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四章 蒋门神是条好汉

第三百九十四章 蒋门神是条好汉

        噗!

        蒋门神拜倒在武松身前,磕头道:“都头大恩,小人没齿难忘!”

        蒋门神这一下又把武松惊得一脸茫然,这本来好好的在说李逵的事情,已经说到点子上,他却突然拜倒,说什么“大恩”的。

        “我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对他有恩呢?”

        武松脑子转得飞快,可他今日才跟蒋门神碰面,能有什么大恩,以前也没有任何的交集,身边能跟他扯上关系的,只有李逵母子,再者便是云雀儿和晴儿了。

        “对了,对了,一定是她们!”

        武松想到了,云雀儿在酒缸里面诱惑自己,自己却像柳下惠般,坐怀不乱,估计是蒋门神已经知道这个事情,要感谢自己没有做那老王和小王之事!

        “这蒋门神看样子长得粗鲁,想不到做人也是这般,这等丑事,你不介意当众说出来,我还怕玷污了自己声名!”

        武松连忙伸手去扶蒋门神,低声道:“蒋兄,这事情过去了,不提也罢!咱们便将之忘记吧!”

        “男子汉大丈夫,是做了便是做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蒋门神把四个响头磕完,才站起来,亲热的拉着武松的手。

        “哎!”武松摇头苦笑,心道:“虽然你老婆勾引我,我什么也没做,可毕竟她当时是赤果了全身,你此刻说出来,未免十分尴尬,就不知道金莲会怎么想。”

        武松斜眼看了潘金莲一下,潘金莲对着他满目含情,神色十分骄傲,倒是愿意蒋门神赶紧把自己的好事说出来。

        武松再度苦笑:“若然他真是说出来,估计你心中不会好过,一则是自己心爱的男人竟然给赤果的女人诱惑,还要给几十豪杰知道了,二则云雀儿是你的好姐妹,她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说出来后,晴儿害你的事情也就昭然若揭了....”

        武松不是磨叽的人,既然蒋门神要说了,他也不好拒绝,只是神色十分尴尬,不过转念又想:“男人大丈夫,问心无愧便行!”

        “各位!”蒋门神大声的说道,众人看到他给武松磕头,眼光都聚焦过来了,他们都是豪杰,自然想知道豪杰的事情,都在等待蒋门神把事情说了。

        “蒋某从泰山而来,在孟州府半年,承蒙各位厚爱,将我奉为首领,当然,从今日开始,快活林又重新归还给小管营,不过,这些日子也是十分快活!”

        “此等快活都是来自于能够结识天下豪杰,蒋某在孟州府结识两位知心兄弟,一位是张团练,大伙是知道的,也不需隐瞒,另外一位便是‘黑旋风’李逵!”

        武松听他说到李逵,而云雀儿的事情只字不提,不禁狐疑了,既然跟云雀儿无关,跟自己也没有关系了,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对他好的事情呢!

        “兄弟之间,说一句如同刘关张一般,同生共死,一点也不夸张,在座各位,对自己的心腹兄弟,有哪一位不是生死相许,甘愿为其抛头颅,洒热血!”

        “照啊!蒋门神这话说到大伙心坎上去了,这本来便是好汉所为!”立刻有人大声附和。

        武松跟张青夫妇也是点头称是,他们这些江湖豪杰,生死事小,最怕别人说一句对不起兄弟,那便会给天下好汉耻笑。

        “李逵的事情,相信大伙都知道,府尹衙门把他捉拿,说他在野猪林拦路抢劫,这事情是发生在蒋某掌管快活林的时间上,不要说李逵便住在快活林,便是他跟蒋某毫无关系,只要在孟州府作案,蒋某定然要管,不然妄自收了大伙每月的贡献,又有何面目说自己是孟州应兄弟的马首呢!”

        “嗯,蒋门神,你说得在理!”利保正说道:“李逵做了此等事情,你作为他兄弟,作为当时快活林的东主,应当怎么做?”

        利保正为人正派,处事公允,他问出这句话,大伙并不觉得奇怪,倒是为蒋门神捏一把汗,他此时不再是快活林的东主,没了势力,自己的兄弟做了不好的事情,还是住在快活林的,他是逃脱不了干系。

        “利保正,你问得好!”蒋门神昂然道:“若然李逵还在快活林,蒋某定然将之捉拿,亲自押解到衙门,另外,蒋某有眼无珠,识错兄弟,这快活林的东家也是不能做了!”

        大伙听了,一片哗然:

        “怪不得蒋门神拱手将快活林相让,原来是这般道理!”

        “他倒是棋高一着,本来这事,大伙是可以当面责问他的,他现在自己先下手为强,反倒成全了好名声!”

        “岂止棋高一着,是棋高三着,除了成全好名声,又可以跟施恩和解,不至于以后秋后算账,又可以巴结武都头,说自己卖了人情给他,高!”

        听着众人议论纷纷,武松倒不以为然,方才蒋门神已经说了野猪林的事情,想来他是知道有假黑旋风李鬼的存在,便不再有什么包庇李逵的事情,他倒是十分想知道蒋门神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各位不必猜疑!”蒋门神怪眼一轮,正式道:“蒋某是何等人物,蒋门神三个字不是捡回来的,全靠一双拳头一路打出名堂,并无半点作假,不然又如何在孟州府这个英雄地立足!”

        大伙听他说得昂然,又觉得有道理,便不再讨论,听他说来。

        “大伙定然以为蒋某使一招‘弃车保帅’,错了,若然李逵真是做了那等事情,蒋某这个快活林东家早就不做了,何须等到今日,败在都头手上,才出来献丑,跟大家说一个事情,李逵是无辜的,在野猪林拦路抢劫的不是他!”

        “不是他?”利保正大声道:“这事情人证物证具在,虽然说插赃嫁祸的事情也是有的,可我查探过,这八名来府尹衙门报案的人,都是寻常商贾,来自天南地北,不可能特意来这里诬陷李逵,我为了保险,也派了人去联络其余受害人,说出的事情跟这八人无异!”

        “利保正,常言道‘眼见为实’,这事情也不必争论,大伙今晚便在快活林继续吃喝,只需过得一些时候,便会真相大白,此刻也无需浪费唇舌,倒是失了和气!”

        既然蒋门神说待会就会真相大白,大伙便安心在这里吃喝了,也不愿意为这个事情争吵下去。

        施恩听了蒋门神的话,倒是相信了,武松在牢城营安平寨说过,李逵不是行凶者,他此刻对武松十分敬重,自然是相信了,而且还有蒋门神作证,他也知道武松跟蒋门神此刻才认识,并没有勾结。

        “都头,小人是错怪了李逵!”施恩连忙过来道歉。

        武松笑道:“有什么错怪的,他不问情由,把你的手打断了,便是我,也是要找他报仇的,只是这其中,大伙都是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才不至于动了干戈,不过可以跟你说,李逵这个人做朋友不差。”

        “嗯,做朋友不差,做对头就头疼,这人十分难缠!幸好我已经取回快活林,不需要跟他有什么过节了。”

        武松听了哈哈大笑,心念一动,问道:“小管营,若然李逵真的无罪释放,你能让他在快活林继续做事么?起码可以让他赚点银子供养母亲。”

        “这自然可以,反正小人有公务在身,快活林也是需要有人打理,他能在这里最好,小人还担心他赖在牢城营不肯走,天天到我那赌坊做庄,那真是.....”

        “不错,李逵便是爱赌钱!”

        “蒋门神!”施恩转头道:“李逵的事情暂且不管,你方才说都头是你的恩人,这事情还没说完呢。”

        大伙也是同样的心思,觉得蒋门神这人是夹缠不清,开始跟武松说什么野猪林,又说到了恩人,最后却是说了李逵的事情。

        “哈哈,大伙定然以为蒋某说话纠缠不清了!”蒋门神倒是大方承认,“其实这些事情都是有关联的,说白了,便是英雄义气,手足之情!”

        “方才都头说有急事要走,蒋某还以为自己怠慢了都头,诚惶诚恐,后来才知道,原来不是,都头也是为了李逵的事情,要到野猪林走一趟!”

        “李逵是蒋某的兄弟,都头为了李逵甘愿冒险,他这样对李逵便是等于这样对蒋某,他对李逵有恩,不正是对蒋某有恩么?虽说都头并没有去野猪林,可是已经是有了这个心,若非阻拦,已经是去了,这跟自己去了没区别,你们说,蒋某该不该给他磕头!”

        他这话说得十分啰嗦,可是情真意切,都说到了大伙的心坎上,不论李逵是否做了那拦路抢劫的事情,就论他跟蒋门神的关系。

        两人是兄弟,武松对李逵有恩,常言道为了抛头颅洒热血,是恩情,一句话劝勉也是恩情,是不论大小的,他给武松磕头倒是情理,也显得他十分的道义。

        武松心中也是称奇,此刻看蒋门神倒是条汉子,做事光明磊落,是非恩怨十分明朗,没有半点的含糊,而且他跟林冲的徒弟是表兄弟,应当不会是坏人。

        “我穿越到了北宋,这里的事情跟《水浒》有相同的,也有许多不同,而且是明显的不同,潘金莲不是荡妇,武大郎也没有死,既然如此,为什么蒋门神不可以是条好汉呢。”

        “在《水浒》里面,我醉打蒋门神,方才在小树林也算是应验了,估计什么血溅鸳鸯楼的事情是没有了,李逵此人虽然嗜杀,可是恩怨分明,蒋门神若然是歹人,岂能跟他为伍!”

        武松听了蒋门神说得昂然,做的事情又十分道义,心安理得的把他当成了好汉。

        “若然蒋门神是条好汉,我更应该此刻离去了,不然在这里遇到云雀儿不免尴尬,一不小心有些什么透露,令他面子上过不去,遇到晴儿更加如此,我定然是按捺不了脾气,虽然我天生不打女人,也不爱跟女人为难。”

        “可这里有姐姐孙二娘,我直叱晴儿的不是,姐姐听到了,这鸳鸯刀一定要使将出来,她一发难,云雀儿的事情也就会公诸于众,我倒是没什么,就是令蒋门神声誉受损了。”

        武松站起来对着蒋门神拱手道:“蒋兄,武松还是要先行离去!”

        蒋门神脸色一沉,这倒不是他假装的,只听得他冷冷道:“都头,莫非你怀疑蒋某的能力,不能将那两人捉拿归案,要自己去一趟才安心?蒋某在此发誓,若然不能为李逵洗脱冤情,立即带了家眷,归隐山林,从此江湖上没有蒋门神这号人物!”

        “武松,你还是留下吧!”

        孙二娘对蒋门神这个人不置可否,可是武松这样公然离去,不信任他,这是对江湖汉子最大的侮辱,江湖上常说,生死事小,声名事大,江湖上无论是白道还是黑道的人,对名声看得极重,都是一诺千金的人。

        施恩也是过来劝阻,张青是笑而不语,他是知道武松脾性,若然决定的事情,是没人能够阻拦的,几老婆不能,自己更加不能。

        潘金莲却是十分坦然,她是知道武松不是因为这个事情,只是心中也有一丝的遗憾,她想看看云雀儿,特别是要知道晴儿到底有没有损伤。

        武松微微一笑,团团抱拳道:“各位误会了,在孟州的事情,若然蒋兄解决不了,武松更加是无能为力,蒋兄说了去野猪林办事,估计李逵不出三日,便能离开牢城营安平寨,我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他这话倒也不是胡乱的吹嘘蒋门神,蒋门神有官军做后盾,要抓拿两个贼人,自然是比武松容易,毕竟抓拿贼人的事情,不是一昧的靠武力,要是李鬼夫妇闻风而逃,便是武松有通天彻地的本领也是难以找寻,蒋门神却是不同,官军出洞,在各个要道设下关卡,另外发个文书通知各州各府,凭李鬼的那点本领,也是难以逃脱的。

        “只是武松确实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所以先行告辞,并非是因为李逵的事情,李逵的事情蒋兄既然放在心上,武松便从此不插手。”

        大伙听了,心中释然,武松是天下豪杰,自然有许多重要的事情要做,离开也是理所当然。

        倒是蒋门神和洪礼心中不愿意了,武松要是离开了,他们的苦肉计不就是白做了。

        “都头!”蒋门神再次跪下,武松心中纳闷,这蒋门神到底是怎么了,为什么那么喜欢跪下来,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情呢。

        武松只好再次扶着蒋门神,也不让他磕头了,直接把他扶起来,武松要扶起他,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蒋门神也是懒得去磕多几个头。

        “蒋兄,若然你再给我磕头,我便不再跟你说一句话,立刻便走!”武松正式道。

        “都听都头的!”蒋门神心中高兴:“是你武松自己说的,本来老爷想着这功名富贵是你带来的,给你磕头是应该,你说不用了,老爷也就省下来,哈哈,哈哈哈!”

        “都头,你是有所不知,常言道男儿膝下有黄金,又有人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跪天跪地跪父母,虽然是说得有点过了,不过男儿是不轻易给人下跪....”

        武松心中觉得好笑:“真是人不可貌相,我的姐姐长得好看,却是糊涂得很,这个蒋门神长得粗鲁难看,可是说话都是一套一套的,想个演说家一般,我倒是听听,他又有什么非跪不可的理由。”

        “方才给都头磕头,是感谢都头对蒋某兄弟李逵的大恩,此刻给你再跪,却是蒋某有对不起都头的事情,跟都头请罪!”

        “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你我今日方第一次碰面....”

        武松突然明白了,蒋门神一定是觉得方才一路来装神弄鬼的,什么“无三不过望”,最后故意出言轻慢潘金莲,目的是为了跟自己打斗一场,虽然他言语上是十分冒犯,可是过去的事情,也无需介怀了。

        “我知道了!”武松笑道:“方才小树林的事情便作罢,大家不必再提了!”

        武松是有点苦笑不已:“你出言调戏我的女人,是故意想挑起事端,想跟我比武,情有可原,我却是把你的女人看个通透,虽然不是自己情愿,可实际却是如此,算来该给你磕头的是我!”

        “都头,并非方才小树林的事情,那时候蒋某在武功上不服气,自然是要跟你比试了,虽然有点冒犯,可是心中并无龌龊的事儿,也问心无愧!”

        “嘿!我也是问心无愧!”武松心中也是赞同。

        “蒋某说的是另外一个事情.....”

        “师父,他们回来了!”

        大伙都在听蒋门神有什么对不起武松的事情,他一名徒弟却是飞快的跑了进来。

        大伙往外一看,只见在孟州道上有一辆马车慢慢的驶来,马车前后簇拥着十几名汉子,有人认得都是蒋门神的徒弟。

        “蒋门神,是否你跟都头说的什么野猪林的人抓回来了?”利保正喜道。

        武松和潘金莲听了,喜出望外,都是一同走出快活林观看。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7015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