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奋斗在晚明 > 第五章 张江陵(为盟主戰Dna火加更!)

第五章 张江陵(为盟主戰Dna火加更!)

        (感谢书友戰dna火的豪赏,成为本书第一个盟主。老火是从《寒门辅》跟过来的老朋友了,特此加更感谢!求收藏,求推荐票!)

        宁良笑骂道:“在咱荆州府江陵县的地界,提起张家除了张阁老他们家还能有谁?”

        张阁老?

        如今是万历六年,内阁应该是张居正把持。

        这位元辅先生自隆庆六年斗倒了高拱便一直把持朝政,几乎是无人匹敌的状态。

        看看内阁中的成员吧。

        申时行是个深谙官场政治的老油条,张居正说东他不敢言西。张四维虽然是高拱的人,但一直隐忍蛰伏,也是张居正的点缀。吕调阳也是郁郁不得志,最终黯然辞官。

        在这种情况下,说张居正是权倾天下是一点不为过的。

        宁修对张居正十分推崇,故而对于张江陵的人生轨迹可谓了如指掌。

        万历五年张居正的死鬼老爹一蹬腿去见了阎王,对于张居正来说可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张居正恰在事业的巅峰期,若是按照惯例丁忧三年,是有极大风险的。

        三年时间太长,对于身居高位的张居正来说是绝等不了的。若是有心人利用这三年的空歇期大做文章,或许等张居正丁忧回朝,朝中局势已然天翻地覆。

        故而张居正自导自演了夺情大剧。所谓夺情,就是以朝廷的名义挽留要丁忧守孝的臣子。因为夺情是天家的意思,故而臣子大多可以留任,也算是在忠孝之间作出了取舍。

        不过朝中有人看出了夺情是张居正的意思,一干倒张派以为时机到了便纷纷上疏弹劾张居正。

        国朝以孝治天下,作为内阁辅不为去世的父亲守孝丁忧是很为人不齿的。加之张居正锋芒毕露,反对派士气高涨,夺情风波闹得不可收拾。若不是天子站出来力挺元辅先生,廷杖了一干弹劾张先生的‘佞臣’,这道坎儿张居正还真不一定能迈过去。

        张居正最后成功胜出,得以夺情留任。不过也许是这次倒张行动声势太过浩大,张居正多少留下了心理阴影。次年也就是万历六年,张居正于三月中旬从京城出返回江陵老家,给老爹办理丧事。

        细算一算,如今张居正不正应该在江陵城中吗?

        宁修心脏砰砰直跳,既兴奋又紧张。

        他实在想不到历史会如此的巧合,让他穿越到张居正回乡葬父这个时间点。

        宁修前世最喜欢看的就是晚明史,对万历一朝的君臣可谓研究的透彻。他是张居正的铁粉,如今有机会亲眼见到这位千古名臣,心情自然是难以形容的。

        “爹,张家那采买管事来时可得叫上儿子我。”

        宁修和声道。

        宁良好奇道:“怎么,你想结交这采买管事?”

        宁修点了点头道:“手抓饼既可以走平民路线,也可以卖给达官显贵。这些日子来,咱家卖的手抓饼都只加了葱花。如果卖给张家这样的豪族,可以稍稍改良一番。”

        稍顿了顿,宁修继续道:“如果加入鸡蛋、培根、口感就会更好,价格也可以卖的更贵一些。”

        老娘宁刘氏好奇道:“修儿,这鸡蛋我知道,可培根是什么东西?”

        “呃......”

        宁修冷汗直流,连忙道:“就是煎猪肉条。这东西配上手抓饼,味道简直绝了。”

        谁知宁刘氏却是蹙眉道:“猪肉条?这玩意不成吧。达官显贵哪有吃那玩意的,猪肉也只有穷苦人家才会吃。”

        宁修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后世的培根肉不是无数文艺青年追捧的美食吗?怎么在大明朝,会这么不受达官显贵待见?

        宁刘氏解释道:“猪肉太脏,缙绅老爷们自然不愿去吃。他们吃的都是牛肉。”

        “朝廷不是命令禁止宰杀耕牛的吗?”

        宁修随口问道。

        “耕牛自然不能宰杀。但病牛死牛一直都是可以宰杀的,只需要提前向官府报备。”

        宁良蹙了蹙眉,对宁修提出这个问题丝毫不感到惊讶。

        毕竟儿子不事农桑,一心只读圣贤书,对这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未必有多了解。

        “那便用鸡鸭肉替代吧。”

        宁修可不认为他能在短时间内改变大明达官显贵的饮食习惯。猪肉既然不被缙绅所喜,那就只能用替代品。

        名门望族能吃到牛肉,那是因为他们关系到位。向官府报备的病牛死牛数量有限,像宁家这样的普通小户是不太可能买到的。

        猪肉不行,牛肉买不到,用鸡鸭肉替代就是最好的选择。

        “鸡鸭肉?”

        宁良挠了挠头道:“这不算肉啊。”

        宁修猛然间想起自己读过的一篇文章,讲的就是鸡鸭等禽肉在大明并不归为肉类,只能算是开胃小菜。

        “额,那试试羊里脊肉吧。”

        宁修心中着实有些无奈。鸡鸭肉看来比猪肉也好不到哪里去,大明缙绅的饮食习惯还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羊里脊自然是可以,不过这膻味如何解决?”

        宁修笑道:“这个好办,爹用米醋将羊里脊浸泡一个半个时辰即可。至于价格吗,就定在一张二十五文钱好了。”

        “涨这么多?”

        宁良是个老实巴交的汉子,听儿子狮子大开口定了个这么高的价格着实有些惊讶。

        “一片羊里脊就要五文钱,二十五文的定价也不算太高了。再说,张阁老家吃的东西自然要比寻常百姓贵上一些,不然怎么能衬显出阁老的尊贵。”

        “好了,你爹我知道了,便依你说的,定为二十五文一张。一会便让你娘去把羊里脊买回来。等那张府的采买管事来了,我便唤你来。”

        宁修心中大喜,心道只要结交了这张府的采买管事,说不定真有机会和这位张太岳见上一面。

        张居正的人生转折点便是万历六年,这一年他达到了人生的巅峰,但也是从这一年起,各种病症接踵而至。

        张太岳的事必躬亲导致了身体的透支,也给他万历十年病逝埋下了伏笔。

        如果有可能,宁修还是希望他这只小小蝴蝶能够震动翅膀,改变张居正的人生轨迹。

        张居正若是不那么早逝,戚继光便可以得到保全,整个晚明历史或许就会改写!

        ......

        ......

  https://www.abcxs.com/book/13764/65970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