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潘金莲陷苦肉计

第三百九十五章 潘金莲陷苦肉计

        “二郎!”

        潘金莲轻轻的拉了武松的衣袖,武松立刻会意,低下头。

        便是武松低下头,潘金莲仍旧要踮起双脚,才能够到他的耳朵,她轻咬着嘴唇,慌乱四顾,担心给众豪杰看到了,十分不雅,更担心大伙说武松竟然如此的惧内。

        武松倒是坦然,一心要听潘金莲说什么,其实此刻大伙的眼光都是主意着那从孟州道上驶来的马车,没有去留意她,便是留意了,她是武松未过门的妻子,便是说几句悄悄话,行为亲昵一点又有什么要紧的呢。

        “待会那二人拿来了,你让大伙不要为难那女人。”

        潘金莲想到那女人是有保护她清白的意思,虽然出发点是自私,可实际是对她有了好处,而且自己曾伤了她,十分过意不去,这里都是豪杰,寻常做的都是杀人舔血的行为,她也不忍心看到女人被杀的。

        武松自然明白她想什么,笑道:“你放心,他们在这里不会有什么事情,最多是受一顿毒打吧,杀是不会的,要是杀了他们,怎么去证明李逵清白,蒋门神岂不是要从此归隐。”

        潘金莲听了,知道武松说的不假,蒋门神方才已经在众人面前立下重誓,这种江湖汉子,最守诚信,女人性命是有保障了,就是要被毒打一顿,她心中也是不忍,可有什么办法呢,她也是不愿意武松胡乱出面,那样会影响他的声誉。

        “二郎,既然如此,还是照你说的,我们走吧。”潘金莲神色有点不忍,身体不自觉的缩了一下,便如在树下躲雨的小鸟般。

        “嗯,本来我就有事要走,也跟蒋门神说了,等那车子到了,便离去。”武松想了一下,正式道:“金莲,你不能如此的心软,不然以后会吃亏。”

        “你不是说要用腰带把我绑在身上吗?我一直在你身旁,怎么会吃亏?”潘金莲笑道。

        “哎,总是有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

        “我不要!”潘金莲紧紧的抓着武松的手臂。

        “好!便是上茅厕也把你带上!”武松哈哈大笑,倒是把众人吓了一跳,目光一下子都集中过来了。

        潘金莲脸上一红,慌忙放开武松的手臂,想了想,又问道:“二郎,你有什么急事要回去?”

        “嗯....”武松有一丝犹豫,他不愿意骗潘金莲,可是云雀儿的事情实在难以启口。

        “咦?蒋门神是要做甚?”潘金莲突然奇道。

        这一下倒是令武松没了尴尬,他也是向前一看,马车没有到达快活林便停下来了,距离快活林约莫有了二三十步的位置。

        蒋门神走到马车旁,背对着弯下腰,大伙都十分纳闷,不知道他是要干嘛。

        车帘子揭开了,从里面钻出一位四十岁的妇人,武松问道:“金莲,是那妇人么?”

        “不是,我不认识她!”潘金莲也是有点纳闷,随即惊叫道:“是老太君!”

        武松也是看到了,妇人出来后,双手往里面一扶,老太君便出来了,她在妇人的搀扶下,爬上了蒋门神的背上。

        老太君口中说着话儿,武松没有听清楚,估计是说不要劳烦蒋门神。

        蒋门神背着老太君大步走进快活林,潘金莲不禁叹道:“蒋门神对老太君十分孝义,李逵能结识他这样的兄弟,怪不得肯替他卖.....”

        潘金莲没有说下去,武松自然知道,笑道:“不错,李逵为人鲁莽,可是极是孝顺母亲,谁人对他母亲好,自然会替谁卖命,何况蒋门神还给银子他去赌坊!”

        蒋门神背着老太君进去,早有人跟大伙说了,那便是李逵的母亲,大伙都是十分赞叹蒋门神。

        李逵到底有没有拦路打劫,大家都不知道,可有了武松跟蒋门神作证,说他是清白的,自然就是清白,就算是他真的有所作为,常言道祸不及妻儿,更何况是瞎眼的母亲。

        无论李逵是好人还是歹人,蒋门神能够孝敬他的母亲,大伙都是十分敬重的,大多江湖汉子未必对自己老婆很好,常说老婆如衣服,兄弟如手足,可是对父母大多是孝敬,也是十分尊敬孝敬父母的人。

        宋江在江湖上名声极响,也是跟孝顺父亲有关,他除了“及时雨”的外号,还有是“孝义黑三郎”,可见江湖汉子十分敬重孝顺的人,更何况蒋门神孝顺的是兄弟的母亲。

        连武松看到了,也不禁动容,对蒋门神十分的赞许,倒是孙二娘有点不满,她对张青不屑道:“这蒋门神太过造作,车子明明可以直接驶到快活林,他偏偏是在三十步之外停车,去背老太君。”

        “无论他是真心,还是造作,可对老太君的孝义是真的!”张青赞许道,孙二娘也不说话了。

        蒋门神把老太君背到主席位,坐了上首,马上跑进厨房,端出一个朱红色的托盘,上面放了一盘牛肉,一盘羊肉,一盘蔬菜,一盘果品。

        他跪下道:“老太君,蒋忠知道你要过来,不敢先行用膳,只是孟州府上豪杰都到了,不能不相陪,便把最好的肉食蔬果先行留下,这是嫩牛肉,羔羊肉,都是极容易入口的,让蒋忠伺候老太君用膳!”

        他说得文绉绉的,又极为恭敬,群豪都是点头称赞,武松跟潘金莲想要过去给老太君请安,可是哪里有机会走过去。

        蒋门神那些徒弟逐个的给老太君磕头请安,老太君不断的摆手,示意众人起来。

        “蒋忠,铁牛能结识你这个兄弟,真是他的福气,我们母子刚到快活林,你便每天好酒好肉的招待,还送上绸缎银子,老身猜想是铁牛还有点用处的关系。”

        “此刻铁牛已经被抓,常言道,人走茶凉,可是在你这,却非如此,你对我这个老家伙,更加是恭敬了,真是难得。”

        老太君感动得不知所以,她眼睛看不到,也不知道武松和潘金莲在此处,只是一个劲的夸奖蒋门神。

        蒋门神正式道:“老太君,蒋某在泰山时候,也是如此侍奉家中父母,直到他们归天,才敢出来闯荡,在此处结识李逵贤弟,看到你,如何不想起自己的母亲,便将你如母亲般供奉,这都是为人子女应当做的。”

        “好,好,好,蒋忠,你非常好,不枉李逵跟你结识。”老太君抚摸着蒋门神的头,柔声道:“蒋忠,你不必伺候我,方才你说有了客人,你招呼客人可以了,我自己能够吃。”

        “我知道了!”

        蒋门神说完,便退下,走进内堂,孙二娘又冷冰冰的说道:“这场戏是做给大伙看的,此刻老太君说不用他伺候,他跑得比兔子还快!”

        张青摇头笑着不说话,连武松也是有点不同意,“不错,蒋门神或许是为了在众人面前讨个好名声,可是老太君还真是受惠了,这跟我穿越前的世界,捐钱的明星一般,他们捐钱大多是为了自己的好名声,可是又怎样呢,的确是有人因为他们的举动而受惠,这就可以了,总比那些假道学的人,只会说不会做要好许多!”

        老太君坐在那里,并没有动筷子,潘金莲知道她眼睛不方便,很想过去伺候,可是此刻在老太君身旁围了许多人,她要过去,必须让那些人让开,自己是无论如何也没这个胆量。

        很快,蒋门神又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朱漆盒子,那盒子约莫有三尺长,看那雕工,似乎里面有十分贵重的东西。

        “老太君,蒋忠这些日子为张都鉴效劳,也做了不少事情,都鉴十分满意,便说要赏赐我一些事物,甚至说给个小官我做,问我需要什么,我想来,老太君的眼睛不方便,也不知道有什么药物适合。”

        “就想着身体好,自然百病不侵,知道都鉴有一支千年人参,于是斗胆要了回来,正好孝敬老太君。”

        众人听了,一片哗然,大家知道蒋门神一直巴结张团练,张团练是张都鉴的亲兄弟,他的目标自然是张都鉴了,巴结官员,无非是为了功名利禄,他竟然为了老太君而放弃了做官的机会,这牺牲可谓很大。

        大家都明白,跟官员相处,讲求处心积累,水滴石穿,是要经过常年累月的孝敬,才能够得到那么一个机会,蒋门神艰难的得到机会,是可一不可再的,他却是放弃了,这等孝心,估计也是只有亲生儿子才能做到。

        “蒋忠,你真是....真是折煞老身了!”老太君是感动得流出眼泪,他不断抚摸着蒋门神的头,“蒋忠,已经有孝义的好人,为老身寻得治疗眼疾的良方。”

        “我这眼睛是要清热毒,却非要补身,这千年人参是用不上了,你赶紧送回给都鉴大人,再央求另外的事物,不要为老身耽误了前程。”

        “哈哈哈!”蒋门神豪言道:“老太君,这等事情,是可一不可再的,也是不能再请求了,不过有什么呢,便是蒋忠再想当官,最多再等些日子,这千年人参还是你收下,待眼睛好了,也是能够补身,算是蒋忠的一番孝敬!”

        众人心中皆道:“蒋忠口中说得轻松,其实千难万难,他以前有快活林,还能有孝敬,此刻没有了,你能拿什么孝敬,况且小管营重掌快活林,你也是不好意思在孟州府逗留,看来这半年努力烟消云散了。”

        众人心中想到厉害关系,都是以己度人,想着要是自己是蒋忠,会不会那样做,大多得出来的结论都是,若然老太君是自己生身母亲,自然是责无旁贷,可她只是兄弟的母亲,这是做不到的,想到这里更加的敬重蒋忠。

        武松心中对这蒋门神可谓另眼相看,“想来《水浒》里面又冤枉了一个好人,想不到蒋门神竟然是如此一个仗义的人!”

        潘金莲把小脑袋轻轻的依靠在武松的肩膀上,也是十分的感动,也十分高兴,她知道李逵的事情解决了,自己便要跟武松到山东了,留下老太君总是不放心,此刻看到,竟然还有人对老太君如同生身父母,那便不必担心了。

        潘金莲知道李逵很快就没事,老太君的心事了了,她伺候老太君吃了几天的中药,已经有了喜色,看来加上叶孔目家里的开眼草,老太君的眼疾十天半月就能好了。

        孟州府还有蒋门神照顾老太君,更加是没有后顾之忧,唯一有点担心的是,不知道晴儿怎么了,武松不愿意她到快活林,也没有交代晴儿的事情,她是更加的担心。

        恐怕晴儿竟然有了什么损伤,武松不愿意自己伤心,所以没有告知,她是央求小烟来查探,可是小烟没有回来报告前她已经到了快活林。

        她也是不敢去找晴儿,武松在她心中便是天一样,他既然不愿意自己去跟晴儿见面,自己便是不去了,可总不免有点不舒心。

        “老太君.....”

        潘金莲正在胡思乱想之际,突然听到晴儿的声音,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稍稍缓神,抬头一看,果然是晴儿。

        只见晴儿神色慌乱,头发也是松散的,径直跑向老太君,却是给蒋门神的徒弟拦住,她倒在地上,大声的嚎哭。

        武松看了,不禁皱了眉头,心道:“这有心机的姑娘又要耍什么把戏。”

        “嘿,把那丫头带进内堂,不要惊扰了客人!”蒋门神大神喊道。

        老太君耳朵极为灵敏,也是听到了晴儿的声音,她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可是她知道云雀儿和晴儿是一丘之貉,便是听到了,也是听而不闻,一于少理。

        “二郎,晴儿怎么了?那些人为何对她如此粗暴,你倒是管一管。”潘金莲紧紧的抓着武松的手臂。

        武松冷冷道:“这是他们蒋家的家事,我是外人管不了,金莲,你也是不要管她了。”

        咯噔!潘金莲心中一凛,她认识的武松向来都是古道热场的,何时变得如此冷漠,她呆呆的看着武松,一时间说不出话。

        武松看着潘金莲那疑惑的眼神,心中也是十分难受,不过为了她以后可以好好的,也就硬了心肠,不去理会。

        群豪是看到一个名俏丽的小丫头从内堂跑了出来,撕心裂肺的喊着,心中都不好受,可都是觉得这是蒋门神的家事,自己也不好管,都是侧着脸,不忍心看,十分尴尬。

        蒋门神的两名徒弟死死的拉着晴儿的双手,往内堂走去,晴儿双脚在地上不断的踢着,怎么也不愿意。

        “老太君,你倒是救救小姐,只要你一句话,老爷便听你的....”

        “赶紧拉她进去,不要惊动了老太君!”蒋门神大声骂道。

        老太君倒是神色自若的摸索着,夹起一块羔羊肉,吃得十分滋味,仿佛晴儿的叫声越是凄厉,她越是好胃口。

        偏偏潘金莲是极为心软的人,她如何能够忍受,况且听晴儿说,云雀儿有危险,她把云雀儿当做是姐妹般看待,如何能不心急。

        她也顾不得许多,一下子冲了过去,一把抱着晴儿,也是急得哭了出来,“晴儿,你为何成了这个样子?”

        “夫人,夫人,你赶紧救小姐,不然小姐定然给老爷打死了!”晴儿看到潘金莲,心中一怔:“她没死?”,她也是跟随戏班多年,随即立刻扭转心神,仿佛看到救命稻草一样,眼里迸发出异样的光芒。

        “妹妹怎么了?”潘金莲紧紧的抱着晴儿,那两名徒弟才不管得许多,还是用力的拉扯着晴儿,潘金莲也是一道给他们拉扯这前进。

        武松心肠极硬,他知道晴儿曾经要害潘金莲,此刻便是看着她给人打死,也不会皱一下眉头,可是此刻看到的是自己心爱的女人在地上,给人拉扯着前行,那就不管不行了。

        蒋门神口中不住的吆喝着,令两名徒弟赶紧将晴儿拉进去,一双怪眼却是偷偷的看着武松,他便是要武松出手,好把这场苦肉计演下去。

        看着潘金莲受罪,武松自然是忍受不了,立刻大步向前,双手一推,蒋门神的两名徒弟立刻向后跌倒,救救起不来,倒不是他们假装的,真是武松出了力道。

        他们拉扯着晴儿,潘金莲抱着晴儿,自然也是随着晴儿的身体在地上背拉扯,虽然他们没有对潘金莲有任何的不敬,只是在武松看来,已经是伤害了她。

        于是立刻发作,不过他是心中恼恨晴儿,才对蒋门神的两名徒弟留手了,不然他们如何能够抵挡武松这一推之力。

        “二郎,我就知道你会过来救晴儿!”

        潘金莲方才看得武松的神情,感到心中十分害怕,此刻的武松,又变回她熟悉的人了,如何不高兴。

        武松一把将她抱起,语气温柔,却带着责骂:“我是不愿意看到你受苦,至于旁人,管那么多干嘛?我们走吧!”

        “不行!”

        潘金莲也是极为倔强的,她无论如何也是不能看着晴儿受苦,况且晴儿说云雀儿有性命之忧。

        她再次抱着晴儿,紧张的问道:“晴儿,妹妹怎么了?”

        “夫人,你不救小姐,小姐一定给老爷打死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701550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