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汉皇刘备 > 第三百二十八章 山陵又崩

第三百二十八章 山陵又崩

        洛阳,天子刘辩只知道这个冬天格外的寒冷。无论他在殿室中让人加多少炭炉,无论他披上多厚的裘衣。那彻骨的寒,仍然占据了他的身心,怎么也驱散不了。

        压力和责任,会让一个人迅速成熟。而压力和责任让一个人肩负不起时,他也会很快崩溃。

        十四岁以前,刘辩过得都很快乐。有父皇,有母后,他的舅舅是大将军,做为皇长子的他是这个帝国的第一顺位继承人。想要什么新鲜玩意或者想办什么事,只要他开口,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人,总会想法为他弄来、想法为他办好。他以为,这样的日子还会延续很久。可是年轻的父皇突然说不行就不行了。

        父皇驾崩之后,刘辩就觉得自己看了一出眼花缭乱的戏。大臣们扶他登基为帝,然后十常侍和诸臣大打出手。先是舅舅大将军何进身死,然后就是袁绍召董卓入京,袁术率人攻入宫中,杀人放火。到现在他还清楚的记得,洛阳宫城中的火光熊熊,映红了黑夜的半边天。

        宦官为了保命,挟持他和母后、皇弟和公卿大臣一路逃窜,幸有卢植卢子干和刘玄德来救。这一场祸乱,公卿大臣死伤无数,宫中侍者更是尸填沟壑。本以为动乱到此为止,谁知道董卓带兵入京……后面的事情,刘辩已经不愿意去回忆了。

        好不容易到了洛阳,又被袁绍立为天子后,刘辩以为,在袁绍等诸臣的尽心辅佐下,大汉在他手里中兴。谁知道诸侯讨董虎头蛇尾,袁氏徒负四世三公之名,录尚书事总揽朝政之后,却心怀二志,袁绍割据冀、并;袁术霸有豫、扬。母后当初心心念念的要回洛阳,要想着依靠袁绍。现在看看袁绍,三公九卿皆他幕府中人,朝政尽归他手,却不见其有一策以益朝廷。

        就连宫中的供应用度,也得看袁绍的脸色和心情。这样的傀儡天子,做着有什么意思?可就算是知道没意思,刘辩还不得不继续做下去。生死全在袁绍一念之间,事到如今,不依附他还有什么办法呢?几个老臣逝去后,偌大的洛阳,越发显得冷清了。

        刘辩整日里无所事事,又心中苦闷难解。除了纵酒享乐来麻醉自己之外,已经别无他法了。何太后看着皇帝如此消沉,心痛不已,屡次劝告,皇帝当面应允,背后却纵情声色如故。何太后一介妇人,也只好为之暗自泪垂。

        今年八月,袁术在寿春称帝,消息传到洛阳,只如一声晴天霹雳。皇帝刘辩听了,木然发呆了一上午。到了膳时,见到何太后,道:“母后,这便是你视之如股肱的汝南袁氏。好一个四世三公,好一个袁术,其素来伪善,如今露出了真面目,也就是一逆贼!”

        说到后面,刘辩已经是声色俱厉。他素来柔弱至孝,何曾在母亲面前如此失态咆哮过。何太后也被皇帝吓得花容失色,默然无语。母子二人饭也没吃,不欢而散。

        皇帝一路气冲冲的跑出了永乐宫,越想越气愤,当初他们母子二人被刘备千辛万苦的救了出来,结果母后不愿意待在刘备营中,一心要依附袁绍,说他家累世公卿,负天下人望,又是讨董盟主如何如何。结果呢?当时一心讨董的只有刘备和曹操寥寥几人,而袁绍等人,不过是各自心怀鬼胎罢了。当初若是命刘备秉政,自己又怎会受今日之屈辱?

        后来也有种种机会,当初老将军朱儁还在时,不就提过要刘备辅政吗。都是命啊。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袁术都已经称帝了,他兄长袁绍说自己没有这种野望,天下人谁会信?皇帝跑到祖庙,大哭了一场。既哭大汉王朝的命运,又哭自己的软弱和犹豫不决。又想起自己和母后被袁绍这个野心家捏在手心,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有三尺白绫和一壶毒酒送到面前,哭得更伤心了。

        在祖庙发泄了一番情绪的皇帝,心情略微恢复。回了宫中,更是不管不顾,把全部身心投入到享乐中来了。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袁绍也会称帝,也不知道自己还能活多久。既然如此,那就趁着时光还在,醉生梦死吧。

        刘辩天生贵胄,从未锻炼过身体。俗话说酒是穿肠毒药,色是刮骨钢刀。他这没日没夜的折腾,如何吃得消。就算是在各种补药的滋补下,他的身体仍然在迅速的消瘦。何太后劝也劝不住,把皇帝近侍都杖毙好几个了,皇帝却仍然我行我素如故。何太后和唐皇后娘儿俩在宫中哭作一团却又不知道如何是好。

        冬天来临的时候,皇帝的身子骨,终于是垮了。一场大雪之后,洛阳城中一片素色。外面虽然北风呼啸,天寒地冻。但皇宫中尤其是皇帝与太后的居所,却仍然温暖如春。大量的宫幔挡住了寒风的侵袭。而无数的地炉里,炭火熊熊,散发着光和热。可就在这么一个所在,皇帝刘辩却仍然不断的说着冷。

        何太后闻讯来探看,一握皇帝的手,发现如握寒冰,看着围着炉火身披裘衣仍在瑟瑟发抖的儿子,何太后心中便是一沉,忙命传太医。

        太医一路疾奔到了宫中,替皇帝一把脉,心中就一咯噔。何太后见太医蹙着眉头只是沉吟不语,便问道:“天子何恙?”

        太医想了半天,想出一个药方来,便对道:“回太后,陛下只是因天寒而风邪入体。臣有一方可御之,只是用药之后,还须保重静养才是。”说完之后,写了一个大补汤奉上。

        刘辨服了药,好了一点。又让宫人暖了榻,侍候皇帝睡下之后。何太后复把太医召到自己宫中,问道:“皇帝身体究竟如何,还请如实道来?”

        又见太医磨磨蹭蹭,便不耐烦的道:“说吧,哀家赐你无罪。”

        太医小心措辞道:“陛下已然邪寒入体,只能静养而后徐徐拔之,若再近酒色,恐有难言之兆。”

        何太后脑袋一晕,心中一凉。胡乱打发了太医出去,便哀哀哭了起来。以前,先帝是她的依靠,先帝驾崩后,现在的皇帝就是她的主心骨和依靠。若是皇帝也没了,让她和皇后如何是好?皇后好歹还有个娘家可以去,自己兄弟父母已经死了个干净,这乱世之中,她还能依靠谁?

  https://www.abcxs.com/book/16045/797297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