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三章 苦肉计

第三百九十三章 苦肉计

        “姐姐是女中豪杰,不戴头巾的丈夫,不能跟三步不出闺门的寻常女子比较!”

        武松立刻替施恩解围,施恩十分感激的对武松点点头,他还真怕了这个嫂子。

        孙二娘对武松这样评价自己十分的满意,也是笑道:“本来就是嘛,女子凭什么就要躲在家里面,便是不动刀枪的金莲,还不是经常在外,难道你说她比不上刚才那女子么?”

        “嘿!你自己动刀枪,爱在外面,便不要把金莲也拉下水!”张青肩膀上扛了一大块马肉进来。

        蒋门神立刻吩咐徒弟把马肉切开,在碳炉上烧烤。

        孙二娘问道:“武松,你为何对那马夫如此感兴趣?”

        这也是几人的疑问,大伙都看着武松。

        “那马夫十分奇特!”武松敲敲脑门,陷入了沉思,可想不出个所以然。

        “有什么奇怪的?”几人同时问道。

        “牛顿第一定律!”武松还没从沉思中醒来,胡乱的说了一句。

        “武松,你给那马儿踢傻了?”孙二娘骂声中带了关切:“那是马车不是牛车!”

        “二郎,你没事吧?刚才马儿踢到你哪里了?”潘金莲也顾不得许多,双手在武松胸腹间摸索着。

        “哦?对不起!”武松稍微回神,知道自己说了一句现代话,他们自然以为自己的脑子给马踢坏了,他连忙张口要解释,“呵--”

        肩膀上的一阵刺痛来的猝不及防,令他倒吸了一口冷气,潘金莲慌忙道:“二郎是这里痛么?对不起,我不小心....”

        “不碍事!”武松哈哈大笑:“方才那畜生果然厉害,双脚如此踩下来,恐怕有千斤力,估计我这肩膀也给它踩得骨头折断了!”

        “都头,小人是家传的跌打大夫,给你看看!”

        一汉子听得武松肩膀上疼痛,他也亲眼看到那马儿在武松肩膀上踩了一下,连忙过来。

        “都头,这位是韩正,他祖上是孟州府最有名的跌打大夫,但凡孟州府好汉有什么骨折刀伤都是找他的!他的医术犹胜乃父!”万老拳师过来说道。

        韩正正式道:“万老,谢谢你的谬赞,可晚辈有言在先....”

        大伙看他神色严正,都不敢说话了,潘金莲更是忧愁上了眉梢,孙二娘最是心急,忙道:“武松会怎样?”

        “张夫人,那马儿践踏之力岂止千斤,若非都头是天神般的人物,换了旁人,早就殒命,可无论都头怎么雄伟,给这一下,小人自信是可以替都头接回筋骨,不过以后....”

        韩正不敢说下去,给马儿那样一踩,他是估计武松的骨头尽碎,他家传有良方,可便是替武松治好了,恐怕以后双手也是难以用力,肩膀定然会有点畸形。

        “会怎样?”潘金莲声音抖颤。

        武松笑道:“不必担忧,武松皮粗肉厚,怎么会有事,你们看,我的双手不是活动自如么?”

        “都头,便是手臂脱臼,在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能活动自如!”

        众人看得武松在不断的活动自己的手臂,都笑了,可是听得韩正那句话,不免又沉默了,大伙都是江湖行走的人,谁没试过受伤骨折的,但凡受伤,一开始并不会有什么异样,慢慢的症状才会显露出来。

        张青和和孙二娘更是刀伤跌打的行家,自然深谙这个道理,孙二娘忙道:“武松,不要乱动,不然把筋骨错位了,更加难以收拾。”

        潘金莲是吓得不敢说话,杏眼含泪,武松哈哈大笑道:“金莲,你哭什么,我一点事都没有,只是有点痛而已,便是不用药,喝上三碗酒便没事了!”

        大伙都十分佩服武松的豁达,可心中更加替他担心,韩正的跌打之术,是大伙公认好的,他既然说了这等软话,估计武松的情况是要严重得多。

        武松看众人神色凝重,便是张青夫妇也是阴了脸,不禁笑得更是大声,“好,大伙若然不相信武松没事,便先拿十斤酒来,我喝完后,把那三个酒缸都举起来给大伙看!”

        “二郎,你先给韩大夫检查了再说....”潘金莲声音哽咽,说不下去了。

        “好!”

        武松一把将自己的衣服都褪下,露出小山一般的身体,韩正不敢怠慢,慌忙过来替武松摸索着肩膀,张青也是这方面的行家,也是伸手去捏武松的肩膀。

        张青和韩正捏了一阵,两人对了一眼,神色都是十分惊讶。

        众人都摇头,心道:“估计武松这两条臂膀算是废了。”

        蒋门神却和洪礼心中暗笑:“那更好了,下面的苦肉计也不需要用到,直接把武松抓了到东京太尉府便是!”

        潘金莲的眼泪终于是忍不住流了出来,孙二娘搂着潘金莲,不耐烦道:“金莲,你哭什么?他们有说武松的双臂废了么?要是他们说武松竟然一点事都没有,你不是白哭了!”

        大伙听了,都十分不以为然,韩正呆呆的看着孙二娘说道:“张夫人,你怎么知道都头一点事都没有?”

        他这句话说得声音极小,可在众人当中如同响起了一个闷雷。

        “都头没事?”

        “哈哈,千斤的力量打在肩膀上,一点事都没有?”

        “难道都头真是天神下凡么?”

        ....

        众人一下子炸开了,孙二娘大声道:“大伙不要吵!”

        她声音清脆,脸容姣好,本来是不能镇住大伙的,可是方才她将马头割下的豪气,令大伙侧目,听了她的言语,竟然都静下来了。

        孙二娘看着张青道:“大哥,你说的话我才相信,武松到底有没有事?”

        “嘿!”张青在自己脸上重重打了一拳,皱着眉头道:“嗯,是痛的,我不是做梦,大嫂,你这兄弟要不是天神下凡便是地狱里的恶鬼,给马儿这样硬生生的踢上一脚,连皮都没有破一层!”

        众人听了,再次炸开了,称颂之声不绝。

        “蒋门神,方才是大伙错怪你了,不要说把那酒缸抛起十余丈,估计扔上九重天都可以!”

        “小管营,方才小人冒犯了,心中鄙夷,说你三十二人都胜不了都头,此刻看来,要是小人跟都头较量,就算是三百二个小人,都是斗不过的!”

        ....

        施恩听了,心中高兴,此刻大伙知道了武松的能耐,自己收回快活林,就没人看小了,蒋门神却是喜忧参半。

        喜的是,众人把武松说得跟天神一般,自己能够跟他斗上三招,也算是令大伙心腹,忧的是,施展美人计之前,有三计,壮士断臂之计已经成了,便是将快活林还给施恩,跟自己的功名富贵比起来,这也没什么,可是接下来的苦肉计,他是有点不舍得。

        “嘿!我就知道武松一定没事的,说到马儿,武松还有一件跟马儿有关的事情,就只有老娘跟那段景住亲眼目睹了,若然是你们在场,方才根本就不必让什么跌打大夫过来。”孙二娘得意道。

        “段景住?是不是那金毛犬,听说他是当代的伯乐!”立刻有人问到。

        孙二娘笑道:“可不是么!”

        “张夫人,那你说说,都头还有什么跟马有关系的威风事!”

        “你们知道我骑来的那匹马是什么名堂么?”孙二娘往门口一指,顺道炫耀一下自己的透骨龙。

        武松微笑着替潘金莲抹去眼泪,低声道:“傻瓜,我说没事就没事,你白哭了。”

        潘金莲娇嗔道:“以为不要你做那傻事。”

        “什么傻事,那马儿要伤害你,不要说用肩膀去抵挡,便是用脑袋去抵挡,我也是愿意的。”

        潘金莲在众人面前不敢太过放肆,可是一只小手藏在衣袖中,紧紧的握着武松的大手。

        “看到了,那马儿虽然瘦,可是跑的飞快!”有人说道。

        “你懂什么?”方老拳师捋着胡子道:“那马便是吃饱了也是那般瘦,有名堂,叫透骨龙,你们没看到它两旁肋骨便像龙骨么,要我说出它另一个名堂,你们就会恍然大悟,它另一个名堂叫黄骠马,便是秦叔宝骑的那匹马!”

        “哦---”

        大伙同时出一声惊叹,孙二娘看到有人识得她的透骨龙,更加高兴了,忙道:“方老说的没错,它就是秦叔宝的黄骠马。”

        “大伙便是没骑过马,都知道,人是不能站在马后的,事关马的后脚十分有力,便是狮子老虎,给它踢一下,必死无疑,若然是世间难得的好马,更加是如此....”

        “张夫人,你这样说,难道透骨龙的后脚曾经踢过都头?”方老大惊道。

        孙二娘点点头:“踢倒是没有,就是当时收服透骨龙的时候,它任起性子,用后腿踢武松,武松便用双臂硬生生的接了一下,一点事都没有!”

        “都头真是神人!若然张夫人早说这事,大伙还担心什么呢!”

        众人又称赞一阵,跟武松喝了一轮酒,才回到自己座位,继续喝酒吃马肉。

        武松心中笑道:“这个姐姐也是马大哈,她哪里记得那事情了,若然记得,方才还担心什么。”

        “武松,倒是忘了,你方才说那马夫有什么奇怪?还有什么牛马的?”

        孙二娘倒是把刚才的事情记起来了,蒋门神和洪礼听了,心中有点紧张,故意装作若无其事,其实也是静静的听着。

        “我方才说的是在番邦时候的一个言语,其实说白了,便是如同骑马,若然马儿突然停住,你的身体会如何?”

        孙二娘笑道:“便是三岁小孩也知道,一定像前扑倒了,不然方才那娘们怎么会扑到你身上!”

        “二娘!”张青笑道骂道。

        “我说的是事实!武松心无杂念,便不怕我说了!”孙二娘不以为意。

        武松也不管她继续道:“照啊,道理是一般,我便顺着姐姐的话语说下去,那姑娘怎么会飞到我身上?”

        孙二娘说了,若然武松心无杂念便不怕别人说,他干脆就直接说那姑娘的事情,更显得自己没有其他想法。

        “咦?”孙二娘奇道:“方才不是说了么?马车突然停了,她被抛向前!”

        “马车的车厢是有门的,便是抛起来,也是撞到门上而已。”

        “对了,那姑娘不过六七十斤,怎么能把车门撞破,还要抛出那么远呢?”孙二娘看着武松,她知道武松说这个事情,定然有深意。

        “是马车急停的时候,马夫身体把车门撞坏了!”武松说道。

        “原来是马夫把门撞坏了,那马夫有一百六七斤重,撞坏门也是可以的,那有什么奇怪呢?”孙二娘仍旧不解。

        潘金莲抿嘴一笑,孙二娘看到了,不悦道:“金莲,你定然猜到了,快说!”

        潘金莲知道孙二娘的脾气,自己不说,她是要生气的,连忙道:“奴家也是猜测,方才二郎跟姐姐不是一直在说骑马急停,人会向前扑倒么?既然人人都是如此,为何那马夫偏偏就向后....”

        “这女人甚是了得!”蒋门神跟洪礼心中同时说道。

        孙二娘拿着一根筷子向前一摆,力道未尽,马上回收,啪,筷子从中间折断,她跟张青脸色大变。

        “这马夫功夫十分了得!”

        武松点头道:“方才我只顾着救金莲,不能仔细的想,只是觉得奇怪,此刻细想,姐姐扔出的飞刀,那马夫貌似错手将马鞭打歪了,其实不然。”

        “不错!”张青点头道:“二娘虽然在慌乱间把鸳鸯刀扔出,可这鸳鸯刀是她平生绝技,扔出去之势其实一般人可以轻易破解了,要是那马夫没有相当的功力,马鞭挥出的时候,鸳鸯刀已经砍中马头了!”

        “不错,他是后先至.....”

        武松没有说下去,孙二娘不满道:“你是说他的武功在我之上了?”

        “你的鸳鸯刀使的是巧劲,他便是将你的刀打落使的是狠劲,这跟力道有关,跟功夫无关!”

        武松说得坦然,孙二娘也就接受了。

        “那就怪了。”蒋门神先制人:“他这样做到底是何用意?这里是快活林,两任东家都在,可是他不是针对小管营或者我,倒像是针对武夫人,可武夫人怎么会在孟州府得罪人呢?”

        蒋门神十分精明,他要把大伙的注意力转移了。

        孙二娘冷冷道:“车子里面有一位美貌的少女,她倒在武松怀里,能针对金莲的,恐怕是...嘿....恐怕是武松的好事了!”

        此刻是人人都那样想,只是不好意思说出来,孙二娘跟武松是结义姐弟,倒是她帮理不帮亲,十分出乎大伙的意料。

        不过张青武松潘金莲,倒是没有意外,孙二娘便是如此直接的一个人,说她帮理不帮亲也不对,她一早把潘金莲当成是自己人了。

        潘金莲却是十分信任武松,她摇头道:“不是针对奴家,奴家从来没有得罪人,便是有爱慕二郎的女子,也不会如此狠辣。”

        武松听了十分感动,他也是不认为有女子会这样做,那位少女他不认识,若然说对自己有情的,不外乎是柴婉霏和李师师,可她们都不是那样的人。

        “难道是云雀儿?”武松心中一动,他想到了云雀儿,云雀儿为了跟自己欢好,也是跟晴儿合计,把潘金莲骗到野猪林的。

        想到野猪林,他立刻想到李逵的事情,“这是若然是云雀儿做的,我倒也不放心上,反正办完李逵的事情,也是要立刻孟州府的,她也不能再做什么。”

        想到这里,武松心中坦然,更加认为是云雀儿做的好事,他立刻起来道:“蒋门神,小管营,武松有事要办,此刻便告辞了。”

        蒋门神和洪礼心中一惊:“莫非武松已经识破了我们的美人计!”

        蒋门神慌忙行礼道:“都头,是不是小人怠慢了?”

        施恩也是十分奇怪,心道:“武松为何走得如此突兀,难道真是我们怠慢他了,先不管,他对我有恩,陪礼再说。”

        “都头,是小人得罪了,请你多多包涵。”施恩连忙起来道歉。

        倒是张青夫妇知道武松的性格便是如此,张青拉着施恩的手笑道:“贤弟,你不必多疑,武兄弟之所以跟你大嫂结拜,便是他们意气相投,你大嫂是急性子,想到真没便去做什么,武贤弟也是这般,估计是想到了什么要紧的事情,立刻便去办了!”

        “武松,你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姐姐跟你一切去!”孙二娘昂然道。

        “姐夫说得对,武松是想到了要紧的事情去办,大家不必惊疑,小管营和蒋门神不必想歪了!”武松又对孙二娘道:“姐姐,本来这事情你跟我一起去做最好,那里也是有一个婆娘,武松是想来不打女人的,只是金莲要回孟州府,也需要你护送,便由我一人去吧。”

        蒋门神听武松说了,知道他不会有什么假话,可仍旧不放心,说道:“都头,你我今日第一次相会,而且也有过打斗,若然你不说自己要去哪,办什么事情,蒋某总是不放心。”

        “也没什么,我便是要去野猪林!”

        “都头去野猪林是否要捉两个人?”蒋门神舒了一口气,跟洪礼对了一眼,意思是:“苦肉计准备施展了。”,洪礼点点头,蒋门神继续笑道:“若然是为了这事,就不必去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700646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