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末世小馆 > 第九百三十章 改进(中秋快乐,感谢等吻两万赏,么么哒)

第九百三十章 改进(中秋快乐,感谢等吻两万赏,么么哒)

        林愁不搭这茬,心里却在琢磨要是狠k某人一顿,某人会不会去找冷涵告自己黑状?

        以这老小子不要脸皮的性格来说风险相当高,没有人身保险的情况下基本不建议尝试。

        赵二嬉皮笑脸的捅捅林愁的肩膀,

        “我说,你小子就这么把天坑来的大胸妹子留在山上,真的放心?”

        “男人嘛,大家都懂的,浪归浪啊,可得多留个心眼。”

        wtf?

        (□′)┻━┻

        林愁说,

        “滚!”

        “其实有什么不放心的,她不是跟着我来的,我就不相信明光会不知道滚滚是人家部族的信仰~”

        赵二脸色蛮尴尬的,

        “嗨呀,知道是一回事,她就这么在这呆着是另一回事了。”

        “叶老爷子年轻那会儿对周边‘野生’部族可都不太友好,守备军高层一直对天坑的事耿耿于怀,尤其返祖地的情况你也见过,说不定消失的天坑部族就是下一个鸾山这个事情明光是阻止不了的,只能任其发展,天坑离明光实在太近太近太近了,危险触手可及。”

        林愁用勺子一板一眼的给沙煲里的黑金鲍浇汁,

        “近了不是更好,以咱明光的尿性,估计很快就能把天坑变成‘明光2号’的吧。”

        赵二耸拉个脑袋无奈的说,

        “上面倒是起了这个念头,不过没那么简单的,天坑就是个烂摊子,谁沾谁倒霉,一个海防线压力就已经够大的了,那边真的变成和海防线一样的话还是要看所谓的‘血神部族’的实力,扛不起来的话,明光就要分出人手去驻守天坑。”

        “海防线都已经焦头烂额,黑军再坚挺也不可能千里之外取人贞操,有心无力嘛。”

        林愁撇撇嘴,

        “这个瞧不上那个瞧不起,他们不是一向眼高于顶来着~”

        赵二嘿了一声,

        “明光连最凶残的扩张阶段都过了,他们能不巴望着换点实惠么明光周围野生部族为啥这么少,还不是一大半都被叶老爷子给圈在城里了,黑军也羡慕着呢,如果能把明光的人口分流一部分出去,他们就又有机会苟一波,权力可是个香饽饽啊,什么时候权力不是建立在人口的基础上的呢,光海防线上的那点人守虚兽都还不够用,哪儿够他们逞威风的。”

        林愁低声道,

        “血神部族和狼城的人提到明光一口一个‘背叛者’,是不是也和叶老将军有关联?”

        赵二立刻闭嘴。

        沉默半晌后只是说了一句,

        “比那还要久远,那是明光刚建立的时候或者说大灾变之初留下的疤,这种事好说不好听,你少打听,知道没太多好处。”

        林愁无语,

        “又保密?”

        赵二悻悻道,

        “又一个口头协定,而且我家老爷子牵头,说多了老爷子还不得扒了我的皮。”

        幸亏林愁没什么好奇心,佛系脑回路,不然肯定要被赵二憋个好歹的。

        “对了,”林愁从口袋里摸出一颗珠子扔给赵二,“秦山殡仪馆的夏大傻经常从尸体里烧出这东西,个人感觉他最近的体质提升的有点超出常理,你帮我看看这东西有没有什么坏处。”

        “你身边的人也配提常理这个词?”赵二捏在手里把玩一会就抛给林愁。

        “好东西,大灾变前的游戏玩过没,‘法力源泉’知道吧,碰上属性相当的进化者就等于一颗十全大补丸,不过后遗症也挺烈的,它会影响进化者正常吸收游离本源的速度,我家老爷子早前还研究过这东西,前期对进化者提升贼猛,后期要是没有足够多的珠子这个人就等于是废了。”

        林愁一惊,

        “有后遗症?”

        赵二满不在乎,

        “不至于,最多也就是等阶止步不前呗,没啥别的了,对潜力巨大的好苗子是毒药,对普通点的就是大补药。”

        然后瞄了林愁一眼,

        “夏终徽那傻大个,夏二丫的出事的时候咱就帮你看过了,潜力一般般,基本接近不到凑不够珠子的那道槛儿哦对了,这东西他手里要是够多的话可以去炉山打一把兵器,比普通的本源凝兵带劲儿的多,那玩意炼出来能算的上半个伪五阶凝兵。”

        林愁松了口气。

        赵二说,

        “不过多少还是让他注意着点,别太依赖这东西进阶。”

        林愁点头,

        “成,那就先替夏大傻谢过赵二爷了。”

        赵二歪了歪嘴,

        “多做两道新菜我赵二给你磕几个响头都成,发生委那边恨不得直接把你小子贡起来,软的硬的一样不敢上生怕你小子闹情绪,你啊,有时候多替咱明光想想,上面也都不容易,这一摊子烂债谁管谁头疼。”

        林愁说,

        “甭给我灌鸡汤,有的没的天天鼓捣人过来刷好感度,我又不是npc,犯的着么,我做我的菜,对吧,别老想着把我往这往那安排,我不爱挪地儿。”

        “之前宰了一头虚兽,结果我到现在都不敢再碰那张弓,狙虚兽的冷却读条也忒长了,和普通异兽不太一样,短时间内肯定射不下来第二头,会死人的,全靠拳头捶我能捶死几头?”

        “行行行,我知道了,借着我的嘴给你说事儿你小子毛的好处也不给我,我里外不是人,敲。”赵二满脸不乐意,“卫胖子姓温的天见天的赖在你这儿也不见你跟他们说啥,凭毛线倒霉的是老子?”

        因为你骚啊~

        这话林愁也就是在心里念叨念叨,没敢吱声。

        林大老板嘿嘿笑道,

        “话说二爷你这么坑温重酒真没问题?”

        赵二一脸荡漾,

        “那怎么能说是我坑他呢,我是真不知道啊,一开始我就是觉得好玩来着如果姓温的真对卫大小姐感兴趣,老子不也算当了一回红娘,啧啧,成人之美啊,多大的功德。”

        “有句老话怎么说来着,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跟屋里躲着不敢露头的那位接触的多了,我发现我对这些神神叨叨的事不知不觉也挺相信的,就当给我杀的人多攒点阴德嘛。”

        反向操作呗,给被你干掉的短命鬼攒阴德?

        多新鲜呐,真踏马受教了。

        赵二用手掌在鼻子前扇着风,不经意间展现了一下高手必备技能“引气入鼻”。

        嗯,连林愁都不会这招,太矫情了。

        “嗯,香味有点出来了,正!

        “我得提醒你小子啊,秦书记一石二鸟的手艺不孬,凭一条鱼就在在异膳坊割了老多油水下来,姓付的怕是惦记上你了,那家伙忒不是东西,手段阴着呢。”

        林愁哦了一声,不以为意,

        “管他呢,我这山高皇帝远有本事来咬我啊,怎么说异膳坊也是和老薛家似的大家族了,就为这点事?肚量也忒小了吧?”

        赵二呸了一声,

        “次奥,你小子人不在基地市就不知道关心一下基地市里的事儿?因为你这荒郊野岭的小饭馆你知道八方楼和异膳坊直接流失多少老顾客和潜在顾客?明光一共就十来万进化者,撇开那些没有战斗力的不说,就跟生根儿了似的长在燕回山的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了,再加上来来回回的,自个儿心里就没点b数。”

        “还肚量呢,八方楼和异膳坊要是我家开的,我直接拧了你小子的脑瓜子去球!”

        你还别说,林某人心里或许还真就没b数。

        东一句西一句的扯着,时间就过的很快。

        赵二爷在明光属于资深老赖,知道的东西多的很。

        就比如某些大佬隐秘的爱好私藏的n乃啥的,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俩人聊的相当愉快。

        赵二爷瞅了瞅天色,

        “这天都要黑了,我等你一顿饭花四个小时,你小子炖着这一煲鲍鱼怕是专门为了从老子嘴里套消息的吧?”

        沙煲里的汤汁已经粘稠如油,每鼓出一个气泡都显得相当艰难。

        至于味道倒不显得多么鲜美,除了极少许的鲍鱼本味以及海洋矿物质淡淡香气之外,就只有浓得化不开的醇厚厚重。

        初闻起来还不觉得有什么,稍微以回味就马上会联想到各式各样鲜艳美味的海味,这是一种很奇异的感觉。

        林愁也就是笑笑随便敷衍一下,

        “要不您先回了,明儿再来?”

        赵二无语道,

        “次奥,明天来看看壳子么。”

        林愁掐指一算,

        “emmmm,添过三遍汤的话,差不多也就到明天了。”

        赵二一声卧槽,

        “尼玛你小子逗我玩呢,这一锅东西要炖到明天??”

        林愁表情无辜,

        “我好像也没说过今天就能吃啊,赵二爷你这就不知道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食物的美味只在入口的一刹那而已,但烹饪和等待的过程才是永恒的。”

        赵二:“......”

        “尼玛,干脆等老子挂了你直接烧给我。”

        叹气,

        “看来鲍鱼我是吃不上了,明儿还得跟晏家那帮傻x斗智斗勇,老爷子心里高兴着也少不了我这一顿抽娘的,我这图啥呢,草。”

        赵二这么说着,林愁却哈哈一乐。

        “等会吧,早准备着呢,还能让你赵二爷空手回去不成,本来打算是让你带回去给冷老爷子和赵老爷子下酒的,一会给你先安排上,剩下的带回去。”

        赵二这才满意点头,

        “算你小子识相。”

        林愁叫了一声,苏有容和大胸姐揉着眼睛端了两盘东西出来摆在桌上,默不作声的回去了,显然趁着刚刚的时间在补美容觉。

        赵二一搭眼儿,差点骂出声,

        “卧槽,你小子就拿这玩意忽悠老子?”

        随手拿起筷子拨弄着,

        “这是啥?凉拌白萝卜西红柿籽么...这个呢...凉拌黏糊糊的x某+绿萝卜...当你二爷我是兔子,萝卜开会啊?”

        林愁故作神秘,

        “尝尝,先尝尝再说。”

        赵二爷暗自骂这吝啬鬼是真的小气,抱怨的同时挑了块顺眼的“白萝卜”塞进嘴里,

        “咦~嗯?!”

        居然是鱼肉,不是萝卜。

        赵二哑然,已经说不出话来。

        弹性十足的鱼肉与牙齿碰撞间,甘醇的鱼鲜宛如汩汩流淌的溪流。

        一种奇异的浓浓果香酸甜适口,并且其中裹挟着的丝丝稍显尖锐的酸意隐而不发,最恰当是随之而来的带着冰凉气息的香菜滋味,所有的一切同时在口腔中氤氲时仿佛让炎炎烈日下的人忽然置身于空调房里。

        再然后,新嫩的辣味肆意纵横,令人浑身上下所有的毛孔都在扩张,一身疲乏不翼而飞。

        赵二:“我敲,你这玩意有毒啊,这咋弄的?”

        林愁有点得意,

        “先说好吃不。”

        “好吃啊,好吃到有毒的那种。”

        林愁问,

        “能尝出多少?”

        赵二说,

        “这是考我?”

        “得,翻车我还是知道的,我倒是觉得光有鱼肉虽然美观,可鱼皮不就浪费了?翻车的鱼皮也是一种美味啊~”

        “这里面有百香果的味道、辣椒、香菜,嗯这些都比较显眼了,但是那种酸酸甜甜的味道很有些特别啊,尝不出到底是什么,有一种给这道菜注入了灵魂的赶脚。”

        林愁笑着说,

        “舌头很刁钻嘛,确实新添加了一种调味,是发酵过的青苹果汁与酢浆草做成的酱汁就是城南那个很漂亮很甜的青苹果品种你知道吧,便宜死了。”

        青苹果依然是鲍二某次折腾过来的。

        据说还是异膳坊试制一种苹果香醋培育出来的品种,后来发现含糖量太高颜色太重不合适,于是就放弃掉了,结果被鲍二发现,便宜了林愁。

        赵二这才点头,

        “酢浆草啊,很少见有用到的。”

        林愁道,

        “酢浆草主要负责酸香和青草香,唔,或许还有少许硫化物的味道,很刺激的。”

        赵二对这道菜的评价相当高,

        “可以说是近乎完美的味道了,鱼肉单独拿出来未免显得寡淡,就需要这种稍微刺激一点的调味才有灵魂。”

        “也是后来才想到的,最开始的时候就只是用百香果肉稍稍处理一下,味道就已经很不错。”

        “啧,头一次见厨子这么夸自己的。”

        林愁低头思考道,

        “这道菜的调子已经算是定下来了,倒是可以考虑单独调理一下鱼皮,还没谱,翻车是很难得的食材,浪费任何一个部分都会有一种深深的犯罪感啊。”

  https://www.abcxs.com/book/22007/212300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