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奋斗在晚明 >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元宵夜(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第一百九十六章 元宵夜(第一更,求订阅,求月票!)

        让崔氏到作坊做厨娘这事宁修已经定下了。

        但崔氏毕竟身份特殊,是个寡妇。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宁修并没有把此事声张。对外他只说雇佣了一个新的厨娘做帮厨。雇工们对此当然没有意见,毕竟多一个帮厨对他们是有利的。

        以前只有柳娘的时候,她一个人要做几十个人的饭菜,难免会有延误。

        雇工们大多是饿了一天,虽然嘴上不说但心里多少都有意见。

        现在好了,多了一个厨娘帮工,他们肯定能准时吃饭了。

        柳娘对这位帮工也很热情,甫一见面就和崔氏聊了起来。诸如她丈夫是做什么的啊,为何会来做厨娘啊。

        柳娘性情如此,属于自来熟。可崔氏就不行了。她本就性子腼腆内向,加之顾忌到身份便支支吾吾语焉不详。

        柳娘三问两问问不出个所以然来,也便没了兴致不再问了。

        反正崔氏干活很利落,丝毫不惜力,这便足够了。

        转眼间便到了正月十五,宁修给雇工们放了假。在这一天,按照传统一家人要聚在一起吃汤圆赏月放花灯。

        宁修自然也不例外。他和老爹老娘七郎十郎一起到街上赏焰火表演。

        大明朝廷规定,正月初八到正月十七这十天是不实行宵禁的,官员放假则从正月十一开始,假期也是十天。在这期间便是到了深夜街道上也满是行人,十分热闹。

        宁修给家人买了一大包礼物,看着家人欣喜的样子宁修由衷的笑了。

        他这么努力的奋斗为的不就是家人能够过上好日子能够开心吗?如今他做到了!

        “三哥哥你看那是什么!”

        十郎一边吃着零嘴,一边指着远处的人群。

        宁修笑道:“估计是什么杂耍班之类的吧?怎么你想去看?”

        “捂,可以吗?”

        “当然可以。”

        宁修摊开双手,笑着走在前面:“今晚又不宵禁,想怎么玩都可以。”

        十郎立刻一副心动的模样,攥起小拳头挥了挥道:“太好了。”

        宁修陪着十郎挤过人群,好不容易来到前列,只见围拢的圆圈中,一个杂耍班正在表演。有吞刀子的,有扎钉板的,有喷火的,有表演刀枪不入的,当真是精彩极了。

        宁修也十分好奇,聚精会神的看着。

        在他生活的那个年代,很少能够看到这种表演,更多的是娱乐致死的追星。

        其实有时候欣赏欣赏这种纯粹的杂耍也是蛮不错的。

        宁修和十郎正自有滋有味的看着便听的一阵哭喊叫嚷声。

        宁修扭头去看,只见一个身着锦袍的男子正纵骑挥鞭朝人群而来。他的身后跟了十几骑,亦都是气势汹汹。

        眼见一行奔马就要朝自己冲来宁修大骇,连忙推开十郎,自己一个纵身跳闪开来。

        其他的一些吃瓜群众就没这么幸运了,有不少人被奔马撞翻,哭喊声不绝于耳。

        宁修身边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就被一匹枣红色烈马生生踩断了小腿,骨头断裂的咔嚓声让人汗毛倒竖。

        是什么人如此嚣张,竟然在元宵节当天跑马伤人!

        一股怒气升腾而起,宁修攥紧拳头目光冰冷。

        “死鬼你醒醒啊,你醒醒啊。我就说了今晚不要出来凑热闹啊。这下好了你就这么去了我可怎么办啊。死鬼你醒醒啊。”

        不远处传来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喊声,宁修扭头瞧去只见一个身着棉袍的妇人正跪在一个男人身前哭泣。

        他走近一瞧发现男人的面部都被踏烂了,死的透透的,应该是刚才那伙人造的孽。

        宁修更加愤怒了。这些人若只是撞伤了人造的孽也不算大,现在竟然生生纵马撞死了人,若就让他们这么逍遥法外怎么对得起死去的这个男子?

        方才他若不是反应快,和十郎也得被撞倒,后果不堪设想。

        “此人真是无法无天,元宵节跑马撞死了人,倘真以为可以逍遥法外吗!”

        宁修刚想发声,便见一个青年书生挥舞着拳头抢先声讨起了这伙人。

        这人明显是那种愤世嫉俗的类型,慷慨激昂的控诉着这伙人的恶行,引的群情激奋。

        “大家到我这里来,我们联名写一份状子,向县令大人陈情!”

        “告?你告的赢?”

        一个不屑的声音响起,宁修定睛一瞧只见是个四十来岁穿着员外服的胖商人。

        书生怒不可遏的道:“如何告不赢?”

        “你可知方才纵骑撞人的是谁?那是辽王府的小王爷!纵骑伤人又如何?撞死了人又如何?你觉得县尊大人会帮我们这些升斗小民们说话?”

        “哼,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何况他只是个小王爷。”

        书生据理力争道:“众目睽睽之下,他纵骑撞死人,难道还能抵赖吗?我们只需要在状子上联名,想必县尊也不敢公然袒护他吧?”

        胖商人嗤笑一声道:“年轻人你太天真了。众目睽睽又如何?你真以为这大明律管得着朱家子孙?那些天潢贵胄凤子龙孙是可以凌驾于大明律之上的。你去县衙状告也只能碰一鼻子灰!”

        “我不信,我不信!世道不是这样,王道不是这样,天道不是这样!”

        书生负气说道。

        “这世上的事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何况他们还可以颠倒黑白。”

        胖子摇了摇头:“我劝你还是少管闲事。”

        “县衙不行我就去府衙,府衙不行我就去巡抚衙门,巡抚衙门不行我就进京去告御状。我就不信这天下没人能治得了他!”

        “那你去告吧。我敢说啊你还没到京师就被人给咔嚓了。”

        胖商人说着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嘿嘿笑道。

        “你!”

        书生怒不可遏,狠狠的瞪了胖商人一眼。

        宁修看在眼里,听在耳中,心中却是有了计较。

        辽王之子纵骑撞死人,这事情可以发酵一番啊!

        也许别人不知道巡按御史贺文程按临荆州的目的,但宁修却很清楚,那就是搜集辽王的罪证!

        辽王是藩王,要想拿下他必须得是重罪,亦或者罪行累累。

        仅仅靠辽王之子纵骑撞死人这一条显然无法对其治罪。但量变引起质变。也许贺御史那里搜集到的证据也差一点呢?那么这件事不就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

        ......

  https://www.abcxs.com/book/13764/747097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