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击杀高衙内(求自动订阅么么)

第一百九十七章 击杀高衙内(求自动订阅么么)

        高俅吓得魂飞魄散,抬脚便要出去,手上却是一紧,被秦胡两位御前侍卫抓住手臂,赵佶对着他摆摆手,示意不准出去。

        高俅只得坐下,心中不断祈祷:“儿子啊,儿子,你可不能胡乱说话,爹爹膝下无儿,将你从兄弟处抱来做养子,实际情同骨肉,跟亲生的并无区别,你若有事,为父不知怎么办。”

        他一边祈求高衙内不要乱说话,一边盘算着该如何营救。

        “公子,常言道两情相悦,这是无法勉强的。”李师师冷冰冰的说道。

        “小人只听说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听公子言谈大方,不知道出自哪一门?”

        武松听了,心中赞叹:“师师真是聪明,高俅便在屏风后,若是听到不好的言论,冲出来制止,便是死无对证,若先表明身份,赵佶一定多加留意,高俅也不敢出来,只好听天由命。”

        高衙内听了心中高兴:“李师师果然高傲,她侍奉的是天子,要知道我的身份是否般配,哈哈,爹爹在朝中,除了蔡丞相便以他为尊,我贵为太尉府衙内,这个身份该当令你心动。”

        “小人便是当朝太尉之子,大家都叫我高衙内。”

        “高衙内?莫非便是高俅高太尉的公子?”大宋朝中,不止一个太尉,李师师必须让他说出自己父亲的真实名字。

        高俅在几个太尉当中,是最位高权重的,高衙内自然是以此为荣,他折扇一摇,笑道:“小人便是高俅高太尉之子,高衙内!”

        赵佶冷冷的看着高俅,高俅吓得豆大的汗水从两鬓流下来,却不敢说半句话。

        对面屏风的林冲听到高衙内的声音,怒冲冠,不过也强忍怒火,心道:“恶人自有恶人磨,这人色胆包天,竟然调戏到皇上最心爱的女人了,看来我的冤仇今日可以报了!”

        “高太尉位极人臣,是皇上身边最得宠的人,你应当自小受到诗书的熏陶,奈何会如市井无赖一般!”李师师出言骂道。

        林冲听了,暗叫一声:“骂得好!”

        高衙内听了老鸨的话,要极尽风流,他哈哈一笑:“常言道,人不风流枉少年,又说十年一觉扬州梦,何等的洒脱,本公子看到喜欢的女子,便去追求,从不懈怠,什么俗世礼节对我来说,不足一晒!”

        “怪不得我听闻你曾在岳庙调戏良家女子。”

        “哦,你说是林冲的妻子吧?哈哈,那小娘子长得标致,林冲是我爹爹帐前教头,为人粗鲁不懂温柔,小娘子开始或许抗拒,若然见识到本公子的风流之术,恐怕以后跪着来求欢呢。”

        林冲气得三十六个牙齿几乎咬碎,凌教头紧紧抱着他,低声道:“管军,这里自有人给你做主。”

        高俅听了心中大骇:“儿子调戏过林冲的妻子,怎么林冲一点声色都没有表露,他此时掌控兵权,这人是我的心腹大患。”

        武松挥了一下拳头,暗讨:“待会最好是林冲亲手杀了高衙内,最解气。”

        “我听说林冲武艺高强,你就不怕他找你晦气么?”

        “林冲算什么,就算是爹爹身边的小妾,我看中了,也是能风流一番,哈哈,哈哈哈!”

        赵佶冷冷的看着高俅,高俅不敢说话,跪在他身前,头伏在地上,他倒不会吝啬一两个妾氏,可高衙内如此说来,就是他们父子间关系十分凌乱,这是人伦大事,皇上一定严惩。

        “你真是猪狗不如!”李师师本来是设计要高衙内说出自己的罪行,可听到此处,忍不住动了真气。

        不过他这一句话听得两边屏风后的人都相当解气,自然除了高俅。

        “若为猪狗也是好的,卿不见那狗儿看到喜欢的,便在大街上欢好,真乃羡煞旁人,若然做人也能如此,便是真正的风流了。”

        “高衙内,我问你,当日你在烟月楼,迷魂了一妙龄女子,要强迫于人,你可知她是何人?”

        “你说那小雏燕么?哎,真是无福消受,若然当日不是那莽夫出来阻拦,坏了本公子的好事,估计那天本公子便已经与李姑娘和那小雏燕欢好,你们呐,开始还挣扎,待领略到本公子的风流手段,一定赞叹不已,从此喜欢上此道。”

        嘭!

        赵佶气得将手中的酒杯捏碎了,高俅知道自己的儿子闯了大祸,幸好是强迫未遂,自己待会死死哀求,估计皇上还是能饶他不死的。

        李师师强忍怒火,咬牙切齿道:“当日你想害的那姑娘便是大周皇帝柴荣之后,如今家中藏有太祖皇帝御赐誓书铁券的柴进亲妹妹,也是大宋封赐世袭的郡主!”

        高衙内听了,懊悔不已,他在自己脸上打了一下恨恨道:“小人不知道她是柴氏后人,还是郡主,若然知道了,嘿,这风流韵事更添神采,我还真没跟皇裔血脉有过欢好,真是气死我了,气死我了!如今想来,那小雏燕还真是有几分贵气,不雅于大宋的公主!”

        “自从柴训宗让位给太祖皇帝,太祖皇帝说了,柴家后裔,从此富贵延绵,你便不怕犯了杀头的死罪吗?”

        “李姑娘,你有所不知,太祖皇帝的皇位是柴家的,自然说要保护他们,给他们富贵,可你有没有想过,要是有一天,柴家说要拿回自己的帝位,会怎样,那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大宋岂能容忍这事情生,你没现,柴家后裔,越来越少么,若然我得到了柴郡主甚至杀了她,皇上不单不治我罪,还会封赏我呢。”

        宋太宗赵匡胤本来是大周的将军,陈桥兵变,黄袍加身,他怂恿众将士拥立他为皇帝,迫使柴训宗把皇位禅让,还杜撰了一个故事,说有个活神仙,叫陈抟老祖,每逢乱世,便去睡觉,直到有真龙天子出现,才醒来,那一年醒来了,在华山骑着驴,听到路人说柴训宗禅让帝位给赵匡胤,他喜得从驴子上掉了下来,大家问他为何如此高兴,他喜道:“此人做了皇帝,从此天下太平。”

        既然皇位是大周柴家禅让他,赵匡胤自然是对柴家很好,赐给他们誓书铁券,就等于是免死金牌,还许诺柴家必然代代富贵。

        其实暗中派人,杀害柴家的人,始终这个天下本来是属于柴氏的,赵宋自然心有戚戚焉,不杀尽柴家不能安心,可这事情又不能让老百姓知道,不然一定被人说忘恩负义,天下大乱。

        如今高衙内色欲迷心,竟然将赵佶最忌讳的事情大声说出,高俅听了,已经吓得手足无措,这不是高衙内一人的事,是关系高俅全家老小的事情。

        嘭!

        赵佶一脚踢开屏风,冷冷道:“林冲听命,击杀高衙内!”

        “领旨!”

        高衙内突然看到皇帝出现在身前,吓得面如土色,又看到林冲恶狠狠的冲过来,双脚软,眼睛游离处看到高俅,立刻大声喊道:“爹爹,救孩儿性命!”

        高俅知道高衙内是必死无疑,为了保住自己的事业还有整个高家,也只能忍痛了,可霎时间听到他在叫自己,多年来的恩情涌上心头,忍不住叫道:“凌,赵,王三位教头拦住林冲!”

        三位教头习惯了听从高俅的命令,一听到后,立即阻拦,林冲一时间也难以上前击杀高衙内,高俅跪在地上,死死抱着赵佶的脚,哭道:“皇上,请你念在微臣多年伺候你的苦劳上,放过犬子吧。”

        赵佶心肠很软,一时间也不知如何是好,想答应,可这人非杀不可,不然传了出去,说赵家不念旧情,忘恩负义,残杀柴家,杀吧,他对高俅十分宠爱,于心不忍!

        “高衙内,便让我来击杀你!”

        突然堂上多了一位神威凛凛的好汉,只见他怒目圆睁,手里提着一条齐眉棍,大步上前,齐眉棍一挥,嘭,打得高衙内脑浆四溅,当场死去。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56675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