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割发留情(请支持自动订阅么么)

第一百九十九章 割发留情(请支持自动订阅么么)

        武松看着笑靥如花的李师师,笑道:“师师,你倒是说说我的心意。”

        “你的心意倒是容易猜到,无非两件事情记挂,一是记挂苏大哥,恐怕他受恶人所害。”李师师狡默一笑:“第二自然是记挂机智灵敏的小红了,担心她受了牵连,所以自反而缩。”

        “噗!小红才没有那个福气!”小红掩嘴一笑,终于明白武松的心意。

        武松正式道:“武二虽然鲁莽,可并非不懂温柔的人,师师如此待我,我岂能一走了之!”

        “我自然知道!”

        李师师想不到武松竟然会当众说出心事,也顾不到许多,一下子扑入他怀里,小红跟苏全紧握着手,相视而笑。

        “大哥,有你这份情意,师师便已足够,此刻需想办法离去。”

        李师师为人直率,好游侠,虽心中有儿女情,倒也十分洒脱,知道武松必须在短时间离开,在东京城留多一日,便多一分危险。

        “小姐莫要担心,子时戴童会到。”

        “戴童他会来?”李师师喜道。

        “可谓无心插柳,也是都头洪福。”小红笑道:“今日我按小姐计谋,故意买伤药,令凌教头以为都头受了内伤,令高俅深信都头便在别院,结果冲撞了赵官家,为了令他更加相信,我找了戴童,让他搭路给都头离去,他说子时会到。”

        戴童平日做的是一些协助盗贼逃逸的勾当,便跟岩谷县的黄鳝差不多,一年前他协助一位江洋大盗逃逸,结果那江洋大盗恐防戴童泄露行踪,想干脆将他杀了。

        正好遇到李师师跟小红,李师师曾对那江洋大盗有恩,便为戴童求情,保存了他的性命,他做这买卖是三更穷四更富,生活十分没有保障,李师师经常让小红拿银子去接济,他便视李师师为恩人,一早便将性命交付。

        武松听了她们介绍戴童,十分开心,他知道这等人本领高强,匪夷所思,不是自己能够猜到,干脆道:“今日便要分别,何不把酒言欢,不要把分别的日子弄得哭哭啼啼的。”

        “大哥说得对,便由师师亲自下厨。”

        “小姐,让小红去吧,你跟都头多点相聚。”

        李师师摇摇头:“缘起缘灭,要是跟大哥有缘始终能相见,何须在意一时半刻,倒是亲手做一席酒菜更令大哥记挂。”

        武松听她说得豪气,心中十分敬重,笑道:“师师便是什么都不做,你那容颜,早已烙印在武二心中。”

        李师师嫣然一笑,走进厨房,倒是小红跟苏全卿卿我我,令武松十分尴尬,索性走出房间,直接到了厨房。

        “师师,让我帮你吧。”

        李师师甚是惊奇:“大哥是天下豪杰,岂可做这等低三下四的厨房之事。”

        “你还不是天下第一美人,为何又做此等低三下四的厨房之事,你要给我留个念挂,为何我就不能给你留个念挂了。”

        “噗!好,好,好!”李师师芳心窃喜:“那你我便一人做四道菜,最后一道两人一起做,凑够九道。”

        “嗯,你我恩情长长久久!”

        “不错!”李师师脸上一红。

        李师师做的四道菜十分精致,一道是胭脂鹅脯,一道是酒酿清蒸鸭子,一道是鸡髓笋,一道是梅花香饼。

        武松是是男人做菜,快准狠,杀了一个母鸡,将鸡肉切成薄片,鸡骨熬汤,熄火后,鸡肉放进浓汤里,让他慢慢煮熟。

        “大哥,老母鸡的肉十分韧,怎能咀嚼。”李师师似笑非笑的看着武松,似乎嘲弄他不懂做菜。

        武松微微一笑,夹起一块鸡肉放进李师师口中,李师师细细一嚼竟然十分清香滑腻,并无半点韧性,不禁奇道:“怎么会这样?”

        “在于刀工,只要你顺了纹理,切成薄片,老母鸡的鸡肉也可以像小母鸡一样的滑腻,却又增添了香甜。”

        “也只有你这种使刀的行家才能做到。”李师师笑道。

        “学武用来行侠仗义固然好,可用来为自家人做一道美味,岂不是更加的受用!”

        “噗!你呀....”李师师在武松脸上亲了一口。

        武松微微一笑,在她肩膀轻轻一搂,继续做菜,他把鸡油下锅,炒了鸡杂,整个锅里充满了香喷喷的油腻,他拿了菜心,在底部画一个十字,放进油锅里猛炒,菜心在鸡油的感染下更显的翠绿。

        李师师忍不住道:“看大哥炒菜,便知道你的武功功架,真是处处可见奇招,面面都有妙着。”

        “武功本来就是可以包容万物,师师在内堂中的琴音,不就是一套很好的武功么,饶林大哥是八十万禁军教头,在你的琴音里也是使尽浑身解数,方能胜得一招半式。”

        李师师呆呆看着武松,没有说话,眼前这人仿佛什么都懂,自己的心思是如何,他也能通晓,她不敢说话,恐防说多一句,便不舍得他离开。

        武松拿了一块肥猪肉,炸成猪肉渣,在盘子里面碾碎,伴上生菜水果,混乱的搅混。

        “大哥,这个又是什么名堂?”

        “这个是我的家乡小菜,叫沙拉,就是把各种蔬果混在一起,调上一种叫沙拉酱的酱料,听说女孩子吃了尤其好,能够保持身段,我嫌弃太过清淡,不够香,那沙拉酱并非人人喜欢,便加上香脆的猪油渣,更加的美味。”

        剩下的的猪肉,武松也不浪费,腌制后,沾上面粉,和上鸡蛋,在油锅里炸,用醋和白糖调了酱料,翻炒一遍,大功告成。

        “大哥,这个也是你的家乡菜?”

        “不错,名字十分生动,叫咕噜肉,这是一道古菜,本名叫古老肉,可是大家闻到那酸甜味道,忍不住咕噜咕噜的吞口水,便改了这个名字。”

        “真是贴切。”李师师笑道:“那最后一道菜,我们做什么好?”

        “自然是桂圆汤了!”

        李师师心中暗喜,低声道:“你怎么知道我要做这一道汤?”

        “希望早日团圆,甜甜蜜蜜!”

        “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武松听了十分感动,随手拿起菜刀,在自己头上一割,双手捧着,正式道:“师师,武二无什么可以报答,便送上一簇头。”

        李师师双手接过,盈盈一拜,低声道:“师师能够得到大哥如此眷恋,即便只是短聚几天也是终身难忘。”

        所谓身体肤,受之父母,古代对头十分重视,是不能割掉的,割了头,要么割断尘世作出家人,要么就等于割掉自己的头颅。

        相传当年曹操爱惜百姓,下令兵马所过之处秋毫无犯,若有士兵敢动百姓一点粮食,便人头落地,偏偏他骑的马使性子,糟蹋了一大片稻谷。

        那总不能杀了曹操的头吧,他心生一计,便将自己的头割掉,结果人人佩服,割掉头就当割掉头颅。

        武松送李师师头,不言而喻,就是说武松虽走,心还在这里。

        两人做好桂圆汤,捧到房间,苏全也不顾身体的伤痛没好,强自坐起来,跟大家一起痛饮,这一顿酒席,没有半点临别依依的伤感。

        咄------咄------咄

        咄--咄--

        后门传来三长两短的敲门声,小红放下碗筷,不舍道:“戴童来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5746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