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皇刘备 > 第三十九章 蔡邕之难

第三十九章 蔡邕之难

        消息传得很快,未几,洛阳城中便传遍了。没几天,刘备的言论便迅速流行起来。许多的年青士子动不动便把“为万世开太平”、“清谈误国,实干兴邦”等句挂在嘴边。

        消息传到卢植耳中,卢植正与蔡邕等品茶小歇,蔡邕闻言便叹:“好个刘玄德,好个刘玄德!不意子干竟收如此佳徒!”

        杨彪也道:“此子,吾不如也!”

        卢植摇头苦笑:“此子天纵之资,又何用吾教之?”心中却还是很得意自己的眼光,刘备不但是自己的爱徒,还是自己的佳婿呢!

        洛阳满城公卿,无不为之侧目,从此刘备刘玄德这个名字,算是彻底的被记住了。

        顿丘,曹操看着书信双目精光四射:“刘备,真乃人杰也!未曾见玄德之面,促膝而谈,实乃人生憾事也!清谈误国,实干兴邦,一语便中吾之心意也,玄德实乃吾之知己!”当下便修书一封,命仆从速带回京师,交予刘备。

        此时的曹操,还是个一心一意想为大汉添砖瓦的热血好官员。欲扶正直,除邪奸,使天下政教清明。直到后来为议郎时,数次上书不为皇帝所用,才知道大汉已经积重难返,不可匡正,于是心灰意冷,不再建言。继而黄巾大乱后,天下摇摇欲坠,曹操一颗野心便开始慢慢滋生。此时他见了刘备所言,只当刘备如他一般志向,是志同道合的良友,怎教他如何不激动?

        东莱,郑玄谓众弟子叹息曰:“壮哉斯言!吾所学数十年,竟不如玄德四句。子曰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斯言果如是也!”

        辽东,长史公孙瓒率数十人巡视边境,突然与鲜卑数百骑相遇。左右皆变色,公孙瓒大笑曰:“刘玄德,吾师弟也!尝云儒者当为万世开太平!某自幼受学于儒门,岂肯为玄德之后哉?诸君,今日便请随我死战,为辽东先开一太平!”说罢,一马当先,手持长矛,突入敌阵,众左右见了,鼓起血勇,随公孙瓒之后,左冲右突,刀砍矛刺。鲜卑防不猝防,瞬间死伤数十。余众见公孙瓒等勇不可当,心生恐惧,便四散逃去。

        公孙瓒杀散余贼,一身是血,退入空亭,取酒与众饮,而后大笑:“读玄德之文而后持矛杀贼,快哉快哉!”众人皆为公孙瓒豪气所慑,又敬又畏。从此公孙瓒威名渐显。

        颖川,荀家人也在品评刘备。诸人无不赞赏之。十六岁的王佐之材荀彧心高气傲,不肯服人:“刘玄德此言虽壮,就怕是好作大言之徒!”

        大侄子荀攸知道小叔父荀彧的小心思,笑道:“不然,观刘备其人,无论格物致知,还是京师除蝗,皆可见其非空言泛泛之辈,而是言行如一注重实践之人。正如斯言,清谈误国,实干兴邦!儒者之四句教,真豪气干云之语也,不亚于吾家之王佐之材。”

        荀攸比荀彧只大六岁,幼时一起读书长大,份虽叔侄,情同兄弟。所以敢最后调侃一下荀彧。

        荀彧听了,俊脸一红,道:“公达休来取笑我,刘备之气魄,非我所能及也。”晚上,荀彧又取出刘备上次过颖川留下的书信,细细观之。看着信上古朴的字体,心中却是在想,刘玄德啊刘玄德,你又是怎样的一个人呢?

        后来史载:“光和元年夏,帝于太学论儒,语出四句,满座皆惊。由是,帝海内知名。”

        今年是多灾多难的一年,叛乱,地震,日食等就不说了,种种妖异之事也频频出现。夏四月有雌鸡化雄。五月有白衣人入德阳殿门,突然消失不见。六月有一道黑气堕入温明殿中,如车盖隆起,五色有头,体长十余丈,翻滚不休,形貌似龙。七月又有青虹见御坐玉堂后殿庭中……种种异像,民间一片恐慌,各种流言满天飞,一会说天子失德,一会说要有大灾难,一会说汉有天下太久,汉德已终,气数已尽,要改天换日了。尤其是后面一种流言流传得最广,街头巷尾,大家都探头探脑的窃窃私语,汉家只怕是气数已终啦!没听说吗?有神人说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每当社会动荡的时候,各种妖人妖言层出不穷,未来的大贤良师张角当然也不会放过这个收获人心的机会,他派了无数教众四处宣传,散播他的言论,搅起无数暗浪汹涌。

        无数大臣也纷纷上本,为时局担忧。皇帝也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在七月,皇帝召集一些臣子,蔡邕、马日磾、杨赐、张华等人诣金商门,入崇德殿问对。这就是史上有名的金商门奏对。

        皇帝让中常侍王甫、曹节两人问诸臣这异像纷纷,是什么原因,如何平息流言善后?然后众人纷纷进言。完了之后,皇帝又听说蔡邕经学深奥,所以特诏稽问:“比灾变互生,未知厥咎,朝廷焦心,载怀恐惧。每访群公卿士,庶闻忠言,而各存括囊,莫肯尽心。以邕经学深奥,故密特稽问,宜披露失得,指陈政要,勿有依违,自生疑讳。具对经术,以皂囊封上。”

        皇帝说最近灾民频生,不知道什么原因,朝廷焦心,我也恐惧,想听听其他人的意见吧,那些混蛋一个个的不肯说老实话。你学问高深,是个忠臣,我相信你,你给我说实话,到底是什么原因?不要犹豫,说好之后,用皂囊密封给我看。

        蔡邕被皇帝一夸,便信了,披肝沥胆的上奏:“……今灾眚之发,不于它所,远则门垣,近在寺署,其为监戒,可谓至切。蜺堕鸡化,皆妇人干政之所致也。前者乳母赵娆,贵重天下……;续以永乐门史霍玉,依阻城社,又为奸邪……而闻太尉张颢,为玉所进;光禄勋姓璋,有名贪浊……宜念小人在位之咎,退思引身避贤之福。伏见廷尉郭禧,纯厚老成;光禄大夫桥玄,聪达方直;故太尉刘宠,忠实守正:并宜为谋主,数见访问……近者以辟召不慎,切责三公,而今并以小文超取选举,开请托之门,违明王之典,众心不厌,莫之敢言……夫君臣不密,上有漏言之戒,下有失、身之祸。愿寝臣表,无使尽忠之吏,受怨奸仇。”

        蔡邕于是把朝廷中的种种弊端一一直言道出。说灾异没有发生在别的地方,要么在宫门,要么在寺署,难道还不清楚吗?这就是妇人阉宦乱政的原因啊!又炮轰一干奸佞,举荐一干贤臣。最后说,皇帝,我可是对你肝胆相照啦,你可得保密,不要让我受别人的怨恨而遭祸。

        皇帝看了蔡邕言辞恳切动人肺腑的奏章,心有所触,不禁叹息。然后可能是坐久了,要去上个厕所活动活动再回来看。结果曹节趁皇帝不在,就躲在后面偷看。这一看,完了,泄密了。

        蔡邕也没想到皇帝如此不靠谱,阉宦如此胆大包天。于是,他在奏章里所弹劾的一众人,知道消息后就纷纷开始行动了。如狂风暴雨般的打击报复突然而来。

        若是一般人打击报复,蔡邕或许便没事,朝臣哪个不受弹劾,不被指责。要是一被弹劾一被指责就问罪,朝中早就空空如也了。

        但这次不一样,这次因为上的是密折,所以蔡邕有的没的都说了。于是一口气把宦官势力和其他弹劾的官员全得罪了。这两股势力一合力,蔡邕就完了。

        首先是王甫和程璜等为代表的宦官。之前蔡邕无数次在奏章中指责王甫,在去年反对夏育出兵塞外时,在论幽冀两州刺史久缺时,在去年的陈七事疏时,矛头无一不指向王甫等阉宦。王甫早就恨蔡邕恨得牙痒痒,这下得了机会,还不下死手?

        再说程璜,蔡邕在这封奏章中指名点姓的说程璜如何横行乱政,程璜对蔡邕恨之入骨,刚好他有个女婿,便是酷吏阳球阳方正。阳方正刚好又与蔡邕的叔父蔡质也不和,这下好了,两下一勾结,阴谋层出不穷,于是蔡质、蔡邕被陷害而下狱。罪名是结党营私,袒护党人,仇怨奉公,议害大臣,大不敬等一系列的罪名,这么多罪名,还能判什么?弃市!

        蔡邕自己写了个陈情表替自己辩护叫屈,可惜皇帝被中常侍一哄,哪里还有当初好言恳求蔡邕让他说实话的心情,理也不理。幸好中常侍里有个好人吕强,对皇帝说蔡邕无罪啊,不应该杀他啊。陛下你不保密,导致蔡邕一家如此,岂不是有负忠臣吗?以后你还听得到忠言吗?不若饶了蔡邕,全家流放,这样天下才没有怨气,忠贞之路不会堵塞啊!

        然后卢植等好友闻讯,大惊,也纷纷上奏陈情营救,皇帝一听,好像很有道理哦。又想起让蔡邕上密奏时的情景起来,于是下诏减死一等,全家流放朔方,就算是天下大赦也不能免罪。

        金商门问对的有无数人,包括卢植也上疏了。他上陈八事:选用能吏,解除党禁,免除重罪,修整武备,弘扬经学,减少官员调动,禁止请托升官,减少专权。结果碰了一鼻子灰。皇帝连理也不理。但结果已经比蔡邕不知道好到哪里去了。

        当然,把皇帝惹毛了的还有杨赐。他言辞更为激烈,差不多就是指着鼻子在大骂了。皇帝大怒,但杨赐资格老,当过帝师,念在当年的情份上,免罪不问。

        蔡邕一家,凄凄切切,别了众亲友,便在官差的看管押送下,一路往朔方而去。他不知道,前途还有更凶险的事等着他。;

  https://www.abcxs.com/book/16045/79714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