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四百四十九章 李逵酒后作乱

四百四十九章 李逵酒后作乱

        这日,武松推掉了施恩和蒋门神的邀约,和潘金莲陪着老太君到孟州府闲逛,老太君失明多年,能够重见天日,自然是什么都十分有兴,恨不得把一切都收进眼里。

        三人在大街逛了一个上午,潘金莲提议应该回去了,一来老太君的眼睛刚复明,也不宜过多的操劳,需要回去闭目养神,二来也没有跟小烟交代说不回去吃午饭,免得她跟叶夫人等待。

        老太君自然是想多逛一阵,终究还是敌不过武松跟潘金莲的劝说,随着他们回到屋子里,小烟已经做好饭菜,看到武松回来,十分高兴。

        “都头,你回来得正好,李逵爷爷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呆,我已经进去叫了他几次,说要吃饭了,他总是不理不睬,我担心再进去,他一生气打我怎么办,还是你进去叫他出来吧。”

        武松笑道:“他怎么会打你!”

        不过也是十分奇怪,李逵不是说去赌坊吗,怎么那么早回来,便是输光了,以他的性格,定然回来要银子....

        “对了,一定是回来取了银子,也输光了,在孟州府的赌坊也不愿意借银子给他!”

        武松走进李逵房间,果然,他一个人坐在床上,呆呆的看着屋顶,可屋顶也没什么特别,武松在他身上推了一下。

        “李大哥!”

        李逵没有动静,武松再用力的推了一下。

        “啊?”李逵才缓过神来,武松笑道:“李大哥,是否银子都输光了,我这里还有点银子,下午便拿去翻本吧!”

        “武松,你回来正好!”李逵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按着他的肩膀,“你坐在床上,无论生什么事情,也不能动弹!”

        武松狐疑的坐在床上,不知道李逵要搞什么鬼,只见他飞似的跑出大堂,不一会儿,潘金莲也跟着他进来了,他也是把潘金莲按坐在床上,便在武松身旁。

        扑通!

        李逵突然对着两人跪下,潘金莲吓得立刻要站起来,武松笑着一把拉着她,摇摇头,示意她坐着便可。

        只见李逵对着两人连续磕了三个响头,潘金莲哪里敢受,可也听从武松的话,不站起来,只好微微侧着身体。

        “武松,嫂子!自从你们到了孟州府,一直照顾我娘亲,武松把我从牢笼救出来,嫂子治好了娘亲的眼疾,我不是忘恩负义的人,此刻便对着你们磕头,算是报恩,要是你们觉得不够的,但凡有吩咐,铁牛都愿意去做,不过要快点,最好是这两天!”

        要是在现代,武松一定以为李逵像那些韩剧一样,得了什么绝症,他的话就像是遗言一般,可是他也没有要求两人代为照顾老太君,可以知道,这不是遗言。

        “李大哥,足够了!”

        “武松,你说已经足够了,是不是铁牛这三个响头便跟你对我的恩德扯平了,咱们以后各不相欠?”

        武松听着十分别扭,不过仍旧道:“对,扯平了!”

        “嫂子,你呢?”

        “扯平了!”潘金莲只好跟着武松说同样的话。

        “那就好!”

        李逵立刻跳了起来,舒了一口气,似乎解决了什么大问题,武松正要问他到底生什么事情,只见叶孔目走了进来。

        “都头,嫂子,李逵,怎么都在这里,出去吃饭吧!”

        “叶孔目,你回来正好!”李逵一把拉着叶孔目的手,径直走出客厅,潘金莲跟武松相视一笑,估计李逵也是要如此对待叶家三口了。

        “二郎,你说伯伯到底为何这样?”

        “估计他是心存感激,可是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么报答,所以便磕头吧。”

        “嗯,一定是那样!”

        在潘金莲心中,武松是天一样的人物,不是李逵能够相比的,李逵自然是没有能力报答武松了,可他也算是江湖汉子,知恩不报,心中总是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便来磕头。

        “金莲,赶紧出去,我倒是想看看那黑旋风到底会不会给小烟那丫头磕头。”

        潘金莲抿嘴一笑,跟着武松走出去,果然在客厅里,叶孔目和叶夫人神情十分尴尬的坐在那,李逵是跪在地上,老太君却是笑得十分欣慰。

        小烟是躲到一旁,笑道:“李逵爷爷,方才你替我扛大米回来,已经是报了我做饭的恩德,咱们的恩怨是扯平了!”

        李逵听她如此说来,也不介意,给叶孔目和叶夫人磕头,大伙都知道李逵为人神化,也不多加追问,反正他磕完头之后,便如平日一般大块的吃肉,大口的喝酒。

        “都头,后天你到都监府,可有准备好?”叶孔目问道。

        武松奇道:“能有什么准备的?”,他心中坦然,反正到了那,拜见张都监,证明自己来了,若然宴会不闷的,便多留一会,若然沉闷,立刻走人。

        “你原是阳谷县都头,张都监怎么说也算是你的上官,下官第一次拜见上官,礼数不能少。”

        老太君听了也是十分以为然,“叶孔目说得对,你第一次到张都监府上,带点礼物,也是应该,张都监会觉得你为人懂得世故。”

        叶孔目和老太君的心思都是一样,想着武松到了那端阳大会,一举夺魁,他们是认定武松一定可以的,既然可以,那以后武松就会在张都监手下做事,这第一印象一定要做好。

        武松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自己的心也不便说明,笑道:“武松不懂这些事情,到时候看到张都监,恭敬一点便是。”

        “这不碍事!”叶孔目以为武松为人豪迈,不懂小节,“下午我也是无事,便陪你出去购置一些贺礼。”

        武松不忍拂叶孔目的好意,便道:“有劳了!”

        “那最好了!”小烟笑道:“你们男人都出去了,屋子里没有人走动,我正好打扫一下,把各处难以拭抹的地方都抹干净,把蜘蛛虫子赶走,好过一个无毒的端阳节。”

        武松听了,倒是奇怪,“小烟,你不怕蜘蛛虫子么?”

        “人那么大一个怎么会怕小小的一个虫子蜘蛛,它们也不是真的有毒,就算有毒,一脚便踩死了!”

        “老鼠蟑螂呢?”武松仍旧不死心。

        “做丫头的,每天都要到柴房搬柴草,里面自然有老鼠,厨房也有蟑螂,要是害怕了,怎么干活,何况它们都是偷吃东西的坏家伙,我是要打死它们的,应该是它们害怕我才对!”

        武松一听,觉得十分有道理,人本来就不应该害怕老鼠,老鼠看到人都要逃跑的,那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女孩子就害怕老鼠了,估计也就近代这十来年吧。

        “李大哥,既然小烟要打扫,你也跟我们出去吧,顺道在外面喝酒!”

        李逵摇头道:“我哪里都不去,也不会打扰小丫头,就在房间睡觉。”

        既然李逵不愿意出去,武松也不勉强,便跟叶孔目出去买礼物了,老太君也是回房间闭目养神,潘金莲便和叶夫人在房间为小烟做些大婚时候用的女红,小烟便一人屋里屋外的打扫,李逵提了一壶酒,躲进房间。

        他是寻思着要闹点事情出来,好让大伙知道自己跟叶家还有武松没有了关系。

        李逵把一坛酒喝完,有了几分酒意,便大摇大摆的走出客厅,只见小烟搬了一张椅子,放在桌子上面,掂高脚,要去拭抹大堂中的那幅裱起来的字,地下摆放着一个水桶,里面放着清水。

        “臭丫头!你爬那么高干嘛?”

        李逵寻思着想趁机说小烟爬那么高,自己站在地下,岂不是要骑在自己头上,然后就作。

        “嘿!李逵爷爷,不要那么大声,差点给你吓得掉下来了!”小烟对李逵没有一点害怕,“我在拭抹哥哥最喜欢的那墨宝!”

        “你说什么宝?很值钱吗?”

        李逵听说是叶孔目最喜欢的事物,立刻改变了主意。

        “是墨宝!就是很厉害的人写的字!包拯你知道吗?”

        “知道!就是那个白天在人间办案,晚上到地府办案的那个包龙图,娘亲跟我说过他!那字是他写的么?”

        “不错!是叶家的传家宝,哥哥最喜欢了,他为官便要做包拯一样的清官,所以把包拯写的‘清心为治本,直道是身谋’奉为至宝,也是用来鞭策自己!”

        “要是摔烂了怎么办?”李逵不怀好意的问道。

        “摔不坏的,他外面有了装裱,除非是用火烧,或者像你那么大力的人用手来撕烂!”小烟哪知道李逵的心思,“要是真是那样,便是作为妹妹的我,估计哥哥也会将我赶出叶家。”

        “那最好!”

        “啊?”

        “我说你一个臭丫头的,爬那么高干嘛?你又长得矮,爬上去也够不着,不如我替你去拭抹吧!”

        “好是好,不过你也不懂抹东西。”小烟想了一阵,“李逵爷爷,不如你替我拿下来,我抹干净了,你再挂上去,好么?”

        李逵也不说好,直接走过去,大手一伸,抓着小烟两个肩膀,轻轻一下,便将她放下来了。

        小烟脸上一红,“李逵爷爷,你如此粗鲁,以后一定讨不到老婆。”

        说完自己也不禁莞尔,李逵本来就没想过要讨老婆的。

        李逵一跃而上,站在桌子上面,胡乱往上面一扯,小烟连忙喊道:“你轻一点手,装裱坏了,又要出去找字画店修理,花了银子也要给哥哥骂!”

        李逵才不管她说什么,站在桌上,摇摇晃晃的,像是醉酒一般,手上一滑,直接把那幅字扔进水桶里。

        “你真是头蠢牛!”小烟气得大骂,慌忙从水桶里面把那幅字拿起来,快的用毛巾抹去上面的水迹,拍着胸口后怕道:“幸亏外面有装裱,水没有浸泡到里面。”

        “你骂谁是蠢牛了?”

        李逵狠狠的瞪着小烟,小烟也毫不示弱,道理在她那,况且老太君便在房间,也不担心李逵打人,“骂的就是你!谁让你那么的粗鲁,几乎把哥哥的家传宝弄坏了!”

        “呸!我跟叶孔目是兄弟,所谓兄弟通财,他的东西便是我的,不要说进水了,便是撕毁了,他也不会责备我!”

        “要是其他事物或许会那样,这个一定不会!”,小烟在李逵手臂上一推,“你还是回房间喝酒吧,不要在这里捣乱了!”

        “嘿!你不了解男人之间的义气,我说叶孔目一定不会怪责我!”李逵不为所动。

        小烟也毫不示弱,“叶孔目是我哥哥,难道你能比我了解他么?”

        “你不过比我早到叶家几天,也不是叶孔目妈妈生你出来的,你能了解什么?”

        “我便是比你了解得多!”小烟自小没有父母,最忌讳便是别人提到父母的,此刻作了叶孔目的妹妹,心中十分高兴,岂容别人说她不是叶家的人,“你要是弄坏了这个宝贝,哥哥一定赶你出门!”

        “我不信!”

        李逵一把抢过那幅字,双手用力,便像撕面粉一般,几下便撕成了四大块,随手扔到地上。

        小烟被李逵这突然间的作,吓得目瞪口呆,良久才醒过来,她飞的把那四块字片捡起来,珍而重之的藏在怀里,也不说话,拿起水桶里面的毛巾,蘸满水,“啪!”,直接打在李逵脸上。

        李逵倒是微微一愕,定在原处,在这世上敢动手打他的,还真没有人,“死李逵,臭李逵!烂铁牛,病黑牛!”,小烟冲上去便对着李逵乱打乱抓。

        可她的个头只是到了李逵的胸前,便是怎么打也是打在他身上,李逵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这次倒也不含糊了,知道自己这次便是要借着酒气疯的,目的是不要连累叶家和武松,况且这也是小烟提醒他的,有她来配合最好了。

        “小烟生什么事了?”

        潘金莲和叶夫人听到叫骂声,急忙从房间出来,看到小烟正在打李逵,十分奇怪。

        “小姐,夫人!这臭牛!嘿!”

        小烟气得哭了出来,从怀里拿出那四块纸张,叶夫人一看,吓得花容失色,颤声道:“小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潘金莲自然也是知道这是叶孔目的挚爱,既心痛小烟,又是惊奇,她搂着小烟,柔声道:“小烟,怎么回事?”

        “那....那臭牛说帮我把哥哥最爱的书法拿下来,结果他失心疯,把它撕烂了!”

        “伯伯,怎么会这样?”潘金莲问道,她知道李逵虽然残虐,但不至于欺负女孩,更不会无缘无故的撕烂叶孔目的东西,况且方才他才感恩戴德的给大伙磕头。

        “哼!便是我撕烂的又如何?我跟叶孔目是兄弟,撕烂一点东西,又有什么要紧!难道他还会把我赶出叶府不成!”

        “伯伯,你可知道这是叶孔目最爱的事物,是他的传家宝!”潘金莲秀眉紧蹙,踌躇了一阵,说道:“伯伯,你出去吧,待会我便说是我不小心损害的,自当找最好的装裱师父把它修理好,尽量恢复原貌!”

        李逵心中一怔,想不到潘金莲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语,可他是箭在弦上,只好把事情再闹大一点了。

        “嫂子,你担心什么,叶孔目绝对不会怪责我的,不要说把这破东西撕烂了,便是把叶家的大门的牌匾拆了,甚至把叶家烧了,他也是不会有所微言,否则,这个人不配称为好汉!”

        李逵说完,大步走出大门,小烟急忙喊道:“李逵,你这个缩头乌龟,自己做错事了,便要女人来承担!”

        她以为李逵是嘴上张狂,脚上却是抹油,听从了潘金莲的意见,逃走了。

        潘金莲搂着小烟,“算了,不要去追他,他喝了酒,你跟他计较,自己吃亏。”

        她一边安慰小烟,一边飞快的想着,去哪里找一个好的装裱师父,叶夫人知道这个是叶孔目的挚爱,平常便是对着它,也能欣赏半天的,每天出门前,回来后,不端详一番,总是觉得全身不舒服的,此刻她真是六神无主。

        “娘子,这可怎么办?夫君哪里会相信是你毁坏的,他定然要跟李逵算账!”

        “夫人,莫怕。”潘金莲安慰道:“二郎在阳谷县认识一群三教九流的人,便是那神医严方也是那时候认识的,这些人都有过人的本领,待会二郎跟孔目回来后,我先认罪,不要伤了他和李逵的和气,更加不要令老太君伤心,然后我便回阳谷县想办法,希望找到能工巧匠....”

        “金莲,你处处为老身着想,是老身母子连累你了....”

        三人一看,原来是老太君已经出来了,听到了潘金莲的话语。

        潘金莲立刻扶着她,“老太君,你不必担忧,一定有办法解决的....”

        潘金莲的话还没说完,只听到大门外一阵巨大的响声,吓得四人慌忙往门外走去。

        还没到大门,已经听到李逵那肆意的大笑声,走出门外,四人都吓傻了眼睛。

        只见李逵双手各拿着一把板斧,写着“叶府”二字的牌匾落在地上,已经碎成了八块,门口两个石狮子也是倒塌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8017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