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萌妻十八岁 >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下台阶

第八百一十六章 下台阶

        阿姆斯特丹女人的母亲几乎要气得吐血。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女儿变成了这样?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女儿,居然变得这么的风骚诱人!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错?

        阿姆斯特丹女人,巴不得冲上去给自己的女儿一个巴掌,一巴掌拍死自己的女儿,然后在另外一巴掌给这个男人,一巴掌拍死这个男人。如果事情有这么简单的话,阿姆斯特丹女人的母亲觉得这一切的容易解决,这一切的一切,只是动一下午面的事情,但实际上,但他拿着锅铲,拿着巨大的锅铲,冲了进去的时候。

        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非常不要脸的,从他自己女孩的身下,装的出来,赤身地,看着阿姆斯特丹女人的母亲,狠狠的问道:“你这个老女人,你这个没有爱情滋润的好女人。你想干什么?你不知道打扰我和一个女人,睡觉非常没有礼貌的事情吗?如果是这样的话,你就是一个蠢女人,你不觉得打扰这个神圣的事情,是一种无耻吗?你这样的老女人,一定是没有做过真正的女人,你老公没有疼爱过你吗?你老公没有这样跟你做过吗?你是不是不清楚,你是不是脑筋不清楚了?我和一个女人在床上的时候,你有什么权利闯进来影响我们的关系?你有什么资格打扰我和这个按摩时代的女人的一切?我的快乐,我的爱恋,我的一切,跟你有什么关系?跟你一个老女人有什么关系?”

        杰芙妮母亲扬起的锅铲,又放了下来。这个阿姆斯特丹女人的母亲,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个可恶的男人,这个讨厌的男人,这个欺负自己女儿身体的男人,这个正就自己女儿身体的男人,他到底在说什么?

        他在欺负自己的女儿呀,他为什么还反过来这么有理?他为什么说的头头是道?世界上怎么会有这样的男人,这个阿姆斯特丹的女人,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接下去。

        他不知道这样的事情为什么发生在他的眼前。他明明觉得自己的女儿吃亏了,他明明觉得自己的女儿还未成年,还没有权利上传,但是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这个讨厌的男人,他却觉得理所当然。为什么会这样的事情?

        这个阿姆斯特丹老女人,发愣了。他不知道眼前的一切是不是,真是的?他慢慢地扬起手,在自己的脸上轻轻的捏着一把。然后突然之间这个阿姆斯特丹老女人阿得一声叫了起来,这是真的!这是真的看见的眼前的一切,这是真的,这个男人就是这样跟他说话的。但是,这个阿姆斯特丹的女人,这个作为母亲的老女人,他完全没有办法解释眼前的一切。

        眼前的一切是虚假的吗?步步不一定是虚假的!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他自己的女儿也太蠢蛋,如果不是真的的话那么那么!

        我的女儿,我可怜的女儿,我这个未成年的女儿,她该怎么办呢?该怎么样处理这件事情的?我该怎么样处理?不是不是!我的女儿以后该怎样面对人生?我的女儿的心上,到时候受的伤的话,如何坦然的面对这件这个世界的一切?

        这个阿姆斯特丹老女人,此时的,他,居然当有趣,女儿以后的心理变化。

        她不知道自己应该以何种情绪与女儿相处。她这个时候,想来想去,还是扬起的锅铲,朝自己的女儿打了下去。

        这个阿姆斯特丹女人不想和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有什么关联,他觉得,这个时候不打这个阿姆斯特丹的男人总可以了吧?就管自己的女儿。

        杰芙妮母亲一锅铲下去,刚刚好打在了自己女儿的肩膀上,但时间,鲜血在自己女儿的肩膀上,傻傻拖拖地往外流,往外一的出来。这些鲜血呀,是那么的鲜艳,是那么的流畅,是那么的害怕,是那么的恐怖,这些鲜血呀,吓得自己的女儿,下着了自己,他的女儿,一下子改变了过去,这个阿姆斯特丹老女人也下的七荤八素,但是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他笑得更可怕。他的表情,他的一举一动,完全表现在自己的脸上。

        这个阿姆斯特丹老女人注意观察了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的一切变化。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的表情,并不是当心他的女儿,而是觉得自己非常的害怕,因为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拔腿就跑,他赶紧穿好衣服。

        阿姆斯特丹男人,一边跑着一边穿的衣服。你这个衣服穿的乱七八糟的,他觉得出了人命的,他觉得这一切跟他都没有关系了。他要逃离这个房间,他要逃离这个酒店,他要逃离眼前的这个恐怖的阿姆斯特丹的女人。在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看看,他觉得玩一个女人怎么了?

        难道在这个国度,在阿姆斯特丹这样妓女盛行的国度,连换了一个女人的资格都没有吗?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怎么会这么疯狂的阿姆斯特丹老女人?不不不!怎么在这个国度里,在这个开放的国度里,为什么会这么保守的老女人存在?

        今天算是老子倒霉了!老子以后再也不玩这种小女人的,再也不玩,这种不好玩的女人了,这种太危险的女人不想玩!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一边跑着一边穿着衣服,另外他一边这样懊恼地想着他非常气愤一半,他觉得自己玩了一个阿姆斯特丹女人,他觉得自己还吃亏了,他觉得扫兴了!

        杰芙妮母亲无语,没有话,可说。他真的看见眼前的一切,无话可说。他看见这个不负责任的阿姆斯特丹男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该怎么样责怪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他也不知道如何去诋毁这个按摩师的男人。他不知道如何去抹黑这个阿姆斯特丹男人。他反而觉得自己是不是真的做错了。这时候,这个阿姆斯特丹的女人,这个母亲,他担心的是女儿的赏识,他不管其他的男人的,不管其他的人的,只管自己的女儿的安慰,于是这个可怜的阿姆斯特丹老女人,扶着自己的女儿,看看自己女儿的肩膀,这个被她自己大山的女儿的肩膀,依然在流血。

        于是,这个阿姆斯特丹的女人,这个母亲,留下的眼泪,她的嘴唇在颤抖,然后伤心地问道:“女儿,你一天不能干点傻事了,你知道吗,这个男人一点都不可靠。他不是你要的男人,他也不是我们家的要的男人,他也不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在这个阿姆斯特丹国度里,你一定要谨慎所有的男人。他们只是玩玩女朋友而已,他们完全没有把女人当成是一个人。他们只是把你的大城市一个网络当成是一个现实的工具。女儿,你以后一定要注意了,这一次吃亏的,是你,他玩玩一次,他还会要你吗?不可能。”

        “妈妈,我的好妈妈,你现在高兴了吗,你现在满月了吗?你是不是觉得把我的男朋友赶走了,你就开心吧?你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举措?你为什么要动粗?我现在12岁了,在我们这个国度里,和一个男人交往,和一个男人上床,有什么问题吗?妈妈,你太保守了。你太不了解我们这个年代的人的,我交一个男朋友,这是我的权利,我也资格交男朋友了,我的身体发育了,我已经成熟了,我已经是一个女人的。你不应该管我的私事妈妈!如果你再管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不会搭理你的!”

        杰芙妮哎呀,伤心的哭了起来,她伤心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凶猛的,他和她妈妈讲话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凶残的。虽然那个时候姐夫你只有12岁,但是他心中的郁闷,心真的恨,但是对母亲非常的不留余地。你至于他大口破口大骂,让自己的母亲,没有一点点余地。没有一点点面子。于是,那个时候的姐夫你,非常的一点也不理解自己的母亲,他的母亲,这个阿姆斯特丹老女人有一点点不理解这个阿姆斯特丹女人女儿。他们两个互相都不理解,互相都没有办法沟通。于是,这个母女俩,因此,分道扬镳,有一个月的时间完全没有在一起。这个阿姆斯特丹女人,他每天都在酒店里,他就是不回家!

        就是不要和母亲住在一起,这个按摩师,他的女人非常讨厌家长管他。哎这个按摩师他的老女人,这个阿姆斯特丹母亲,他非常的担心女儿,但是又拉不下面子。于是也呆在家里,不去搭理自己的女儿。直到有一天,阿姆斯特丹的女人发现今天是自己女儿的生日。所以他一大早起来,习惯性地买上了蛋糕,习惯性地插上的蜡烛。但是没有等到自己的女儿起床。于是阿姆斯特丹老女人,非常的伤感。

        “不知道我们的女儿,活得好不好?不知道咱们的女儿在酒店里呆的习不习惯?不知道他今天冷不冷?不知道他衣服从哪里来?不知道他身上有没有钱花,不知道我们的女儿过得好不好,不知道……哎,不想他了,不想他了!今天就当它不存在吧,把这个那个灭了,把这个蛋糕也吃了!就当没有咱们的女儿了吧!我不管了!一点也不听我这个妈妈的话,我这个女儿呀,就当是没有剩的好了!可是,老公,我还是有点想念咱们的女儿,咱们的女儿其实很乖巧的,只不过,不知道被什么男人败坏了。”

        杰芙妮的母亲总是忧伤地对着窗户背后,然后自言自语,然后有一句无一句的和姐夫你的爸爸说的话。这个阿姆斯特丹母亲,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女儿,但是他的嘴唇上,又不说想念这个女孩,虽然后来还是说了想念自己的女儿。他表面上还是妈妈咧咧地对着自己的女儿,但是他的心里实际上,这个阿姆斯特丹的女人非常的想念自己的女儿。他非常的希望回到以前的生活,这个母亲,非常的希望和女儿再过一个生日。但是他的女儿在哪里?还呆在酒店里不回家,他没有办法硬逼着自己的女儿回来,因为如果来硬的的话,他怕了解自己的女儿,他了解这个女儿的脾气,他了解他。

        “老婆,既然你这么想咱们的?那去把女儿接回来就好,为什么要在这里伤感?为什么要在这里做一些无用的事情?为什么要说一些无用的话,这些都不是你的风格,老婆。如果你真的想咱们女儿的话,我帮你把你接回来吧!你们两个呀,你们母女两个非常的相像,两个人的脾气一模一样,如果不是我的存在。我相信,你们母女俩,早就分开了,永远不可能住在一起。我觉得呀这个时候作为爸爸的,我,我应该站出来给你们两个台阶下。我应该帮你们制造一个台阶,我去替你把女儿接回来。我一定要把你源昌酒店的接回来,然后以后的生活中,我来管你女儿行不行?亲爱的,你和女儿太像了!”

        杰芙妮的爸爸说到这里,笑了笑,他的微笑很慈善。他真的去了酒店,真的把姐夫你见了回来。当姐夫你的爸爸到达酒店的时候,姐夫你觉得很意外。但是姐夫你什么话也没说,就笑嘻嘻地迫近的父亲的怀抱里。她在父亲的怀抱里撒娇,他亲热地叫着爸爸。小声一点事情也没有发生一样。台阶就这么容易给了,女儿就这么容易跟着爸爸回家了。回到家里姐夫,你还亲热的,叫着自己的妈妈。他觉得肩膀上的伤,他觉得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一笔勾销了。姐夫你小小年纪一点不记仇,他不觉得母亲错了,他理解的母亲是关心,他。只是两个人的沟通方式不一样。

        她的说话的方式是这样的,而她的是那样的,两个人,不再同一个层面上,两个人,处于完全不同的考虑方面,两个人的表达方式,相差甚远。

        女儿有女儿的方式,而母亲有母亲的方式,两个人的问题不是很大,其实,问题的根本,在于,两个人有不一样的生活方式。,两个人,处于两个不同的年龄阶段。

        说具体了,就是代沟的问题,也不是什么观念是的问题。

        只要有一个人,给一个台阶,一个人愿意从天接上下来就可以了。

        如此而已。

  https://www.abcxs.com/book/23489/319513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