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八十章 乱世英雄

第一百八十章 乱世英雄

        小红开了大门,看得高俅和林冲,姜教头在商量着事情。

        “太尉,昨日有劳你守门了,可那犬吠声仍旧此起彼落,我怀疑是人装出来的,毕竟如今世道,人装犬,犬装人的,不是奇闻。”

        高俅未知道别院里面的实情前,仍旧不动声色,他是破落户出身,调笑辩驳言语一流,微微一笑道:“我也是奇怪,昨夜别院里也听闻犬吠,令轻功高强的人越墙而入,他说看到一条黑毛公狗进了小姐姐的房间,我立刻赏他嘴巴,这等事情岂能乱说,就算小姐姐跟一条公狗同眠,也不会是那春暖花开的事情。”

        “哼!”小红再利嘴,毕竟是个姑娘,怎能跟高俅说这等污言秽语,她气气道:“太尉,这里把守森严,主人令我买菜,不知是否要得到你允许?”

        “太尉府都随你自行出入,不要说这大街了。”

        姜教头为讨高俅欢心,笑道:“小姐姐,你两腿间的裙子上有一条黑色的狗毛,哈哈,这太阳没出来,也看不清,不知道是狗毛还是....嘿嘿....”

        小红一甩衣袖,恨恨的离去,高俅看着小红背影,心中抓狂道:“这丫头姿色不如我家中妾氏,却是泼辣得很,甚是撩人,就不知道在床上会是如何!”

        武松陪着李师师到了闺房门口,有点尴尬,李师师却是轻轻将他拉了进去。

        房间倒是十分清雅简朴,没有小红房间那般的少女情怀,李师师笑道:“是不是很失望,师师平素便不爱那女儿装饰,常想,若是生来是男儿身便好了,可以快意恩仇,救急扶难。”

        “若你是男儿,可真是浪费了上天的精雕细琢了!”武松禁不住叹道。

        “大哥,师师为你消得人憔悴,看到你心才安稳,此刻是全身乏力,睡意来袭。”

        “嗯,你是应当好好睡一觉。”

        “你替我卸下脂粉吧。”

        早有下人在她房间放置了一个漂浮了鲜花的大木桶,李师师身上的衣物如同流水划过碧玉,褪去得悄然无声。

        “高,抱我进去。”

        李师师转身环抱着武松的脖子,武松心潮起伏,将那美玉般的李师师轻轻放进水桶里,她俏皮的转进水里面,良久才冒出来,鲜花和香水在她脸上不留痕,瞬间滑落到销魂的锁骨上。

        李师师从水中伸出玉臂,依靠在桶边,闭着眼睛,递给武松一条洁白的香帕,武松诚惶诚恐的替她拭擦着俏脸,如同把玩着美玉,上面哪有半点的尘埃。

        “大哥,师师不是羁绊的人。”李师师悠悠说道:“你此番离开,不必为师师记挂,能够在此留下好汉的足印,我已心足。”

        武松心中一荡,他没有回答,也不知如何回答,这里便像温柔乡,令人情难自控。

        “大哥,有一言语,说来冒犯,你不必介意,你有一身好本领,为何甘愿做个小县的都头,如今乱世,正是造英雄的时候,难道你把自己看成连方腊之辈都不如么?”

        咚!

        武松手中的香帕掉入水中,溅得李师师梨花带雨,如出水芙蓉,这个念头在碰到林冲的时候,他曾一闪而过。

        “我穿越了,与其在五人身上兜兜转转,不如安稳的留在一人身上,与其猜度谁适合做梁山之主,倒不如自己.....”

        “哎!”武松用力的摇摇头,要不是小萌说他穿梭的时候才召唤她,此刻他便想询问了。

        “师师,对不起.....”

        李师师没有回答,她已经睡了,这两天,她劳累得很。

        武松微微一笑:“这傻丫头。”

        他将李师师从水里抱起来,用毛巾抹去身上的水滴,那是千古难得一遇的旖旎,可他不敢过多的停留,担心她着凉了。

        武松将李师师放在床上,替她盖好了被子,静静的坐在床边,看着佳人春睡,好不惬意。

        “不知高俅那厮要围困多久,我总不能在这别院住上几月吧。”

        高俅跟林冲,姜教头商量了一阵,还是决定去找陈林问个究竟,武松在太尉府出入自如,在长街上肆意杀戮,高俅心有余悸,担心他会再次找上自己,不除他,未免寝食难安。

        林冲是铁定了心,武松在不在别院他不清楚,也不敢轻举妄动,毕竟自己还有家眷,若然真的在里面,自己拼死救他便是,他倒是十分安稳的在别院外等候。

        高俅不敢进宫,徽宗皇帝笃信鬼神,说好了这几天不上朝,要祭天,谁也不能打扰,他是皇帝身边红人,自然知道皇帝的脾性。

        在皇宫里,他多有耳目,令人请了陈林,自己在酒楼雅房等候,足足等了半天时间,陈林才来到。

        “太尉恕罪,这些天忙于宫中之事,怠慢了。”

        “陈公公是皇上最宠信的公公,自然是能者多劳了,我这些天寻得一珍珠,色泽光润,特来送给公公。”

        “都是自家人,客气什么?”

        陈林推搪着笑纳了,稍稍打开锦盒,果然十分光润,脸上挂满了笑容,随即会意道:“太尉有什么事吩咐?”

        “没事,只是叙叙家常!”高俅为陈林斟了酒,酒过三巡,才笑道:“公公这些天辛苦了,想来皇上也是日夜虔诚礼拜了。”

        “十分虔诚,洒家三日未见龙颜了,皇上一直在祈天阁,实乃大宋之福。”

        高俅听了十分高兴,跟陈林喝了一轮酒,便告辞了,他回到别院门口,冷笑道:“贵人一直在祈福,连陈公公都三日未见其面,怎会来到这里。”

        “小人便是如此猜测!”姜教头立刻前来领功:“太尉,那便放火,将之化为灰烬,一了百了。”

        “太尉,小人以为不妥。”林冲说道。

        高俅冷冷的看着他:“你如何诸多阻拦?”

        “并非如此,太尉,若然那陈松便是方腊,该当生擒,也好向皇上领功,不然死无对证,谁知道你的功绩。”

        林冲先是动之以利,他也知道高俅担心的是什么,继续道:“太尉府中还有三名教头,都叫过来,把把守城门的教头也叫过来,集合我们八人之力,要生擒他不难。”

        高俅心道:“林冲说得在理,若陈松真是方腊,把他擒获,为皇上除去心头刺,他龙颜大悦,要跟蔡京平起平坐未必不是梦话,我才能不在他之下,何必甘于其下。”

        高俅主意已决,立刻令人太尉府的三名教头,守城门除了王教头断了腿不能来,其余的都来了。

        姜教头看得自己人多,勇气倍增,冲上前一脚将别院大门踢开。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5417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