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杀人者武松(求自动订阅么么)

第二百二十一章 杀人者武松(求自动订阅么么)

        管家立刻跑去山神庙找武松,刘文正听了,也不以为忤,觉得十分正常。

        “行者,我家主人邀你晚上到府上。”

        “我知道了,戌时便到,你回去吧。”

        “我还没跟你说是哪一家主人找你呢?”

        武松哈哈笑道:“若然这等小事也要你说明,我学道多年有什么用,戌时你在大门等候便是。”

        管家将信将疑,回去禀报,知县听了也十分狐疑,刘文正笑道:“赵大人,若然那行者说得准确,劳烦请他明日也给我说一说。”

        “自然,自然!”

        戌时,管家在县衙门口张望,嘀咕道:“怎么会有如此神妙的人,估计是混乱说了,不敢来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仍旧没见得行者面,管家晦气道:“再等半个时辰,不来的话,我也会受到相公的责骂,亏我还替他说了那么多的好话。”

        戌时将要结束,管家正要关门,却听得长街上传来脚步声,一看,是行者,喜得他立刻冲过去,拉着武松,骂道:“我还以为你不来了,真担心给相公责骂!”

        “吉时未到,便不来,吉时到了,自然要来。”

        管家懒得听他说着等闲话,拉着他往内堂走去,知县以为行者不来,已经进了房间,夫人正替他脱鞋。

        “相公,管家带了一名行者进来。”

        “他果然来了。”

        知县十分高兴,重新穿了鞋往内堂走去,只见一位身高八尺的行者站立在内堂中,披散了头发遮挡脸容,脖子上挂了一百单八颗人顶骨做成的数珠,神威凛凛。

        “师父,下官有礼了!”

        武松不说话,看了一眼管家和丫环,知县有点犹豫了:“这行者来历不明,让我单独跟他相会,甚是不妥。”

        武松知道他的心意,压着声音道:“我在五台山学得分身术,要来说东面的道理。”

        分身之法,是王二牛说的,知县听了心中欢喜,立刻令管家和丫环退下,武松将头发一捋,现出本来面目,行礼道:“小人武松拜见相公。”

        知县已经知道他是武松了,看了样子,更加高兴,连忙问道:“都头,那事情如何?”

        武松立刻将西门庆和刘文正的书信拿出来,还有西门庆所送的物件,知县仔细的看完。

        “这些事物加上胡正卿的供词,送到赵太尉那,刘文正休已!”

        “恭喜府尹大人!”

        “什么府尹.....”知县恍然大悟,喜道:“哈哈,哈哈,说得好,说得好。”

        他从衣袖中拿出一封信交给武松:“都头,孟州的管营施恩与我交情颇深,你拿这封信给他,保证半年内便能回来,到时直接到东平府,我让你管辖属下八县的捕快。”

        知县的话并非一时兴奋,胡乱说出,宋代以武立国,每个地方都有文官和武官,一般是文官管辖武官,可武官向来不受约束,文官无可奈何,要是有武松在身边协助,哪个武官敢不服。

        武松立刻拜谢,知县搓着手在内堂走动,似乎有点未能解决的问题。

        “相公,还有什么事情为难?”

        “这些事物都要送上东京给赵太尉,可都是价值连城,这一路上盗贼甚多,除了你,无人可胜任,你说我怎能不担心。”

        “相公,派赵龙去吧,他为人精细,可堪重任。”

        “他待人处物无可挑剔,可武功不行。”

        “相公,放心,这一路上不过有有三处险要的地方,一处是光明寺,那里有豹头山余党,已经给武松剿灭,余下还有两处,都跟我有交情,让张龙凡是看到不妥之处,报出我的名字,没有不能通行的。”

        武松也不便详细说明,知县知道武松之能,也不加追问,心中十分欢喜。

        “相公!高联有急事拜访!”

        丫环惴惴不安的走进来,知县已经吩咐她不能进来,可高联说得严重,她也知道高联的身份,便硬着头皮进来禀告。

        知县一听,心中疑惑:“那么晚了,高联怎么会有事情找我,我跟他这段时间也无联系。”

        “都头,你躲到屏风后面。”知县吩咐道,又令丫环将内堂收拾一番,才请高联进来。

        武松躲在屏风后,心如电闪:“高联那么晚了来到所为何事,莫不是东京的事情已经传到阳谷县,可我才回来几天,应当不是为了那事。”

        高联进来后,各自敬过茶,知县问道:“高员外,那么晚了,来府上有何赐教。”

        “相公,我听闻昨日武松将西门庆杀了,可有此事?”

        “不错!西门庆罪犯滔天,本来也是当诛,可惜了武松。”

        “不知武松现在身在何处?”

        “押在大牢里,几天后刺配孟州。”

        “恭喜相公将要升迁了!”

        知县听了心中了了,高联的哥哥给高俅收了做儿子,京城中的消息自然十分灵通,他是来给自己庆祝。

        既然他知道了,知县也不隐瞒,笑道:“高员外消息灵通,只是这事尚未作实,也不好说。”

        “相公已经知道此事?”高联十分狐疑的看着知县。

        知县倒是有点惊奇:“我送了金银到上面疏通,连刘文正都知道了,我自己岂有不知道之理。”

        他为人谨慎,便问道:“还请高员外指点。”

        高联左右看了看,知县立即令丫环退下,他低声道:“相公,你不是外人,我便剥心直说,高衙内死了。”

        咯噔!这一下惊讶的不单只是知县,还有屏风后的武松,知县听了虽然觉得很突然,可心想:“不要说高衙内死了,就算高俅死了也跟我无关。”

        可他还是说道:“请高员外折哀顺变,不知衙内因何早逝去,是急病么?”

        屏风后的武松,已经知道高联来的目的,他紧紧握着腰间的两把戒刀。

        “兄长一直身体很好,他是给人杀死的。”

        “谁敢如此大胆!”知县这一下倒不是装出来,高俅在东京只手遮天,除了皇帝,还真没人敢对他有所动作,更不要说杀他儿子。

        “相公,上一段时间,武松是否到了东京?”

        知县听了,心中大骇,也猜出了几分,高衙内的为人他是略有所闻,武松仗义的心也是天下皆知,若然给武松碰到高衙内作恶.....

        他不敢想下去,只得道:“武松在十几天前的确告假,说要回清河县拜祭父母,没听说过他要上东京。”

        武松听了,心中感激:“相公还是向着我的。”

        “相公,你给武松那厮骗了!”

        “高员外何故如此说来?”

        “今日叔父送来丧报,说兄长因跟人争吵,给恶人用齐眉棍打死,经过查探,说阳谷县都头武松嫌疑极大,还画来肖像让我辨认,相公请看。”

        高联递给知县一副肖像,知县打开一开,吓得双手抖颤,里面的人不是武松是谁,杀人者便是武松。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608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