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末世小馆 >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冷式和林式

第一千零九十四章 冷式和林式

        冷涵哦了一声,未免有些心不在焉的感觉。

        用鸭蛋和的竹升面、云吞皮自然而然的呈现出一种只有在添加了动物油脂之后才会有的那种“荤”色的光泽,对于无肉不欢者,光是看上去就会觉得踏实。

        “吸溜~”

        在面条滚入口腔时,与牙齿唇舌接触间,就像是条条小鱼儿一样欢快的蹦跳着,弹开来跳出去滋味鲜活。

        筋道十足!

        不得不说,画眉草这种古老的谷物被碾磨成面粉之后稍显粗糙,但更有一丝野性。

        完全不似它那或许需要八倍镜才能在正常人视野中占据足够面积的娇小身姿一样小家碧玉,它的味道的是浓烈的、大气的。

        冷涵就很喜欢这种画眉草面粉的感觉,

        “这个面好棒,特别香。”

        “吸溜...是吧?画眉草油分很足的,其实完全不用磨得那么细啦...吸溜...第一次吃可能还会觉得味道怪怪的,吃得次数多了就会爱上它的,其实比小麦面粉更禁得住挑剔的嘴巴...吸溜...”

        一大碗面,才说了几句话的工夫就连带里面的云吞一起进了肚子。

        林愁满足的将面汤倒进嘴里,郑重的擦擦嘴角,

        “多谢款待!”

        冷涵问,

        “咦,你在多谢谁的款待?自己么?”

        林愁就笑笑,不说话。

        生活嘛,有时候还是得需要一些仪式感的!

        冷涵也不追问,一口一口慢慢吃着自己碗里的云吞面。

        她属于那种一板一眼每口饭菜从被夹起到进口之后咀嚼几下再咽掉这些步骤所有的间隔、次数都要一致的吃饭方式,速度不会快也根本不会慢,就像三军仪仗队踢着正步走过去一样令人望而生畏、看久了会觉得非常累。

        从坛子里拿出几只干糟的石蛙,林愁不时瞄冷涵一两眼,而冷涵眼观鼻鼻观心,注意力似乎完全沉浸在那个碗的一小方世界中。

        一小堆炭火,拢上几根半枯但还有些许青色的柏树枝条,淡淡的青烟立刻从红彤彤的炭灰堆上袅袅升起。

        石蛙用一根根奢侈的水晶签子串好,斜着摆放到火堆上方,留出足够的距离。

        因为干糟的石蛙本身就是熟了的,林愁要的只是一个合适的温度。

        冷涵认真吃这面,将面吃完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夹起一只云吞,放在眼前仔仔细细的看。

        (皮好薄)

        (能看到里面的馅料)

        (绿莹莹的是野葱花和野韭)

        (透过皮看起来里面的什么东西都显得好鲜嫩啊)

        (还有汤汁)

        (云吞里面的汤汁么,不会破么)

        “啵~”

        牙齿间明显能感觉到咬开薄薄的皮儿之后有种“肌肉”断裂一样的清脆质感,耳边也传来轻响。

        与想象中的不同,几乎以迸溅姿态进入口腔的云吞内部的汤汁并不觉得会有蛋白质澎湃的热量,反而十分有九分素,清甜中带着野葱和野韭的野性之鲜,

        “咕咚。”

        冷涵十分不雅的发出特别大的吞咽声,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馋坏了的孩子守着饭盆吞咽着口水。

        冷涵脸上多了一抹红潮,

        “云吞里面的汤...你明明都没有放汤或者肉冻的...”

        林愁立马扯开一张灿烂的笑脸,他手上的动作不停,一边给石蛙翻身一边说,

        “想不到吧,那就猜猜汤是从哪里来的?”

        冷涵撅噘嘴,有点生气,

        “不知道!”

        林愁也不尴尬,说,

        “是蒲菜,蒲菜含水量可是很高的,看样子应该有百分之九十几的样子吧,要是用时间来计算的话,即使猛火爆炒时间最长也不能超过11秒,不然你就会得到一锅蒲菜汤。”

        “有这么多?”冷涵指着云吞道,“是这个白生生的东西吧,可是看起来完全都没有变小变形的说。”

        林愁说,

        “和蒲菜的纤维结构有关,再说了,如果都扁掉了缩小了,还怎么用汤汁把云吞涨起来,你没发现云吞煮过之后要比进锅之前涨大了不少么。”

        冷涵点头,

        “特别饱满,就像圆圆的金鱼脑袋。”

        林愁道,

        “嗯,是挺像的,说起来金鱼脑袋里确实有水。”

        冷涵的表情如同刚被雷劈过一样古怪和僵硬,

        “???”

        有那么一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好委屈好委屈,既冷式聊天、冷式微笑之后,终于出现了同等级别的怪物么??

        冷暴龙强迫性的使自己淡定下来,面部肌肉缓缓放松。

        按照一号狗头军师卫青雨的说法儿——这个时候可千万不要让某些钢铁直男感觉到尴尬——否则他就会一股脑的拿出来许许多多更加尴尬的东西意图用丰富的尬聊经验使你感觉不那么尴尬。

        人艰不拆!

        好在,林愁是个合格的厨子。

        而对于一个厨子来说,用心品尝他做出来的食物是比任何恭维都有用的肯定,至少也比继续尬聊有用多了。

        “唔~”

        软糯的银鱼肉就像是超级浓缩的汤汁,入口一抿就化作无形,鱼肉的鲜甜顷刻间跳出来作祟,甚至让人忘记刚刚的云吞汤。

        “沙沙~”

        高度一米到两米半之间的蒲菜能选用的部分只有距离根部整株蒲菜三分之一长度高左右的、指头长短的一小截儿,白生生的,嫩得用手指一捏都会沁出清亮的水珠儿。

        很蓬松,但纤维格外有些脆韧的感觉。

        所以,煮在云吞里之后,在咀嚼时会发出沙沙的声音。

        口感丰富,汁水透络,与刚刚的鱼肉组成了另一个层次。

        接下来被所有馅料共同包裹在中心处的主角——虾仁。

        无关于其它,单单是虾仁本身就是对鲜最好的诠释,馅料中所有的组成自动退后,在牙齿触碰虾仁之时就会告诉你,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为了它而服务的。

        新鲜的咸水河虾肉质特别紧实,嚼在嘴里既嫩且有种细微的“咔嚓”质感。

        “唔,这个虾好好吃!”

        林愁也特别认真的回答,

        “新鲜嘛,我剥好虾仁的时候虾肉都还在跳呢...”

        喋喋不休,

        “咸水就是不一样的哦,虾肉要比淡水虾的肉筋道很多,含盐度更高的同时也意味着虾的本味更重,唔,如果用河虾配银鱼的话反倒会显得寡淡了些,大概会主次倒置吧。”

  https://www.abcxs.com/book/22007/277545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