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婆毒计

第一百二十七章 王婆毒计

        “干娘,就是此人要害大哥!”潘金莲狠狠说道,西门庆调戏之事却是羞于开口。

        王婆正式道:“老娘自然知道他告的大郎,若非求他撤销状纸,怎么救得大郎?”

        王婆这一句话倒是说到了道理上,潘金莲为之一怔,十分踌躇,王婆见状立刻向西门庆使了一个眼色,西门庆心领神会,跑了出来,对着潘金莲行礼道:

        “娘子,小人给你赔礼了!”

        “大官人开罪了娘子么?”王婆紧紧的抓着潘金莲的手防止她离去,又故意挑话让西门庆发挥。

        “干娘不知,几天前,家母大寿,请了大郎和娘子来主理,当日小人高兴,喝多了,便回房间休息,这一觉醒来,却是看到盛怒的母亲,她说大郎和娘子带了帮闲都走了,寿宴办不成,西门家的脸都丢了,哭骂着让小人去告大郎,小人推搪了两天,终于还是执拗不过她。”

        “大郎是小人的兄弟,可母亲是生身的,所谓孝义两难全,只得取孝舍义,实在非小人愿意的。”

        西门庆说完,再次行礼,他把自己调戏潘金莲的事情归咎于喝醉酒,而且忘得一干二净,潘金莲也是羞于说出来,她心中想道:“为了大哥,便将屈辱忍受了,低声下气求求西门庆,当下干娘也在,谅他也不敢胡来。”

        “原来有这一段因由,怪不得大郎深陷牢狱!当下人也关了,老太君的气也该消了吧,今日便让老娘作个和事佬,解决了这场纠纷,如何?”

        “好说,好说。”

        王婆强拉了潘金莲到桌前坐下,西门庆立刻坐到她的对面,一双吟眼,死死盯着潘金莲,王婆连忙在桌下踢了他一脚,他才恍然大悟。

        “娘子莫怪,小人本来以为只有干娘一人来,胡乱点了酒菜,要有不适合的,小人再吩咐掌柜子去办。”

        “大官人是什么话,老娘来了,便是胡乱点的酒菜,娘子来了,便要点些精致的对吧?”王婆笑道。

        “干娘,小人不是跟你交情甚好,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娘子是第一次请吃饭,自然要有礼数。”

        “大官人,你这一桌酒菜估计请东京来的官老爷都卓卓有余,谅他鸿福楼也做不出比这些更好的,你为人就是谦和,可有一点不好!”王婆故意骂道。

        西门庆诚惶诚恐道:“请干娘指点!”

        “不要说干娘倚老卖老来教训你,你这人十分孝义,待朋友够义气,唯一不好的,就是喝酒后容易说些胡话,为此开罪了人!”

        “干娘教训的是,若非当日小人喝醉酒了,大郎也不会中途离场,定然是小人有什么礼数不周的。”他连忙起来,为潘金莲和王婆斟了酒,恭敬道:“娘子,要是小人有什么失言的,喝过这酒便当抹去了。”

        潘金莲叹了口气,强忍着屈辱,低着头道:“大官人,奴家恳求你撤回状纸,让大哥脱离牢狱。”

        “这都是小事,待娘子喝过这杯酒,原谅了小人,再说,好吗?”

        王婆将酒杯拿起,放到潘金莲的手中,潘金莲无奈,用袖子遮挡了半边脸,把酒喝了。

        “娘子海量!”西门庆又为潘金莲斟了一杯酒,潘金莲说道:“大官人,酒也喝了,大哥的事该当如何,奴家是愿意赔偿银子,只是需要......”

        “娘子,今日风光正好,好事成双,咱们喝了这杯再说。”西门庆打断了潘金莲的话,立刻把酒干了。

        潘金莲看了王婆一眼,王婆点点头,潘金莲只得又喝了下去,此时已是红晕满面,在眉头上添了淡淡哀愁,更显娇艳,西门庆看得心脏狂跳,又为潘金莲斟酒,若非王婆出手一挡,估计他是要把酒洒了一桌。

        “娘子......”

        西门庆再次拿起了酒杯,潘金莲忍无可忍,飞快的说道:“大官人,求你放过大哥,奴家愿意赔偿一千两银子,甚至二千两,只要你给一个月的宽限,另外也可登门给老太君磕头认错。”

        潘金莲一下子把话儿都说了,由于气息太快,以至于胸膛起伏,粉腮带着香汗,直接把西门庆的魂魄给勾走了,他把酒杯往桌面上一放,叹气道:

        “娘子跟武大已无夫妻情分,仍旧如此关心,实在是武大福薄,若说他福薄,小人岂不是是更薄,他起码曾有此良妻。”

        西门庆说完,故意掩面,似乎有点酒意后的唏嘘,潘金莲看在眼里:“看这恶人该当如何,若有不轨,我便立即离去。”

        “听闻大官人的夫人甚是贤惠,虽然过世了,好歹也是服侍过你一场,该当心足了吧?”王婆挑话道。

        “小人的亡妻算是贤德,她在时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从来不需我操心,后亡故,再找了几个回来,都是不合适的,连一家几口的饮食也照顾不得,故一直未续弦。”

        “不是老娘说你亡妻不是,若是跟娘子比起来,还是不如。”

        潘金莲心中一怔:“干娘为何会说这等话。”

        “这个自然,一半也比不上!只是小人没那福气,找不到如娘子般的美眷。”

        潘金莲低着头,一股怒气充盈了身体,她不断警告自己:“要忍受,待救了大哥再说,且听他胡言!”

        西门庆看得潘金莲满脸通红,以为她心动了,喜得心中悸动,瞧了王婆一眼,王婆也是以为潘金莲动情了,对着西门庆点点头。

        啪!

        西门庆用衣袖将筷子拨落地下,便转进桌下去捡,看到潘金莲一双小脚,穿着淡红色的鞋子,盈盈可一握,整个心都飘出来了,忍不住一手抓着潘金莲的右脚。

        潘金莲身体一震,惊得右脚一缩,左脚一踢正中西门庆的眼睛,痛得西门捂了眼睛,从桌底下钻出来。

        “干娘,这无赖甚是无礼!”潘金莲终于发作了。

        王婆连忙安抚她,对西门庆道:“大官人,你意欲何为?”

        西门庆扑通的跪下,如狗般向着潘金莲爬前两步,吓得潘金莲倒退两步,到了王婆后面,王婆笑道:“大官人,为何行如此大礼?”

        “干娘方才也听得小人苦况,小人自丧妻后,便无续弦,并非不愿意,而是没有合适的人替小人掌管家计,此刻看到娘子这般人才,心中喜欢,若是娘子也有意思,小人愿意奉娘子为妻房。”

        “大官人,你这是什么话,娘子已经许配给武松,又怎能跟你过呢。”

        “他们也没有拜堂成亲啊,要是娘子愿意,小人自当跟武都头解释,保证不会为难娘子。”

        潘金莲冷冷笑道:“西门庆,凭你也有资格跟武松说话!奴家生是武松的人,死也是武松的鬼,岂会看上你这等小人!”

        西门庆听了,索性把心一横,将门关上,狠狠道:“娘子,你若遂了小人的心愿,小人立即撤销状纸,否则,武大郎必死无疑!”

        西门庆狠话放下了,又转为柔情:“娘子,你要是真放不下武松,只要你跟小人好了,你要嫁给他,小人也是不介意的。”

        “西门庆,你休得拿大哥的性命作要挟!”潘金莲正式道:“若是因我而令大哥命丧,我自当自刎报他的深恩,我若遂你心愿,岂非辱没了打虎武松的威名!”

        西门庆一听,心中恨恨的,王婆向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守着门口,她拉着潘金莲到一旁,低声说道:“娘子,请听老身一言。”

        “大郎生来身体有异于常人,受尽了苦楚和奚落,娶了你为妻,等于将你救出苦海,从此言听计从,从不敢有半句微言,及后看到你有好的归宿,立刻写下休书,成人之美,他对你的恩情可谓深如大海,你报答他也是应该的。”

        “干娘,你为何会说如此的话?”潘金莲怔怔的看着王婆,转而脸上恢复坚定:“干娘,你说的都是道理,可奴家心肠极硬,既然认定了自己是武松的妻子,便不可做有辱他名声的事情,便如方才说的,若是大哥为此丧命,奴家自当以死谢罪。”

        王婆看着潘金莲坚毅的脸,不住的冷笑:“你真是不识时务,今日你是从也好,不从也好,也要遂了大官人的心愿。”

        王婆转头道:“大官人,老身先行告退,这房间里面,不会有人来扰!”

        “好你个王婆,原来你竟然......”潘金莲心中怨恨自己的愚蠢,竟然上了王婆的当,她今日身上没有针黹包,想自杀也是难以,王婆已经退出了房间,西门庆把房门关上。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4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