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末世小馆 > 第九百二十一章 牛澜山:我究竟做了什么孽

第九百二十一章 牛澜山:我究竟做了什么孽

        姬堂的脑子仿佛突然又是自己的脑子了,灵光一闪,记起了一切。

        “黄大山!你是黄大山!!”

        然后他努力撑起脑袋,用眼角的余光看着那台酷似古董俄罗斯方块游戏机的小东西,那上面有一组闪烁着的红绿灯以及一块屏幕。

        (该死,再高一点,看不到,我的手...)

        他已经进入极端的饥饿期中太久,身体甚至连这点能量都懒得分给他尊贵的脖子这一个小动作就让他姬堂头昏眼花脑子像是针扎一样的疼。

        在手和脖子共同努力下,他终于看清了小屏幕上显示的字体:

        黄大山,你是黄大山

        第二个“黄大”亮起,其余字迹全部消失。

        然后绿灯一闪,变成了:传输成功!

        姬堂有点蒙,

        “好菜的语音识别,黄大山,山爷,我是姬堂啊,活见鬼了我擦,我们...”

        这次“山爷”俩字留了下来,其余字迹依旧消失。

        然后绿灯又一闪:传输成功!

        姬堂张了张嘴,

        “卧槽这玩意有毒...到底传哪儿去了,谁来救救我们...给个痛快的死法也成啊...”

        这次进步巨大,足足有三个字发了出去“救我们”

        ...

        外面,牛澜山脸都绿了。

        对面的狼城二人组已经认定这是阴险的明光人设下陷阱,是在埋伏他们,牛澜山百口莫辩只能硬撑。

        那个身形矮小的低声对旁边的人道,

        “钢诚,要不我们撤...”

        钢诚眼珠子鼓起,目光死死盯住牛澜山和他身后的水晶壁。

        这种力量如此庞大、如此恐怖,根本不是他们狼城人能够涉足的,仅仅是看上去就有种面对天堑一般的感觉明光信奉的血脉力量竟然能够达到这种骇人的地步?

        “如此声势浩大的准备,你以为他会放你我二人轻易离开?钢曲,你的脑子被狗吃了吗!”

        “可那玩意明明是扣在他身后的,朝向也并不是我们...”

        钢诚眼角余光扫过钢曲,

        “狼城怎会有你这种胆小如鼠之辈!即使不是针对我们,我们也要看看明光到底有什么动作,毕竟是我们外狼城的人先...咳咳...该死!”

        钢曲脸色阴晴不定,目光扫向水晶壁前那个邋遢不堪的老人,

        “明光人到底是怎么知晓我们的行踪的?还是说,小城主他背叛了我们...”

        钢诚恶狠狠的瞪着他,

        “闭嘴!现在是说这种事的时候么?”

        牛澜山倒背着手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完全无视两人的对话,显得高深莫测。

        当然如果不看他那一身被各种异兽的屎尿以及泥土交织出诡异恶臭的破烂衣衫,还是颇有前辈高人的风范的。

        让牛澜山脸绿的并不是狼城二人的对话,而是

        (苍天无眼啊,这可是老夫最后一丝救命的稻草了,老天你干脆落下几个雷直接把里面的傻缺劈死好了,无限制对讲根本不是这么用的好么,他们的脑子都被狗吃了么?!)

        这个无限制对讲机是他耗费无数心血才研究出来的宝贝,当然,其中少不了瞎眼老爷子的指点。

        无限制对讲机可以保证他在任何情况、任何地点、任何时间联系到最有利于解决他所面对危局的“友方单位”,是一种非常高深的玄学应用程序然而,说大气一点就叫“大道有缺”,无限制对讲机所转述的语言却不是完整的,而是随机挑选,且最多不超过四个字。

        如果由他来使用,理论上来说字数上限则可以达到六个。

        但是,他任何细微的动作都可能引来狼城缺心眼二人组的致命攻击。

        牛澜山审视了一下自己的状态,体内本源空空如也,几乎全部用来修复巨型鸡崽所带来的伤势,现在别说是面对两个来自内狼城的家伙,随随便便一个本源凝兵的小瘪三就能一刀砍死自己。

        虚张声势最怕愣头青,被戳破的后果牛澜山都不敢想狼城的家伙最喜欢痛饮仇敌的鲜血,他们吃人!

        “里面那几个家伙是指望不上了,但愿这古怪的水晶壁能多撑上一会,让这两个脑子缺根弦的狼城人知难而退吧。”

        话音未落,“吱~咔嚓!”

        牛澜山一个踉跄差点哭出来,

        “药丸...老子今天运气这么差的么...”

        牛澜山身后碗装水晶壁由最高处向四面八方落下无数条放射状裂纹,眼看着就要碎掉。

        “来了!”钢诚吞了吞口水,对钢曲道,“你还能响应两次圣泉召唤,如论如何,要把今天看到的、发生的一切传回狼城,至于我钢诚,不想白死!”

        说罢完也不管发愣的同伴,咆哮着扑向牛澜山,

        “阴险的背叛者,跟我一起死吧!”

        还在半空中时,整个人瞬间膨大了五倍不止,鬃毛和漆黑的骨质尖刺从颈部沿着脊椎生长出来,头颅迅速变形,犬齿外突,五指穿出颀长的指甲。

        牛澜山破口大骂,

        “你麻痹,脑子缺根弦的二货,变身+狂化上来就跟老子拼命??”

        已经变身成**米高巨型狼人的钢诚眼珠猩红布满血丝,根本没有一丝理智可言,

        “嚎~”

        巨大的嘴巴锋利的牙齿直接向牛澜山咬来。

        牛澜山就地一滚,狼狈的躲开,冲另一个狼城人骂道,

        “尼玛了个大西瓜的,老子都现在这个哔样了还踏马埋伏你们,狗曰的,你们是用那只鼻孔看出来的?什么时候聋的?”

        钢曲悲愤道,

        “明光人,多说无用,我内狼山早晚要在你海防线之上取回双倍的人头。”

        说完从怀里取出一个拳头大小的茧状物,反手一巴掌拍碎了自己的天灵盖,动作干脆利落,牛澜山都看呆了。

        钢曲的力量如此巨大,以至于整个头颅都跟着彻底爆开成一团。

        “嗡~”

        圆茧中有墨绿色的光晕渲染,使血液喷溅的过程变得无比缓慢,最后完全停止。

        以圆茧为中心,墨绿色的光晕为半径,钢曲的尸体连同周围的一切瞬息被吸附于圆茧内。

        圆茧成为不真实的半透明状,渐渐由实质向虚无转化,墨绿色的光芒一闪一闪,同时有“咔嚓咔嚓”按快门一般的声音传出。

        别怀疑,是真的在照相,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那种。

        牛澜山当真是一股逆血直冲天灵感...没冲上去...于是从嘴巴和鼻孔里喷了出来。

        气的。

        “噗,卧****啊***傻***********!!!”

        完犊子,现在即使他能活着回去也黄泥巴糊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牛澜山突然觉得心好累,诸事不宜最近,诸事不宜啊好想死一死给自己放个假。

        他斜眼瞄着与自己近在咫尺的巨大狼头,念头转的飞快。

        “丑爆了,狼城人的审美观果然炸裂。”

        “狼头兄,你最近一定忘记刷牙了,昨天吃的是野猪肉吧,那前天吃的一定是韭菜!”

        “看着就跟刚进食回来急着奶崽子的花斑鬣狗似的。”

        “根筋、鲁莽、没脑子、**强大,惹急了还能原地自爆同归于尽,虚兽战役中最合格的炮灰果然是当之无愧的啊,无脑冲锋能打能抗泉水复活,啧。”

        “我牛某人每日卜运势、逢三测命理、见九问天意”

        “mmp,都小心成这鬼样了,没想到几天没算居然就要死在你这么脏的爪子底下了?”

        “老祖宗说的没错啊,不能算,命越算越薄。”

        “我特么冤枉啊...倒霉也没有这么倒霉的...”

        “我做了什么孽了我要在死之前受这么多委屈,狗曰的还有里面那帮子不知道哪来的猪一样的队友。”

        “我的衣服上还他娘的都是大粪和尿呢,就这么被埋了?呕...我在下面怕是要吐一百七十多年才能缓过劲儿来...”

        孔子他老人家曾经曰过:人之将死,其戏贼多。

        此时此刻牛澜山终于在沉默中爆发了,根本停不下来。

        “哗啦~”

        倒扣的巨碗一般的水景壁终于完全破碎,晶莹剔透的碎片如流星一样拖着光焰落向四面八方,整个森林中的雾魇都被其一扫而空。

        其中一片,约莫四十米直径的水晶壁恰好糊在牛澜山和狼人身上,将两人直接拍进地里,酷似照片。

        “轰~”

        破碎的水晶穹顶最中心处一道通天彻地的火柱粗如小山以盘旋的姿态冲向天空,其中隐约传出悦耳的鸟鸣声,消失在黄云云层之后。

        牛澜山被狼人黢黑鼻头挤压变形的脸贴在水晶壁上,艰难的嘟哝着,

        “和,和虚兽一般等级的异兽,我的老天爷...怎么会有这么恐怖的异兽...”

        水晶壁似乎完全没有重量,但是却让下面的牛澜山和狼人完全不能动弹一下,狼人只好用猩红的眼珠子死死瞪住他。

        牛澜山道,

        “瞅,瞅啥你瞅,再瞅你不也和老子一样动不了?”

        “哟,说你两句你还委屈上了,老子活了这么些年、一把年纪了都没这几天受的委屈多,你看我,看我眼圈儿红了没有?”

        “狼城人的心理建设做的也太差了,诶,诶我草...怎么没了...别介...”

        水晶壁化作光点迅速消散,牛澜山一骨碌从坑里翻出来,结果落在后头的屁股却挨了狼人一爪子。

        “嗷...”

        事后,旁观者姬堂等人证明,牛澜山的狼嚎绝对惟妙惟肖,正宗的狼人都没有他老人家那一声嚎叫来的发自肺腑来的用情至深。

        动弹不得的姬堂身上的无限制对讲机却忽然传出诡异的声音,

        “应该是这......到了......噗...”

        无限制对讲机爆成一团灿烂的烟火,一个灰蒙蒙的身影在其中凝聚成形。

        “高阶术士前来支援,意外损坏物品概不负责,呃...你们一二三四五六个人,哪个方便和我商量一下报酬问题?”

        姬堂惊恐到颤抖的声音:“叔叔叔叔...随您...”

        术士大爷眼一瞅,开心的表情包都跑出来亮相了,

        “(づ ̄3 ̄)づ~”

        “我去,这是什么异兽?这这这...我居然从未见过!太棒了!”

        术士不好意思道,

        “虽然这样坐地起价会很失礼,但我可以选择你们要狩猎的这只异兽作为报酬吗?”

        顺手一指,狼人和牛澜山两人周围的空间仿佛产生了什么奇怪的变化,一道道波纹从两人的身周发散开来,映出明亮的光辉。

        然后牛澜山发现自己又像是被水晶壁压住了一样动弹不得或者更像是被琥珀包裹的昆虫。

        牛澜山的脖子在咯吱咯吱的响,艰难的一寸一寸的扭过脖子。

        他终于看清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叔叔叔叔叔叔...”

        术士认出了牛澜山,为难道,

        “咦,怎么是你,被抢先了?虽然是个渣渣,但好像完全可以单独对付这只异兽的啊...那这样的话...遭,三黄大人不在果然运气变差了吗,这样都能被抢生意??”

        术士悲伤的叹气,

        “唉...吃一堑长一智...溜了溜了...”

        眼看术士要走,牛澜山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可没什么用,他现在状态诡异,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术士在他面前一点一点的变成灰色的雾气。

        那边,姬堂用尽全身力气吼道,

        “成交有吃的吗!!”

        “噗~”

        术士又从灰雾状态退了出来,

        “啊咧?”

        姬堂疯狂眨眼,

        “吃,吃的...快...五人份...”

        终日被愈演愈烈却使他越发清醒的饥饿感折磨,让他的脑子里除了饿这个字几乎什么都不存在,似乎要这样煎熬到永远,一直不会结束。

        但就在刚刚水晶壁破碎的时候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预感他会死,他很快就会被生生饿死。

        (这算什么要求...)

        术士抬头望天,在袖子里摸索着,

        “emmmm,你看这个可以么?”

        术士身前漂浮着一捧金黄色的颗粒,一个个呈现出精致的金字塔型,有一种特别棒的炒豆子一样的香味不停散发出来。

        “咕噜...”

        五人组的肚子同时激活语音系统,声音巨大、响亮。

        术士依依不舍的把那捧金黄色的东西分别放在五人组大张的嘴巴里,

        “这可是我前几天帮八方楼修门口的镇玉狮换的报酬,薛光远掌勺做的呢,这是第一批,算你们运气好,我身上带的也就这东西能吃。”

        五人组一听更精神了,突然有了说话的力气,

        “薛光远亲自下厨??”

        “哇,术士大爷牛批。”

        “666”

        术士说,

        “老家伙事多,麻烦的要死,脾气还贼差,要不是为了三黄大人,呵~”

        “其实咱倒是觉得林子手艺更好,不过为了避免林子恼羞成怒,只能退而求其次找薛光远了。”

        五人组莫名其妙,

        “三黄大人...”

        “林愁恼羞成怒?”

        “啥意思...”

        那边,被凝固的牛澜山从未放弃努力,

        “叔叔叔叔叔叔叔...”

        无论他如何百折不挠,好像嘴里就只能卡碟般的吐出这一个音。

        (被卡住的台词:术士大爷求你看这里看这里看这里啊喂!_| ̄|●)

  https://www.abcxs.com/book/22007/202318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