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魇灵 > 第398章 子母连心蛊(2)

第398章 子母连心蛊(2)

        “最近南疆狗肉市那边,出了一桩大命案,是不是你们这里的巫族人做的?!”

        “是的!……要是需要人抵命!就让我这个老家伙去抵命!那些人该死!”

        “呵呵,啥抵命不抵命的,既然那些人该死,为啥要抵命?”

        “毕竟……天朝的律法是这样的,既然大人您问起这件事,多半就是来追究的吧?”

        “嗯,我受警局委托来调查此事,不过,我并不会让巫族人去抵命!那些人是怎么死的?子母连心蛊嘛?这蛊可是属于高级蛊种,不是普通巫族人能学到的。”

        “是我族中二长老干的……”

        “原因?可不要说是替天行道哇~”

        “原因嘛,算是复仇吧。因为二长老的一个本家侄子去那边打工,被那伙坏人骗了去,圈禁起来,证件和钱财全被收掉了,还派人看着他不许他出来,后来这小子忍无可忍,与看守他的人打了一架,寡不敌众,被揍得不清,羞愤之下,那小子半夜里躺在床上,用他那只脆弱的本命蛊发出了夺命咒誓,他也因此立刻就死了,他那本命蛊得了他的精血魂力激励,飞回十万大山他家中,二长老得知消息后,以同样的血脉御使那只蛊虫,从蛊虫里蕴含的侄子魂力中得知了事情的经过,就找去那个组织,确认侄子是死于他们的圈禁之下,愤怒莫名,就在那组织头目身上下了子母连心蛊中的母蛊,其它帮凶下了子蛊,那头目身上除了被下母蛊外,还下了子午追命蛊,二长老下完蛊就离开那里回来了,没两天,那头目在午时喝酒后,子午追命蛊使他血管爆裂而死,医生检查也只会说是心血管疾病,酒后爆血管,头目一死,他身上的母蛊失去宿主也跟着死了,然后所有那些身上有子蛊的组织骨干也就一起死了。”

        “这些都是二长老说给你听的?”

        “是,二长老是个好人,他待他那侄子像亲儿子一样,老年丧子之痛,我能理解他。”

        “二长老现在在哪里?”

        “他在万蛊洞中闭关思过。”

        “叫他来,我送场造化给他。”

        十分钟后,娃娃带着一个须发雪白,看上去比巫清之前样子还老的老人过来,

        “老二啊,这位是巫族守护神严灵大人,赶快见礼!”

        二长老向严灵施了个大礼,严灵赶紧搀他起身坐下,

        “二长老,如果我帮你回复青春,再赐你一个天蚕本命蛊,但我有一个要求。”

        “大人请讲。”

        “给你一场造化,你要跟我出山,去了结那个案子。”

        “没问题!是杀是剐,我听从大人的吩咐!”

        “呵呵,没那么严重,只是需要你隐姓埋名,为国家服务,将功折罪,不知你愿意否?”

        “愿意!巫童一切都听大人的!”

        十分钟后,巫童从梦境世界里出来,变成了个看上去二十几岁的年青人,同时团子还赐予了他一只原始天蚕作为新的本命蛊。

        接下来严灵要去狗肉市与上官的老友见面结案,让巫童跟着,巫孜求严灵在巫族多住两天,严灵看着他期盼的眼神,心一软答应了。

        这两天时间,巫孜缠着严灵,向严灵推荐他的小伙伴们,严灵知道他那点小心思,个个都给了些好处,皆大欢喜,临了离开时,巫童被团子从梦境世界放出来,已经成了个不下于元婴期修为的巫族修士,而且变了个样貌,改名为乌铜,带乌铜坐小柱子飞到狗肉市,一落地,打开车窗,果然不愧以狗肉为名,空气中都弥漫着狗肉火锅的香味,而且这地方还游人如织,回想之前处理过的狗灵案,严灵摇摇头,大惑不解,为啥这边的人不怕狗灵缠身呢?乌铜在一边给他作了解答,

        “大人是在为这里的人以吃狗肉为乐而不以为然吧?”

        “是,我就奇怪了,他们怎么不怕狗灵缠身?”

        “因为这里受巫蛊文化影响甚大,家家都有供奉蛊神灵位,区区狗灵,不敢在蛊神灵位前放肆。”

        “原来如此……好吧,我们下车,到地方了,你别担心,我会帮你打点好的,不会要你抵命。”

        来到警局前,警卫拦住,

        “停!有事吗?”

        “我是从京都城过来找朱庆警官的,为了一个案子。”

        “哦!~原来是……请进!朱庆警官在二楼二零三号办公室。”

        带着乌铜来到朱庆警官的办公室,门没关,严灵见一位威风凛凛的中年警官坐在办公桌前专注办公,便敲了敲门,朱警官回头一看,问道,

        “请问您找哪位?”

        “我从京都来,找朱庆警官。”

        “哦~是严灵法师吧!”

        “是的。”

        “呵呵,请进请进,这位是?”

        “他是乌铜,巫族二长老,我带他来结案的。”

        “啊!您这效率可真是高啊!……呵呵,两位请坐,小李子,去泡两杯茶来,最好的。”

        不一会,两杯热腾腾的茶水端上来,

        “法师啊,这位乌铜,就是那个案子的……关键人物是吧?”

        “是的,乌铜,你向朱警官把案件说清楚一下,哦,朱警官,乌铜需要一个新的身份证,请你帮他办一下,就落户在本市好了,除了他的名字叫乌铜,其它的信息你自己看着办,以后他会给国家那个秘密安全机构去办事的。”

        “哈,原来是这样!上面已经给我打电话说过,没想到法师您这么快就办好了!”

        乌铜把事情经过仔细给朱警官讲过一遍,朱警官也沉默了,这些人也确实是该死!比起当初的车匪路霸来,为害更胜一筹!但一个社会总归要有法规有秩序,任由人们自由地去复仇也不可取,朱庆沉思良久,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

        “呵呵,是我啊老领导。”

        “是的,京都城的上官介绍过来的人,已经帮我把人带到面前了。”

        “是的,这位严灵法师说了,巫族可以为国家服务,就从这个乌铜做起。”

        “啊!您要亲自过来?!那您把到达时间发给我,我过去接您!”

        挂断电话后,朱庆很高兴,拉着严灵和乌铜,非要请他们去外面吃饭,两人无奈,只得跟着去了。

        席间,朱庆说明了,上面主管秘密安全部门的一位有主管权限的人要过来,就在下午三点多,严灵表示,可以带着乌铜去见见他未来的上司。

        下午三点二十八分,严灵和乌铜坐在朱庆的车里,迎来了决定乌铜命运的人,一位看上去四五十岁的男子,虽然青春不再,但严灵感觉他身上一股浓浓的煞气扑面而来,朱庆赶紧下车迎了上去,严灵听到他称呼这个男子为老领导,觉得奇怪,他可是个警官,应该跟这位是不同的体系啊?

        上车后,众人寒喧一番,朱庆决定带大家去个茶馆,边喝茶边聊,还好,因为大家谈的会是隐秘之事,所以在茶馆找了个包厢。

        “这位是严灵法师?”

        “是的,我给您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闻名京都的严灵法师,那位是乌铜,也是有大能在身的异人!”

        “呵呵,严灵啊,久仰大名了~”

        “严灵啊,这位是陈有德,我的老领导。”

        “陈长官好。”

        严灵不卑不亢地点头为礼,陈长官见了,不由心中暗暗惊奇,心道,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一般人见了我,无不点头哈腰,从严灵法师的态度上就可以看得出来,这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不需要对我这样的人低声下气!……也只有本事大到可以无视强权的程度,才能做到他这样啊!得对他有礼貌点!”

        陈长官心中念头电闪而过,很快就打定了主意,

        “法师啊,这次乌铜的事情,是京都那边一个警局的上官逸介绍你来的吧?你跟他关系很好?”

        “嗯,是的,上官与我关系很不错,因为他管的那块地方灵异事件多,要是出了普通人无法解决的事情,他一般都是找我解决,还给了我一个警局的名誉顾问头衔,这样我办事方便一些。”

        “这小子在电话里是跟我打了包票的!说只要你肯出马,这件事儿一定可以解决,而且可以给我手下一个部门带来一员猛将,呵呵,乌铜嘛,具体就不用说了吧,你我都清楚。”

        “嗯,我跟乌铜说好了,以后他们巫族会大力支持您的工作,不过,最多嘛,同时服役的不超过五个人。”

        “五个就够了!哈哈哈哈~他们族中的本领,我可是闻名已久了!从乌铜办的那件大事来看,确实是本事大得不可想象!我那部门,有很多时候需要用到乌铜这样的本事啊!而且都是为国为民的好事!”

        “嗯,懂了,有些人,还是在需要的时候自然死亡的好。”

        “哈哈哈哈~法师啊,我发现你真是个妙人!~”

        一顿饭吃得主宾尽欢,喝的酒是严灵拿出来的果酒,才喝了两口陈长官就赞不绝口,严灵撇撇嘴,扔给他两瓶,可把陈长官乐得不行。

        严灵也当着陈长官的面,叮嘱过乌铜,

        “乌铜啊,到陈长官手下办事,要听他的话,不过,我还是要嘱咐你一声,丧良心的事不能做,就算是命令也不行!要是有人因此对你不利,你可以找我!”

        陈长官听到,先是楞了一下,然后面无表情地注视严灵足足两分钟,严灵毫不犹豫地与他对视,丝毫不惧,陈长官最后一声长叹,

        “法师你放心,我绝不会让他去做违背道德良心的事,都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请你放心!放一万个心!”

        “嗯,我很放心,因为,在我眼里,你们都只是凡人,但你要是足够了解我,你会称我为神灵!”

        “……我懂了,法师请放心,我们这部门,行的虽然是霹雳手段,但做的保证都是良心事!老陈我年轻时,也是个执行者,几十年下来,从没做过亏心事!所以,你尽管放心!”

        “呵呵,陈长官,既然你这样说,我也就放心了,刚才叮嘱乌铜,只是觉得,像乌铜这样的人,如果乱来,后果是极其严重的,所以多嘱咐了两句,除了不愿意让他为别人的私心所用,同时也是告诉他,他这本事杀伤力太强,执行任务时要小心,别误伤无辜的人。”

        “理解!法师你也是个忧国忧民的人,我完全理解!”

        (本章完)

  https://www.abcxs.com/book/13439/64490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