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末世小馆 > 第九百五十八章 末将愿为!

第九百五十八章 末将愿为!

        大约是一个半小时之后,差不多中午时间,秦二虎和秦晟才终于在校门口等到了迟来的夏雨同学。

        夏雨瞄了一眼这对虎视眈眈的“兄弟”,第一时间问道,

        “葫芦娃呢...”

        秦晟说,

        “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跟某著名小富婆刷刷乐去了!”

        二虎直翻白眼,

        “别那么没礼貌好么,显得我跟你一样没素质啊,人家那顶多叫舔舔乐。”

        夏雨:“???”

        秦晟哼哼着,非常不满,

        “扯啥淡呢,舔舔乐和刷刷乐哪个好听你心里就没点逼数么?”

        “.....”

        “肯定没说什么好东西,你俩要再扯皮,我就去告诉秦书记和虎叔,让他们给我解释什么叫刷刷乐什么叫舔舔乐什么叫那啥数。”夏雨才懒得听这俩家伙扯皮,“你俩刚才干嘛?那个表情做什么,怪吓人的样子...”

        秦晟一点不虚,

        “四方脸怎么没跟你出来?”

        夏雨一听就明白了,气呼呼的说,

        “你们要是再打人家,我跟你俩没完!”

        秦晟和二虎一脸不屑。

        还真别不信,虽然四方脸是中级班二虎秦晟是低级班,但四方俩可是被哥俩揍过不止一回两回了。

        不为别的,就一天一个心情的监考粉红猪殷樱樱班里某些不良学长、其中有隔山打牛孔大佬亲儿砸的那一波、二虎秦晟夏雨的忠实顾客们,他们每一个都能轻松单挑39班一百来个的样子——39班一共才四十多学生啊。

        只要秦晟二虎守在夏雨身边儿,保证周围五百米以内绝对见不到四方脸的影子。

        然鹅这货就是有那么点本事,只要你丫不当场抓包当场锤爆我,咱明儿见,死活不带放弃猪拱白菜的决心的。

        如果他面对的不是秦晟二虎这样心眼儿让秤砣堵死了的实惠娃的话,四方脸没准还真能凭借这一张无往不利的厚脸皮迎娶白富美啥的。

        嗯,有栗子为证,据说隔壁48班的小岳岳就是这么栽在他手里的。

        丧尽天良啊,小岳岳可是2o6年的啊,人家还是个孩子呢!

        秦晟说道,

        “雨姐,下午2o~5o班考试,你也放假是不?”

        夏雨兴冲冲的说,

        “嗯嗯,我哥说了,让我替她朋友卖红豆冰棍儿去呢,卖十根就能拿两个流通点提成呢!哼哼,我哥终于知道疼我了,混了快半年秦山,可算想起来给他小妹我谋点福利哦~”

        秦晟惊恐的张大了嘴巴,

        “我娘咧,徽子哥说的卖冰棍...不会是让你去殡仪馆单据窗口那吧...”

        夏雨反问,

        “怎么,你行业歧视哦?”

        二虎和秦晟对视,

        “那倒没有...就是觉得瘆得慌...”

        夏雨无语道,

        “你们还怕死人?嘁!出息呢?”

        小哥俩:“......”

        这时,校门口突然走出一个身穿草绿色衣服、鸡冠头吊梢眉的四方脸。

        这人身材高瘦,其实人家不丑,就是再挑剔的人看了都得说一句“还过得去”,这话都已经算是昧良心了。

        只是这个家伙的脸有种没法形容的苍白,就好像大家常说的被酒色掏空了身体的虚浮颜色。

        秦晟二虎就跟打了鸡血似的,身体虽然还没育开,可浑身的肌肉一下子就鼓胀起来,血管暴起,

        “草尼玛,四方脸有种这次你丫别跑!老子要特么不把你屎给打出来今天就跟你姓四!”

        另一个更有气势,

        “狗曰的,看小爷生撕了你丫的给雨姐下酒,活的不耐烦了吧你,小爷把你送秦山殡仪馆焚了都不用提前排队叫号知道不,小爷上头有人!今天你可捞着了跟你说,捡了大便宜了,别跑啊......”

        小兄弟俩都是第一个字吼出来的时候就已经迈开步子就冲上去了,犹豫时间都不带过十分之一妙的。

        大家都懂的,一般在十分之一秒以内几乎都可以够得上是人类本能反应了。

        四方脸的脸瞬间湛青湛青的,悲愤至极的咆哮了一嗓子,只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扭头逆着人潮狼狈的往学校里钻去。

        嗯,这样做非常明智。

        秦山武校死规定,凡在学校里头打架的,一律公平互殴。

        双方码出同样的人数有一个算一个全tm滚“擂台”上去,输了的那方全体叫家长过来交罚款、写检讨书,写完了还得由家长们在课间操的时候挨个儿当众朗读道歉。

        小兄弟俩急吼吼的在校门口来回踱步翘脚骂娘,偏偏不敢进去。

        傻子才进去呢,进去了就得分别单独跟四方脸上擂台,咳咳,那也打不过啊。

        写着秦山文武学校破牌坊旁边站着的看门大爷盯着小兄弟俩看,眼神里说不出的乐呵,

        “嗨呀别喊了别喊了,把老师招来又训你了,家去吧,快家去吧,下午放假喽~”

        小兄弟俩垂头丧气的对看门大爷点点头,

        “大爷,老规矩,明儿请你吃烤地瓜!”

        大爷哈哈一笑,

        “记着呢,你们这都欠我四个了啊,带俩就行,剩下的换二两草谷酒中不?”

        “中!”

        小哥俩怂眉耷拉眼的回了夏雨身边,夏雨就跟个袋鼠似的,对着俩人的脑袋就是顿爆捶,

        “能耐了你们啊,能耐了!丢死人了!我...我...哼!”

        夏雨干脆也不理俩人了,扭头就走。

        小哥俩赶紧跟上,

        “嘿,雨姐雨姐,错了错了,哎呀你别走啊,上哪去这是?”

        夏雨冷冰冰的说,

        “卖冰棍!”

        “雨姐雨姐真的错了,那啥就别卖冰棍了呗,下午去愁哥那我请客~”秦晟好一顿赔笑脸啊,说,“吃大餐,真的,管饱管够!我回家把我爹的梅子果酒偷出来,13度的,可甜了,不醉人!”

        好一会,夏雨的脸才又有了点笑模样,

        “下次不许这样了啊,你都不知道我班上的姐妹都是怎么说的,可难听了,哼~”

        二虎立刻虎着小脸,

        “那几个臭丫头片子也能叫姐妹?看我不锤...”

        “嗯?!”

        “咳咳咳...锤...锤帘听政默不敢言...”

        哄好了夏雨之后几个小伙伴准备去燕回山了,然而事情总是不那么尽如人意,现在正值四道墙建设的档口哪儿还有啥人去燕回山啊。

        所有进化者都埋头苦干准备趁这一波福利翻身农奴把歌唱呢,按工程连算人头税——没准连明年的都能抵账了!

        秦晟仰头望天,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这是...诶...等会...”

        秦晟冲进校门口的话吧,扔出一张源晶票子,

        “等着,我拨个无线电。”

        “嘟嘟嘟...”

        “歪?歪?鲍二?我?我秦晟?什么秦晟?我秦远峰的儿子!”

        别说,鲍二也不敢。

        前几天鬼迷心窍的接了苏有望的“单子”去给苏有容传话,他是流通点收了话也带到了,本来还接了个外卖单的,等跟苏有容说完了带过去的话才回过味儿来:

        卧槽,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睛,吃熊心豹子胆还是怎么着,这些话也是他能带的?林老板不活活锤死他!苏有望这个天坑!

        鲍二屁滚尿流的跑路了,外卖单子还赔了好些钱,他到现在还没想好怎么跟林老板交代呢——嗯,用小命儿交代还差不多。

        秦晟哭丧着脸道,

        “鲍二这货一点都不靠谱,他不去...”

        小哥俩也没办法啊,好在日常救星终于出场救命,孔老幺拍胸脯打了包票。

        一个半小时后,燕回山已经遥遥在望。

        背后漫长的四道墙工地本源光辉时时爆闪,而车上的人脸色普遍白并没有心情看这种起底儿三阶进化者们卖力气赚血汗钱的壮观场面。

        捂着嘴,有一个算一个连开车的人自己都要吐了。

        孔老幺颤声道,

        “那啥,要不...我再开慢点...”

        杨老二惊恐的挥手制止,

        “别,千万别,求您了,快一秒是一秒啊!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孟子他妈曾经说过:这个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娘跨过千山万水走破了多少双鞋啊,好不容易找了个没有坟圈子的地方不就是想多活两年么...幺鸡儿,开,踩油门,我们还能行!还能坚持!真的!”

        “哦...噢...”

        作为一个进化者驾照考下来那是常态,可考驾照的时候把考官考哭了的孔老幺还是头一个。

        关于这点,孔老幺心里贼有逼数。

        老幺家传绝学隔山打牛他尚在入门阶段,年少轻狂内息不稳可哪乱窜,一不小心油门啊刹车啊动机啊什么的...

        孔老幺惨白着脸,今天这顿揍他肯定是躲不过了。

        要放在平时也不能,上次就是他开车来的啊。

        不过他真的忘了兽潮+四道墙开工给明光周围本来就简陋的地皮糟蹋成了啥样。

        “咳咳咳,那啥,可千万别吐车里啊,我爹贼宝贝他这个车。”

        ...

        小馆里,司空公子抿了一小口啤酒往嘴里丢了粒卤煮花生米,露出副柳下惠坐他怀里都不带一丝丝慌乱的淡定表情。

        高谈阔论特别社会的样子,

        “什么啊,还不是简简单单!”

        “怎么就不知道灵活变通呢,咋就没辙了,有现成的资源都不知道利用,嫩丢咱燕回山的脸面!”

        “本公子不就是花了八千流通点就给解决了?”

        “来来来,赢了的来拿票子啊,一赔三,输了的一边蹲着去,继续,这档口赌姓盆的能坚持多少天,赔率是——”

        冷涵嘴角微牵,有点高兴了。

        雪团子大佬每在这多挂一天机,就等同于她额外多了多少天的假期。

        其实哪儿有什么人赢了啊...

        哦不对,山爷赢了,一赔三么,美滋滋的赚了二十七流通点。

        司空乐呵呵的点着一背包流通点,

        “一万,十一万,十七万...哈哈!”

        “走你!下一桌来燕回山的家伙有福气了,这桌本公子买单。”

        这位还缺这点钱么,就是图一乐。

        话音还没落呢,六个年轻的面孔推门而入。

        一群进化者哗然,欢呼,鼓掌,

        “卧槽,666。”

        “小姑娘小伙子们,头彩啊~”

        “坐!随便点!吃到吐为止!”

        司空笑眯眯的刚要说话,就见六个人里的小姑娘如同被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

        “呕...哇...”

        真的吐了一地。

        司空伸出去的手顿时颤抖了,酝酿了半天才一脸深沉道,

        “恭喜恭喜,小姑娘有喜了啊......”

        “要不这钱你先拿着,回去买只彩虹榛鸡补补身体?”

        “甭客气,旁边的五位,呃,哪位是她的那个谁,还不过来接着。”

        “我不是针对你啊,刚才我就说了,谁第一个进门这钱就替你们买单。”

        林愁特别惊讶,

        “夏雨?你这什么情况?”

        夏雨无力的摆了摆手,

        “愁哥...先替我打死这几个家伙的再说...”

        夏姑娘真的生气了。

        秦晟哭了。

        (完了,全完了,夏雨肯定恨死我了)

        杨老二也好方,特别方。

        整个基地市的进化者少说得有十分之一的人都了解这位林老板是个什么力气,别说他一个斤字队的预备役了,就是以后他的大领导站这位面前挨上一下两下的该方还是得方。

        杨老二、孔老幺以及秦晟又是解释又是求饶。

        一个为了开车,另外两个当然是为了放纵他开车。

        夏雨都直不起腰了,

        “你们,你们都去死好了,呵呵,呕...”

        杨老二福灵心至,

        “哎呀,雨姐雨姐,说到去死...我突然有个笑话想讲给你听哈哈哈...我这辈子就指着这个笑话活着了。”

        “不听,神经病啊”夏雨已经呕的眼泪都下来了,“你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呕,还笑得出呕么...”

        “那要是笑了呢?”

        “我...会考虑原谅你们...”

        杨老二满意了,使了个眼神给孔老幺和秦晟。

        (嗯哼?)

        男人间的交流嘛,有时候并不需要语言这种比较低级的手段。

        孔老幺伸出两根手指。

        (两次大宝剑。)

        秦晟想了想,伸出四根。

        (下节课给你带四粒麻椒。)

        那妥了。

        当真不愧是当着冷暴龙的面说出“碎蛋狂魔”这种偶像称号还能活下来家伙,嘴皮子上都是肌肉的他绝对皮实耐操。

        他忍住呕吐的**,张口就来。

        “上古三国时代,有位著名的大枭雄,就那位说曹操曹操就到了的曹操大家伙儿都知道不,不知道也没关系,我跟大家科普一下啊,这曹老大说起来可老尿性了——”

        夏雨:“说正事!武校有历史课的!”

        “咳咳,曹老大家邀群臣大摆筵席,席间觥筹交错宾主尽欢,曹老大引小妾舞蹈助兴,一曲罢,岂料小妾因谁的舞姿更美争宠而吵了起来,并嘤嘤嘤的让曹老大做主。”

        “曹老大被吵的头疼病都犯了,脸色是铁青异常。”

        “曹老大一声戎马哪受过这委屈,这也太丢份儿了,太没腔调了。”

        小馆里的众人听的有点入神,心道还有这事儿呢,看来秦山文武学校的“文”字果然没白给啊,瞧人家孩子,张口就是历史头头是道,再想想自己家的孽畜...

        唉!

        杨老二一见有人入戏,语气更加有底气了些,

        “加之某个姓华的老往他脑阔上瞄,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曹老大呵斥道:滚下去,丢人现眼的东西,去死,你们同归于尽好了!”

        “虽然说那时候的小妾据说地位特别低,大家换来换去的戏耍,咳咳,还据说连某些主公夫人都是抢来抢去大家乐呵完了然后主公再抢回来继续用呢...”

        夏雨厉声道,

        “想死是不是?”

        杨老二赶紧收起荡漾的表情,正色道,

        “但是!但是那也不行啊!君无戏言,谁都知道以曹老大的尿性在群臣面前丢了面子,本来说的是气话这俩倒霉的小妾怕也是看不见明天的太阳了。”

        “群臣死寂,悲叹果然是宁教天下人负我不教我负天下人的曹老大啊,这也太那啥了,总之哔哔哔没一句好话,虽然声音小点吧,可曹老大又不是聋子,场面一度相当尴尬。”

        “这时人群中突然冒出一个光...咳咳咳...冒出一位光明磊落忠心耿耿的武将,跪倒在地拱手抱拳,大吼——”

        杨老二说到这突然停下来得意洋洋的扫视四下,仿佛在等待掌声。

        直到大家伙儿一叠声的催促,这才继续讲道,

        “只听那位武将吼道:主公义薄高云天恩重似海深,某才拜虎威将军竟有此等厚赐?末将于文则!愿为曹家世世代代抽烟喝酒烫头!”

        “啊呸,愿为曹家世代赴汤蹈火!”

        众人眼珠瞪大:

        “............”

        “???”

        杨老二石化了,药丸,咋都不笑呢。

        他硬着头皮讲干巴巴的讲道,

        “曹操抚须大笑,道:汝二人,还不随文则去耶?”

        “于是继续宾主尽欢——却说之后不久,其中有一位小妾便有了身孕,这位看似憨厚实威猛则心思玲珑的虎威将军命人四处言说他的话:某听闻司马、朱葛言某‘为水所没,必殪于水’,某今有儿,心感念主公赐二妾归吾于禁于文则,借主公之言本应名归,然土能克水,便名‘圭’罢~”

        小馆里落针可闻。

        身为学霸、被科研院柏小猫招了“特长生”的夏雨终于忍不住了,猫着腰上气不接下气,

        “哈哈哈...呕...臭不要脸...你简直不要脸!”

        除这位之外,也就只有已经憋半天的司空笑出声,拢共就这么俩人了。

        众人依然是一脸懵逼,

        “啥意思啊...”

        “不是我们咋没听懂呢~”

        “还是咱笑点太高了?”

        杨老二舒了口气,笑盈盈的说,

        “同归于尽啊,末将于禁于文则啊~”

        这群大老粗反应了半天,怒了。

        “呵呵呵。”

        “嘁~”

        “拿谁不识数呢?”

        “走了走了。”

        一群进化者见没戏看了,就准备回四道墙继续搬砖。

        走之前,某人眼珠子转了转,忽然贱兮兮的说,

        “司空公子啊,跟你说个事呀。”

        司空:“??”

        “其实吧,雪团子大佬回去的越晚,您的大宝剑就越晚到手儿啊。”

        “我们输点钱不要紧,您,嘿嘿!”

        司空脸上的笑终于没了:“???”

        一群皮糙肉厚的壮汉哄堂大笑,嗷嗷叫着跑远了。

  https://www.abcxs.com/book/22007/238022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