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之最强武松 > 第四百五十七章 蒙冤

第四百五十七章 蒙冤

        不需半盏茶功夫,武松便将院子里面一十九人全部料理。

        张都监目瞪口呆,还不能言语,张团练理立刻在他身上一推。

        “哦?嗯,对了!”张都监这才缓过神来,“今日端阳大会夺魁人便是武松!你真是智勇双全,好,便跟我进去,本官有话与你说来”

        “都监!武松有要事在身,若然真有事情,容后再来听候差遣!”

        武松也不管张都监如何,径直往外走去,方才他一人打倒一十九人,要离去,谁敢阻拦。

        张都监跟张团练是傻了眼,他们使用了美人计,本来是要武松在端阳大会一举夺魁,然后令他进如内堂,把张玉兰许配给他。

        张玉兰是他请回来的戏子,把潘金莲的优点都模仿得惟妙惟肖,而且有过之无不及,跟武松也经历了许多事情,估计武松根本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要是他答允了这一亲事,自然是要互相交换信物,张都监两兄弟便借故走开,张玉兰会把一个皇帝御赐的事物交给武松。

        张玉兰施展温柔,将武松迷倒,张都监便告武松一条偷盗皇帝御赐珍宝之罪,张玉兰不是张都监的女儿,皇帝御赐的珍宝是不能送人的,到时候武松便百口难辩,便是侥幸能够逃脱,背上了如此一个罪名,天下虽大,也没有容身之所。

        计划一直都在他们掌控之中,谁知道,到了这个节骨眼,武松竟然自己跑了,那还能告他什么罪,难道说他不识抬举吗,张都监又不是皇帝,就算不识抬举也不能说他藐视朝廷啊。

        还是张团练为人精细,立刻对蒋门神两名徒弟道:“你们跟着武松,看他去哪里?无论如何,也要把他请回来!”

        现在他已经气急败坏了,反正到时候不管如何,就说武松来到端阳大会,折魁,便要迎娶张玉兰,来个霸王硬上弓吧!

        再说武松,出了都监府,叶孔目也从后跟来,“都头,到府尹衙门吧,那里有马匹,我替你找来!”

        很快,叶孔目牵来一匹马,让武松骑上,武松快马加鞭,直奔飞云浦。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李逵背了老太君在一家客栈里面投宿。

        “铁牛,你为何如此对待叶孔目和武松?”老太君泪眼盈盈。

        “娘亲,你不要伤心,铁牛岂是忘恩负义之辈,如此做来,既是为了他们好,也是为了铁牛好!”

        老太君把李逵视作心头肉,不然也不会因为他而双目失明了,听到李逵这事情竟然是为了他们好,主要也是为了自己好,便收了眼泪。

        “你倒是说出个所以然!”

        “娘亲,若然这事情铁牛不是那样做的话,便会倒霉一辈子,所以必须那样做,这叫忍什么”

        “忍辱负重!”

        “对,便是如此!”

        老太君为人十分精明,便是云雀儿那样的人,也骗不了她,偏偏李逵不同,便是李逵说太阳是方的,她也会同意,此刻听到自己儿子竟然是忍辱负重,心中十分高兴,也十分自豪,这事情说来好笑,可是偏偏又是情理之中,无论再精明的母亲,也是最容易受到儿子欺骗的,只要儿子愿意。

        李逵在客栈喝了一天的酒,第二日傍晚,他买了一桌酒席,放到老太君房间。

        “娘亲,铁牛今晚出去做事,明天一早便回来接你离开,过了今晚,铁牛便能运气畅通,从此不会再让你过颠沛流离的生活了!”

        老太君听了十分高兴,也不问李逵要去干嘛。

        李逵径直到了飞云浦,果然如同康节级说的一样,这里到处都是济济荡荡鱼浦,四面都是野港阔河,行至浦边一条阔板桥,上面又一座牌楼,写着“飞云浦”,“飞”字和“浦”字他认不得,那个云字他倒是认出来了,知道这里便是飞云浦。

        他也懒得躲藏,把衣服都脱了,两柄板斧做枕头,便在阔板桥上酣睡起来。

        一直睡到第二日,太阳高挂,他才起来,伸伸懒腰,看到满身大汗,索性找了个浅水的地方,跳下去洗澡。

        “嘿,押解你们两个真是霉运,走了三十里路,没有一点油水,想来这一趟差事,我俩要自己贴了银子!”

        李逵一听,抬头一看,果然看到两名官差,押解着一男一女走过来,男的戴了一面七斤半铁叶盘头枷,满脸胡子,八尺以上的身材,不是李鬼是谁,身旁的女人,却是没有戴枷,料想一名女子也逃脱不了,所以如此。

        李逵也不穿衣服了,赤条条的从水中跳了出来,大喝一声,“鸟贼!哪里走!”

        桥上四人突然听到桥底一声断喝,还以为是水中妖怪,吓得几乎跌倒。

        抬头处,只见一条赤条条的大汉,满身水迹,双手各拿着一柄板斧,神威凛凛的站在桥头,一双红眼透着杀气。

        两名观察一看,这人跟李鬼长得一模一样,不是李逵是谁,他们知道李逵要来杀人,倒也不怕。

        张亮说道:“李逵,我们知道你想干嘛,我们也敬重你是条汉子,这样吧,我们到树林那边,你自己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呔!”李逵一声大喝:“杀李鬼是必然的,可是你两个厮鸟也不是好人!专门阻人发财,该死!”

        两名观察一脸茫然,自己何时阻拦李逵发财了,可还没有来得及争辩,脖子上一凉,已经脑袋搬家,李逵给了一人一斧。

        李鬼见状,立刻转身便逃,李逵一脚将他踹倒,喝道:“你这厮鸟,没有本领,竟然敢冒了老爷的名声,老爷便看你胆子有多大!”

        李逵用板斧在他肚子里一滑,给他来个开膛破肚,将胆掏了出来。

        妇人吓得双脚发软,巍颤颤的想逃走,可哪里有力,只是走了几步,便一个倒头跟斗掉进飞云浦,李逵不熟水性,也不去管他,在两名观察和李鬼身上搜索一番,把银子都要了,抬头哈哈大笑。

        “臭丫头,我看你还敢不敢说老爷不能杀人!可惜!可惜!”

        他可惜什么呢,是可惜自己不懂写字,本来要用李鬼的血在阔板桥上写上“杀人者黑旋风李逵”八个大字,可是除了一个“人”字和一个“李”字懂之外,其余六个字是不懂的。

        他也不管了,照样蘸了李逵的血,在上面写了一个“人”字和一个“李”字!

        “李大哥!”他正得意之际,看到一匹马飞奔而来,一看,原来是武松,他更加高兴。

        “武松,你来得正好,替我写几个字!”

        武松看到阔板桥上三具尸体,知道自己来迟一步,不禁叹道:“李逵啊李逵,你闯大祸了!”

        “武松,你真是胆小,杀人的是我,又不是你,你担心什么?”

        武松知道跟他是难以说明道理的,便道:“老太君呢?”

        “在孟州府客栈里面!”

        “你赶紧回去,背了老太君便往沧州而去,去投奔柴大官人吧!迟一点,恐怕惊动了官府,你倒无所谓,只怕可怜了老太君!”

        李逵虽然粗鲁,可也不是一直迷糊,武松一提点,心想:“武松说得对,要是孟州府的官兵跟我为难,我倒没什么,只是背着母亲,难以施展!”

        “那我走了!”

        李逵立刻穿了衣服,飞似的往孟州府走去。

        武松叹了一口气,人已经杀了,能怎样呢,他只好替李逵料理手尾,他对着两位观察实体喃喃自语道:“两位,遇到李逵这杀星,算你们运气不好了,回到孟州府,我自然会查探你们家属消息,送些银子给他们,让他们衣食无忧。”

        武松说完,一手拿起一具尸体,便要往飞云浦里面扔下去。

        “武松杀人!”

        一直跟着武松后面的蒋门神两名徒弟看到了,大声喊着,立刻圈转马头,往孟州府跑去。

        “苦了!”

        武松叫了一声,两三人的尸体扔进飞云浦,便要回去,他知道这事情是有理说不清,跟潘金莲立刻离去,方为上策!

        游目一看,自己骑来的马不知去向,原来那马是官府的,也没有给武松骑过,所谓老马识途,武松在处理尸体的时候,自己竟然往回跑了。

        武松也是毫无办法,只能往孟州府跑去,还没到孟州府,便看到叶孔目匆匆而至。

        “都头,不要进入孟州府!”叶孔目拉着武松的手,在一处僻静处说道:“不知谁传来消息,说你在飞云浦杀了两名观察还有李鬼夫妇,张都监说你武力惊人,依靠衙门捕快难以缉拿,便主动要求协助,龚大人自然不能说什么,他们好狠毒,竟然把嫂子抓了,关在都监府,意思是,要你来服罪,方可放人!”

        武松听了勃然大怒,“叶孔目,你赶紧回去,跟我相处,给人看到了,对你无好处,你把朴刀给我,我这便杀去都监府,救金莲出来!”

        “都头,使不得,要从长计议,他们抓拿了嫂子,便是要要挟你,你进入都监府,自然没人可以拦住,可是嫂子,也是易如反掌,不如你到叶府,再想办法,我平时也有好名声,没人会想到我把你藏起来的。”

        武松也是觉得十分有道理,在叶孔目的带领下,悄悄回到了叶家。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4/84232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