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极品并肩王 > 第九十八章 秋夜曲

第九十八章 秋夜曲

        “酒后高歌,听一曲铁板铜琶,唱大江东去;茶边旧话,看几许星轺露冕,从海上南来。”听完沈言吟出的楹联,姚孟宪跟着吟了一遍,随即眼神中闪现一丝兴奋的神色,仿佛饮下一杯醇酒,醉眼朦胧中见到一个让自己心动的美好身材,不由得朗声说道,“妙,妙不可言,此联不仅大气,也透析了人间百态,老夫读书四十余载,扪心自问,从未见过如此贴近生活、却又十分高雅的楹联。”

        “沈贤侄,老夫来之前还对你有些瞧不起,或者说你即便有些才能,也不会高到哪里去,然后现场听到你刚才一联,老夫心生愧疚,真心没想到贤侄之文采越老夫数倍。”姚孟宪的眼神中闪现炽热的光芒,仿佛沈言是一件让自己爱不释手的玩具,恨不得将沈言牢牢的抓在手里,不让沈言跑了。

        “姚夫子太过夸奖,言不当夸。”沈言没想到见过大世面的姚孟宪竟然会有如此一面,或者说对自己的赏识竟然如此之高、之重,连忙谦逊的说道。

        “老夫说的是实话,起码以老夫之才无法做出如此之联。”沈言越是谦逊就证明对方是一个谦谦君子,是一个既有文采又有文德的青年才俊,这也充分证明了皇上提拔沈言是一件理所当然之事,也说明了皇上的眼光是多么的毒辣。

        “姚夫子谦虚了,以夫子之才,想要做楹联定然会比言刚才这一副好上千倍万倍。”沈言连忙给姚孟宪送去一顶高帽。

        即便无法与姚孟宪保持一种良好的关系,自己也不能与对方恶意相向,除了必要的礼仪礼节外,姚孟宪确实是一个让人值得尊敬的文坛泰山北斗,再说了,与姚孟宪保持这样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对自己,对姚孟宪都不是什么坏事。

        “我为什么要拒绝。”听到沈言之联,听到姚孟宪如此之高的点评,苏士复的肠子都悔青了,自己应该说你先做出来,如果更适合聚香楼,我们可以慢慢谈,而不是一下子将路给堵死了,自己何时变得如此冲动,如此没有理智?

        自己不是被苏管家成为智囊的老狐狸吗?怎么会被沈言牵着鼻子走?什么时候自己变得如此迟缓了?被沈言引入彀中而不自知?苏士复阴沉着脸不断的在脑海中问着自己。

        “元公子,你是打算我们杵在门口进行文会呢,还是这场文会就这么虎头蛇尾的结束了呢?”望着苏士复眼神中出现的懊恼,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随即转过头望了望元桢开,脸上浮现一丝戏谑的神情。

        “哼,既然要举办文会,又岂能在这里举行,大家且随我前往文会地点。”元桢开的眉头一直紧紧的皱在一起,仿佛印证了心情十分的沉重和阴冷。

        “非常感谢诸位前来参加在下主持的这场文会,更感谢姚老夫子百忙之中抽空来做评判,在下万分感激。”一行人走到文会的大厅后,元桢开直接走到会场中间,一扫之前的阴霾,脸上浮现着淡然而自信的微笑,激情高昂的说道。

        “元公子乃吏部侍郎公子,我等能参加这样的文会,万分感谢呀。”元桢开一早就安排了托,只要自己话说完,这些托就会烘托文会的氛围,不至于冷场。

        “姚老夫子乃我们金陵文坛的泰山北斗,今日还请姚老夫子出题。”瞧见文会的氛围达到了一个小高峰,元桢开的嘴角浮现一些自信的微笑,走到姚孟宪的身前,鞠了一躬,神色恭敬的说道。

        “诸位都是金陵的青年才俊,是我大夏未来的希望,此时此刻此景让老夫心情颇为激动和欣慰,就以秋夜这个主题作为今晚文会的题材,诸位的诗词皆要贴合秋夜这个主题,最后希望大家做出好的诗词文章来。”姚孟宪丝毫不客气的接过元桢开的话题,眼神中闪现一丝淡淡的欣慰,随即眼神望向了沈言,朗声说道。

        “秋夜,这个主题很贴合现在的场景,姚老夫子不愧为金陵书院的夫子。”姚孟宪的文会主题刚说完,元桢开连忙送上一顶高帽。

        “沈言,你楹联堪称金陵第一,但不知诗词水平如何?”送完高帽后,元桢开的眼神中闪现一股挑衅的韵味望了望神情坦然的沈言与身旁的秋盈雪正低声说着什么,让秋盈雪一直轻笑不已,脸上浮现一丝灿烂,瞧此情景,元桢开妒火中烧,开口打断正郎情妾意的沈言与秋盈雪。

        “哦,元公子这么给在下面子,按理说在下不应该驳了元公子的面子,但是,如果在下第一个做出诗词来,我怕后面的人就没有信心再作诗词了。”沈言此番参加元桢开的文会,其目的并非是为了获取名声,而是为了破坏,确切的说,要比就要稳稳的压住元桢开等人,不让他们在文会上有丝毫翻身的可能,就好比获取敲门砖一样,两副楹联让元桢开等人全都闭嘴,所以沈言要么不装逼,要装逼,就要将格调提的很高,让元桢开等人抬头敬仰自己。

        “沈言,虽说你楹联堪称一绝,但诗词并非楹联,我就不相信你在诗词上的造诣也如同楹联一般。”谷德堂一直静静的看着元桢开与沈言斗来斗去,不想插嘴,但听到沈言如此自负的说只要他一开口,其他人都失去了作诗的信念,这也太自负了,忍不住心中的热血,出言挑衅道。

        “谷公子,莫非你不知道楹联与诗词不分家吗?”听到谷德堂的挑衅之言,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淡淡的笑容,对方的语气就好似一个小孩子在嫉妒他的同伴手里比自己更好玩的玩具那般。

        “哼,理是这个理,但是很多人擅诗词不擅楹联,很多人擅楹联不擅诗词,我就不相信你两样皆擅长。”谷德堂的眼神中明显闪现一股不信邪的神色,这个世界上确实有既擅长诗词又擅长楹联的人,但这个人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个看上去风度翩翩的沈言。

        “好吧,既如此,那在下就就让你见识见识。”沈言的嘴角闪现一丝莫名的自信,“哦,对了,这个诗词的主题是关于哪方面的?”

        “哼,连主题都不知道,还自吹什么呀。”谷德堂的眼神中明显闪现一丝轻蔑,“今夜的主题是秋夜诗。”

        “秋夜诗好呀,充分体现了此时此景。”沈言轻轻的点了点头。

        “不用你拍姚老夫子的马屁。”听到沈言马后炮的话音,元桢开瞪着眼看着沈言,冷冷的说道。

        “这不是马屁之言,而是肺腑之言。”沈言的嘴角浮现一丝戏谑的笑容,淡淡的说道,随即眼珠轻轻的转动,嘴中郎声说道,“有了,听好了我这秋夜曲。”

        桂魄初生秋露微,轻罗已薄未更衣。

        银筝夜久殷勤弄,心怯空房不忍归。

  https://www.abcxs.com/book/3202/50490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com。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com