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零二章 外卖

第一百零二章 外卖

        武大郎一看是西门庆,当日武松在狮子楼将他打得死去活来的景象还历历在目,常夜里辗转反侧时,也会担心他来寻仇,此时武松刚离开阳谷县,他便如狼似虎的扑将过来,如何不慌得他手中托盘落地。

        转身便往内堂奔去,那节俭的天性却是有一丝不舍得,要回头看看托盘是否打烂,就是这一刹那犹豫,加上腿短,一下子便给西门庆抱住。

        “大官人,冤有头......”

        武大郎说了一半便说不下去,那“债有主”的主就是自己亲兄弟武松了,他直慌得全身打颤。

        店铺内的珲哥看得西门庆抱住了武大郎,记得武松吩咐,无奈陈二狗等人刚巡逻过了,到了紫石街那头,只好悄悄从一旁闪出去,希望上天见怜,西门庆不要当场打死武大郎便是。

        “珲哥,你要往那去!”

        西门庆甚是眼厉,一下子便看到了珲哥,店铺外立刻走进来两名泼赖,珲哥是十分精明的人,自当不用两人动手,自己已经乖乖的走回店铺,心中叫苦:“但愿陈二狗等人能及时赶回,也希望好人有好报,大郎自当有福气,百灵护体!”

        店铺内外的人看到西门庆,哪一个敢做声,都是埋头苦吃,就想着快点吃完离开,珲哥也不是无动于衷,他悄悄走到一张桌子前,低声道:“蒋大哥,大郎平时跟你最好,你救救他。”

        蒋干将珲哥轻轻一推,低声说道:“我今日没有带杀鱼刀,你找周度,他跟大郎最好。”

        “我今日风湿症发作,没有开档卖猪肉。”周度立刻推卸。

        珲哥也知道这些人不敢招惹西门庆,他也不敢进去找潘金莲,武松跟潘金莲的事情,昨天下午王婆已经传得满城皆知,又怎能瞒得过那百事通珲哥,他生怕潘金莲知道了,出来,反倒受了罪,更加难以向武松交待。

        “大家评评理,看看大郎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地方!”

        西门庆哈哈一笑,倒是没有要打武大郎的迹象,武大郎心中狐疑:“我有什么对不起你,哦,对了,二哥把从他那得到的金条给了我,大概是那样吧。”

        “大官人,那金条可是你自愿送的!”

        “金条?”西门庆故作愕然,随即笑道:“钱财乃身外物,岂是君子所惦挂,好,既然你不记得如何对不起我,那我问你,我对你够不够义气,好不好?”

        西门庆知道武大郎十分老实,便有此一问,果然,武大郎怯懦道:“你对我当然够义气,那天在狮子楼,我的脸面被酒水沾污,你立刻脱下锦绣丝绸衣服替我拭擦......”

        “这等也是小事,何足挂齿!我是问你,在狮子楼,你我可有说以后要兄弟相称?”

        “有是有,可那天是喝了酒.....”

        “大丈夫,有便是有!跟喝酒有什么关系!”西门庆俊眉一翘,正式道:“既然说了,在你心中可当我是兄弟?”

        “小人不敢高攀!”武大郎十分老实的说道:“二哥那天又打了你......”

        “你吃了饭,武都头肚子是否也饱了?”

        “大官人开玩笑,我是我,二哥是二哥,我吃了怎么他会饱呢。”

        “既然你是你,武都头是武都头,就算他打我,与你有何干?况且,那日大家都喝了酒,我也有动手打武都头,只是力有不逮,男人大丈夫,喝酒闹事,是常有的,就算给打断手脚,清醒后,还不是一笑泯恩仇!”

        “大官人说得好!”珲哥甚是精明,听到这里,立刻插口道:“大官人跟大郎是兄弟,自然不会伤大郎了,哈哈,原来是在开玩笑,哈哈,哈哈哈!”

        店铺内外众人也随之赔笑,西门庆却是脸上一沉,正式道:“哼!小人高攀,大郎却是小窥了我!”

        “哎呀,大官人,就算给水缸我做胆,也不敢小窥你!”

        “好,你说没小窥我,就让大家评理!”西门庆看了众人一眼,说道:“我跟大郎情同手足,可他在阳谷大街做了掌柜子,我却是未曾听闻,今日行经此地,才听得路人说起,大家说,他有没有当我是兄弟?”

        武大郎一听,一颗悬着的心才落到地上,立刻赔笑道:“大官人,兄弟,是做兄弟的不对,都是近日事忙,我记性不好,今日便由我做东,珲哥,进去端一盘炸鸡给大官人,另外两名随从大哥每人一对炸鸡翅!”

        珲哥连忙跑进厨房,将方才的事情告知潘金莲,潘金莲不知道西门庆是何许人,可想到武松临走时的话语,心中一甜,骄傲道:“珲哥,你莫怕,二郎已经在这附近安排好,没人可以伤害大哥和我的,你把炸鸡端出去吧,休要惊惶,吓着了客人!”

        珲哥听到潘金莲也是那样说,便也不多想了,将东西端了出去,把一盘炸鸡端给西门庆,另外有一碗冰镇酸梅汤,两名泼赖一人一对炸鸡翅,一碗冰镇绿豆汤。

        “哎呀,这炸鸡炸得金黄酥脆,闻着也香!”西门庆赞叹了一句,咬上一口,又赞叹一句:“里面十分滋味,也不知用了何种调料,只可惜吃着口干。”

        “大官人,请喝冰镇酸梅汤。”武大郎赔笑道。

        西门庆喝了一口冰镇酸梅汤,又赞叹道:“哎,大郎真是令我又是赞赏,又是嫉妒,这么绝妙的配搭也只有你能想出来了,估计不出三年,你便能成为阳谷县第一财主了。”

        武大郎听了,心中也是十分欢喜,禁不住得意道:“这些都是内子做的.....”

        他突然一怔:“对了,潘金莲已经不是我老婆,不能称内子。”

        “原来是嫂夫人的功劳,可惜,可惜!”

        西门庆摇头叹息,武大郎十分奇怪:“大官人,可惜什么?”

        “既然是兄弟,便不要怪我多言,妇道人家,最要紧懂得针黹,而非在这里懂得厨房之道。”

        “大官人有所不知,不是我夸口,内子的针黹阳谷县第一!”

        武大郎有点飘飘然,忘乎所以,西门庆一听,心中了了,把这事情记住了,他又说道:“大郎,过得两日,便是我老母亲七十大寿,以往每年请狮子楼的厨子在家供应肉食,不过....不过....嘿嘿,今年老母亲说想转转口味,我看大郎这里的食物便是十分有趣,就不知道到时候请你们到我家来煮食可不可以,约莫有一百二三十人,至于酬金,大郎说多少便是多少。”

        “这个,我也要商量一下,大官人稍等。”

        那么大的买卖,武大郎哪里敢自己拿主意,他要问潘金莲,西门庆自然是知道,他索**擒故纵:“大郎,这只是我一家所言,也要禀告老母亲,她答应了才能作实,这样吧,你把贵宝号所有食物都包两份给我,我带回去给老母亲尝尝。”

        武大郎唯唯诺诺,走进厨房,把西门庆的话语跟潘金莲说了,潘金莲稍一沉吟,笑道:“大哥,这买卖能做,那里有一百余人,都是不吝啬银子的,做那里一天买卖足以抵挡这里十天的收入。”

        “既然大....金莲你说可以便是可以了,只是人手恐怕不足,我们只有三人。”

        “怕什么,二郎不是让陈二狗等人照顾我们吗,便让他找十余弟兄过来帮忙便是。”

        说到这里,她不禁脸上一红,那些都是听命于武松的,自己如此下命令,真有点已经是武松妻子的风范。

        “大哥,这到外面做的买卖,便叫外卖可以了。”潘金莲福至心灵,笑道:“日后我们请多两名伙计,专门送外卖,有达官贵人,想吃这里的东西,但不屑纾尊降贵过来,还有妇道人家,千金小姐也是不方便来的,还有很多不方便来的百姓,令他们也可享受我们的食物,买卖可做多不少。”

        “你说的都是对的,请你便写一张单子,让我给西门庆,好让他知道价钱。”

        潘金莲盘算了一下到时候需要多少人,给多少人工,外出需要消耗多少的材料,食物的价格还是按店铺里面的,很快,她就写了一张报价单给武大郎。

        武大郎笑眯眯的出去,将报价单和二十余包食物交给西门庆,也说了潘金莲“外卖”一事。

        西门庆一听,心中窃喜:“潘金莲这骚娘们,‘外卖’一词用得妙,老爷花点钱,你便送那粉嫩包鱼过来卖给我,好,哈哈,哈哈哈!”

        他喜得站起来转了一个圈,匆匆跟武大郎告别便出了门口。

        “西门庆!真是冤家路窄,今日便是没有都头吩咐,老爷也要痛打你一顿!”西门庆没走几步,便给迎面而来的一帮人拦住,为首的正是陈二狗。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