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杀李鬼如何赌钱

第四百四十五章 不杀李鬼如何赌钱

        李逵虽则粗鲁,可偶尔也有心细的时候。

        “张小姐蕙质兰心,老身的眼疾也是多得她前来点拨才治好了,还能有什么不好的念头呢,铁牛,你不能如此猜度哦!”

        老太君有点不悦,李逵立刻闭嘴,他是口直心快的人,倒不是恩将仇报的人,也知道自己似乎说得有点过了。

        叶孔目为人精细,本来文官跟武官也是有诸多避忌,为免武松吃亏,还是问道:“都头,张小姐邀你去张家所谓何事?她有否说明端阳大会是怎么一个盛会?并非叶某多疑,常言道宴无好宴,会无好会,李逵说得有偏颇,但也有一点道理,张小姐本来是不参与这大会的,为何又来邀你了。”

        叶孔目如此端正的人也说出这等话,老太君便不说话了,官场上的事情她不懂,谁知道张都监是什么人呢。

        李逵得意道:“有什么好会的,铁牛看来,估计是张小姐看上武松了,要端阳节跟他洞房呢!哈哈哈,刚才娘亲不是说她对武松有情意么,娘亲是不会说假话的!”

        “方才老太君是在开玩笑,你不知道么?”小烟气气道:“为何老太君如此精细能有一个笨儿子!~”

        她说完连忙捂着嘴巴,知道自己说得太过分了,叶夫人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武松在桌下轻轻的握着潘金莲的手,潘金莲微微摇头,示意自己没有乱想。

        “张小姐也没说什么,都是那马管家和盈月说的”

        武松便将方才张玉兰遣人送来信笺的事情都说了,没有任何的隐瞒,末了,说道:“我也问了那到底是什么一个宴会,张小姐说不过是吟风弄月,比试武功的大会。”

        “恭喜都头!”叶孔目喜道:“按道理说,这应当是张都监选拔贤能的比试大会,以都头的功夫定然能在大会上夺魁,估计以后张都监身边的爱将便是都头了,在都监府任职,远远要比阳谷县做个都头要好,甚至能够平步青云,将来封侯拜相也是有可能的。”

        武松不解道:“叶孔目方才不是说了,不知道这大会的意义,为何此刻又了解得如此精细?”

        “我也是猜度哦,不过八九不离十了,你是张小姐的救命恩人,她为了感激你,除了为老太君指明眼疾良方之外,知道都监府上有此一场比试,便推荐你去,想借此报答你的大恩。”

        “不对,不对!”这次摇头的是李逵,虽然张玉兰为他母亲指点了治疗眼疾的良方,可是他心中一直不悦,主要是他认为张玉兰看不起他的武功,比不上武松不说,连李鬼也杀不了,自然对她的提议多番质疑,“比武就比武,为何要吟风弄月,考状元么?”

        “李逵,这其中的道理你就不懂了。”叶孔目笑道:“在孟州府,文官由龚大人统领,武官由张都监统领,可也分高下,龚大人总是比张都监高官职高一点,自古文武不和,虽然两位大人相处表面融洽,可暗地里自有比较,这事情便是当做家常来聊,也不必说出去。”

        叶孔目十分稳重,还是不忘提醒大家,待大家点头答应后,才说道:“文官当中往往有出类拔萃的人,例如武都头,武将里面就难以找到跟他比较的人,反过来,武将里面就没有文采能胜过文官的,这此消彼长,武官居于文官之下,又十分合情理,故且张都监想找一些文韬武略的人做心腹也是有的,我猜这吟风弄月是说得好听,其实不过是稍稍懂些皮毛便可,还是以武功为主。”

        “那恭喜都头不以后就不能叫都头了,应该叫什么官职好呢?”小烟十分乖巧的奉承着,“以后文有哥哥武有武将军,孟州府更加太平了。”

        小烟不知道该说什么官职好,既然是武将,说一句将军总是没有错的。

        “要是恩人可以留在孟州府任职最好,以后我们可以多点往来。”叶夫人也是十分高兴。

        李逵却是越听越闷气,他倒不是嫉妒武松,这没什么好嫉妒的,只是别人称赞武松武功高强,他总是心中狐疑着别人在骂他武功低微。

        武松只是微微笑,不置可否,他是不愿意当什么文官武官了,在阳谷县,有张青夫妇还有陈清带领的猎户在豹头山屯粮,为他做准备,王二牛在狮子楼也是为他广招天下好汉,在桃花扇有杨舒和周通也是囤积了兵马,此刻他是要到山东,要是晁盖真有称雄之心,联合起来便是一股不错的力量。

        更何况林冲估计也是听从了他的意见,上了梁山,这一切都在他掌握之中,他穿越来这里是有任务的,才不要留恋什么功名利禄。

        只是心有仍旧有一点的不快,便是孙二娘说的,洪礼为人不够仗义,虽然那种什么风水面相之学,他不是很相信,可到了北宋似乎又有点匪夷所思。

        先是公孙胜在火海中受困,眼看便要葬身火海,偏偏天降甘露,把大火扑灭,要知道那是初春,不是炎夏怎么会有滂沱大雨。

        后来武大郎又说了他在牢房的奇遇,只可惜当时的押牢节级恰好没在,事情也没了结果。

        此刻在孟州府,老太君的病到了束手无策的时候,自己去拜北帝,竟然就遇到了张玉兰,把老太君的病治好了。

        这许多玄妙的时候,又不到他不相信,既然相信了,对孙二娘之说不免有点担心,可又想不到担心的理由。

        倒是老太君的眼疾为何给李逵的舐犊情深治好了,他有了自己的理解,大伙听着李逵对老太君的话语,也不禁泪流满面,跟不要说老太君了,想来李逵舔她的眼睛时候,那震撼是常人无法感受到的,既然有了震撼,令受阻的脉络畅通也是有可能的。

        潘金莲虽然不知道武松心中竟然有许多想法,可她唯一知道的是,武松是无意官场,况且他知道张玉兰对他有意,为了令自己放心,他无论如何也是要离开孟州府的。

        这一顿酒席吃得十分怪异,老太君,叶氏夫妇自然是十分开心畅快,小烟心中想着唐牛,要是他不能说服自己的娘亲,是不是真要退亲了,武松和潘金莲也是各怀心事,李逵更是闷闷不乐,只是一个劲的喝闷酒。

        嘭!

        李逵终究是发作了,他趁着酒劲,把桌子一翻,溅得人人满身酒水,大伙正惊愕间,李逵大声道:“娘亲,铁牛要到牢房,把那直娘贼李鬼杀了!不然孟州府豪杰,都以为铁牛武功不行,是个缩头乌龟!”

        “武松,拦住他!”

        老太君急忙一声惊叫,武松早已跳到李逵身前,一把压着他两条手臂,李逵不能动弹半分,可嘴上仍旧大声喊道:“武松,你放开我,我要去杀了那李逵!”

        武松知道李逵是性子起了,此刻自己能按住他,总不能一个晚上都那样抓着他吧,只是李逵算是自己的兄长,有些决定还是交给老太君为妥。

        “老太君,李大哥是酒气上头,估计这一晚都不得安宁,你看该怎么办?”

        “用绳子绑着他,给他灌醒酒汤!”

        既然有了老太君的提议,叶孔目也不客气了,正要进去拿绳子,想不到那小烟比他还要迅速,早已经跑进去,拿了两条麻绳出来,那麻绳还滴着水,估计那丫头生怕李逵会挣脱,湿水的麻绳更加有韧性,绑得更加紧。

        武松看了一下,不禁摇头苦笑,心道:“千古一理,千万不要得罪女人!”

        李逵被绑起来了,可仍旧是大骂不止,武松把他扛进房间,叶夫人端来醒酒汤,武松捏着李逵双颊,灌他喝下,可并无多大作用。

        所谓的醒酒汤不过是让喝酒的人稍微舒服一点,若是说能解酒,不过是第二天酒醒后,把酒后的那些症状驱除罢了。

        “还是解不了酒,不如去请大夫来吧,不然这整晚的吵着也不是办法。”

        潘金莲小声的说着,大伙都明白她的意思,她倒不是嫌弃李逵一个晚上在吵着,而是老太君的眼疾刚好,要是听到李逵杀天价的吵,心中不免又抑郁起来,李逵算是武松的兄长,也不能用麻核塞住他的嘴吧。

        “不必,估计请来大夫也没用!”武松稍一沉吟,“叶孔目此刻是深夜,也只能劳烦你了,你去药房买几钱的枳椇子回来。”

        叶孔目也不多说立刻出去了,“金莲,你到房间伺候老太君休息,让她不必多想。”,潘金莲听了武松的吩咐,也是立刻去办。

        很快,叶孔目就回来了,这个是当然的,一个官府中人无论什么时候要去买点东西,都不会花费太多时间。

        武松用两个手指夹着一块枳椇子,放进李逵嘴里,一个手紧紧夹着他的嘴巴,不给他吐出来,李逵只好用力的嚼碎那食物,一咕咚吞进肚子了。

        过了半盏茶功夫,武松松开手,李逵说道:“武松,你为何要绑着我?”

        “方才你喝醉了发酒疯,要杀人,是老太君让我把你绑起来的。”

        既然是母亲吩咐的,李逵也不好说什么,“武松,我已经醒了,你给我松绑吧。”

        “我不敢违拗老太君的意思,小烟,你去问问老太君是否可以给李大哥松绑。”

        武松对着小烟眨眨眼,小烟心领神会,走了出去,很快就倒回来,李逵喜道:“武松,赶紧给我松绑,娘亲怎么舍得把我绑起来。”

        “小烟,老太君说要松绑了吗?”

        “没有!”

        李逵怒道:“不可能!娘亲不会让铁牛受绑的!你一定是在骗武松!”

        “没有啊!”小烟摇头道:“老太君没有说可以松绑也没有说要绑着你,因为她已经睡着了,要是你一定要问,我去把她叫醒,不过要先来问你,不然你说我打扰老太君睡觉怎么办。”

        “那明天再说吧!”

        武松拿了一张被子盖在李逵身上,走出房门,大伙捧腹大笑。

        叶夫人奇道:“武都头,那枳椇子为何如此厉害,竟然两片便能解酒,本来叔叔是满口酒气,方才已经闻不到了。”

        “这事物确实有奇效,根据《本草纲目》记载”

        “《本草纲目》?”叶孔目奇道:“古人的医书我也看过一些,《灵枢》,《素问》,《千金方》可没听说过《本草纲目》。”

        “夫君,你忘记了,都头不是说过,他跟华佗的传人严方有过深交,华佗的医书在汉代已经没有流传,只有严方一人有孤本,估计这《本草纲目》便是华佗的医书。”

        “哦,原来如此,华佗医术古往今来,无人能出其右,果真如此!”

        武松笑而不语,也不作解释,便让他们有个美丽的误会吧,他总不能说这个医书是大宋被元朝灭亡后,明朝又把元朝灭了,那是时代出了一个著名的大夫,叫李时珍,是他作的书,这等话说出来,一定被抓去疯人塔。

        “这枳椇子确实有奇效,发现它这个功效的却是有一个趣闻”

        “都头,什么趣闻,快说!”小烟高兴得扯着武松的衣袖,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如此,叶氏夫妇也不以为忤了。

        “当时有一名宫廷酿酒大师,花了十余年时间,酿制了三坛美酒,已经到了开封的时候,想着贡献两坛给皇帝,自己留一坛享受,打开封盖,酒香四溢”

        说到这里,武松跟叶孔目都不期然吞了一口口水,叶夫人和小烟不禁莞尔。

        “他忙不迭送的去拿酒碗,可偏偏忙中出错,把一块枳椇子掉进了酒坛中,他也不以为忤,谁知道拿来酒碗的时候,满屋的香气顿时消失了,小烟,你道是何缘故?”

        “难道,难道那枳椇子竟然把一坛美酒化为清水?”小烟惊奇得瞪大了眼睛。

        武松点头道:“不错,的确如此,一坛美酒都可以化为清水,更不要谁李逵肚子里那点酒了!”

        “遭了!”小烟失声惊叫,“李逵现在满肚子都是清水,尿床了怎么办?”

        “你替他清洗床铺便是,难道还要叶孔目和叶夫人来做吗?”武松哈哈大笑,叶氏夫妇也是大笑起来。

        小烟叹了一口气,不过很快就开心起来,“小姐,明天我去买半斤枳椇子回来,放在家里,以后哥哥和都头怎么喝酒都不会醉。”

        “买来作甚?”武松立刻制止。

        小烟奇道:“为什么?有备无患。”

        “小烟,你不懂他的心。”潘金莲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她笑道:“他们喝酒的人就是嗜酒,要是喝进肚子里的酒都变成了水,那还喝来干嘛?”

        翌日,一大早,武松便到了李逵房间,李逵已经坐在床上。

        “武松,赶紧给我松绑,我要去给娘亲请安。”

        “请安之后要去哪里?”武松仍旧不放心。

        “去赌坊!”

        李逵说去赌坊,武松便放心了,他嗜好赌博,去了赌坊毫不夸张说,连自己老母亲叫什么名字都会忘记,更不要说去杀李鬼了。

        武松双手一用力,啵,啵两声,麻绳断了,李逵呆呆的看着和那断裂的麻绳,摇头道:“我做不到!”

        说完飞似的跑去给老太君请安,这一个早上,李逵早饭也没有吃,便去赌坊了,大伙听说他要去赌坊,知道他不会闹事,也就放心。

        赌坊里面总是能冬暖夏凉,李逵一路走来,进了赌坊之后,如沐春风,全身说不出的受用,以前进赌坊最多也是带了几两银子,有时候还是典当了老母亲的首饰进来,总不免有点惴惴然,今天进来,带了一百两银子,俨然一个大豪客。

        “李逵,你也来发财了!”

        李逵抬头一看,原来是老熟人,在牢房里面给自己送酒菜的康节级,赌逢知己,是何等的开心,“老康,今天庄家的手气如何?”

        康节级用力的摇了一下钱袋,声音清亮,他满脸春风道:“羊牯!”

        这也是他们赌徒的行话,羊牯就是待宰的意思了,跟孙二娘的杀人作坊切口有异曲同工之妙。

        听到“羊牯”二字,李逵更加高兴,可也不忘自己在牢房的承诺,“老康,那两个跟我一起坐牢的厮鸟放了没有?”

        “明天到期!”

        “那好!”李逵掏出两锭十两重的银子交给康节级,“你替我拿给那两只厮鸟,说他们伺候的天神爷爷送给他们的。”

        康节级一点都不觉得惊奇,他们赌徒都是很大方的,赢钱了自然大方,说一句“反正是捡回来的”,随手用了,要是输钱你以为他们就会吝啬吗?不会,他们会来一句“反正都输了那么多,也不差”,想着送人的钱都那么多了,怎么也要对自己好点,更加大方。

        李逵把银子交给康节级之后,忙不迭送的跳进赌桌,康节级说今天的庄家是羊牯,他担心自己错过了宰杀的机会。

        在热烈的叫喊声中,一个时辰就过去了,“李逵,赢了多少?嘿,我又赢了二十两银子!”康节级兴高采烈的走过来。

        “晦气!人人都说赢的,偏偏只有我输了,已经输了四十两银子。”

        李逵气气道,其实赌坊哪里有所有人都赢的,只是李逵自己输了,耳朵里面听着赢钱的人的声音,异常难受,记忆犹新。

        “嘿,老康,你倒是有什么方法可以赢钱,不要吝啬,说出来分享一下,我请你喝酒!”

        但凡赌徒,都认为赌钱是有规律的,总是在捕捉那虚无缥缈的规律,只要那样,才会令他们乐此不倦,康节级赢钱了,李逵自然认为他知道了什么赢钱的秘方,而赢钱的康节级,也是自己觉得自己是赌神一样,自然是知而不言,言无不尽。

        “李逵!今天一来,便做错了事情!”康节级诡秘的说道。

        “哎呀!”李逵一拍大腿,“我就知道自己是做错了什么,老康,你也真是的,怎么就不提醒。”

        “哎,赌钱最忌讳是说些不好的话,我是看到了也不好说。”李逵也十分以为然,凡是赌钱的人,最忌讳别人说些晦气的说话,只听得康节级继续道:“你一来到,就给我银子,说要送人,在赌坊说送人银子的,怎么会吉利!”

        “没错,没错,那该怎么办?”

        “你今天出门,有喝酒么?”

        “没有!早饭也没吃,就急忙赶来这里赌钱了!”

        “这是你第二件错事!”康节级拉着李逵的手,“走,我跟你去喝酒!”

        “不去,我要翻本!”

        “你跟我喝完就自然能翻本!”

        康节级赢了许多银子,李逵对他是深信不疑,想着他一定是有什么妙方教自己,立刻跟着他出去。

        康节级找了一间酒馆,要了三斤熟牛肉,一只肥鸡,还有五斤好酒。

        “老康,我请你喝酒,你教我赢钱的法子!”

        “嘿,瞧你说的,在牢房的时候,我没银子都要请你喝酒吃肉,更不要说现在赢了银子,自然是我请了!”

        李逵十分狐疑,“老康,你不是让我请你喝酒吃肉才教我法子么?”

        “嘿!你当我老康是什么人?不要说你是武都头的兄弟,便是你我意气相投,我也不会讨这个便宜!”康节级骂了几句,压低声音道:“我让你喝酒,便是让你赢钱!”

        “怎么个说法?”

        “去去赌坊赌钱,最讲究是气势,你喝酒后,牛气冲天,人的气魄都增大几分,把庄家的气焰都压住了,哪有不赢钱的,这是大宋赌神教我的方法,完试万灵!”

        “有道理!想我铁牛喝了三十多年酒,竟然是白喝了,这个道理都不懂,每次赌钱,都担心喝酒误事,嘿!”李逵在自己脸上狠狠的打了一巴掌,“老康,这位高人是谁,能介绍给我认识么?”

        康节级奇道:“他就是武都头啊,你们都住在一间屋子里了,你那么傻,住在城隍庙也不去求一支好签!”

        “武松那厮是赌神?”李逵惊奇得瞪大了红眼。

        “自然!”康节级点头道:“上次要送一个送子观音给叶孔目,那送子观音要一百两银子,我们身上只有三两银子,你道该怎么办?”

        “怎么办?”李逵举起酒碗,没有喝下去。

        “自然是去赌坊了!”

        李逵大口的把一碗酒喝完,“照啊!我也是这样想的!结果怎么样?”

        “都头说自己不会赌钱”

        “武松是不会赌钱!”

        “那只好我出手了,我哪里二两银子,结果一阵就输完了”

        “那还有一两银子!”利库急忙道。

        “我也是那样想,结果都头是坐不住了,他隐藏的身份就那样被我揭穿!”康节级说得眉飞色舞,李逵听得津津有味,“都头拿了那一两银子,用了五局,便赢了三百八十四两银子!他赢了之后,才得意的说自己是大宋赌神,后来,这喝酒赌钱的秘诀也是他教我的!”

        “哈哈哈!怪不得!武松那直娘贼!”李逵恍然大悟道:“老康,你可知道,在牢城营安平寨,武松给我赌了一句,我还以为他不懂赌钱,结果”

        “结果,你自然是输得一败涂地了!”

        两人哈哈大笑,五斤酒很快喝完,李逵听信了康节级的话,又叫多五斤,喝完两人手拉手的,又去赌坊了。

        一个时辰后,李逵晦气的找到康节级,“老康,你竟然拿老爷来消遣了!”

        康节级看着李逵满脸怒容的,奇道:“我如何拿你来消遣了?”

        “你不是说喝酒后能赢钱?”

        “对啊!你看!”康节级又扬扬钱袋,“我又赢了三十两银子!”

        “可”李逵傻眼了,“我为什么又输了四十两银子,你一定是有什么秘诀,自己藏起来,没有跟我说!”

        “到酒馆我跟你分析一下!”

        两人又来到酒馆,李逵狠狠道:“老康,你若再有隐瞒,修得怪铁牛对你无礼!”

        康节级知道李逵的脾气,也不以为忤,他笑道:“李逵,你是没有娶老婆的,对吧?”

        “没有!”

        “那你有去青楼么?”

        “没有!去来干嘛!”

        “这就奇怪了!”康节级挠着头道:“你知道,女人是很邪门的,要是你赌钱之前,跟他们风流快活,嘿,那是铁定要输的,上次老薛便是如此,输了一百多两银子!”

        “我练的是童子功!现在三十四岁,还是童子,未曾碰过女色!”

        “那我没辙了!”康节级摇头道:“我赌钱最晦气就是当晚跟老婆风流了,或者出门之前给她痛骂一顿,你没有老婆自然不会行房,也不会有女人骂你!”

        嘭!

        李逵一掌拍到桌子上,恍然大悟道:“老康,还真是有!昨天有个直娘贼女人骂了我一场,说我武功低微,竟然连李鬼都不如!”

        “李逵,你早点说!”康节级一脸晦气道:“要知道那样,我也不跟你喝酒,女人说一个男人武功低微或者没用,是最大的晦气,比你跟他行房还坏,行房起码证明你是有用的,嘿,还说那李鬼都杀不了,简直把你看得死死的,我也不跟你喝酒了,免得沾惹了霉气!”

        “老康,那李鬼在哪?铁牛不杀他难以出这口恶气,以后还怎么赌钱!”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772887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