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皇刘备 > 第一百七十八章 龙亢之变

第一百七十八章 龙亢之变

        刘备得了袁绍后勤供给充足的保证,席散之后,便匆匆回营。天气渐冷,再不抓紧时间。若再举兵,就是来年的事情了。

        到了营中,刘备见了久别的严颜、张飞,心中非常高兴。尤其是二将独自领军,却能奇袭伊阙、大谷二关,足见其能。

        麾下众将见了,自然是少不了久别寒暄。匆匆数语已过,刘备便与众将议事,荀彧把舆图高高挂起,与刘备道:“主公,董卓于函谷关、黾池、陕县等沿途险要,一路布防。若是能够迅速攻破此三处,则长安再无险阻。否则天已入冬,大军不宜轻动。到时再欲图关中,便只能待年后了。”

        刘备思索片刻,便在地图上重重一点,道:“知会孙文台,三日后,兵发函谷关!”

        兵欲发时,却见孙坚飞马来见,孙坚见了刘备,苦笑一声,道:“玄德,得荆州急报,荆州刺史刘景升犯界,遣兵击我南阳。袁将军心忧南阳不保,因此欲遣我回援,故不得与玄德同进退,诚为憾事也。今次前来相送,愿君兵锋所向,无所不克,马到功成!”

        刘备一愣,随即释然,道:“不能与文台并肩作战,实在可惜。承文台吉言,那么,就此别过了!”于是一拱手,跃马便行。

        孙坚看着刘备意气风发的背影,长长叹了一口气,径自回营去了。刘备走后,洛阳诸侯大开宴席,歌舞升平,袁绍也早就把诸侯随后出军准备接应的保证抛到了九霄云外。他目前正率了人马修葺宫室皇城,以便到时奉太后与弘农王入居。袁绍此时想法又有所不同。既然不能立刘虞,索性到时再唆使人进劝太后,重立弘农王。

        弘农王乃先帝嫡长子,名正言顺,还曾一度登基为帝,若不是董卓乱政,他现在还在龙椅上坐着呢。想来,太后与弘农王,心中也是不甘得很。若是自己辅佐弘农王与太后重掌天下,那么袁氏声势必然会再度高涨,到时自己封侯拜相不说,袁氏又能数代显贵。况且一个分裂的朝廷,才是自己想要看到的。何乐而不为?这样也对得起叔父袁隗与袁氏上下数十口了。

        曹操在扬州,募得数千敢勇后一路疾行北归。曹操一心想重振声威,于是着令甲士日夜疾行,若有怨怼劳累者,军法惩之。

        这日刚出了九江郡,到了豫州龙亢,夜宿涡水。夜间有军士密会,曰:“曹公军法严苛,我等往日在扬州自在快活,不意跟了曹公,受此行军之苦。听闻曹公素恨董相国,战阵之上,身先士卒,亲冒锋矢。主将如此,我等小兵将奈何?我等血肉之躯,又如何抵得过西军凶猛?只怕此番到了洛阳,大战一起,我等此生无望再归扬州也!”

        又有人道:“拿了安家钱,不就得卖命?当兵吃粮,天经地义啊!”

        之前出言之人不屑道:“如今这天下,乱糟糟的,到哪不能当兵吃粮?我且问你,李四郎,你在家也是当兵的,你是愿在丹阳待在家边上,还是愿去洛阳和凉州贼厮杀?曹公给的饷比扬州的多么?”

        这一说,很多人就反应过来了,一拍大腿,道:“着啊,曹公发的饷和老家发的饷差不多,为何冒着风险去拼命?”

        李四郎嘟囔着道:“我等军人,上阵杀贼,如此才有晋身之阶,否则当兵当到死,也不过一小卒尔。”

        那为头的一幅看白痴的眼神看着李四郎:“行,凉州铁骑天下无敌,你随着曹公去送死罢。知道曹公为何来扬州募兵否?因为他已经败了一阵,之前所部遇上董卓大将,折得干干净净,于是又往扬州寻了我等前往,嘿嘿,曹公治军严苛,军饷又少,老子却是受不住。”

        这些人,原本就是一个小团体,七嘴八舌的一讨论,打算不干了的竟有大半。此议一决,大家伙就欲趁着夜色逃归扬州。

        不料那为首之人唤住众人,嘿嘿一笑道:“既然要走,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大家抢了营中辎重钱粮,再脱路而返扬州。如此也不枉我等白受这一遭苦。我人多,曹公人少,料想他也不会为难我等。”

        大家一想,深以为然,于是诸事分派下来,谁人纵火,谁人去后勤营抢夺贵重物资,然后如何汇合,从哪里走众人一一商议已毕,而后分头行事。

        曹操于帐中,卧甲而眠,正自酣睡,忽然曹仁与典韦在帐外大呼。曹操闻声而起,取剑而出,正欲相问。忽见营中四处火起,曹操惊道:“出了何事,可有贼兵来犯?”

        曹仁急道:“主公,非是贼兵,乃我部军士叛矣!”

        曹操又惊又怒,问道:“我部军士谋叛?所为何事?”

        曹仁又哪里知道是什么原因,这一切都好好的,忽然睡了一觉就这样了。曹操见曹仁说不出话来,于是一把推开曹仁,便欲冲出去问个究竟。曹仁一把扯住,急道:“主公,不可亲身犯险!”

        曹操被曹仁一把抱住,见四周火光腾腾,无数哗变军士来往营中,四下抢掠。饶是他心志坚定,也不禁心中惊雷阵阵。这是他千辛万苦在扬州募来的兵啊,这是他的资本,这好好的,怎么就叛了?若不问个究竟,他怎能心甘?怎能咽得下这口气?

        就在此时,曹洪与夏侯渊亦来。两人身上烟熏火燎的,手中提着剑,身上血迹斑斑,一路来到此处,见曹操无恙,方长出一口气。

        曹洪道:“主公,兵士哗变,我等还是速速退避的好,否则乱兵来犯中军帐,后果不可料也。”

        曹操怒道:“行军至此,军士乃叛,我不知缘故,岂肯就此走之?”

        夏侯渊苦笑一声,道:“主公,某方才擒住数人询问,其道不愿随主公赴洛阳击董卓,于是从谋事者叛之。”

        曹操闻之,双拳紧握,双眸血红,吼道:“这是为何?董贼暴虐无德,神鬼厌之,我顺应天命,起兵讨之。彼等竟不愿相从?”

        曹操一时心灰意冷到了极点。

        众人正劝时,忽然一伙人往中军帐杀来。人未至而火箭呼啸而来,帐外一时之间,火光腾腾。典韦大吼一声,提了盾,持了戟,便杀往门口。正与叛军遇,典韦手起戟落,劈翻数人。众人见得典韦凶悍,唿哨一声,圈子便散了开,不再贴身厮杀,却是拉开大弓,一箭又一箭的只是来射。典韦守住门口,双臂舞作一团,而叛军竟不得寸进。

        曹操见此,强抑思绪翻腾,目光如冰,与众将道:“召集本部人马,随我杀将出去!此等叛贼,死不足惜!”

        众人轰然应诺,于是纠集亲信腹心,跟在曹操身后,直往营门杀去。典韦与曹洪,一左一右护住了曹操。

        曹操提剑在手,见四散乱走之叛军,一剑一个,刺翻在地。众叛军见曹操神勇,诸将凶狠,倒也不再前来相逼。反正他等是能抢一点就算一点,倒也犯不着与曹操死斗。

        一场大火,烧至天明时才渐渐熄灭。曹操等人杀出乱军之中,复点人数,只余六百人不到。曹操屯于一小丘上,望见营地一片灰烬,粮草辎重尽失,不知如何是好,只得长叹一声。

        曹仁率了人,复去营地灰烬之中翻捡,看看有无可用之物。曹操看着左右军士,身上几乎人人带伤,不禁大怒,谓曹洪、夏侯渊道:“妙才、子廉,你二人率余部,沿足迹追捕叛逃之人。彼等抢了辎重而行,必不致远,汝等抓住一个便杀一个,绝不轻饶!”

        二将应命欲行,夏侯渊担忧道:“主公,我二人引军远去,此处兵少,若有贼来,如何是好?”

        曹操笑道:“还有何贼来此?再者,有吾之恶来在,有子孝在,我有何惧哉?”

        典韦闻言,往前一步,立于曹操身前,躬身道:“二位将军尽管去,主公安危,典某一身担之。除非某死,否则任何人也休想伤害主公!”

        二将昨夜间已见典韦威势,倒也能放得下心,于是稍微嘱咐几句,两人便匆匆引兵去追叛贼了。他二人心知肚明,曹操这是让他们去追辎重钱粮,杀人泄愤倒是在其次。

        至下午,曹洪与夏侯渊得胜而返,随行押送数辆大车,车上系了无数颗人头。二人到了曹操跟前,拜道:“主公,幸不辱命。”

        曹操看了看,这近十辆大车,全是粮食,也够自己这点人马支撑一段时间了。已到豫州,先一路前行罢,沿途过境,再设法讨要军资好了。

        就这样,一路行来,收扰败军,又沿途招募。待曹操到得酸枣的时候,又复有兵三千余。不过此时的曹操,心态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历经败阵、军士哗变。曹操已经想得很明白,若无一块地盘以养军,选拔自己的铁杆,自己手中不管有多少人马,都将是无根之木,无源之水,不可长久。这世道,若真想做出一番事业,还得如诸侯一般,有地盘,有人口,有源源不断的钱粮。

        此时的曹操,击董之心渐退,心思却更多的是放在寻找一块稳妥的落脚地上面去了。

  https://www.abcxs.com/book/16045/79721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