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借尿遁

第一百九十四章 借尿遁

        “你来救我?”老鸨满脸疑惑。

        “你可知师师为何三日不来烟月楼?”

        腾!

        老鸨仿佛变了另一个人似的,一把抓着武松的胸口,厉声骂道:“还不是你这直娘贼!师师以往闹情绪,就算不待客,也会留在烟月楼,只要她在,越是不愿出来,客人撒下的金银就越多,可现在为了你这狗贼,竟然三日不回,老娘恨不得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你可知道,我损失了多少的金子!”

        老鸨说到后面,竟然伤心得哭了起来,武松看着她如同母猪啼叫般,甚是烦厌,皱着眉头道:“你不要哭了,我有要事跟你说,关系到你的性命!”

        老鸨似乎把耳朵画在墙上,根本就听不到武松的话,面对女人的哭泣,特别是这样一个丑恶的女人,武松还真是束手无策,突然他想起出来的时候,李师师交代说,老鸨最爱金子,金子比她性命还重要。

        “你再哭,我便将你这装满金子的柜子抬到大街,砸烂它,想来东京城民风淳朴,无人会来争抢的。”

        武松这句话果然厉害,老鸨立刻止住哭泣,用肥胖的身体挡住柜子,面对打虎武松,竟然毫无惧色,一副视死如归的气势。

        武松不禁好笑:“这世上还真有爱财如命的人,不,这老鸨是命不如财,财比命贵!”

        “老娘虽然金子少了,可东京城想来也没有能取老娘性命的人。”

        “能不能取你性命,我不知道,也不关心,只是师师一时羞愤,把不该说的话儿说了,担心会伤你性命,央求我来报信,我念在你照顾师师几年,便来了。”

        老鸨听说是李师师让武松来的,便有点紧张了:“你说吧。”

        “不错,这三天我是跟师师在别院,可今日下午,有位赵姓官人来了,还带了三名侍从,好像姓秦姓胡姓程的。”

        “是赵官家,他看到你跟师师在一起,死的应当是你吧!”老鸨幸灾乐祸道。

        “我死不死不需你关心,反正此刻还活着!”武松没好气道:“师师对赵官家十分冷淡,他就问师师有何不悦,连问三次,师师才道,因你招徕高衙内,令她差点受辱.....”

        “师师说是我招徕的高衙内?”老鸨脸色大变,她知道皇帝对李师师宠爱有加,若然李师师说自己找来男人调戏她,自己的的两个脚已经到了酆都城门口了!

        “哦,不对,不是招徕,是你带高衙内到她闺房!”

        咚!

        老鸨重重的瘫坐到地下,双眼发直,好一阵子才惊惶道:“师师她如何能这般说辞,岂不是直接把我的人头放到开封府的狗头铡下么?”

        “赵官家听了勃然大怒,他说杀你一个简单,高衙内毕竟是高俅的儿子,杀他需要罪名,要抓他来审问一番,师师私下跟我说,让你将高衙内哄到别院,你便能得救了。”

        老鸨久历欢场,见尽人情,岂能如此就上当,她奇道:“赵官家要审问高衙内,令御前侍卫去抓便可,就算是高太尉也不敢阻拦,何须我去哄他过去。”

        “其中缘由,你不必知道,反正当下的形势就是,你把高衙内哄到别院,你便活命,不能的,你看不到明日的太阳。”

        “呵呵!”老鸨苦笑道:“我把高衙内哄到别院,不错,是可以看到明天的太阳,可高太尉也会令我看不到明晚的月亮!”

        “你若不去,此刻便跟我到别院跟赵官家解释吧!”

        武松知道老鸨狡猾,不能给她有一刻考虑的时间,立刻拉着她的手,往外便走。

        所谓好汉不吃眼前亏,老鸨只得求饶道:“好,我答应你,你到外面等片刻,我换了衣服便随你去。”

        “你不必跟我使诈,要换便在此处换,我一步也不会离开你!”

        “好---”

        老鸨知道无法摆脱武松,还真的走到武松前面,解开衣裙,倒是吓得武松低下了头,她满身肥肉的,估计看完之后,连昨晚的饭菜都要吐出来。

        老鸨扰攘一番,看到武松心肠极硬,只好跟着他往太尉府走去。

        走到一处破墙处,里面是个院子,长了许多竹子,估计是昨晚风大,将围墙吹倒,主人未来得及修理。

        老鸨走进院子,武松喝道:“你进院子作甚?”

        “拉尿!”

        老鸨十分粗俗的说道,也不管管武松,把裙子一脱,便去解开亵裤。

        “呸!”

        武松转过身子,随即传来一阵散杂的流水声,还夹着阵阵骚味,他是当世豪杰,岂能受到这般的待遇,立刻走出院子,依靠在围墙上,苦笑道:“这老鸨真是粗俗,也不知道师师如何在她手下能培养得如此端庄。”

        他不知道李师师出身官宦人家,自小便受了极好的培养,只是家道中落,家人相继死去,她无奈之下才卖身青楼,端庄的气质都是自小养成,老鸨虽然为人恶毒,嗜钱如命,可对李师师却丝毫不敢冒犯,也是因为李师师就算卖艺不卖身,也能招徕豪客,她更加的不会逼迫。

        过得一盏茶功夫,老鸨还是没有出来,武松有点犹豫了:“该不该去看看,万一她小解完,还要办大事,岂不是要自挖双目?哎,为了杀那高衙内,喵一下吧!”

        武松快速的看了一下,老鸨的裙子还在地下,才安心了,又等了一盏茶功夫,越来越不对劲,立刻转身进去。

        “嘿!竟然给那老鸨借尿遁了!”

        武松气得一拳将未倒的围墙打倒,原来在地上只剩下一条裙子,老鸨裙子都不要了,便逃跑。

        “老鸨能逃去哪里呢?对了,她如此贪财,一定舍不得烟月楼的金子!”

        武松飞奔回到烟月楼,直奔老鸨的房间,小翠和小兰在门口,看到武松,声音提高了八度:“武官人,你来了!”

        武松也不答应,一步跨进房间,只见里面十分凌乱,却空无一人,看来老鸨走了不久,自己是从门口进来的,老鸨不可能从门口逃跑。

        推开窗户一看,此处离地面甚高,老鸨在高柜上也如此狼狈,不可能从窗户跳下去,武松在房间搜了一轮,也没有老鸨的踪迹,那个装金子的柜子还在。

        “难道这房间能通往隔壁的房间?”

        武松走出房门,要到旁边的房间看看,突然心念一动,慢慢倒回房间,弯腰将那装满金子的柜子扛在肩上,哈哈大笑。

        “老鸨逃了,这些金子也是肮脏,倒不如到大街上派给穷人,小翠,还有小姑娘,你们是不是穷人?是的话就一人过来拿十两金子!”

        “老娘才是东京城最穷的人!”一把沉闷的声音从地板下传出来。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5666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