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九十二章 恨不相逢未嫁时

第九十二章 恨不相逢未嫁时

        “你真好看!”

        武松有点迷糊了,向前踏了一大步,潘金莲一颗心几乎要提到嗓子上,却无半分的羞涩,她心中游移不定:“他再向前一步,便能触碰到我身体,我该如何是好?”

        刹那间,她已经可以闻到武松那浓浓的男子气息,武松那一步来得飞快,潘金莲的心却是坚定了:“皇天在上,他若有心,我便有情!”

        吱--咦--哐当!

        大门关上,门外传来一把暧昧的声音:“这武家人也是心大,大门那样敞开,老娘便与他在外锁上,搬一椅子守护门口,防止闲人乱入,待两个时辰后,有人回来,方敢离去,就不知这守门人是否有犒劳!”

        咯噔!武松心中一怔:“这场景,莫非我才是真正的西门庆!”

        可他已经是情难自已,还哪里管自己是武松还是西门庆,浓浓的情浴已经占据了全身,他轻轻挽起潘金莲的小手,怜惜道:“那热油真是无情,竟然狠得下心!”

        噗!潘金莲嫣然一笑,心神荡漾:“他看似粗豪,实质风流,在他心中万物皆有灵性,杨柳岸,晓风残月,千种风情,都可与君说!”

        咔擦!一道电光透过气窗,隆!惊雷震得瓦檐瑟瑟,潘金莲一声惊呼,逃入武松怀里,当,地上绿影一闪,波光流动。

        那放在盒子上的翡翠珠钗掉落地上,摔成粉碎,潘金莲长叹一声,轻轻推开武松,蹲下身子,怔怔的看着地上的碎玉,眼泪如梨花落地,浸透悲伤。

        “女子便是命苦,刹那芳华,皇天也不佑,叔....二郎,你离去吧,多看你一眼,我便会落入地狱!”

        武松也是一片茫然,若然武大郎真是不能人道,他跟潘金莲一起天经地义,并不会在意俗世眼光,况且武大郎也是多番撮合,只是还有华佗的徒弟严方,武大郎是一定能治好的。

        啪!

        武松给了自己一耳光,他不是责备自己竟然觊觎潘金莲的身体,而是责备自己竟然在掂量武大郎能否治好,武大郎对他如此关爱,自然是要他身心健康了,这没有什么好说的!

        武松主意已决,转身离开浴室,“二郎,请留步!”潘金莲如黄莺似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武松全身如同被闪电击中,激荡后,酥软无力,心中大声叫苦:“潘金莲,你不要过来,否则我真不能把持!”

        鼻子里闻到一股处子幽香,夹带了桂华的清甜,潘金莲那凝脂白玉般的手臂,跟武松手臂相遇,虽隔了衣服,武松仍旧能够感到那滑腻,他一下子失去了理智,张开大手一搂,却是扑了个空。

        潘金莲那白璧无瑕的身体已经在他身前五尺,原来刚才是经过,而非想投入他的怀抱,他侥幸之余有一丝的失落。

        潘金莲一头秀发散落在玉背上,一阵清风徐来,轻抚着她的秀发,划过她圆润俏立的肥tun,竟然令武松有一丝嫉妒,他恼恨那春风,竟然有如此福气。

        潘金莲走到桌前,把插在花瓶的那朵梅花拿出来,双手捧到武松面前,清水和泪水散落在她完美的凶脯上,透现出伤感的美。

        “二郎,这梅花便退回给你,大哥虽多次说要给我一纸休书,他身体也是有恙,不过以你之能,以你之义气,定然尽心尽力,也定必可以为他治好隐疾,奴家终归也是他的人,哎,还君明珠双泪垂,恨不相逢未嫁时!”

        “二郎,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称呼你,日后便叫你二叔,当下对你有两个请求,不知你能否应允?”

        “但凡吩咐,没有不答应的!”

        “你能否叫奴家一声金莲?”

        “金莲!”武松柔情的叫了出来,却不敢跟她那似水的目光接触。

        “奴家盼望,十年后,你还能记得奴家的身体是怎样一个样子,只是你记念的是金莲的身子,而不是大嫂的身子。”

        “至死不忘!”

        武松脱下长袍,裹在潘金莲身上,替她系好腰带,大手一捋,将秀发上的水珠捋去,柔声道:“清水不去,易得风寒,珍重!”

        说完转身到门口,“二郎!”,潘金莲禁不住喊了一声,武松没有回头,双手在大门上用力一拉扯,哐当,外面的铁锁落地。

        躲在屋檐下避雨的王婆微微一震,立刻赔笑道:“二郎可称心如意?”

        武松没有听到她说什么,大步走进雨中,径直迈向阳谷大街,“武大郎烧饼”。

        王婆狐疑的往屋里一看,屋子里面空无一人,潘金莲早已上了房间,蜷缩在被窝里,眼泪湿透了武松的衣襟。

        武大郎在店铺门口走来荡去,长嗟短叹,珲哥看着有趣,笑道:“大郎,你现在活像走马灯,今日大雨,听不到说书先生的故事,倒是像看了皮影戏!”

        “亏你还笑得出来!”武大郎心中愤怒,骂道:“你看这天,还让不让百姓活了,好好的初春,竟然下了炎夏的大雨,害得说书人不来,妨碍了客人的步伐,也唬得行人乱窜!”

        “大郎,你看,那行人乱窜并非给大雨唬了,而是雨中有一条果了上身的汉子,吗丫,他手里银光乱颤,该不是一把利刀吧?快逃,估计有失心疯的人在大街上胡乱杀人!”

        珲哥大惊失色,武大郎仔细一看,惊道:“那不是二哥么!”

        武松大步走到店铺前,右手拿着匕首,左手拖着武大郎的手,径直进了店铺,也不说话,搬来一张椅子,放在柜台前,将之按坐在上面。

        珲哥为人精细,立刻对店铺里面正在埋头苦吃的三位客人笑道:“三位客官,今晚知县相公夜宴,都头要表演娱宾,相公说了,因为是祥和的聚会,不要武斗,想都头来一套文戏,故要跟大郎演示一番,各位请移玉步,今日的肉食便不收费。”

        “珲哥,你胡说什么不收费.....”

        武大郎急了,可看到武松那严厉的神色,也不敢多言,那三位客人虽然不知珲哥说的孰真孰假,可是看得武松手里明晃晃的匕首,哪里敢逗留,立刻溜走,珲哥也去拿挡板关门。

        “珲哥,大丈夫顶天立地,是错了便错了,何须掩饰,不必关门,让大伙见识一下阳谷县出了一个卑鄙小人,武松!”

        珲哥听了武松的言语,自然不敢关门,却是跑到门外,站立在雨中,凡是要过来的人,都给他劝走了。

        嘶!

        武松从裤子上撕下布条,蒙住了关公的眼睛,沉声问道:“大哥,关羽为何能封神?”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4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