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皇刘备 >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后出逃

第一百四十九章 太后出逃

        董卓既走,关羽与刘恪道:“慎之,不妥,董卓已起杀心,我等速报与太后。”关羽何其敏感之人,董卓临走前一眼,分明是杀机毕露。

        刘恪也持此议,乃与关羽入殿中,拜见太后。何太后闻言,心中颤抖,眼圈一红,又是要哭。刘恪与关羽对望一眼,心道,女人就是麻烦。他等在太后身侧多日,早就知道太后亦不过是个柔弱女子罢了。是以心中亦不惧太后威仪。主要是何太后被董卓一吓,早就惶惶不可终日,哪里还复有灵帝在时母仪天下的风范。

        刘恪忙道:“太后,时不我待,还请太后速速收拾,我与关将军护住太后与大王自密道出城。”

        宫中有密道,乃世祖光武皇帝秘密营造,他也心忧后世有人逆乱,于是给子孙们留下一条生路。到后来,天下承平百年,本来口口相传于皇族的密道,早就被皇帝们给忘记了,反倒是久居宫中的太监们一清二楚。汉灵帝入继大统,他本外藩,到了宫中,自然免不了好奇而四下游览,宫中阉宦为了讨好新皇帝,于是把宫中种种密闻一一说与天子听。灵帝又好这些稀奇古怪的事,听说有密道,喜不自胜,率了一干阉人于皇城中四下搜寻,还竟真被他寻到,密道便处于永安宫后,靠近武库那里。直通北邙山下。

        灵帝既知此处,自然也告诉了当时的何皇后,甚至灵帝兴致大起,曾携了何皇后在密道中**数番

        刘备入宫见太后,太后便把密道之事悉白与刘备。这也是刘备为什么能安心南下的原因。因为他早已留下后手,若董卓敢弑太后与弘农王,他便可令刘恪带了太后等自密道出逃。

        何太后匆匆收拾一番,把细软金银打了数个大包,看得刘恪咧嘴关羽傻眼。这是逃亡啊太后,不是效游。于是刘恪与关羽只留下二个包袱,一是换洗衣裳,二是细软。刘恪又抱了弘农王,自殿后而走。

        满殿宫女及小黄门,被关羽打晕在地。众人避过董卓宫中耳目,贴墙而走,密道入口,乃一枯井,众人鱼贯而下,关羽曾逃亡江湖,对清除踪迹颇有心得,于是殿后而行。一众人闷声摒息,一路有惊无险出了密道,方逃出生天,便见一彪军驻扎于此。何太后见了,险些昏厥过去。却见那将上前拜道:“末将吴匡,拜见太后,拜见大王。”

        吕布奉董卓之令,先是着部将高顺、张辽等兵围北军,到了之后,却见营门大开,里面除了一干老弱,便是来混日子的官宦子弟。吕布闻讯大怒,飞驰入营,乃问:“吴匡呢?”

        一个兵痞站了起来,有气无力的道:“吴将军率了兄弟们,数日前便出营射猎去了。”

        吕布一拳打在空处,郁闷无比,于是又率众将入宫,胁迫太后,等相国董卓前来发落。到了永安宫,却见殿前静寂无声,鬼影也没有一个。往日里寸步不离的刘恪等人,一个个皆不见了踪影。

        吕布心知不好,忙疾步入殿中,却见殿中宫女太监倒了一地,而太后与弘农王皆不见踪影,大叫一声:“糟了!”

        于是令高顺速报相国,自己踢醒太监宫女,审问仔细。那些太监宫女们醒来,却是一问三不知。须臾,董卓亦至,见自己的猎物踪迹全无,而陪伴身侧的宫人们又一问三不知,不禁大发雷霆,须发皆张,怒道:“给老子搜,这么多人,莫非还飞天了不成?”说完一脚踢在一个宫女身上,把她踢出老远。

        宫女嘤嘤而哭,董卓满腔怒火无处发泄,乃喝骂道:“再哭一声,老子便砍了你!”宫女惊惧,强抑哭声。

        董卓见这小宫女惊惶之状如羊羔,又丽质天生,羞涩之态我见犹怜,不禁心中一阵燥热,便去了衣襟,拖了宫女于案上

        宫女体态娇柔,年岁又何曾受过如此鞑伐,不禁双眼一翻,昏了过去。良久,董卓虎吼一声,喷薄而出。收拾干净之后,道:“全杀了,一个不留!”

        顿时,殿中惨叫连连,血流成河。

        董卓麾下将校,打起仗来一个个不要命,可要让他们干缉捕的活计,却是抓瞎。无数人马地毯式的从南宫到北宫,搜刮了个遍,楞是不见半点踪迹。止有吕布部将张辽,看出一点点蛛丝马迹,却记于心中,默然不语。

        缘何?张辽字文远,雁门马邑人,先祖乃是著名的马邑之谋的发起者聂壹,因功未成而单于走,既得罪了匈奴,又害得汉廷劳费无数钱财却竹篮打水一场空。两头不讨好,便索性改了姓。少有勇武,闻名于乡中,并州刺史丁原以其武力过人,召为从事。后来丁原被何进召至京效,何进又着张辽去河北募兵,等张辽回来,何进死了,丁原也死了,走投无路,被董卓遇见,于是吞并其军。他也就在董卓军中待了下来。

        他少年时游历幽、并,颇晓江湖之事。关羽匆匆扫除痕迹,未免有不周全之处,却被张辽发现。他心向汉室,且故主丁原为吕布、董卓所害,是以故作不知。

        等董卓跳脚大骂,召城门校尉、洛阳令等前来“破案”的时候,消息已经瞒不住了。百官知太后与弘农王莫名消失,董卓失态,心中俱喜,朝会之上,说话声音也不觉大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太后与弘农王哪儿去了,但只要不在董卓手上,就是天大的喜讯。

        此时北邙山中,太后与弘农王坐在车驾之上歇息。刘恪告诉她,入夜之后,军队会疾行,自偃师而出轘辕关,然后走入豫州,到时自有广阳侯大军前来接应。太后听了,不禁心情一松,再也支撑不住,竟然睡了过去。

        刘恪与关羽还有吴匡对视一眼,心中苦笑,哪有那般容易。董卓是何等人,一旦寻人不到,必定反应过来,会令沿途郡县关隘严加防守,若是没有太后与弘农王,他们一路轻车简行,跑出司隶那是简单得很,如今有两个身娇肉贵没受过苦的拖累,能不能到轘辕关下,还是一个问题。

        他们所料没错,董卓在宫中寻人的同时,早就下令各关隘亭县,严防死守,见太后与弘农王车驾或可疑人马,即发讯以闻。洛阳诸关,伊阙关,函谷关,广成关,大谷关,旋门关等,都收到了董卓的严令。

        董卓既失太后与弘农王,又因东方联军势大,自己根基在西方,于是召公卿议,欲迁都长安,以避兵锋。董卓曰:“昔高祖都关中,十一世后中兴,更都洛阳。从光武至今复十一世,案石苞室譏,宜复还都长安。”

        百官张口结舌,这董卓真是敢想啊!迁都乃何等大事,岂能随意而为。于是司徒杨彪劝曰:“昔盘庚五迁,殷民胥怨,故作三篇以晓天下之民。今海内安稳,无故移都,恐百姓惊动,麋沸蚁聚为乱。”

        董卓闻言,冷笑一声,心道海内安稳?山东诸侯都反了,逗我呢!于是道:“关中肥饶,故秦得并吞六国。今徙西京,设令关东豪强敢有动者,以我强兵踧之,可使诣沧海。”

        杨彪复劝:“海内动之甚易,安之甚难。迁都改制,天下大事,皆当因民之心,随时之宜。往者王莽篡逆,变乱五常,更始赤眉之时,焚烧长安,残害百姓,民人流亡,百无一在。光武受命,更都洛邑。此其宜也。且长安宫室坏败,不可卒复。石苞室譏,妖邪之书,岂可信用?”

        董卓说不过杨彪,便作色道:“公欲沮我计耶?关东方乱,所在贼起。崤函险固,国之重防。又陇右取材,功夫不难。杜陵南山下有孝武故陶处,作砖瓦,一朝可办。宫室官府,盖何足言!百姓小民,何足与议!若有前却,我以大兵驱之,岂得自在!”兵痞嘴脸复露无遗。

        百官皆恐怖失色。黄琬出列对曰:“此大事。杨公之语,得无重思!”

        董卓冷哼道:“边章、韩约有书来,欲令朝廷必徙都。若大兵东下,我不能复相救,杨公可与袁氏西行。”

        这家伙,赤果果的武力恐吓了,还拉了叛贼边章、韩遂韩约一起,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有甚勾连。反正他们要是举兵东下,你们把我拖在洛阳,那就请你们杨家和袁家西行抵御叛贼罢。

        杨彪被董卓一吓,也有点心虚,不过仍然嘴硬道:“西方自彪道径也。顾未知天下何如耳。”

        司空荀爽见董卓无言以对,怒气冲天,恐其当廷发作,乃谓杨彪道:“相国岂乐此邪?山东兵起,非一日可禁,故当迁以图之,此秦、汉之势也”

        董卓得了个台阶下,方稍熄冲天之怒。于是冷哼一声,拂袖而去。

        大家闹了个不欢而散。

        董卓还府,召诸人议。坐上城门校尉伍琼、尚书周珌力谏之,曰不可迁都。董卓在朝会之上受了一肚子气,正无处可发泄,于是大怒道:“卓初入朝,二子劝用善士,故相从,而诸君到官,举兵相图。此二君卖卓,卓何用相负!”遂令甲士收伍琼、周珌斩之。

        可怜二人,枉死于此。

        感谢书友烟花易冷夜太美的打赏,谢谢支持。

  https://www.abcxs.com/book/16045/79719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