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五百五十三章,去寻人

第五百五十三章,去寻人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

        突然,在默默望着的谢苏洁突然开腔,沙哑的歌声从谢苏洁的嗓音传出,其中甚至已经有些跑调,丝毫听不出任何头牌歌女的风采来。

        可李云还是静静的聆听着老太婆的跑调歌声,发自灵魂的声音。

        谢苏洁只会这一句,在唱完后,就不再唱了,继续看着院子外的小黑板发呆笑。

        “嗯,只剩下这一句了啊,明明去年还会另外一句【那南风吹来清凉,那夜莺啼声凄怆】的...啧啧,果然你们人类一老记忆力衰退的就不是一般的厉害诶。”柳燕璃耸了耸肩说道:“对了,你们道士吃肉不,我等一下要去做饭。”

        “自然是吃的。”李云说道。

        “嗯,远来既是客,今天给你们做老娘最擅长的啤酒鸭。”

        柳燕璃美滋滋的进了厨房,旁边的含香嘀咕道。

        “为什么都和啤酒有关啊...”

        “因为酒是一种好东西。”李云笑着说道:“能让人忘记哀愁。”

        ...

        “系统兄,这柳燕璃看着好像真的什么都不懂啊...”李云看着柳燕璃的背影说道。

        此时,潜水许久的系统出声道:“身上没有任何特质的存在,没有灵海波动,只有崆峒印赐予东海鲛人一族的长生印能证明她是鲛人...对于你来说,她仅仅只是个活了很久的女人而已,除了能在水下呼吸外,没有其她更多的特质了,或许性格还有些糟糕...”

        李云不再多说什么,这鲛人妹子身上还是有很多疑点的。

        柳燕璃去厨房里准备饭菜,含香不甘示弱,也去帮忙,白沉则是出乎意外的去和那些小熊孩子愉快的玩耍了,并且立下战书表示择日再战一番...

        李云则是来到了谢苏杰的面前,这苍老容颜掩盖不了清澈灵魂的歌女。

        默默听着这发自灵魂的声音,在歌词下掩盖的声音,李云觉得歌声从来都是表达情感的最好方式,即使语言已经模糊,可还是能听到歌声下面蕴含着的意义——东皇钟的神真好用,能听到这些玩意...

        此时李云思虑片刻,淡然达到。

        “你可能等不到了。”

        “夜来香...我为你歌唱...”谢苏洁的回答牛头不对马嘴,时不时还蹦出一句歌词来,李云就在旁边看着,搀扶着这百岁老寿星。

        在李云靠近的时候,谢苏洁好像感觉到了什么,干枯的手掌颤颤巍巍的往头上移去,从头上取下了一支小小的破旧发簪来。

        这发簪已经十分的破旧,上边的铜皮都已经掉的快差不多了,只剩下一片黑铁和锈迹,没有任何价值可言...

        “夜来香...”

        谢苏洁笑着将这发簪递给李云...

        此时,李云只是默默的接受了这破旧无比的发簪。

        时光的痕迹在这发簪上摩擦...

        老院长用一种呆滞又带着柔情的目光看着李云,嘴角的笑容未有再消失过。

        “送给你...”

        “是把我当成了某个人了吗...”

        李云没想那么多,只是默默的收下了这代表思念的发簪。

        “你的缘,贫道应了...”

        ......

        香喷喷的啤酒鸭被端了出来,连同一起的还有一碗碗香喷喷的米饭。

        看着这些丰盛的菜肴,杨春等孩子们口水都流了一地都是,一个个都乖巧的不要不要的,根本没有先前叫柳燕璃男人婆的底气...

        “你们这帮子小没节操的,刚刚还男人婆男人婆的叫着,现在一个个比猴儿还乖,对,特别是你杨春!”柳燕璃将最后一盘啤酒鸭端上来。

        “柳姐姐你最好了...”

        “柳姐姐果然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师...”

        “好吃...好吃...”

        “哎哟喂这小嘴巴甜的,别等一下以吃完就改口叫老娘男人婆了,还有这一声姐姐叫的真是舒服。”柳燕璃将菜放下,自己去冰箱里取了一罐子啤酒出来,打开就是搓一口。

        “爽...”

        “啧啧,看不出啊,你还挺有钱的,供养那么多孩子还喝啤酒。”白沉啧啧说道:“大妹子,我看你很有天赋,我有一项大投资,苦于手上没有现金,不要紧,只要648就可以了...”

        柳燕璃在喝了一口啤酒后白了白沉一眼。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的出你要钱干什么了,氪金伤身啊同学...”

        “别看我这里看起来挺贫穷的,其实我自己有额外收入的啦。”柳燕璃傲然一笑,轻车熟路的打开手机APP,跳转到一个粉红色的网页上,粉红色的衬托下更加粉红色的标题弹了出来。

        【女人,就要对自己狠一点,对他,好一点——】

        “女性鸡汤专栏?”李云疑惑道。

        “对啊,老娘好歹也是中文系的大手子,妥妥的文学少女呢,可不要小瞧我创造经济的能力。”柳燕璃敲着二郎腿傲然笑着,一手喝着啤酒还一边喊爽,什么文学少女,根本就是个嗜酒如命的酒鬼。

        给谢苏洁的饭菜是额外准备的,一碗玉米稀饭,杨春在饭桌上也不皮了,自己吃了两口饭后,端起碗来,给谢苏洁喂着粥...

        院长老太太吃的很慢,杨春喂的也很慢,十分的有耐心,喂一点,自己吃一点点,没有半点先前的熊孩子熊风采。

        “这小屁孩在不说话的时候还是挺乖的...”白沉在一旁赞叹道。

        这白沉刚刚夸奖完,这杨春就对白沉吐吐舌头说道:“菜菜菜,你丫的太菜了,连初中题目都不会,怎么当大人的....”

        “我选择收回我刚刚的话,你就是一进化彻底的熊孩子啊...”白沉眯着双眼看向杨春,丝毫没有半点愿赌服输承认自己就是菜鸡的感觉...

        杨春丝毫不落下风,就这么跟白沉对喷了起来,对于喷人的姿势,白沉怎么可能输给熊孩子,无论是多年的经历还是从贪玩蓝月上学来的脏话,都能让他面对杨春游刃有余。

        最后杨春甘拜下风...

        “论喷子,是在下输了。”

        “哼哼...你还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白沉双手抱胸,得意洋洋,傲然一笑,颇有喷子大湿的风范。

        李云觉得,从他和小熊孩子对喷的那一刻起,从他跟熊孩子计较这件事起,就已经输得一塌糊涂了啊...

        白沉和杨春斗斗嘴,对对喷,杨春也不忘喂老院长。

        老院长谢苏洁看着餐桌上热热闹闹的样子,不由自主的,嘴角咧出了一道微微的笑容来。

        没有牙齿,也不好看,却发自内心的微笑...

        .......

        .......

        夜晚,这些孤儿院的小孩子们都已经睡去——在完成了柳燕璃留下的噩梦作业之后。

        在皎洁月色下,柳燕璃推着谢苏洁出来晒月亮,自己则是开了一瓶啤酒来喝着。

        “啊...我们这里没有多余的房间,如果不介意的话可以打地铺,也可以睡我旁边的沙发...”柳燕璃一边喝着啤酒,毫无形象的躺在草坪上。

        “我没关系的...我这样就好。”含香化作透明模样,表示自己不用睡觉。

        看着半透明化的含香,柳燕璃身上的醉意被一扫而空,直接很没节操的躲在了李云的身后瑟瑟发抖。

        李云有些哭笑不得道。

        “额,含香并不是鬼...大概吧...”

        “道理我都懂啊,就好像你知道恐怖片是假的还是会被吓一跳一样,本能这种东西谁特么说的明白哦...”柳燕璃探出个小脑袋来,疑神疑鬼的望着含香那一边。

        白沉则是更简单,直接化作一杆长枪,插在了地板上,威风凛凛,散发着不凡的气质,直到被路过的走地鸡拉了一泡屎之后,才老老实实的收起自己的存在感。

        只有老院长谢苏洁在默默的望着皎洁的明月,也不唱歌,也不呢喃自语,就安静望明月。

        在含香彻底消散了过后(其实半透明潜伏在柳燕璃身后研究鱼人与人...),柳燕璃才贼兮兮站出来,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拉着谢苏洁晒月亮。

        “老院长很喜欢明月啊...”

        “那当然,每天晚上小苏洁都要晒月亮才睡得着,自己又腿脚不便,我也只能每晚出来晒咯,emmm...其实我也挺喜欢月亮的。”柳燕璃喝了一口老酒后,盯着李云撅着嘴说道:“还有,不能叫老院长,你叫她老院长,我叫她小苏洁,这不就说的我很老了吗!别这样叫啦...”

        李云点点头,笑着说道。

        “我还以为长生者会更加成熟的。”

        “我也还以为这世界就是唯物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呢,根本不会有什么神神鬼鬼的东西,直到你们仨出来,毁了我的三观诶,没想到居然真的有这些玩意,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华夏龙组啊,有没有什么特殊调查组啊,有没有第九区之类的...”柳燕璃的狗眼亮闪闪的,充满了好奇。

        李云看的出来,柳燕璃今天其实还挺高兴的...

        就好像作为一个孤独的人,孤独了很多年的人,找到了组织一样...

        “其实啊,活的太久会挺无聊的,不过只要有人生目标,这时间过的还是挺充实的,就好像我现在一样,打理着这孤儿院,看着一代人慢慢的长大,结婚生子老去,过着自己充实的人生,最后再默不作声的道别,遗忘,去另一个地方生活。”柳燕璃在李云的身旁,笑着说道:“小春这一届可能是我带的最后一届孤儿了,他们都是因为最近失火丧失家人的孩子...嗯...也许你等不到他们长大咯,是吧,小苏洁。”

        老院长谢苏洁只是缓缓的转过身来,对柳燕璃笑着...

        柳燕璃没有悲伤,唯独在生死离别这方面没有太多的悲伤,毕竟已经经历太多的生离死别了。

        只是柳燕璃有些许的可惜,对于谢苏洁...

        此时,柳燕璃看着谢苏洁的脑袋,突然发现了点什么,疑惑道。

        “咿?大仙,我有一个很严肃的问题要问你。”

        “若是我知道的话,自然是可以回答的。”李云说道。

        “小苏洁,她的脑袋上,原本插着一支很破旧辣鸡的发簪的,看起来最多值十块钱的那一种,到哪去了?这可是她最重要的东西...”柳燕璃有些担心站了起来,开始四处寻找这发簪。

        除了长寿之外,柳燕璃就是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

        刚刚想要蹲下寻找,就被李云叫住。

        “你要找的发簪是这个吗?”李云将这破发簪取了出来。

        “你干嘛拿小苏洁的发簪啊,这是她很重要的东西...就算你是大仙也不能拿着啊。”柳燕璃看着李云手中的发簪有些生气,这东西是自己闺蜜曾经珍而重之更甚于生命的东西...

        此时,谢苏洁缓缓的看向了李云,看向了李云手中的发簪,呢喃出了不一样的话来。

        “喜欢...你...送...的...还...你...”

        “这个是...她送你的?”柳燕璃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看着谢苏洁的样子就有些意外,惊讶道:“奇怪,就算是我也不能碰她的发簪啊,她一碰就会嚷嚷叫的...”

        老院长谢苏洁在看着李云手中的发簪时,非但没有嚷嚷,而是带着更加温和的笑容来。

        “这是刚刚这位居士赠与贫道之物,因缘而结,因缘而生,因执而活,因执而行...”

        李云眉目带笑的看柳燕璃,摆了摆手中的发簪。

        “这是她的执,也是你的执...你借着她人的执活下来,她人的目标和信念便是漫长生命中的唯一慰藉。”

        现场只留下了呆呆看着李云背影的柳燕璃。

        最后柳燕璃也是失笑一声,将最后一滴啤酒灌入喉咙中。

        “嗯,好苦...”

        ....

        第二天,熊孩子们十分的乖巧,哪里都没有去,就默默的在屋子里学习...

        这乖巧的场景,看着柳燕璃是十分的狐疑。

        “今天你们是吃错药了,居然不皮了?”

        “哼哼,我们也是有时候要乖乖的嘛...”杨春一脸不以为然的写着作业,周围的孩子们也十分的安静乖巧,没有半点昨天的熊状。

        柳燕璃有些浑身难受,这些熊孩子突然不熊了反而让人有些在意,总感觉缺少了点什么。

        白沉在旁边指导着这些熊孩子们题目,白发古风帅逼白沉在不说话的时候还是很正常的...

        李云则是站了出来,手中拿着发簪。

        “随贫道来吧。”

        “去...去哪?”

        “去寻人。”

  https://www.abcxs.com/book/13440/130495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