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三十五章 沈言,你去练兵吧

第三十五章 沈言,你去练兵吧

        “嗯,林笑棠这是搞什么,难道不知道沈言是朕亲自任命的主事,竟然将他赶到兵部去轮调。”夏天启手里拿着六部轮调的名单,随意的扫视了一眼,突然见到沈言的名字,眉头轻轻一皱,随即有些火大的说道。

        “皇上,林笑棠又岂会不知沈言深得皇上的器重和信任,可也正是如此,他才会急切的想赶走沈言。”许三原站在一旁低着头说道。

        “朕恨的就是这样的臣子,心中只有权力,容不得新人,更将朕的旨意当成耳旁风。”夏天启将手里的名单轻轻的放下,眼神中浮现一丝悲愤。

        “皇上,奴才觉得林笑棠将沈言调到兵部对沈言而言并不是一件坏事,对皇上也是一件好事。”许三原抬起头,脸上挂着一副笑容。

        “你这个狗奴才,怎么话到了你嘴里就变成这么好听的了,说来听听。”夏天启饶有兴趣的望了许三原一眼,淡淡的问道。

        “皇上,沈言善刑名,按理来说留在刑部是最妥当的,这样不但符合他的身份,也造就了皇上同他的一段君臣佳话。”许三原见夏天启的眼神中闪现一丝沉思的色彩,知道自己的话对了皇上的胃口,便接着说道,“皇上给沈言机会,但更希望沈言的才能不仅仅局限于刑名。”

        “看来你这个狗奴才还挺欣赏沈言那个臭小子的。”夏天启轻轻的抚了下巴下的一缕胡须,嘴角泛着一丝淡淡的笑容。

        “奴才哪懂的什么欣赏呀,这不是奴才见皇上特别喜欢沈言,所以就多留了一点小心思,多了解他一点,也好随时能向皇上报告一下,顺便也讨皇上的喜欢。”许三原偷偷瞄了夏天启一眼,见皇上的嘴角浮现一丝笑容,就知道自己的这个马屁拍对了。

        “你这狗奴才,接着说。”不得不说,许三原十分了解夏天启的脾性,将马屁说的如此冠冕堂皇,而夏天启听着也十分的顺心、舒畅。

        “皇上,可沈言不仅善刑名,也善经营,望江楼如果不是因为有人刻意压制,依照沈言的经营手段,虽不敢言日进斗金,但绝对是座无虚席。”许三原笑着说道,“林笑棠只顾着刑部的利益而将沈言赶到兵部去轮值,看上去是为了将沈言赶走,实际上这里面暗藏着许多玄机,对沈言而言是充满了挑战和机遇。”

        “机遇和挑战?”夏天启的嘴中喃喃自语,似乎在沉思,似乎要许三原继续说下去。

        “皇上,奴才只是一名没啥学问的内监,哪里知道啥机遇和挑战呀,这些都是奴才随便一说,奴才想秋学士一定知道,毕竟他有学问,又有经验。”许三原知道有些话不能通过自己这个内监的嘴里说出,否则就是干政,尽管皇上不会怪罪,但小心不是坏事,况且自己将这个球抛给一直站在这里不言不语的秋慕白,也算是给他一个台阶,一个示好的台阶。

        “你这狗奴才总是在关键的时候吊朕的胃口。”夏天启的眼神中浮现一丝欣赏的笑容,许三原伺候朕这么多年,从未犯过一次错,也总能在关键的时候点醒朕一下,可惜他是一个残缺之人,否则入朝为官也必有一番作为。

        “慕白,你来说说看。”夏天启的嘴角泛着一股莫名的笑容望了秋慕白一眼。

        “皇上,林笑棠赶走沈言的目的有两个,第一个缘由是为了给七皇子一个交代,这个皇上比臣清楚,臣就不赘言了;第二个缘由是沈言如果留在刑部,林笑棠便会觉得多了一个耳目,风险时刻存在,而且林笑棠也会冷藏沈言。”秋慕白早朝结束后就被皇上留了下来,原以为是帮助皇上处理一些政事或听皇上的垂询,却没想到会参与到沈言轮值去留的利弊分析。

        秋慕白心中明白许三原让自己言是给自己一个表现的机会,对许三原的慷慨和友善还是自内心的感激,却不知道许三原给自己进言的机会出自两个目的,一是许三原身为内监不可过多表自己的见解,二是许三原是给沈言机会,自上次许三原见到秋盈雪和沈言在一起,就认为两人的男才女貌,借此机会卖给沈言一个人情。

        “沈言去了兵部也将会面临两个去留的选择,一是被兵部冷藏,只挂名不做事,二是被兵部打到兵营去训练新兵。”秋慕白沉思了片刻,眼神中闪现一丝智慧的光芒,“依照黄未民的为人和作风,应该会选择后者,而据臣了解,这段时间兵部刚好要训练一批新兵,黄未民不会给沈言多大的权利,给少了又显得他没气度,因而撑死了五百新兵,且都是不服众的、愣头青的兵痞。”

        “嗯,老六虽然被朕打到东疆巡查,但绝对不允许兵部出现另一个声音,朕也认为黄未民会做这个选择,况且昨天朕故意告诉群臣朕的圣旨来自沈言的建议,以黄未民的为人一定会让沈言穿小鞋。”夏天启轻轻的颔,依照对黄未民的了解确实会如秋慕白说的那样。

        “沈言看上去有些玩世不恭,实质是一个做事很有计划的人,做的每一个选择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绝对不会贸然出手,所以臣很期待沈言到兵部后训练新兵的过程中会出怎样有趣的事。”秋慕白的眼神中浮现一丝笑意,脑海中突然闪现女儿俏丽的身影,真不知道沈言这小子哪点好,竟然让自己的女儿对其产生一种魂不守舍的感情。

        “不错,以朕对沈言那小子的了解,这小子做事看上去天马行空,可事后研究其走的每一步都是认真思考的,朕觉得他是一个有大智慧的人,诚如他向朕进言的那些国策,每一条每一字都比那些历经官宦多年的老人还要老辣。”一提到沈言,夏天启仿似有说不完的话,眼神中浮现一丝欣赏的笑容,“他做事一向是谋定而后动,这一点都不符合他的年纪。”

        “是的,臣虽与沈言只有一面之缘,可这一面之缘却是生与死的选择,如果没有遇见他,臣都不知道是否能安然抵达金陵,说到这,臣深感惭愧,沈言救了臣和小女的命,却一直没有前去感谢他。”秋慕白脸上浮现一丝憨厚的笑容。

        “按照你们这么一说,朕很期待沈言在兵部会闹出怎样的幺蛾子。”夏天启的眼神浮现一丝期待的笑容,眼睛中充满了憧憬,随即恢复正色,望了秋慕白一眼,“慕白,朕目前只封了你一个学士,故而这段时日你要帮朕多处理一些政事,朕也好偷偷懒了。”

        “臣惶恐,臣会尽力办好差事。”秋慕白一本正经的说道。

        “在下沈言,前来兵部轮值。”沈言带着常武、章盛一身便装来到兵部大堂,看到一个书吏,连忙拦住对方,面露爽朗的笑容缓缓说道。

        “沈言?”书吏的眼神中浮现一丝困惑,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神有些闪烁,“你比你的同僚来的要晚些,他们几个部堂大人已经安排好差事了,你随我去见部堂大人吧。”

        书吏说完,不顾沈言脸上露出怎样的表情,径直向部堂办公地点走去,留下一个高傲的身影让沈言欣赏。

        “靠,怎么这些书吏咋都是一个德行,好像自己有多么高贵似得。”望着书吏的声音,沈言的嘴角轻轻一撇,不由得腹议道。

        “下官沈言见过部堂大人。”沈言来到兵部尚书的办公地点,见到黄未民低着头正在阅览卷宗,沈言的脸上浮现一丝讨好的笑容,朗声说道。

        “老夫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沈主事,怪不得老夫一早出门就听见喜鹊叫。”黄未民头也不抬,淡然的说道,“不过沈主事,虽然你深得皇上的器重,但轮调这么大的事你也不应该迟到吧,你的同僚早就来了,老夫也安排好了差事,你这样让老夫怎样说你好呢。”

        “部堂大人,是下官搞错时间了,还望部堂大人海涵。”沈言拘手施礼,脸上挂着的笑容仿佛冻结了,心中不由得腹议道,“靠,我来的时间刚刚好,这明显是刑部的那几个人为了让自己难堪,故意来早了以显示自己迟到,这都是啥事嘛,一个不小心就中了别人的圈套。”

        “算了,老夫没时间责怪你。”黄未民抬起头、放下卷宗,眯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这个让百官难堪的人,既然来到了咱兵部,不逮着这个机会好好整治一番,又如何对得起六皇子和兵部上下。

        “沈主事,老夫听闻你善刑名,怎么不留在刑部继续挥你的专长,而来我兵部轮值。”黄未民的嘴角浮现一丝得意的笑容,静静的看着沈言。

        “部堂大人,下官履职才几天时间,充其量就是一个土包子,上面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呗。”沈言也意识到了黄未民想要故意为难自己,自己已然给了对方台面,可对方依然不依不饶,真以为自己是土包子那么好欺负,别人都将官场的那一套那到表面上,我就反其道而行之,有些话就是当面说开,怕个毛,再说了,我的背后大树是皇上,沈言有些志得意满的想着。

        “嗯,你怎么跟老夫说话呢,真是没教养。”黄未民似乎真的被沈言气到了,又似乎找到了一个难的机会,“原本老夫正愁如何安排你的职务,现见你如此粗鄙不看,那你就去训练新兵吧。”

        “你和那些兵痞是一个德行,老夫觉得你会和他们相处的相得益彰。”

  https://www.abcxs.com/book/3202/229668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