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六十章 酒里芙蓉

第三百六十章 酒里芙蓉

        周公之礼武松自然是知道的,便是三岁小孩也知道,就是夫妻间那亲昵的行为。

        武松听了十分犹豫,前几天,云雀儿挑拨他,他一直认为是她跟潘金莲的小把戏,今日再听到云雀儿说这等话,仍旧是认为是她跟潘金莲在试探他,待会潘金莲自然会出来嘲笑一番。

        “嫂子,这个武松自然知道,这是人伦大事,可也不适宜在此间谈论,你还是说伦敦不,敦伦之日吧!”

        “叔叔就是坏!”云雀儿知道男人的心,在闺房里面,男人最爱就是要女人说那下流的话儿,越是说得露骨,他们就越是兴奋,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的,她此刻以为武松是要把兴致挑拨到最高,心中欢喜:“武松不单只身体强壮,而是懂得风流,有了他,老娘还要那不中用的蒋门神干嘛!”

        “我怎么坏了?”

        “好啦,奴家最听你话,你爱听奴家说什么,奴家都仔细的跟你说,一点一滴,透透彻彻,说到你明白为止,说到你满意为止,说到你嘻嘻”云雀儿脸泛红晕。

        武松叹了口气,摇头道:“那说吧。”

        “叔叔家乡风气如何?”

        “民风淳朴!”

        “呸,奴家不是说那种,奴家是说男女之间男女之间”云雀儿轻轻的舔了一下舌头,抛个媚眼,娇笑道:“就是那档事儿,是否很随便?”

        “嫂子,武松要到外面守夜了!”武松听她说得露骨,便是潘金莲在一旁也是如此,他不愿意听了。

        “武松你真是虚伪,明明是自己要听的,此刻却又装成君子!”

        云雀儿以为武松在故意气她,心中又是焦急,又是喜欢,不禁骂了出来。

        “我如何虚伪了?”

        “是你自己说要知道什么是敦伦之日,奴家说了,你又要离开,装作君子!”

        “敦伦之日便是这等下流的事儿么?”武松奇道。

        “呵呵,什么叫下流的事儿,女娲娘娘造人,若非教会凡人那事儿,怎么繁衍生息,周公是圣人,若然说周公之礼是下流的事儿,他又如何被尊为圣人!”

        云雀儿一番抢白,武松倒是觉得自己理亏了,他是穿越的人,这等事情本来就没什么,你越是说得坦然,证明你心中越是正经,你越是逃避,反倒是心中有鬼。

        他行礼道:“那对不起了,武松不知道孟州民风如此开放,竟然还有这样的节日!”

        “叔叔,奴家问你,洞房花烛是不是天下间最喜庆的日子?”

        “自然是!”武松想到潘金莲,心中一阵温暖。

        “照啊!”云雀儿心中激荡,竟然说了江湖话,武松不以为忤,她继续道:“洞房花烛,便是三岁小孩,也知道那对新人要做什么,可是满堂嘉宾都为他们庆祝,为何那时候便是正经,此刻便是下流?”

        武松为之语塞,他从云雀儿的言语中知道敦伦之日,就是做那男女之前的事儿,却还真不知道所以然,既然她说得坦然,自己也不能太过避忌。

        “嫂子,请你说说这孟州府的风俗掌故吧!”

        “叔叔,你还没回答奴家的问题呢。”

        武松尴尬的说道:“无论是清河县还是阳谷县,都是遵从古代礼仪,没有什么败德伤风的苟且行为,即便有也是少数,自然会受到大伙的唾骂。”

        武松想想了,想到2017,不禁摇头苦笑:“只是在我曾经呆过的一个地方,无论是学校围墙外,公交车,地下铁哎,总之,什么地方都”

        “学校?公交车?地下铁?”云雀儿一双桃花眼瞪得大大的,十分奇怪的看着武松。

        “哎,那是番邦,跟大宋不同,学校便是私塾,公交车便是马车,地下铁这个也是车吧,这个不必考究了。”武松胡乱的解释着。

        云雀儿点点头,她似懂非懂,可心中高兴:“武松不单只武功高强,而且见识广博,这等人成就一定非凡,便如晴儿说的,我跟了他之后,估计是将军夫人元帅夫人,甚至是宰相夫人!”

        “叔叔方才的话说得不对。”

        “请嫂子说明。”武松心中奇道:“我哪里说得不对了,难道你比我还了解地铁么?”

        “叔叔说清河县和阳谷县百姓都遵从古代礼仪,没有苟且行为,其实古代礼仪便是一片混乱”

        “这怎么可能,古代不是最讲求礼节么?”

        云雀儿这句话倒是引起了武松的兴趣,他穿越前便酷爱国学,对古代文化也是了解许多,此刻听了她竟然说出跟自己认知不同的,便十分想知道。

        “姑且不要说什么陈平盗嫂的事情了,再远一点,说到周朝,那时候世风浇薄,婚俗混乱,男女那档事情十分随意,不要说未成亲便能行那档事情,便是在郊野上,在道路上,在大堂内,在酒馆中,也是随时随地都可以”

        云雀儿说到酒馆内,心中一阵荡漾,脸上又泛起潮红,她偷眼看了武松,武松倒也是乐了,心道:“那时候真是如此么?周朝不是武王伐纣建立的么?有姜子牙这等人给他制定法纪,怎么会如此的随便呢。”

        云雀儿看到武松脸上有了笑意,以为他也是想到那些事儿,说得更加起劲了。

        “周公觉得这样不行,要整饬民风,其实这是人的天性,女欢女爱,有什么不对呢。”云雀儿再次偷看武松,看得他脸上无异样,倒是饶有兴致的样子,更加的欢喜了,心中已经幻想着待会的风光。

        “周公制定了规矩,男女成亲前不能行那事儿,从男女说亲到嫁娶成婚,也是变得繁复起来,共分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敦伦七个环节,每个环节都有具体细致的规定,合称‘婚义七礼’”

        “那么多的事情,谁能够明白?你能说出来已经很了不起。”武松笑道。

        “照啊,便如叔叔所言的,当时的人习惯了方便,怎么记得如此多的礼节,你猜周公怎么令大伙知道?”云雀儿又轻轻的舔舔嘴唇。

        那倒是不难,便像包饺子,若然我不懂,嫂子示范一次,我便知道了。

        “噗!便是要示范,一个人怎么行,必须叔叔配合。”

        云雀儿眼睛里秋波流动,她说的是男女之间的那档事,武松说的是包饺子,武松随口道:“说得也是,那后来怎样了,大伙都学会了么?”

        “这规矩是周公自己定下来的,也只有他自己才最了解,他便跟自己老婆一起示范,示范了前面六个礼节,大家都懂了,可是第七个礼节,也就是敦伦,他老婆死活不肯,叔叔道是什么道理?”

        武松听了哈哈大笑,他听了那么久,就是要知道敦伦是什么,云雀儿已经说了敦伦就是周公之礼,他当然明白了。

        “这等事情的确不能当众示范,要是可以,周公未免太大方了,他又不是陈老师。”

        “陈老师?”云雀儿觉得武松说话怎么净是出一些闻所未闻的词语。

        “噗!”武松摇头道:“那是番邦一个有名的摄影师按大宋来说便是画师,专门画那春”,“春宫”两个字武松说不出口,只好含糊道:“那什么图了,还是亲自示范,好了,这个不提也罢,我总算明白了,那敦伦是周公创立的礼仪,所以那事情也说为周公之礼了。”

        “叔叔真是见识广博,说的话奴家有许多闻所未闻”

        “我本来有时候便是如此,不要说你,就是金莲,也是经常听了我的话而犯糊涂的。”

        “我可跟她不同,她跟你许久也犯糊涂便是愚昧了,若然换了我,定然能够了解你的心思!”云雀儿急忙说道。

        “好了,我要出去守夜了!”武松听她说潘金莲愚昧,心中不高兴,不过他不习惯跟女人发脾气,便要走了。

        “叔叔,掌故还没讲完呢。”

        “不是已经说完了么,敦伦的来历我知道了,还有什么?”

        “周公还没演示,大伙怎么知道。”

        云雀儿是一语双关,一则是说周公没有教大伙行事,大伙怎么懂,二则是说,我云雀儿还没跟你武松敦伦,你走那么快干嘛。

        “这些事情还要教么?”

        “莫非叔叔天生就懂?”

        武松立刻闭嘴,他不敢接话,这话题接下去便是调戏嫂子了,可心中却是笑道:“在我那个年代,岛国大把老师,不要说成人,便是小学生都懂了。”

        云雀儿看到武松不说话,调笑道:“叔叔天生异禀,自然是什么事情都懂了。”

        她嘻嘻一笑,继续道:“后来还是周公老婆聪慧,她仍旧和周公行其好事,只是在闺房内,把细节都刻在葫芦上,然后交予百姓观摩,大伙自然懂了,便是在大宋,也是受到那启发,凡是闺女出阁前,都由母亲在手帕上绣了那事儿,把其中奥妙传授给女儿”

        云雀儿说到这里,胸膛起伏,呼吸加重,站起来,为武松斟那满满的酒碗上继续添酒。

        “叔叔,今日便是那敦伦之日,酒馆里的伙计都回家跟自己的老婆过节,此刻酒馆便只有你跟我,你我岂可辜负了当年圣人的一番美意,何不也尽情的过节。”

        这是赤果果的挑逗,武松如何不知,他心中还是有一丝的怀疑,他左顾右盼,等待潘金莲出来,当日在后院也是如此。

        那酒水顺着酒碗涓涓流下,云雀儿声音充满了柔情:“叔叔,你看,酒碗满了,便会溢出,你今年二十五了,尚未娶妻,定然也像酒碗一般要满溢出来了”

        “嫂子,金莲在哪里?”便真是戏弄他,武松感觉已经过头了,冷言相问。

        云雀儿以为他担心潘金莲突然回来,撞破好事,便笑意盈盈道:“她跟晴儿都在孟州府,不会回来了。”

        她说完身体一软,倒入武松怀里,武松感到一副软弱无骨却是滚烫似火的身体在他怀里蠕动,吓得连忙跳起来,将云雀儿一推,正式道:“嫂子,若然是如上次一般,金莲跟你一同戏弄我,便也够了,否则武松就要”

        云雀儿心中惊:“他这是何为?方才还柔情蜜意,你依我浓的,此刻又变得如此冷漠?”

        “对了,对了,武松尚未成亲,估计还是童子之身,他是心中害怕,那虚伪的礼教把他真实的想法给封锁了,好,好,好,老娘知道你喜欢那玩意儿,老娘便满足你,用酒里芙蓉挑一挑你,不怕你不如狼似虎!”

        “咯咯咯”

        云雀儿抿嘴笑着,脚上踏着云步,长裙罩在地上,看不到脚步的移动,真如凌波仙子一般,仿佛是离地飞行,一直飞向柜台。

        武松长长舒了一口气:“金莲果然躲在柜台里,那小淘气真是哎,女孩怎么会用这等手段去试自己未婚夫呢,套用现代话,便是作死!”

        云雀儿一直跑到柜台旁,轻轻一跳,跃上酒缸上,姿态十分美妙,她是戏子出身,这等跳跃腾挪的功夫十分到家。

        “嫂子,小心!”

        云雀儿仍旧“咯咯”的笑着,双手轻轻舞动,蛇腰也随之扭动,竟然站在酒缸的边缘上起舞,真如酒中仙子一般。

        云雀儿本来就长得很美,她的身段是经过训练,优美得很,武松开始十分担心她会掉进酒缸,可是看了一阵,一点都不担心了,那酒缸边缘于常人看来只有几寸,在她脚下却像万里无垠的平地。

        武松看得十分赞叹,突然心中一怔:“她这是怎么了,她不是要找金莲么?怎么会跳舞了。”

        “嫂子,武松算是服输了,你倒是把金莲叫出来。”武松说道。

        云雀儿正跳得起瘾,听到武松这句话,如同当头被淋了冰水,气得心中发颤:“潘金莲这贱人有什么好,竟然能够得到武松这等人物记挂,她不过是一个伺候过大户的丫环,一女嫁二兄弟的**!”

        “好,好,好,我这便叫姐姐出来!”

        云雀儿不动声色,武松听了,也就放心,他是个志诚君子,既然她说潘金莲在快活林,便是在了。

        “嫂子,你的舞蹈很好看,武松是大饱眼福,待你夫君回来,再请嫂子演示一番,此刻请金莲出来吧。”

        “好,此刻昏暗,待我掌了灯,再请姐姐出来,好让叔叔看得通透!”

        武松抬头一看,在那酒缸前面的确有三个灯笼,不过看云雀儿的身高是够不着的。

        “嫂子,那里很高,让我来代劳,你去叫金莲出来吧。”

        “叔叔是小看女流么?”

        武松听了,便不作声,潘金莲也是如此性格,巾帼不让须眉,总认为男人能做的,她也能做,想到潘金莲,武松就任由她去点灯。

        云雀儿摸出火折,双腿用力,高高跃起,玉笋般的小手在第一个灯笼上轻轻一点,灯笼随即亮了,那情景就像凌霄宫里面的仙女给皇母娘娘掌灯一般。

        “好!”武松忍不住如同看春晚的大爷一般喝一声彩。

        云雀儿轻轻落在酒缸边缘,身体转了一个圈,对着武松盈盈作福,看得武松心旷神怡,她作完福后,又再次跃起,点燃了第二个灯笼。

        这次落地的时候,身体向后一弯,武松心中大惊,眼看她就要掉进酒缸里面,自己站在门口,要冲过去营救也是赶不了了。

        “小心!”

        “咯咯咯叔叔便如此看小奴家么?”

        云雀儿娇笑着,双手支撑着酒缸的另一边,她身上轻纱飞扬,如同一道彩虹挂在酒缸上,好看极了。

        武松忍不住喝彩道:“想不到酒水也能形成彩虹,真是奇观。”

        云雀儿腰上用力,轻盈的站了起来,抿嘴笑道:“叔叔,奴家便要点第三个灯笼了,你还不走近一点,不然奴家掉酒里,真成了酒鬼。”

        武松大笑着向后退了三步:“嫂子如此功夫,武松要是再上前一步,真是被取笑了!”

        云雀儿嫣然一笑,再次跃起,将第三个灯笼点亮,落下来的时候,脚在酒缸边缘轻轻一滑,花容失色,娇嗔道:“叔叔,快来救我”

        武松笑道:“嫂子,不必戏弄武松了!”

        嘭!

        这次并没有像第二次一般,在酒缸上成了一道彩虹,而是头下脚上掉入酒缸中,武松心中一惊,旋即大笑道:“妙,妙,妙,哈哈哈,嫂子成落汤鸡了,金莲,赶紧出来扶嫂子进房间吧。”

        酒缸不过五尺高,怎么也不能把云雀儿淹死,不过给酒呛一下倒是有的,武松也毫不介意,他经常想自己跳进酒缸里面,大喝一场,此刻云雀儿掉进去了,他倒是羡慕了。

        话虽如此,武松还是走了过去,潘金莲也没有出现,酒缸里的云雀儿也没有出来,他心中大惊:“莫非她把自己撞晕了。”

        武松伸头往酒缸里一探,叫一声:“嫂”

        哗啦!

        平静的酒面上一阵涟漪,云雀儿从酒水里跃出,噗,一条酒箭从她樱桃小嘴中喷出,直接射入武松的口里,武松感到口中一阵香甜的酒意。

        瞪眼一看,整个人都惊呆了,云雀儿俏怯怯的站在酒水中央,如同出水芙蓉,浑身上下只有一件薄如蝉翼的轻纱紧贴在身上,在灯光掩映下,她的身体表露无遗。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68636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