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穿越在古罗马帝国 > 2.残酷的奴隶制

2.残酷的奴隶制

        “该死的,你们这些猪猡,奴隶,动作快点。”

        大雨滂沱中,罗马的运粮车队陷入了泥泞的道路中,尽管在罗马境内,拥有当地世界上最先进的四方大道。但是出了罗马,到外高卢境内的时候,来往各行省的道路便是这种粗糙烂制的泥巴路。一到了下雨天,很容易让马车的车轮陷进泥泞的土坑中。

        阿庇斯此时和一大群奴隶,大概两百多人,一起搬运着马车上的粮草。车轮陷得太深,想要直接将车轮推上平地,已经是不可能,无奈之下,领队的百夫长命令所有奴隶开始搬运这辆马车上的粮食,来减轻马车车上所承受的重量,看能不能试着将车轮拉出泥坑。

        自从上次闯关时被昆图斯现自己是奴隶,这名严厉而暴躁的罗马百夫长便将阿庇斯扔到了奴隶的队伍里,负责搬运每天抵达边境的补给和粮食。

        当然,这些粮食不是用于营地里这两三百号人吃的,而是要给前线的大部队送去的口粮。阿庇斯很奇怪,按照自己穿越前所知道的历史知识,凯撒征服高卢期间,所有的粮食基本上都是周边部落供应的,那些亲罗马派的高卢部族会将粮食送到罗马军团的营地中,而不是这样靠罗马国内长距离的运输来提供粮草。

        试想一下,一车满载着粮食和补给的运粮队,即便从距离高卢最近的罗马南法行省出,劳民伤财不说,运到军团前线的时候,车队上的粮食可能已经损耗了一大半,就像今天遇到暴雨天,如果连连多日暴雨,这些粮食会不会霉都不知道。

        还有路上,运粮队的人自己也要消耗掉一部分粮食。所以从罗马国内运送粮食,显然是极不合理的现象。阿庇斯本想问,但是以百夫长那个暴躁脾气,是不会回答一个奴隶这种问题的,再说,这个低阶百夫长可能自己也不知道。

        “该死的,杂种,站起来。不要跟我说你站不起来了。”

        暴雨中,马车的车轮还未完全拖出泥坑,一个瘦弱的老奴隶便痛苦的摔倒在了一旁。昆图斯立刻走了过去,手里拿着百人队权力的短杖,来到了老人面前。那个老人显然已经不行了,倒在地上痛苦的喘息着,雨水中,泥巴裹了一身。

        但是百夫长并不理会这样痛苦的弱者,而是走过去直接粗暴的提起了老人的衣领,当老人被迫重新站了起来。阿庇斯甚至可以看到老者那已经骨瘦如柴的双脚。显然,长期的疾病和劳累已经让老人的体力到达了透支的极限。

        “站起来,重新回到队伍里,否则,我现在就一剑刺死你。”

        阿庇斯站在另一辆马车的后方,正好看着眼前这一幕,本来,阿庇斯以为那个百夫长会关切的给老人一块面包或者一壶水,来缓解老人那疲惫的身躯。但是下一秒,昆图斯的反应显然与此相反。甚至,百夫长说着,那把银光闪闪的罗马短剑已经架在了老人的脖子上,因为他只是一个奴隶,在罗马,军官和士兵是不会把奴隶当做人来看待的。

        该死!

        阿庇斯在心里咒骂了一声,自己早该想到的结果,虽然很不情愿看到这样残忍的画面出现,但是此刻,自己又无能为力,如果现在自己站出来替那个老人说话,搞不好百夫长还会连自己一起杀,在罗马军中,尤其是现在凯撒征服高卢期间,罗马是不缺奴隶的,他们的价格有的甚至只值一把斧头的价钱。自己如果现在站出来,帮不了老人不说,下一刻,还可能成为罗马百夫长杀鸡儆猴的榜样。

        忍着极大的痛苦,阿庇斯将脸侧过去,不愿看到这野蛮残忍的一幕。

        老奴隶在百夫长的剑下颤抖着,下一秒,血水染红了昆图斯脚下的泥地。

        这是一个野蛮的时代,罗马虽然代表了欧洲这个时代最先进,最辉煌的文明。但是奴隶制的社会依旧充斥着许多残忍粗暴的画面。阿庇斯在穿越前就知道这种情况,但是当自己真正面对它的时候,还是感到了万分痛惜。

        可是,罗马对周边部落的征服却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奴隶制纵然残酷,但是当你知道,北边的蛮族部落,还在拿活人祭神的时候,你便知道自己要站在哪一边了。

        车队一直折腾到傍晚才将所有的马车重新从泥泞的水坑里拉出,而这个时候,暴雨也停歇了……

        “**。”

        扎营后的昆图斯怒气冲冲的凑进了士兵们的人堆里,坐在熊熊燃烧的篝火旁,嘴里还不停的咒骂着今天遇到的暴雨天气。显然,这样的恶劣天气让补给的车队又要晚一点抵达前线了,到时候军团长会有怎样的惩罚等着自己,昆图斯也不知道,但是最好不要再扣军饷就行,挨几鞭子倒是无所谓。

        几个奴隶蜷缩在角落里睡着了,像累死的骡子一般,一动不动。也的确,白天的体力劳动,已经让他们筋疲力尽了。

        “你是新来的?”

        一名看样子瘦弱不堪的奴隶主动走了过来,坐在阿庇斯身边。显然,和阿庇斯一样,他是奴隶群中,仅有的几个睡不着的人。

        “嗯,你看样子不像是做过体力活的?”

        阿庇斯眯起眼睛问到,同时打量着身边的这个态度很友好的奴隶伙伴。他那一身细嫩的皮肤和瘦弱的身躯第一眼便让人感到奇怪,这应该是一个做文案工作的人,却进入了苦工奴隶的队伍。

        “是的,两个月前,我刚刚从亚德里恩出来,被拉进了奴隶队伍中。”

        “你犯了什么罪?要被犯为奴隶?”

        阿庇斯很好奇的询问着这异乡的受难者,这些原本互不认识的人,来自罗马共和国的各个行省,此刻却聚在一起,讲述着自己悲惨的过去。

        “我原本在亚德里恩,拥有一座简陋的公寓,和我的妻子过着穷苦,却也幸福的生活。我还有一个女儿……”

        星辰还未落下,月光洒在罗马军营中,平静祥和的气氛下,同样身为奴隶的提图斯跟阿庇斯坐在一起,讲述着自己那心酸的过去。奴隶或许天生并不为奴隶,很多时候,负债者,罪犯也会从自由民,公民沦落为悲惨的奴隶身份,失去自由。提图斯就是其中之一,他的妻子欠下赌债,并借了高利贷。债主找上门的时候,连提图斯也一起处理了。所以,才会有今天的奴隶身份。而之前,这个瘦弱的男人只是在破碎的陶瓷厂,从事塑造陶瓷模型的工作。

        提图斯很坦诚的聊着他曾经的幸福家庭,温暖的过去。这个可怜的男人现在可能只是需要一个倾诉的窗口,而找到了自己。而阿庇斯却不能告诉他关于自己更多的过去……

  https://www.abcxs.com/book/2898/101946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