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史上最牛道长 > 第七百二十三章,需要铭记

第七百二十三章,需要铭记

        日国人。

        虽然现在华夏与日国的关系属于暧昧期,可那一段历史终究还是发生过的事情,谁也无法忘记,也绝对不能忘记。

        那一段被侵略的历史。

        “原来真的有鬼。”

        李云皱眉,现在不是纠结被一秒打脸的时候了,看着眼前这亡魂,发现早就已经失去了灵智。

        不仅仅灵智全失,连身为【鬼】的性质都产生了变化。

        虽然这度化经文并不是为他准备的,可这经文已经念诵完了,这亡魂丝毫没有要升天的意思。

        香火龙纹道台自带的法事加成,对眼前的小亡魂竟然没有用?

        这不可能...

        “总感觉阴风阵阵的...”明夜打了个小哆嗦,抬头看了看这烈日当头,怎么想都想不通。

        李云倒是有些意外,明夜这灵觉还挺敏锐的,还能感觉到不对劲。

        阴风阵阵,妖风起。

        还挺凉。

        此时,又一个脑袋上顶着旭日旗的无脑魂灵从地下涌出。

        越来越多。

        直到整个广场都被填满了才停下来。

        日国魂灵出来了。

        又有另一批魂灵开始从大地里涌出。

        和身着旭日旗的日本军官魂灵不同,这些魂灵全都是平民,衣衫不整,瘦骨如柴,皮肤黝黑。

        真实的过去。

        再一次在鬼魂之间的世界中重演。

        日**人魂灵追赶着这些华夏平民,华夏平民则一直奔跑,直到被杀害。

        往复循环,没有终止的时候。

        一副惨痛的默剧。

        李云也没办法阻止。

        这些魂灵已经因为某些原因,成为了地缚灵。

        所谓的地缚灵,就是魂灵生前重演着他们的【使命】。

        日**人追赶,这些平民们被追赶。

        就是这里的一切。

        唯一不确定的地方,是为什么一群魂灵都变成了地缚灵,难道全部都心有执念,无**回?

        李云摇摇头,只是轻叹了一声说道。

        “罪孽啊...”

        “你知道什么...”方老头猛的看着李云,激动的拉着着道袍说道:“你...你看见了...你看见了他们...这是真的吗...”

        “看得见,摸不着,又有何用?对于你来说,只是一缕过去的幻影罢了...”

        李云看着眼前游荡的亡魂们,执念太深,根本无法直接度化。

        本身用法事就有着【强制度化】的作用,可现在根本没用。

        “求求你,让他们安息吧,我...我每天晚上做梦都能梦到他们,梦到他们的哀嚎声,他们每天都在求我,求我能够解放他们,真的,有谁能够帮帮我,帮我解放他们吧...”原本暴躁老哥似的方老头立刻变了个脸色。

        李云没有说话。

        鬼是真的有,还有不少,但绝对不是方老头做梦的原因。

        盘踞在这里的地缚灵,没有对人动手的能力。

        “云大哥,你...在干嘛...看到什么了吗...”明夜小姑娘朝着李云靠去,有点瑟瑟发抖。

        “你想看吗?看看历史,真实发生在这一片土地上的事情。”

        “我...”明夜知道眼前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犹豫了一下后,点头说道:“我想看看,你所说的历史到底是什么...”

        李云灵海流转,点上了明夜的额头。

        “果然...”

        明夜的灵感不是比人强上一点,是强上很多...

        “明夜,你看我的额头有什么?”

        “你的额头?”明夜嘀咕道:“好像能看到一些金色的纹路,应该是装饰什么的吧。”

        “嗯,就是装饰。”

        灵感全开,明夜突然感觉眼前一阵清明。

        能看到眼前缓缓出现的影子。

        过去的罪恶呈现在眼前,明夜第一次看到这些东西反而没有什么害怕,而是十分心疼。

        “好过分...”

        “没错,是好过分,无论怎么掩饰,都十分过分的事情,对手无寸铁的平民出手,实在是太糟糕了...”

        日**人用刺刀,用枪械,肆虐着平民的幻影。

        平民的的幻影被攻击后没有消失,只是缓缓的融入地面。

        融入地面后,等待下一次循环。

        无休止,无止境。

        直到魂灵湮灭的那一天为止。

        李云转身看着方老头淡然道:“方老先生,能说说这里曾经发生过的事吗?”

        方老头眼神复杂,最后缓缓点头。

        “这里原本叫方村...名为石鼓村的村子,是在1946年后建成的,在这荒凉的土地上,被摧残的苟延残喘的人们,聚集在一起取暖的地方...”

        1946年,战争结束,华夏人民的胜利。

        然而胜利了,这可恨的战争依然在土地上留下了伤疤。

        方村已经不在了。

        只剩下了名为石鼓村的地方。

        “我呢,当时只是一个小孩子,我不敢出声,我藏在酒窖里,我不敢冲出去,看到父母亲人被杀害我也不敢冲出去,我的娘亲说过,死都不要出去,我就真的没有出去...”方老头满脸悔恨,悔恨当时没有冲出去,人为是自己是怯懦的,是卑鄙的,大家都在奋战,只有他逃避了...

        事实上,当时还是一个孩子的他,根本没有冲出去的责任,只有活下来才是他要做到的事情。

        孩子,应该被保护才对...

        李云叹了一口气,当初方村没有挡住穷凶极恶的鬼子,导致了村子的团灭。

        事实上,是根本挡不住。

        “贫道很想用更柔和的方式度化他们,你仔细想想,当初还发生了什么?除了你的事情...”李云觉得,如果没有其他因果关系的话,就只能召唤神器用暴力来突破这【轮回】的连锁。

        理论上来讲地缚灵,心中有不甘,有怨恨,有悔恨,有执才会形成...虽然这里的地缚灵给李云的感觉有些不对,不过李云还是觉得要按照流程来度化他们。

        暴力突破轮回的连锁,本身就是对魂灵的亵渎。

        当然如果实在没办法,亵渎就亵渎吧...

        方老头摇摇头,始终想不到究竟还发生了什么事情。

        无非就是鬼子进村,然后开始杀戮...

        眼前的日本兵正狂躁的蹦跶着,纵使已经失去了神智,也能看出当时他在战场上的疯狂,对这些手无寸铁村民的疯狂。

        “其实仔细想想啊。”李云眯着双眼说道:“既然是手无寸铁的村民的话,是怎么让他们变成魂灵的,难道用铁锹还有铲子,不可能的,他们的战斗力还不至于那么弱。”

        抗日剧里,那些会被各种姿势弄死的日本兵不同,现实的日本兵,兵强体壮,战斗力一个顶俩,像是那些抗日剧里的小丑日本兵,本来就是对抗战多年的华夏军队一种亵渎。

        方老头有些迷茫,一脸懵逼不知所措。

        显然他是藏了很久才被发现的,根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情...

        “当时,这里还有第三方,在奋勇抗击着...”

        至于这第三方是谁,显而易见,是那些应用的抗战战士们。

        就在此时,这些沉睡在土地内亡魂们,突然爆发开来。

        一条金色的细线,朝着远方连接...

        有缘人,来了。

        ......

        ......

        “好久都没有踏足过这片土地了,不知道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嗯,大概没有了吧。”

        大巴车上,穿着朴素的方正和呆呆的看着大路。

        水泥,柏油,电子的东西,很多很多方正和现在搞不懂的东西。

        时代变了。

        变得让人不懂了,方正和不懂,却很欣慰。

        国家变得强大了,这是最让人开心的。

        方正和清唱起歌来。

        声音很小,并不会影响到别人,只有坐在旁边的一个看起来初中生似的小姑娘,好奇的说道:“老爷爷,你是在唱山歌吗?”

        “怎么,影响到你了吗?影响到了的话,我就不唱了吧...”

        “没有没有,唱的很好听啊!有一种气势磅礴的感觉,真的很棒啊!”小姑娘满脸的憧憬。

        “真的很棒吗?那真是谢谢你,我学生都说我唱的老是走调,有些难听...”方正和感慨道:“这首歌啊,可是军歌呢,当初大家为了提升士气,每个人都会唱的歌。”

        一路上,方正和和小姑娘聊了很久,小姑娘听着方正和的故事,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方正和将自己的衣服披在小姑娘的身上。

        小姑娘睡的香甜,陷入了美梦之中。

        只有在这个最幸福的时代,才能做的美梦。

        ...

        “大变样啊,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方正和踏入了村子里,一次又一次的感慨已经麻木。

        朝着另一边走去时,却停下了脚步。

        “老头子,我们又见面。”李云微微一笑,站在原地,好像早就等待了很久。

        方正和的第一反应就是警惕,如果说第一次见面是巧合的话,那么第二次在这里见面,可能就是图谋了。

        至少在方正和看来,这是图谋什么。

        一股锋锐的气质从方正和的身上迸发出来,如狼如虎,铁血不凡。

        “贫道说是巧合,你信吗?”

        “你说呢...”

        “所以说,放轻松一点儿,喝喝茶,聊聊天,就好像在道观上一样,大家彼此不认识谁,下下棋,多好。”李云凭空变出一套茶具来,微微笑道:“请吧。”

        黑色的碗上边的茶,还是热的。

        方正和这一次没有接过茶碗,而是说道:“你想要什么...”

        “贫道只是想听听故事而已,听听你的故事,听听你战友的故事,听听...这村子的前身,方村的故事。”李云顿了顿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贫道此行前来,仅仅只是为了安抚此地的亡魂而已。”

        “我不信鬼神。”

        “贫道亦没叫你信。”

        方正和看着李云的笑脸,最终还是接过了这茶碗,将茶水喝下。

        “没想到,你居然会对我这个糟老头子的生平感兴趣,老实说,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啊...你要听的话,老头子我便说罢。”

        “曾经的我呢,是一个小小村子的少年,每天的生活就是割草,去放牛,去田里帮大人们的忙,吃的不算饱,但也绝对饿不着,过的还算是不错...”

        李云点头,可以看出这方村以前是相当的富饶。

        在那个年代,【饿不着】已经是相当高的标准了。

        “等到了年纪,我自然而然的就出去参军了,和村子里的小伙伴们一起出去,当时我们满怀着憧憬,能够将这些侵略者们赶出去。”方正和平静的说道:“只是,还没有到一年的时间呢,一起出去的六个小伙伴,就只剩下了我一个人了啊。”

        平静的背后绝对不是麻木。

        到现在,方正和都没有办法忘记,过去曾经经历过的人间地狱。

        又不得不去经历的地狱场景。

        “我很幸运,幸运的活了下来,幸运的立下了战功,幸运的当上了军官,又幸运的成为了大官,幸运的活到了现在,从别人看来,我的一生是幸运的,是显赫的,是威风的。”方正和脸色复杂:“又有谁知道,我的人生有多悲哀呢?父母死去,亲朋死去,战友死去,站在战友的尸骨上,我接受了荣耀,我走过了我的人生...”

        “你后悔吗?”李云淡然道。

        “嗯,我后悔了,如果不去参军的话,我可能就不会拥有那么多,就不会失去那么多,可能在村里被侵略者结束一生还简单一些吧,很卑鄙的想法,不是吗?”方正和眼神突然变得坚定起来:“但我又不后悔,必须要有人站出来,我的战友是,我也是,我注定会失去那么多,那么我的使命,就是让别人不再失去。”

        顶天立地的英雄男子汉。

        就是方正和一生的诠释。

        在那个时代,站出来保卫家园的,上到军人,下到贩夫走卒,都是英雄。

        给军人们提供粮食的人是英雄,为军人们提供舒适住所的人是英雄。

        不悔自己的人生,纵使早就已经失去...

        “你的人生,是辉煌的,但绝对不止这一点悔恨...”

        “是啊,我的人生不止有这么一次悔恨,我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家乡,当时连同我的战友,八个人,在这里抵抗...”

        “除了我以外,我的战友们,连同乡亲们,都在这一片土地,献出了自己的生命...”

        仅仅八个人,抵抗一整支队伍。

        他们原本可以离开。

        可依然留了下来,和村民们一起牺牲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3440/1627500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