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四十二章,暗影蔽日,渡鸦吞天

第五百四十二章,暗影蔽日,渡鸦吞天

        羽生真一看着周围精美的画作陈设,不由得一阵感慨。

        “这里...比以前真是好多了啊...”

        “你以前来过这里?不可能吧。”旁边的老魔术师看着羽生真一意外的说道:“这金馆长的画馆可是出了名的名流聚集所,只有真正的名流才能来参观这个地方啊...”

        老魔术师的话很明显,你丫算什么名流能来这里混混...

        羽生真一笑了笑,然后说道:“那么,你知不知道,这会馆,在十五年前,是不设置这些禁止的门槛的,只要你对画,对艺术品有一定的认知,就能进来欣赏这里的名画作品,而不是用所谓的身份才能进来...老实说,身份这种东西,跟艺术完全是不搭边的,你是富豪还是乞丐都一样,对艺术的认识是篆刻在灵魂里的...”

        旁边的老魔术师一副长了姿势的样子,摸了摸下巴说道。

        “嗯...你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呢,从经营者的角度来看,他现在做的挺对的,成功的把这会馆经营成了高端名流的聚会场所,自己也从一个小场馆的馆长变成了现在的名流主持人...如果还是像以前一样,抱着艺术谁都能接触的态度来经营的话,这可能还是那个不大不小的会馆吧,他也买不起爱与家庭,这价格高昂的名作...”

        羽生真一却是摇摇头,没有继续搭理旁边的老魔术师。

        看着周围虚伪斟酒的场景,羽生真一没有凑近,一来是没兴趣,二来是凑近了别人也不会搭理自己...

        此时,羽生真一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一道身影...

        很快羽生真一就找到了那现场中的焦点,那个女孩,自己的女儿,正在被众星捧月似的捧在中间。

        美丽夺目,艳光动人,是在场最美丽的姑娘。

        羽生真一十分的欣慰,自己的女儿终究是健康茁壮的成长起来了。

        李云拿着一瓶自带的老黄酒,来到了羽生真一的身边,笑道。

        “老先生,见到女儿的心情是如何呢?”

        “大...大师...”羽生真一稍微放低了帽子,有些紧张,自己既然那么快被认出来,这不就意味着...

        “放心吧,老先生,至少在贫道叫出你的名字时,你是不会被现的,不会被那位金馆长现。”李云微微一笑,将黄酒很洒脱的倾倒入喉中,洒脱的喝法和周围优雅的做派完全不搭调。

        稀薄了存在感后,也没有人注意李云这狂客道人。

        羽生真一看着李云的背影,轻轻的鞠了一躬。

        在见到女儿的那一天,自己已经无憾了,今天能再见一面,绝对是赚到了...

        “我只要...远远的看着就好。”

        ...

        叶赫大师在人群的中央来回渡步,坦然接受着周围的赞美,加上酒精的味道,叶赫觉得自己现在要升天了,一脸飘飘然,愉悦美滋滋。

        金馆长在看到叶赫后,也拿了一整瓶的红酒过去,亲自帮他倒上,然后笑道。

        “老朋友,感谢你今天出席我的会展...”

        “哈哈,帮老朋友这种事情,我叶赫还是很乐意的。”叶赫同样斟酒,在心中默默的补充了一句,感谢那三百万进账。

        两人的脸上都挂着名为‘真诚’的笑容,旁边的杨莹莹看着这笑容感觉从生理上的不适应,继续跑到李云旁边和小苏漓一起比试吃东西的度...

        周围的人也很识趣的没有继续打扰叶赫大师还有金馆长,金馆长看周围没人,对叶赫笑道。

        “怎么样,我这画...”

        “嗯...不错,能将我的画找回来就好。”叶赫看着面前的爱与家庭,感慨道:“时至今日,我再也画不出,和爱与家庭一样的名画了啊,可谓是真的江郎才尽了啊。”

        叶赫抚摸着玻璃罩子,对着里边的画一阵阵的赞叹。

        旁边的金馆长也就继续听着,一边喝着小酒,一边听叶赫在原地吹逼。

        吹了半天后叶赫现金馆长有些不对劲,一直没搭话还一直笑着,疑惑道:“馆长,是不是你对老夫我有些不满...”

        金馆长摇摇头,将红酒一饮而尽,用一种莫名的笑容看着叶赫说道。

        “这一幅画,是假的。”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就连叶赫拿着酒杯的手都有些颤抖。

        尴尬...

        叶赫只觉得现在浑身难受,不是一般的尴尬...

        终于是金馆长打了个圆场,说道:“你看不出来是很正常的,这画可是由我手下的临摹大师创作的,别说一副爱与家庭了,就是蒙娜丽莎都能做的以假乱真,哈哈哈!”

        叶赫也尴尬又不失礼貌的笑道。

        “哈哈,这画师的技艺真是高,我也是不得不佩服啊,就连我这原作者都看不出深浅来,有机会要介绍给我认识认识,我好久都没有收过徒弟了,这人...有资质,有前途!佩服佩服...”

        “哈哈哈...有时间我会介绍给大师你的...”

        两人将这事情揭过,又开始了另外的话题,开始聊起天来。

        “不知道今天那盗贼会不会上钩...听说黑羽怪盗可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如果让他觉得这是真品的话,绝对会再盗取一次的。”金馆长眯着双眼看着眼前玻璃罩子内的爱与家庭,说道:“今天我可是布下了天罗地网,这小贼敢过来的话,我让他有来无回,居然敢在我的面前当贼...”

        “老朋友,不要掉以轻心了,听说这黑羽怪盗盗窃技巧出神入化,一般的防备是守不住他的。”叶赫在一旁语重心长的提醒道,言下之意是这画虽然是假的,可被偷了可就不是一般的丢脸了,在同一个地方翻车两次。

        “这点东西当然防不住黑羽怪盗...可是,他真的是黑羽怪盗吗...不,他肯定不是。”

        金馆长的嘴角微微翘起,期待着上钩的大鱼——

        咚...

        突然,场馆的灯突然熄灭了。

        在场的名流贵族们一阵慌乱,灯火熄灭的太过突然,简直防不胜防。

        “来了!是黑羽怪盗来了...保镖们,准备抓住那小贼!”

        金馆长冷静指挥,打开电闸...

        早有准备之下,电闸直接恢复。

        此时,金馆长和叶赫都是愣了愣神。

        在眼前,出现了两幅爱与家庭——

        ......

        ......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这两幅爱与家庭的画给吸引住了,鬼才知道这一瞬间生了什么,原本消失的画又出现了。

        两幅爱与家庭看起来没有任何的区别,只是一个在玻璃罩子内,一个在玻璃罩子外。

        “怎么...出现了两幅画?”金馆长有些呆滞,直觉告诉他,这外面那一幅画就是爱与家庭的真迹,可让他震惊的是,为什么这小贼好像能够在这会馆里出入自如一样,熄灯没多久就能做到这样的事情,还没有任何察觉。

        金馆长不由得呢喃道。

        “难道...是我真的老了吗?”

        “额...现在是这画回来了吗?”旁边的叶赫疑惑道。

        理论上是这样的,画回来了,可金馆长的内心却是不平静...

        金馆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对着对讲机说道。

        “封锁会馆,不要让任何人离开...现在那小贼肯定还在会馆内。”

        一排排的黑衣保镖们不动声色的封锁住了出口。

        叶赫的眼皮有些跳动,看着周围紧张的局势还有阵仗,思考片刻后,摆正表情说道:“馆长,我现在有些急事,可能要先行离开了...”

        金馆长看着叶赫,没有多说什么,叶赫离开或者不离开都对局势没有什么影响,反正他自己是不可能是盗贼的。

        “虽然我很想和你共饮一杯酒,只可惜的是现在我有些忙碌...也好,我就不多陪你了...”

        在客套了一阵后,叶赫就准备离开,刚寒暄一阵,就看到了不远处的李云。

        举着一杯和红酒气质不相符的黄酒,在这优雅的会场里有些格格不入。

        李云慢慢的朝着爱与家庭的两幅画走来。

        叶赫看着慢慢逼近的李云,心情有些不大好,想到了那一天自己被问的场景。

        那场景让叶赫十分的不舒服,就好像是在被审问一样...

        “馆长,你看这道士...”

        “哦,是杨老板的朋友,杨老板你知道吧,我的老相识。”金馆长有些不以未然的说道:“他是杨老板邀请来的客人,听说...是一个很厉害的道士什么的。”

        “很厉害的道士,没想到杨老板还信这些东西...敬畏鬼神,只有心里有鬼的人才会敬畏吧,像我这种心中无鬼的人肯定是不会信的。”叶赫不以为然的笑道。

        “不,叶赫大师,你这句话就大错特错了。”金馆长不以为意的说道:“有时候,就算心中有鬼,也不会敬畏鬼神...”

        两人相视一笑,笑容之后是一阵的意味深长...

        叶赫觉得是金馆长背着亡妻还有女儿找高中生小三的事——

        金馆长觉得是叶赫打着纪念亡妻的名号多年未婚其实是为了玩女人的事——

        此时,李云也来到了金馆长还有叶赫的面前,金馆长没有了刚刚的打趣,而是直接摆上了温暖和煦的笑容来,看着李云说道:“小道长,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吗?...对了,这位是叶赫大师,你之前不是想要见见他吗?他就在和里。”

        李云将一点小黄酒喝下肚子后,眼神没有飘忽,只是淡然微笑道:“贫道在此之前已经见过叶赫大师了...果然是名不虚传,可以画出爱与家庭的名画家。”

        叶赫在旁边只是笑着点头,没有应答。

        李云则是看着这突然出现的爱与家庭,和这玻璃罩子内的爱与家庭。

        “这两幅画里,有一张是赝品。”

        “没错,这里边有一张是赝品。”叶赫心想这不是废话吗,真迹只有一张,另一张不就是赝品了...

        李云盯着叶赫的双眼说道:“那么叶赫大师,您能说说,这真品和赝品有什么区别呢?从原作者的角度看。”

        “没有区别,这仿造我的人是仿造的出神入化,除了没有我的骨和神,这是将皮模仿的一模一样,是真正的仿造大师,我是十分佩服啊...老啦...”叶赫一脸感慨后生可畏的模样,同时对李云笑道:“那么,我便不再这里打扰道长你欣赏我的画了,先行告辞...”

        此时,李云却是来到了台前,玻璃罩子可以看清整个天空。

        明明是白天,却有些灰暗...

        李云用足矣让会馆里所有人听到的声音说道。

        “今夜这会馆里,可不止一张赝品...”

        所有人都被李云的声音给吸引过去了,全部循声望去,一个个都交头接耳的。

        杨天虎拿着酒杯的手都差点掉到地上...

        金馆长更是不开心,眉头都皱了起来,说道。

        “等一下...小道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的展馆里,还有赝品画咯?”

        杨天虎也给李云打着脸色,作为收藏家,被指责这里不止一个赝品,那就是赤果果的打脸啊...

        李云却是看着金馆长说笑道。

        “当然不是,在场的画是否真品贫道是看不出来的,在这里就不丢人现眼了...”

        “那你说画看不出来?我这里可是只有画...”

        金馆长眯着双眼,看着李云的表情愈加的不善,旁边的保镖们看着金馆长犀利的眼神就知道自己要做什么了,开始联系队友想要一拥而上,将这扰乱会馆的狂徒给拿下。

        保镖们上去,却被李云一个个的闪避开来,一边闪避,一边喝着小酒,一边笑着念道。

        “白昼朗朗,黑夜茫茫...”

        “魑魅魍魉,无所遁藏...”

        “金馆长,你对于这两句话,肯定十分的熟悉吧...”李云来到了金馆长的旁边。

        金馆长眼神一愣,想要联系在外边驻守的保镖进来,解决这个人...

        李云给金馆长一种不详的征兆,十分的不详...

        对讲机还没说完,天空就直接黑了下来,透着玻璃罩子,都能看到灰暗下来的天空...以众人的视角来看,这黑色的云彩是直接环绕在李云的正上方的。

        “在听贫道说完之前,没人出得去..也没人进的来...”

        纯白色的道袍无风自起,窗外的黑云蔽日,宛如末日...

        李云将最后一口酒水饮下。

        “暗影蔽日,渡鸦吞天...”

  https://www.abcxs.com/book/13440/12783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