骂一句现代的脏话:“老实人一定是前世做尽坏事,这辈子活该被欺负,真是千古一理!所不同的是当下这批女孩实在可怜。”

        随着一阵俗套的香气传来,一名三十来岁的女人,涂脂荡粉,神色娇美,满脸春风,没有丝毫被山贼柔躏的怨气,反倒像是翠红楼里面的老鸨。

        在她身后带着十一名少女,都是衣不蔽体,头发散乱,在果露的手脚上,布满了伤痕,可伤痕又怎比得上那憔悴的容颜和几乎干涸的泪水令人来得心痛。

        武松立刻脱下身上的衣服,披在一名少女身上,捕快们有样学样,都脱下了衣服给少女披上。

        “姑娘!你......”

        一名捕快失声叫了出来,原来一位少女突然拔出了他的腰刀,便往自己脖子上刎去,当,武松一棍打去,将腰刀打下。

        “哇----”

        少女一声悲哭,便往墙上撞去,武松一把抱着她,柔声道:“姑娘,错在那群恶贼,该死的是他们,关你何事,何必自寻短见!”

        “你放开我,我有何面目再见人!”少女不住的挣扎。

        “姑娘,你既有要死的心,就算我今日救了你,明日你还是会寻死,只是我问你一句,你可有父母?”

        “我是血肉之躯,岂能没有父母?”

        “你也知道自己是血肉之躯,我听说,骨头是父亲给的,血肉是母亲给的,你要了他们的血肉,却没有尽孝道,便要寻死,这是何理?”

        少女听了,伏在武松怀里大哭不已,武松知道她已经没了寻死的心,将她轻轻推开,让另一名少女代为安慰。

        他走到堂前,仰望着大堂上那牌匾,冷笑道:“李恒,我问你,牌匾上写着何字?”

        “聚义堂,是当时小人.......”

        咄!

        武松手中长棍出手,直插在那个“义”字上,大声骂道:“你也配说这个‘义’字吗!”,吓得李恒不敢出声,趴在地上,不住的用头敲着地板。

        武松冲上前,一把抓着他的头发,将之提起来,走到那十一名少女前面,朗声道:“各位姑娘,你们说该如何处置这名恶贼?”

        十一名少女吓得倒退几步,人人身体打颤,显然是受尽折磨,看到李恒也胆颤心惊,过了良久,方才那寻死的少女,冷冷的看着张恒,从嘴里吐出几个字:“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嘶!

        武松一手将李恒胸前的衣服撕开,从皮靴里拔出匕首,张平立刻过来劝道:“都头,这人是必死无疑的,咱们还是押回去给相公处置吧!”

        “这群姑娘里面可有兄弟的姐妹?”武松冷冷的说道。

        “没有!”张平看着武松的脸色,吓得倒退三步。

        “她们都是阳谷县百姓的女儿,相公说他爱民如子,也就是说这些姑娘都是我武松的姐妹,也是你们的姐妹,自己的同胞骨肉,受了此恶贼欺负,该如何处置?”

        “杀了那恶贼!”

        众人齐声喊道,武松看了众人一眼,大声道:“拿酒来!”

        立刻有一名庄客捧来一坛酒,武松左手一劈,将封泥打开,右手将匕首向那少女一递,柔声道:“你敢杀他吗?”

        少女一把接过匕首,猛的往李恒胸口连刺三刀,从李恒胸口飞溅出来的鲜血把她一张俏脸都染红了,她仰天大笑,这笑声何等凄厉,听到大堂中一百余须眉汉子,不禁潸然泪下。

        武松把酒坛往李恒胸前一放,让献血流进去,他用力的摇晃着酒坛子,扬起脖子喝了一口,朗声道:“这就是恶贼的血,谁要喝他的血?”

        少女伸出双手一把抢过酒坛子,扬起脖子就喝,长袍从她身上落下,酒水带着血红,沾湿了她果露的凶脯,慢慢滴下,武松捡起地上的长袍,重新替她包裹了身体。

        “我也喝!”

        另一名少女也捧过酒坛,仰起脖子就喝,其余九名少女,都轮流喝了血酒,看得大伙血脉沸腾。

        张平说道:“都头,在山上搜得两箱金银,改如何处置?”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3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