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萌妻十八岁 > 第三百零五章 再见面

第三百零五章 再见面

        邢芮看见他发愣,沉思了一下,她的眼里闪过一丝忧郁,但立刻展颜而笑。

        方泽非常喜欢她的笑容,她的笑容依然和当年一样,迷人。

        “你在看什么?方泽。”邢芮看着方泽,笑起来问道。

        方泽释然,微笑起来,他真心决定放下林晓寓,放下所有的蠢蠢欲动,他要让他的心回归,全部放在家庭之上。

        方泽微笑,对她说道:“邢芮,对不起——”

        对不起?邢芮的心被揪起来了,难道他······

        方泽继续解释道:“邢芮,我的意思是,结婚这么多年了,疗养院的事情全部由你一个人扛着,辛苦你了。”

        原来说的是这个?邢芮微微一笑,回答道:“方泽,你不必放在心上,这是我的工作,我热爱我的工作,不用说对不起的。”

        两人聊着天,吃过了牛排,邢芮起身收拾餐桌,方泽立即阻止,起身,绕过桌子,扶住她的肩膀,说道:“邢芮,今天你坐着,我来吧。”

        邢芮深感意外,她不知道今天的方泽为什么会如此贤惠?

        素日里,方泽不可能做这些家务,他是一个非常讲究的人,不会碰这些厨具。

        邢芮看着他收拾桌子,心里有疑惑,但是脸上还是笑了起来。

        当方泽进入厨房,她回头看着方泽的背影,她想着,方泽是真心的吗?他演的是哪一出?

        方泽收拾干净了餐桌,而邢芮,早已回到卧室,她正在浴室里泡澡。

        方泽听见浴室的声响,他走进房间,看看浴室那边,满脸笑意,他在房间的沙发里坐下,林晓寓的一幕幕又浮现在他的脑海里。

        林晓寓的视频还在,怎么办?要是搞不到护士长的位置,她一定会鱼死网破的。

        “方泽——”

        浴室里传来邢芮的声音,方泽一惊,立即回答道:“什么事?邢芮。”

        “帮我把衣柜里的浴帽拿过来,忘记了。”

        方泽立即起身,走向衣柜,取出浴帽,走近浴室,送给邢芮。

        方泽站在浴缸前面,将浴帽递给邢芮,邢芮伸手接住浴帽,此时的邢芮,如出水芙蓉一般,方泽意外地发现,原来邢芮还是以前的她,方泽一直盯着邢芮看。

        邢芮突然笑起来,说道:“看什么?又不是没看过,都几十年的夫妻了——”

        方泽弯腰,在她嘴唇上亲了一口,贴近她的脸,说道:“邢芮,看过了,看了几十年了,我依然看不够。”

        邢芮回吻了他一下,说道:“站那里看,是不是太远?”

        什么?方泽迟疑了一下,不解,看着邢芮。

        邢芮伸手,抓住他的双手,用力拉他一把,方泽跌倒在浴缸里。

        方泽大叫起来:“邢芮——我还没有脱衣服呢!”

        “没脱衣服有什么关系?我帮你脱不就完了吗?”邢芮说着,将方泽的衣服一件件脱了。

        两人琴瑟和谐——

        之后,回到房间里,共枕眠,今天的方泽有些许感动,他似乎感觉回到了从前的日子,他找到了当年的感觉。

        方泽想,他的决定是正确的,他要回心转意,他不要再和林晓寓纠缠不清。

        渐渐地,方泽已经睡着了,打起了呼噜,而邢芮并没有睡着,她爬起床,披了一件衣服,找到手机,溜到客厅。

        邢芮在沙发上坐下,拨通了电话。

        “童生,你过来了吗?”邢芮把声音压得很低,她的眼睛看看主卧。

        童生子啊电话那头哈哈大笑起来,说道:“邢芮,你是不是很想见到我啊?哈哈——”

        邢芮觉得一点也不好笑,她心里有事,笑不出来,邢芮低声说道:“童生,你说夫妻之间有一方不忠,是不是可以原谅?”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童生连自己都不知道,他怎么回答?

        不过,看在过去的情份上,他还是回答了她:“邢芮,你怎么了?方泽和林晓寓还有来往吗?”

        邢芮沉默了几秒钟,说道:“童生,你在哪里?我来找你。”

        童生一听的声音,便知道,一定是发生了很严重的事情。

        他告诉邢芮,他已经来到了疗养院。

        ——

        下午,童小颜一家人,步行,前往疗养院,听越剧。

        一路上,童玥是重点保护对象,童幽沣挽着童玥的手,生怕她有丝毫闪失。

        童小颜和席语君扶着老太太往前走去。

        看上去和和美美夫人一家人,非常和谐幸福。

        “哎哟!”

        童玥叫了一声,她的脚绊倒一颗石子,踢了一下脚,童幽沣的心一下子被揪起来,紧张兮兮地问道:“你怎么了?有没有事?”

        “没事呀,别那么紧张。”童玥微笑,抬头看看童幽沣。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虚惊一场。

        童幽沣一手搂住童玥的腰,另一只手,捏了一些童玥的鼻子,亲昵地说道:“怎么能不紧张?你肚子里可是我的宝宝,你们其中任何一个有事,我都会奔溃的。”

        童玥笑笑,握住他的手,和他的手十指交叉,说道:“幽沣,我和宝宝都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好了。”

        童幽沣微微低头,在童玥的额头上亲了一口,说道:“我不放心,接下来的日子,我要二十四小时看着你。”

        童玥笑笑,说道:“你好夸张啊,我是孕妇,又不是病人。”

        童幽沣贴近她的耳朵,和她耳语一番,在她嘴唇上重重地亲了一口,童玥的脸立即红了,她将童幽沣推开,回头看看后面,有些尴尬。

        席语君和童小颜装作什么也没有看见,老太太哈哈大笑,问道:“幽沣、童玥,结婚日子定下来吗?”

        童玥一惊,回头说道:“妈,已经跟你说过好几次了,结婚的日期在明天,就是家人一起吃一顿饭而已。”

        “明天?跟我说过吗?我怎么不记得了?”老太太装聋卖哑似的。

        童玥笑笑说道:“妈,你不用操心,只要身体好好的就行了。”

        老太太听了,说道:“不操心才怪!上次的婚礼新郎都跑掉了,还不操心?”

        提到新郎,所有人自然而然地看了一下童幽沣,童幽沣尴尬的笑笑。

        童玥抬头看看他,对他说道:“幽沣,别放在心上,妈随便说说的。”

        “什么叫随便说说的,不是啊,我现在脑子很清醒,是认真说的!和我女儿结婚可以,不要再干这种不负责任的事情。”老太太跟他谈责任,童幽沣不太能接受,不回话。

        童玥为了化解尴尬,对老妈说道:“妈,过去的事情,不要老是提起。”

        老太太很不高兴,骂道:“你还没有过门呢?怎么就站在那个臭小子那边?连老妈都不要了?”

        童玥笑笑,说道:“妈,说得太严重了,怎么会不要你?结婚了,我和幽沣都要和你住在一起的。”

        老太太这才安静了,越过童玥和童幽沣,走向疗养院,走近越剧大礼堂。

        今天来得有点晚,里面人声鼎沸,不过还好,有几个位子空着。

        童小颜和席语君扶着老太太走了进去。

        坐下,童小颜看看舞台上,越剧演员已经准备就绪。

        童幽沣扶着童玥也走了进来,坐在童小颜的身边。

        “天上掉下个林妹妹,似一朵轻云刚出岫,只道他腹内草莽人轻浮,却原来骨格清奇非俗流,娴静犹如花照水,行动好比风扶柳,眉梢眼角藏秀气,声音笑貌露温柔······”

        天上传来一阵悦耳的声音,老太太、童小颜和童玥都沉浸在越剧当中,而席语君却听不懂越剧,他不知道唱的是什么,也不知道表演的是什么意思,他对越剧一点也不了解。

        童幽沣听得懂,比起越剧,他对童玥更感兴趣,他和童玥贴在一起坐着,侧身搂着童玥,下颚搁在童玥的肩膀上,眼睛总是盯着童玥的脸上看。

        席语君坐在老太太的左边,他偶尔会看看童小颜,不小心瞄见了童幽沣的亲密动作,他笑了笑,在心里问自己:是不是恋爱中的男人都那么黏人?

        席语君很想坐在童小颜的身旁,可是中间隔着一个老太太,他苦笑了一下,扭回头,在不经意间,看见了越剧门口进来了三个人——卓秦风、卓越和贞子。

        席语君心里一阵紧张,盯着他们看,直到三人在后面一排坐下。

        席语君扭回头,他想告诉童小颜,可是隔着老太太,他使劲眨眼睛,童小颜兴奋地看着台上,压根就没有注意到她。

        席语君眼睛无神地看着台上,他想:卓秦风也喜欢听越剧?他又看不见,在房间里听越剧和在大礼堂听越剧,有什么区别?

        他一定是有目的!他想干什么?

        席语君观察了很久,一点动静也没有,他就静静地坐在那里,难道他真的是毫无目的的听越剧。

        席语君静静地听着后面的动静,忽然,有电话铃声响了。

        “喂,邢芮院长,什么事?”贞子在接电话。

        席语君想,这跟他没有关系,不必在意。

        “嗯,好的,邢芮院长,我一定把童幽沣带过来。”贞子的声音压得很低,但是席语君依然听得见。

        席语君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下童幽沣,童幽沣依然趴在童玥的肩膀上。

  https://www.abcxs.com/book/23489/1478175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