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末世小馆 > 第六百六十章 术士大人给您拜...呃不对,送你土特产啦!

第六百六十章 术士大人给您拜...呃不对,送你土特产啦!

        陈青俞命都没了半条,哪还敢还嘴一句,刚才的幻觉里一百多只巴掌大的蜘蛛正在给他做脑组织酸融清除手术来着——还是不开颅的那种。

        以他对自个亲未婚妻的了解程度,这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自己要是敢让她下不来台,反手就是五百来只大蜘蛛糊脸上。

        他自己琢磨到这的时候也在想也在哀叹,俗话不是成精沧海难为水么,自个见天儿的跟各种口径当量的蜘蛛打交道,怎么心理抗性就一点儿都没见涨呢?

        看着周围狩猎者一脸同病相怜般的同情,陈青俞多少还得到了一点安慰,

        “媳妇儿,能扶我一下么,腿软,起不来...”

        胡雅乐极不情愿的扯了他一把,

        “软什么软——喏,给你韭菜盒子,多吃几个就不软了!”

        呃,这话里话外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呢。

        狩猎者们怪腔怪调的嘘声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哦~”

        “这么年轻呀,可惜了...”

        “啧啧!”

        陈青俞当即原地爆炸。

        林愁处理掉最后几个韭菜盒子的工夫,心满意足的狩猎者们渐渐离去到荒野上继续搞事情,没准晚上回来的时候还能给林愁带回点什么意外的惊喜。

        连山爷和白穹首都走了,黄大山说什么太久没有搞事情,一见别人都开车往西走心里贼拉刺挠,于是这货趁着驻扎在山下鸾山娘子军不注意和老白老沈钻空子溜了。

        吴恪叹着气说,

        “唉...愁哥你瞅瞅,夜女王相中他哪一点了你说,根本就没有一点亲王的样子嘛!”

        林愁想了想,

        “也许就相中了山爷这一点呢。”

        “???”

        燕回山上很快就变得静谧下来,一辆辆巨大且狰狞的荒野战车咆哮着驶出,基本没有闲散人留下来。

        年节过后,钱包饥饿了半个月的狩猎者们终于熬过了每年一个月的消息延迟时间——罢工了一个月的荒野信息团队,也就是那些搜集队终于把最新一波的异兽动态传了回来。

        狩猎者本身是不会没头苍蝇一样到荒野上去乱晃悠的,平日里除了彼此的沟通消息交换之外就全仗着搜集队零零散散的讯息来提供一个大致的行动方向。

        不是说狩猎者们自己做不了这个工作,而是这些强大的战斗单位和荒野战车意味着巨大的消耗,算下来很是得不偿失,不然哪里还有搜集队的生存土壤?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燕回山总算是又恢复了平日里的模样。

        “噗~”

        呃,或许并没有。

        术士直接把自己从幻影移形的“幕布”里甩到墙上,发出一声巨响,稀里哗啦从黑袍子里掉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比如:一只三条腿的浑身长毛嘴里喷火的癞蛤蟆,两个杠铃一样巨大且有无数尖锐棱刺看起来像狼牙杠铃多过法系物品的法杖,二十六个红通通带着引线的大管子——看起来貌似比前两个玩意更不好惹。

        吴恪头都没回,转身就跑。

        柜台上,一条胳膊用两根虚无的手指爬起来跳回术士大人身上,自动接驳完毕貌似还发出了“滴”的一声金属提示音。

        “呵呵...”

        术士把屁股底下的小地狱火拽出来揣回兜里,

        “坐标计算的有点失误...啊对了,过年好过年好,这个送你啦!”

        说着把一块很可能刚从炼钢炉里取出来的红通通的金属块丢给林愁。

        呃,这年貌似都快过去一个月了吧?

        不过有人送东西总是不好拒绝的,林愁用平底锅一挡,熟练的接下并掂着锅。

        这玩意貌似是熔融后重新凝结为固态的某种金属内核,它在林愁娴熟的手动吹凉过程中加速释放热量,估计很快就会冷却下来。

        “这是什么东西...”

        术士拾掇好那些乱七八糟的零部件后坐了下来,

        “哦,一颗小行星的内核,来的路上顺手搓过来的,我觉着手感挺不错的,等下次三黄再叫的时候我再给你搓一个差不多的过来凑一对儿,这玩意比健身球和核桃档次总该高一点吧?”

        “咣当~”

        林愁手一抖,炽热的金属球从锅里崩飞出去。

        “老子特么,刚才用平底锅炒了一颗小行星?卧槽系统...你不考虑给个特殊成就啥的??”

        冷涵顺手把行星内核冻在半空,补了一句,

        “这样冷却比较快。”

        可能这一屋子人就没一个正常的,考虑问题的角度有点失衡。

        看着被冻起来的“未来文玩健身球”,林愁发现那上面的的熔融花纹还真挺艺术的!

        术士显然心情非常愉快,

        “林子我跟你说啊,自从三黄叫了一次之后,我觉得整个人都不一样了~你知道吗,就那种新世界的大门为你打开的感觉——你能明白三天搓到六个小行星的感受吗?就跟开了个幸运光环似的,诶我去...刚才来的路上我突然灵光一现,发现我完全可以开发出一个新法术啊,‘气定深渊魔’,你觉得这个名字怎么样?嘶...不太好啊,容易让人误会,完全不如气定大火球气定炎爆来的形象通俗...‘气定流星落’,哈,就叫这个了,地狱火点燃加上固态金属内核,从大气层外落地的时候起码能增加七成物理伤害和三分钟眩晕!”

        林愁也是个脑回路比较委婉的,

        “你要是直接在敌人肚子里开传送门扔个‘气定流星落’在里面,除了七成物理伤害和三分钟眩晕外没准还能增加百分之六百多万的饱食度呢!”

        术士一拍桌子,

        “好像也可...不行!陨石都是从扭曲虚空和魔界直接搓过来的,速度每秒二十多公里,大气层上面开个口子减速都得经过精确计算才能确定威力和爆炸范围,要直接扔敌人肚子里去,我可不想把整个明光都变成‘明光港’。”

        得,这还是个实践大于理论的——明光到现在还能容的下他也真是宰相肚里能撑船,嗯,还是宇宙飞船。

        以冷涵的心理承受能力听着两人的对话都觉得这是一种挑战,寒毛直竖,

        “咳,能换个话题吗。”

        术士尴尬一笑,

        “中午我在这吃啊...三黄呢?我给三黄带了面包虫...诶?我的面包虫呢?又丢了?!”

        林愁指指刚才术士大人落地的位置,那下面有一团墨绿色的灰烬,

        “小地狱火之前抱着那包虫子来着...”

        术士浑身颤抖,一团黑雾不受控的从帽兜底下涌了出来,看上去起码有三十条黑线和八只乌鸦的当量。

        小地狱火噗的一声从术士的口袋里跳出来,一路翻滚奔向门外,几个起落就消失不见。

        看来小家伙对危险的感知能力还是很透彻很灵敏的。

        冷涵噗嗤一声笑了。

        “...”

        见两人都看着自己,冷涵迅速恢复冷若冰霜的表情,

        “唔,小石头人挺可爱的。”

        ...

        一个半小时之后,基地市方向灰尘滚滚扬起长龙,一整列车队起码有三十几辆荒野战车驶入燕回山。

        科研院、守备军、发生委各自派出了代表,其余的则都是消息灵通的大家族。

        姜自洐从车上下来,发出极响亮的大笑,

        “哈哈哈,老徐也来了...哟,这不是谢老先生么?”

        谢逊哼了一声,不置可否,摸着孙子的脑袋欲言又止。

        谢凛说,

        “爹...我都快让你摸秃了...”

        谢逊苦涩的笑了笑,

        “凛儿,我...”

        “爹,来的时候不就说过了吗,三叔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再说了,当初要不是三叔救了你,现在还哪有我啥事儿了...”

        “臭小子!”谢逊摸着谢凛的头笑着,很欣慰的那种。“不管怎么说,这次我谢家,势在必得!”

        从北极熊瘦成干脆面的姜自洐很没品的凑过来,

        “势在必得?我说老谢啊,你看这三十来家,哪个不是势在必得?”

        谢逊看着那张从油腻土肥圆进化成清新高富帅的脸显得很不适应,

        “擦,你姜总好歹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能不能注意一下...你离我那么近干啥,远点远点!”

        姜自洐可不管他说什么,一把扯过老谢,哥俩好的嚷嚷着就往山上走,

        “哎呀呀,咱们可是世交,世交你懂不?你躲啥,咱说点悄悄话...老哥我跟你说这个狞猫啊...”

        “滚!!”

        三十来个大佬一路吵吵嚷嚷进了饭厅,

        “哈,可笑,就是前面那三巨头真让出来,有你们李家啥事儿,不就是消息灵通点么,当饭吃?嘁!”

        “别特么瞎嚷嚷,唔,这三位...哪位是林老板?”

        “柜台后...诶我草!!”

        场面一度相当失控,然后瞬间针落可闻。

        一前一后的差距让人的耳朵极度不适应,在场有不少人都开始掏耳朵了。

        看起来一脸憨厚的姜自洐突然爆发,直接扛着谢逊谢凛从大门蹦了出去。

        谢逊怒了,

        “姜自洐!你他娘的到底要干什么!老子跟你很熟么!!”

        姜自洐长出了好几口气才回过神来,

        “你没看见那屋子里有谁?”

        谢逊不耐道,

        “我看见了,冷涵冷中将嘛,我又没得罪过她...你让开,干什么呢你!”

        姜自洐堵着门道,

        “卧槽我看你是生意伙伴才提醒你的啊,今儿你要是进了这个门,能不能走出来都是另外一码事了,老子可不想没事儿就换俩生意伙伴玩玩,分分钟几十万上下的生意,你舍得挂了老子还舍不得少赚一毛钱呢。”

        俩人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四狗子追着一团燃烧着绿油油火焰的小石头人从一旁轰隆隆的跑过。

        小石头人挥手甩出一团绿火,正打在四狗子的鼻尖上,溅出一片闪亮的本源辉光。

        四狗子勃然大怒,“嗷呜汪”的咆哮震得整个燕回山都在瑟瑟发抖。

        “...”

        “...”

        谢逊的冷汗唰一下就崩了,

        “术,术士?!”

        一句话声还没落地,小馆的门里呼啦炸出来一堆人,

        “娘咧救命啊...”

        “卧槽卧槽,我这心里卧槽卧槽的,这买卖老子干不了,谁爱要谁要,老子要回家焚香沐浴拜一拜王母娘娘赵公明。”

        更有心理防线脆弱的眼里直接就喊着一包眼泪了,

        “完了,我完了,我要倒霉一辈子了...”

        屋里,术士尴尬的站着,手足无措,

        “呃...林子,我是不是耽误你做生意了?”

        林愁摆摆手,

        “生意也不是我的生意——这俩人跑哪去了?陈青俞!胡雅乐?!”

        “诶!来了来了!谁叫我...”

        一群大佬黑着脸,就跟被狗撵的兔子似的灰溜溜自觉到外面商量着撸猫事宜去了,一边走一边嘟囔着,

        “见了个鬼了,晦气!”

        冷涵目光灼灼的看着术士,貌似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新闻。

        也对,第一次人们的重点关注对象不在冷暴龙身上。

        嗯,这种被忽略的感觉对冷涵来说,应该是相当美好吧~

        ...

        柳木凉亭下一片沉默。

        三大巨头实权人物甚至都没有到场只是派出了几个无关紧要的代表而已,这就等于表明了态度。

        他们都已经得到过实惠,讲道理也该轮到其他人分一杯羹了。

        说归说做归做,年都过了,总归吃相不要太难看——和人民群众打成一片才是好榜样嘛!

        或者说,他们现在来,就是为了压个场子立规矩而已。

        在场的都是人尖子,哪还有不明白这个道理的,跟三方代表恭恭敬敬的打过招呼,开始了会议的第一项进程:

        互相炮轰。

        “呵,诸位,表个态吧?”

        “说的就跟表态有用似的。”

        “李老头,你还有别的意思不成。”

        “嚯,什么时候轮到你姓徐的说话了。”

        姜自洐乐呵呵的看着这伙人一眼,对陈青俞说道,

        “青俞,我是姜自洐,姜家愿出三千万流通点,可否割爱让出狞猫?”

        陈青俞眼睛一花,差点被这当头一棒捶晕过去,

        “三,三千万...”

        其他人立刻炸锅了,

        “姜自洐!你讲不讲规矩?”

        姜自洐一瞪眼,

        “公平交易买卖自由,我姜家从来都是生意人,怎么可能不讲规矩。”

        “你...好啊...”

        瞬间乱成一团,挑衅的目光你来我往刀光剑影。

        “四千万!”

        “六千万!”

        “一亿!”

        流通点嘛,呵呵,小意思,谁比你姜家穷多少似的。

        “咳,”

        发生委的代表说话了,

        “诸位且听我一言。”

        “今日之争,流通点并无多大意义,况且,”他看了小馆里面一眼,“你们让那位怎么想?”

        三十来个金光闪闪的大佬顿时犹豫了,

        “这...”

        “我看诸位无论怎么争,狞猫的定价,还是不要超过龙虎斗的价格比较好,诸位的意思呢?”

        废话,你丫说都说了,我们还敢有啥别的意思么!

        于是,一道道心思各异的目光重新落到狞猫的主人身上。

        陈青俞裤裆一寒菊花一紧,mmp,他们的眼神好吓人。

  https://www.abcxs.com/book/22007/1291474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