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四十一章 倒拔凉亭

第一百四十一章 倒拔凉亭

        “洒家正有此意!”

        武松听得鲁达如此说来,便率先走出门外,看到打麦场处灯火通明,如同白昼,心道,去那打最好。

        “看刀!”

        “呼”的一声,鲁达的戒刀已经砍到。

        武松本来想说一句“我手中并无兵刃”,可转念一想,如此说来岂不让他小窥了,我赤手空拳可毙猛虎,若然讨兵刃倒是会让他说一句“浪得虚名”。

        他脚步灵敏,有名堂,唤作“玉环步”,当下稍稍一让,便躲过鲁达势大力宏的一刀,左手一扬,卖个破绽,引得鲁达进招,双腿连环踢出,要将他手中的戒刀踢走。

        “好!”

        鲁达称赞一声,右手一张一挺,戒刀出手,左手一抄接住,右手擒拿,便要抓武松的脚。

        武松岂能容易给抓到,却也不收脚,向前一伸,脚尖直戳鲁达的胸口,鲁达左手将刀一横,便劈他的腿,武松脚上一沉,迅速压地,顺势一个扫堂腿。

        “哈哈,直娘贼!真有你的!”

        鲁达的刀本来砍向武松的腿,武松的腿下压,反倒变成砍向自己的右臂,他武松高强,出刀的时候留了三分余劲,把戒刀一翻,变成刀身打在手臂上,虽然是有点痛,可也不碍事,他左脚上迎,跟武松对了一脚,武松感到脚上一痛,立刻回缩。

        鲁达戒刀砍武松变成了刀身打自己手臂,武松随机应变,反败为胜,可脚压地后的一扫,因没有储劲,力道不大,给鲁达一踢,算是输了一招,鲁达也算是败中求胜,这一来一回,可以算是两人不败不胜。

        武松心思细密,看到此处是小姐闺房外的小花园,多花草,打斗也是不方便,而且鲁达手中有戒刀,二人武功相若,自己还是到开阔的场地,找一把兵器再斗。

        他趁着鲁达得意之际,身体一跃,便往打麦场跑去。

        “小贼!哪里逃!”

        鲁达在后面紧紧追着,武松跑得十余步,迎面撞来一汉子,只见他身上穿得喜庆,头上还带了一朵大红花,那人便是贼头了。

        他听得小姐房间有异响,正急忙前往,却看到两条汉子从房间冲出来,不禁心中大怒,看到武松欺近身前,也不说话,一拳就打过来。

        武松不知道这人是谁,看他见了自己就打,也不遑多想,顺势一手抓着他的拳头,一手抓着他的腰带,将之高高举起,转身往鲁达身上砸去。

        鲁达正追得起劲,眼前一花,一团黑影飞到,他用刀背一敲,正好打中贼头的脑袋,他“哼”的一声,便晕了过去,可鲁达力大,余势将他送进旁边的一个荷花池里面。

        鲁达心中一怔:“这是何人?怎地会有一个人飞过来,莫要害了好人!”

        武松看到鲁达微微一愕,机不可失,随手在一棵树上折下一条碗口粗的树枝,迎面打向鲁达,鲁达笑道:“这也算兵器么?”

        挥刀一看,便要将树枝砍断,岂知道那树枝的顶端有许多旁支,也带了树叶,他的一刀是将树枝砍去一截,可也给旁支和树叶弄得眼睛都睁不开,身上多了几条血痕。

        武松是棍棒的大行家,树枝便是齐眉棍,他趁着鲁达忙乱,顺势将半截树枝往他手上一压,正中手腕,那里是关节位,鲁达不好使劲,手上一松,给武松的树枝一挑,戒刀脱手,直飞天上,咄,插入了树顶。

        他大吼一声,抡起拳头便打来,两人你来我往,便到了打麦场,场上的刘太公,管家,庄客,小喽啰,都看到两条汉子从小姐的房间跑出来,只是一人一下,便将贼头打入荷花池,生死未卜。

        刘太公十分惊讶,问道:“那使树枝的好汉是谁?”

        管家连忙道:“他是阳谷县都头,来投宿的,说懂得法术,可以替小姐送走贼人,就不知道为何会有一个肥大的汉子。”

        “嘿,他们可真是一路的。”刘太公摇头道:“那肥大汉子,自称是小种经略相公帐前提辖,说自己懂得劝人退婚之术,现在却是两人打将起来了!”

        小喽啰看到贼头掉进荷花池,不知生死,都慌了,不知道该走还是去救贼头,一时都呆住了。

        打麦场内,场地宽广了,武松便挥洒自如,一条树枝挥舞得如同金蛇乱舞,指东打西,忽实忽虚,十分洒脱,反倒是鲁达凭借一双肉拳无法欺近武松三尺,身上被打了十余下,气得“哇哇”直叫。

        “贼娘贼,你用兵器胜我,算什么好汉?”

        武松不禁莞尔:“提辖,方才你何尝不是用戒刀对我空拳?”

        鲁达一听,为之语塞,他倒不是要占便宜,而是打得正酣,没有顾及,现在一想,还真是那样。

        “哇!”

        他一声大叫,跳出圈外,噔噔噔,直接走向一座凉亭,那凉亭是在一棵光秃秃的树上加了顶盖构成,倒是十分雅致。

        武松收了树枝,要看他如何打算,只见鲁达走到凉亭内,身体下蹲,左手抱着树干,右手反抱,一声怒吼,整棵树给他硬生生的拔起,轰隆,凉亭随之坍塌。

        吓得刘家庄的人心惊胆颤,刘太公慌忙叫道:“两位好汉停手,都是来替老汉擒拿那贼人的!”,一种小喽啰听了,脚上发软,都跪了下去。

        贼头被凉水浸身,顿时醒来,看到武松跟鲁达打得灿烂,又看到鲁达神威,早吓破了胆,突然听得刘太公的言语,立刻缩进水里,摘了几块荷叶,遮了脸面,慢慢爬入花丛,如同虫子般慢慢爬出庄园。

        看到自己的白马,立刻跳了上去,拼命抽打,可白马竟然纹丝不动,他心中暗叫:“天亡我也!”,回头一看,原来自己慌得忘记解开马缰绳了,立刻拔出匕首,一刀将绳子割断,在马屁股上插上一刀,白马受痛狂奔。

        武松正惊叹鲁达神威,鲁达只顾着拔树,哪能听到刘太公的言语,他高举树干,在地上敲了几下,把上面的顶盖敲下,一声不啃,“呼”的一声,便扫向武松。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4455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