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破天录 > 第769章 热血焚城锁真凶

第769章 热血焚城锁真凶

        李乘风远远的看见了这一幕,听到了这一声震天动地的嘶喊,他一时间体内热血,双目含泪。

        天下间,无论哪朝哪代,无论哪个世界,平民百姓都是最淳朴的一群人,他们不懂“待之以国士,则以国士报之”的道理,但他们懂得“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道理!

        太子本来就是他们在如此苛捐杂税,在如此艰苦环境中坚持生存下去的希望,几乎所有的百姓都翘首期盼着太子哪天能真正的继位,让他们过上更好的日子,因为他们都很明白,跟太子争夺皇位的四皇子,是站在修士门派这一边的,他主张的是维护现有秩序。

        可是受尽贫苦折磨的百姓们渴望变化,渴望更好的日子,渴望减税,渴望减捐,可是在这黑沉沉的世界中,他们看不到任何改变的希望,不断改变的是一直在增加的苛捐杂税。

        直到,太子监国,他以惊人魄力开始犁庭扫穴,刷新吏治,整治贪腐,最重要的是,所有亲眼见过太子的人都知道,这是一个心中真正装着百姓,而没有装着江山的人。

        是的,这是一个皇族的异类。

        历朝历代,无论皇帝还是皇子,他们的眼里都只有江山,或者爱美人不爱江山。

        可是太子不是,他不好色,到现在为止宫中也只有太子妃一人,哪怕是太子妃多次劝谏他多纳嫔妃广开枝叶,他也从来不放在心上;他也从不贪杯,平时甚至滴酒不沾,任何场合他都从不失态;他不玩物,除了处理朝政,就是忙碌奔波于大齐各地微服私访,私下调查各地情况。

        这是一个平时枯燥无聊到乏味的男人,同样身为皇子,喜欢戏曲舞乐的四皇子就不止一次的评价过这位太子“我这位三哥只怕是石头刻出来的”。

        在面对贪官污吏时,他冷酷无情,哪怕在面对谁都要讨好的大修行人时,他也从来不假于色。

        所有人都觉得这位太子不可亲近,内心冰冷,不通人情。

        可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个人之所以这样,因为他心里面装满了天下间疾苦的百姓,他不是生长于深宫后院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子弟,因为太傅的教诲,他很小就走入田间,他亲眼见过百姓的疾苦,亲身与他们一同劳作过,他深爱百姓的淳朴与忠诚,正如同百姓们也深深的爱戴着他。

        任何一个与太子交往过的百姓,无不为之折服,从此变成太子殿下最忠诚的簇拥。

        太子的美名便是十年如一日这样口口相传的传播开来的。

        人群中当然有不相信这样名声的人,可是当他们亲眼看到太子舍身救下他们这样最普通最低贱的百姓时,即便是最冷酷最卑劣的心思都在这一刻被彻底的打动。

        “三哥!!”赵飞月瞧见赵汗青时,立刻飞扑了过来,她含着眼泪,立刻使用法术为赵汗青治疗着伤口。

        但赵汗青此时完全没有留意到自己的伤势情况,他眼见赵飞月一离开,两侧街道处的尸潮立刻失去阻拦,他们疯狂的涌入广场,向百姓们扑去。

        赵汗青大急,他捂着伤口,一把用力将赵飞月推开,嘶喊道:“快去挡住!孤没事!!快去!!”

        赵飞月忍着泪,看了一眼自己最尊敬的三哥,又看了一眼涌入的尸潮,她十分的痛苦。

        但就在此时,百姓们呼啸着蜂拥而起,他们将小孩挡在最后面,年纪最大的老人嘶吼着扑向跟前的活死尸,一个扑倒一个,用自己的肉身拼命阻挡活死尸的前进。

        此时那些躲在房屋中的百姓们一个个惊恐不解,他们听着外面震天动地的嘶喊声,有的人大着胆子挪开抵着门窗的家具朝外看着,他们有的震惊的看着那些广场中的百姓们疯狂的反扑向恐怖的尸潮,有些人看不见这样的场景,便伸头探脑的低声跟人议论着。

        有些人已经猜到了什么,脸色也变得难看了起来:“莫非是殿下遇难了?”

        立刻有人便跳了起来,急冲冲的往堵住的门口冲去,门口的人立刻将其拦下,怒目而视:“你要出去送死别连累我们!”

        这人却一把揪住门口拦路之人,怒喝道:“你这个蠢娃儿懂个屁!太子殿下若是在此遇难,你觉得我们还能活下去么?就算侥幸活下去,将来日子又还能指望谁?谁又会为我们这些苦哈哈说话做主!谁又会带着我们过好日子!!”

        这一句话惊醒了满屋之人,原本都想着自扫门前雪的人们都纷纷站了起来,他们有的抓起了扫帚,有的拆卸了床铺抓着一根床腿,他们的眼神逐渐坚定了起来。

        救太子,就等于救自己!

        一时间,泰阳城的紧闭民宅忽然打开了一扇门,一名举着木棍的老者呼嚎着冲了出来,他知道自己出来必死无疑,但他知道自己一定要出来,他救的不是太子,是他后人的性命与未来。

        这名老者很快被活死尸扑倒,迅速的被后面的活死尸扑上来撕扯成碎片,但他在临死前依旧挣扎着朝着屋内嘶吼着:“保护太子!!”

        很快,一个又一个的男人嘶吼着从屋内扑出来,他们有的手中抓着一口破锅,有的抓着一块砖,有的拿着扫帚,有的举着房梁,他们奋不顾身的从屋内冲出,扑向面前的尸潮。

        李乘风居高临下的看去,他能清楚的看到泰阳城每一条街道中都有百姓蜂拥而出,他们如同一条条涓细小流,每一缕都不甚起眼,可是当他们汇聚在一起时,却猛然间爆发出无可比拟的力量,凝聚成一股可以与恐怖尸潮抗衡的人潮!

        这两股怒潮猛烈的撞击在一起,形成生与死,善与恶,阳与阴的抗衡与厮杀,整个泰阳城看起来泾渭分明,黑色的百姓怒流与恐怖的白色尸潮互相冲击,可细看下却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层峦叠嶂,在这一片黑与白的生物之下却是遍地的鲜血,如同燃烧的热血在烈焰焚城。

        太子愣愣的看着四周的百姓们朝着自己发疯一般的冲来,拼命挡在自己跟前,一个又一个素未谋面的百姓倒在他的跟前,太子一时间热泪盈眶,哽咽难言。

        在泰阳城的中央广场处血流成河,尸积如山,男人们首先冲上前,赤手空拳的与活死尸们搏斗,紧接着老人们也疯狂上前,最后是妇人们。

        爷死婆替,夫死妻替,爹死儿替,这一刻,泰阳城百姓们的血性似乎全部都被激发出来了,他们一开始还是凭借着血勇之气,凭借着向往美好未来的本能在保护着太子。

        可是随着越来越多的亲朋家人死在活死尸的手中,血海深仇已经结下,整个泰阳城的百姓们都杀红了眼,似乎这源源不绝的流淌血液燃红了他们的眼睛,让他们一个个愤怒如狂,疯狂厮杀,死战不退。

        这一幕极大的震撼了居高临下俯视着这一切的李乘风,他咬着牙,疯狂催动花草树木在护城河下的地道泥洞中寻找着。

        正当他心急如焚的时候,他忽然间发现无论是花草树木还是虫蝥都挤到了一处地方便再也难以寸进!

        李乘风心中猛的一震,他立刻意识到:自己终于找到了绝无疾的真身所在!

        要结束眼前这一场可怖的惨剧,就要在最快的时间内,击杀绝无疾!

  https://www.abcxs.com/book/17357/3351850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