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零一章 送走蒋门神(求订阅)

第四百零一章 送走蒋门神(求订阅)

        武松把李鬼按到酒水下,也不管时间,反正手上感到他挣扎的劲力减弱,立刻让他上来透一口气,李鬼是呛得口水鼻涕直流。

        快活林里面的都是孟州府的豪客,人人都是海量的人,人每天都要喝水,几乎都有给水呛到的滋味,十分不好受,这帮爱酒之人,喝酒如喝水,自然也有给酒呛过的滋味。

        给酒呛过是何等滋味?若然世间真有地狱,那给酒呛到的滋味便像下了一次地狱,给酒呛不会死人,就是那种求生不得,求生不能的感觉。

        大伙看了那李鬼,也不知道他经受了多少次地狱来回,个中滋味,人人都是自己心中把量。

        武松是个心肠极硬的汉子,想到李鬼当日在房间跟那妇人做那等事情,潘金莲却是躲在床底下,想着就来气,又痛恨他说话不老实,对他下手自然没有半分的留情。

        “好汉,你便饶了他吧,他自然会老实交代,不敢有半分的作假。”

        妇人看着李鬼的惨况,忍不住磕头求情,他们毕竟还是夫妻,自然会有一点的夫妻情,她也是想到了,就算是招认了,不过是拦路抢劫之罪,大不了是刺配充军,她是女人,而且是从犯,也不会有什么重判,她倒是想着,赶紧老实交代了,还不需要受苦。

        “只是你认为他会老实交代,我看他还是倔强得很,给酒泡了多少次,没有一点要服软的迹象,看来他酒量惊人,倒是便宜他了。”

        武松冷冷的说着,倒是把众人逗乐了,大家都知道,此刻的李鬼是难受得要死,不要说开口说话,便是呼吸也是一种折磨。

        李鬼虽然十分难受,可是耳朵并没有聋,听到了武松的话语,知道自己不开口服软,又要进酒缸了,也顾不得难受了,小命要紧,赶紧张口求饶。

        “呜--呜--呜,噗--噗--”

        可是一张口,酒意直冲鼻子和脑袋,辛苦得他几乎要死去,只是“呜”了几下,立刻从鼻子和口里喷出酒水,狼狈不堪,惹得大伙又一阵哄笑。

        武松也忍不住笑道:“你听,李鬼还是倔强得很,说‘不’,还吐口水表示不屑,他果然是条硬汉,可我这里专收硬汉!”

        武松手上轻轻一用力,吓得李鬼慌忙双手合十,对着武松就是一轮乱拜。

        “哦?你拜我是什么意思?嗯,清明过了,五月节要到,你是要祭鬼了,是不是说一定会用板斧将我砍死,现在给我来个活祭,先拜一下?好,好,好,既然你如此厉害,我便让你再喝上一二百口酒,力气再长一些,再跟你相斗!”

        “呜呜呜”

        李鬼一边口中“呜呜”乱叫,一边用头不断的向着酒缸边缘磕着。

        “我是你要杀的人,也不是你爷爷,你给我磕头干嘛?”

        “好汉,他是说求饶,不敢跟好汉为难,要老实交代。”妇人慌忙说道。

        “这是百丈村的言语么?我听不懂。”武松转头问众人,“有没有百丈村的人,给我说一下,他到底是要杀我还是求饶?”

        施恩心中不忍,也想尽快把供词作完,便笑道:“都头,他的意思是求饶。”

        “既然小管营懂得百丈村的言语,说他是求饶,便是求饶了,就是不明白,好好的给人求饶,还吐口水鼻涕干嘛,这酒缸的好酒够给他染污了。”

        听了武松的话语,本来举起酒碗要喝酒的人,都恶心的放下去,不愿意喝了。

        施恩连忙说:“这三个酒缸是不能要了,明日我便令人全部换了,酒缸也砸了,另外再置三口大酒缸,新”

        他本来要说“新人事新作风”,可想到蒋门神在这里,变硬生生的吞下,没有话说出来。

        武松听了,心中高兴,他要的便是施恩这句话,他一把将李鬼从酒中拎起来,往妇人身旁一扔,笑道:“你丈夫风流得很!”

        “风流?你说他在外面有女人么?嘿,我一早有怀疑,以前这死鬼出去十天便要急着要回来跟老娘快活,后来竟然十五天才回来一趟,一定是”

        “呸!谁跟你说这种风流了!”武松笑骂道。

        妇人一脸狐疑,“风流不是男人跟女人还有其他么?”

        “嘿,你这不学无术的女人!”武松骂道:“我说的风流是说你丈夫豪迈,别人用碗喝酒,最多是用坛子喝,他却是跳进酒缸里面海喝。”

        “不是你扔进去的吗?”妇人更加的奇怪。

        武松心中笑骂道:“夏虫不可语冰,跟这种泼妇说这等话,她怎么也不会明白,枉费了我的唇舌。”

        “好汉,我老实说了!”此时的李鬼已经缓过气来。

        “不是跟我说,是跟小管营大人说。”武松看着他的狼狈样子,笑骂道。

        “是,是,小管营大人,为了不滥杀无辜”

        “李鬼,看来你的酒是没喝够,此刻酒缸中的酒混上你的口水鼻涕,更加的滋味!”

        武松一步上前,抓着李鬼胸前的衣服,李鬼吓得直叩头,口中称道:“小人老实说便是。”

        “你说,若再有一句胡话,便将你按到酒缸里面,泡到明日为止!”

        李鬼哪里敢再胡扯,立刻老实交代。

        “孟州府不同别的地方,便是途径的客商也是有许多懂得武功的人,李逵的名堂在此处也不是十分响亮,只是小人认识的江湖汉子只有李逵一人,本来想冒充一下景阳冈上打虎的武松,可是还没冒充,就给大人抓来了”

        “你凭什么冒充打虎武松?”施恩笑骂道。

        “也不难啊。”李鬼一本正经道:“我长得高大,有八尺身材,估计武松也是差不多,只要把胡子剃了,用面粉把脸面抹白一点,不用板斧,腰间挂两把戒刀,手上一条齐眉棍,便是武松了,最好腰间系一张假的老虎皮,更加像了,而且武松的名声比李逵好太多,说他落难了,估计不需要恐吓,很多人都愿意给银子”

        “呸!你那样子也能冒充武松么?”施恩大怒道。

        武松倒是对着李鬼拱手道:“谢谢你抬举了。”

        李鬼不能拱手,便点点头,说道:“不必谢我。”

        “嘿,死鬼,你不知道么,他就是武松,不然谢你干嘛?你没听到他们叫他做都头么?”妇人究竟是比那李鬼要精明一点。

        “哦,怪不得,天下也只有武松可以轻而易举的制服我。”李鬼点点头。

        轰!

        大伙笑得几乎要跌倒在地,这李鬼便是服软,也是要将自己抬举一下,看来他说谎的本领是与生俱来,是不需要经过思考,便可以信手拈来的,要是只有武松才能拿住他,那他为何会给蒋门神的徒弟和官军抓了。

        “你继续说,那板斧砍断大树,是什么把戏?”施恩问道。

        “但凡有想要反抗的客商,一定是有本领的,小人也只是求财,也不愿意跟他们打斗,免得伤人”

        武松知道他说谎是自动的,自己也控制不了,也不去呵斥了。

        “所以事先在大树上用锯子锯去许多,便是树林中有大风吹起,也能折断,更不要用用板斧砍去,那开口是向着客商的,不然大树便倒向客商要伤了人。”

        “为了不让客商知道其中端倪,就用藤蔓在开口处捆绑,好像是寄生在大树上一样,但凡客商看到我板斧一挥,那大树倒下姿态吓人,没有不立即交上银子的,只是那李逵不知为何会到了孟州府,竟然给抓了,小人的买卖也就几乎没有了。”

        大伙听了,觉得既好笑,又不得不赞叹这李鬼的胆量,听他说得轻巧,可是只要来往客商,有一个不怕死的,或者有一个精明一点的,稍作反抗,便知道了事情的端倪,李鬼本领低微,一定会给抓了,可他竟然作案许久,安然无恙,也是他说谎本领高,把自己也骗了,自己也相信自己竟然可以把大树砍断。

        利保正把供词写好,交给施恩,施恩不敢自己先看,给了张团练,张团练看完,在上面签字证明自己是在当场审问李鬼,这份供词是真确的。

        施恩也签了名,然后请了利保正,钟保正,方老拳师,万老拳师,在上面签名,证明在场听审,最后让李鬼夫妻画押。

        张团练也十分懂得做人,站起来给武松行礼道:“都头,张某还有事情,要回都鉴府处理,便劳烦你代为将李鬼夫妇押解到府尹衙门了。”

        施恩听了十分高兴,张团练此话的意思,正是要让武松领了这个功劳。

        武松却直接道:“张兄的好意兄弟心领了,只是武松是个顶天立地的汉子,景阳冈上大虫是武松打的,武松行遍天下,也是如此说,这李鬼夫妇是你捉拿的,武松没半点功劳,这等虚名不能去沾惹!”

        大伙听了,都十分以为然,也十分敬佩武松。

        张团练拱手道:“都头说得极是,兄弟便不勉强了,这犯人是施兄审理的,便请施兄跟我一起到府尹衙门领功吧,也正好长长我们武官的志气!”

        施恩听了十分高兴,自己是审理人,去领一份功也是理所当然,最主要是,自己去了,张都鉴可以在龚大人面前得到面子,自己是张都鉴的下属,也是很好的,起码令父亲长了面子。

        “张兄,常言道,趁热打铁,也有人说,救人要紧,那我们也不要嫌弃辛苦,立刻把李鬼夫妇押解到府尹衙门,最好明日一早,龚大人便开了无罪书给李逵,兄弟正好拿回去牢城营安平寨,将他放了。”

        张团练一心是要武松感恩戴德,自己能够做越多令武松感激的事情,越是高兴,他就离功名富贵越近,哪有不愿意的。

        “施兄,你这话便最合我意,方才说回去都鉴府有事做也是假的,我这人做事雷厉风行,就怕磨叽,既然你说现在去,最好!这酒也不喝了!”

        武松听了,心中对张团练更是喜欢,“这人跟我性子一般,也是直言不讳,也是那般的性急!”

        “小管营,快活林已经跟你交接了,蒋某此刻也是带了家眷离开。”他转头对张团练道:“张兄,那兄弟一家大小,暂时住你家了。”

        “蒋兄,何须如此急迫,况且嫂子身上有伤。”施恩连忙说道:“你便让宝眷在此安心住上十天半月,然后再离开不迟。”

        蒋门神还没回答,张团练立刻抢着道:“嘿,男人大丈夫做事便是如此,既然快活林已经交还,他留在这里干嘛,要孟州府的豪杰,说快活林是蒋门神的还是你小管营的!不要说他老婆有伤,便是弥临之际,也是要离开,这没什么好说的!”

        听他说得如此豪迈,施恩也不多言了,收回快活林是他的愿望,现在实现了,也不想多生事端,自然是越快越好了。

        张团练说完,又对蒋门神道:“你我是兄弟,你在孟州府,不住我家,还住哪里?便是你住了其他地方,我也是要带人打砸,便是将你绑来,也是要把你绑到我家住,这有什么好说的!”

        大伙听了,都陪着哈哈大笑,也称赞了他不少,无非说他为人够仗义。

        张团练立刻令官兵备马,他跟施恩一人骑了一匹马,在前面领头,官兵将李鬼夫妻绑了,在后面跟随,浩浩荡荡往府尹衙门走去。

        看着官兵离去,施恩是快活林主人,他走了,大伙也不好留下,便推了利保正出来告辞。

        利保正对着武松和蒋门神行礼道;“都头,蒋门神,今日喝酒非常开心,只是时间很晚了,大伙也喝够,过得一两天,待李逵出来了,由小人做东,到小人庄上再喝酒畅谈,今日大伙便散去了,如何?”

        武松自然是没有所谓,他跟张青夫妇分别之后,也有许多话要说,正好是跟他们聊天的时候。

        蒋门神却道:“利保正,请稍后片刻。”

        利保正不知道蒋门神意欲何为,可他就算没了快活林,也是张团练的好兄弟,张团练方才说的话已经很明显的交代了,他让大伙留下,大伙也只好留下,看他要怎样。

        “你们听好了!”蒋门神对着自己二三十名徒弟大声喊道:“此刻,立即到各自房间收拾细软,这里各位豪杰作证,日后,你们要是回来快活林喝酒,自然是可以的,可是若然还有人回来说落下什么事物,要取回的,只要有人跟我说一声,我便将他的狗腿打断!”

        大伙听了,都明白蒋门神的意思,他是要大伙作证,他把快活林交还给施恩,是说得出,做得到,而且是立刻离开,没有半点的留恋,虽然这样做十分造作,可也显得他的豪迈。

        大伙也是无所谓了,他们收拾细软,最多是一个时辰左右,等候便是。

        谁知道不到一盏茶功夫,二三十徒弟,已经收拾好了,而且有几辆马车缓缓而至,云雀儿,晴儿等女眷上了马车,一些值钱的事物,也是搬上了马车。

        武松心中奇道:“人人收拾都那么快,好像早有准备似的!”

        可转念又想:“嗯,对了,蒋门神听了洪礼的话,是一早准备好把快活林交还给施恩,只是他自讨武功高强,怎么也要跟我讨教一下,才心安,其实他除了故意轻慢金莲,对我也是十分敬重,从送老太君百丈村特产,送我清河县特产,便可见一斑,还送了银子,一路上准备酒水,看来这蒋门神是有心要结交我了,这样的汉子,也是可以结交的!”

        武松对着蒋门神拱手道:“蒋兄,你日后有何打算?”

        “蒋某有名声有拳头,都头便不必担心!”蒋门神豪气道:“孟州府人人见识过都头的本领,蒋某便是输给你,也不会失去名声”

        “蒋门神,你岂止没有失去名声,还大大增强了!”利保正说道:“都头的神威是人人都见识了,你能跟他斗上三招,孟州府武功便算你第一!”

        武松也说道:“各位,所谓三招打倒蒋门神,是夸张了,是兄弟使用了计谋,若然是真正的交手,未必能轻易胜他!”

        众人听了,更加佩服蒋门神的功夫,蒋门神却道:“这是什么话,输了便输了,打斗从来都是斗智斗勇,能计谋取胜,也是胜了!”

        他虽然是如此说,可心中道:“嘿,我也是这样认为,若非你武松故意逃跑,使用拖刀计,我怎么会上当,真正打起来,你未必能胜我!”

        武松却是越来越喜欢这个人了,只听得蒋门神又说道:“蒋某这对拳头不离身,大丈夫,有拳头,有名声,还担心什么呢,都头不必介怀,请啊!”

        蒋门神倒是洒脱,拱拱手,便向马车走去,走了几步,停住脚,对洪礼道:“表弟,你是要跟我走还是留在快活林?”

        洪礼立刻道:“其实我明日也是要回东京,便是现在起程也是可以的,当然是要走,不过还有一事要跟都头细说。”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74692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